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早就提出,山西西周晋侯人骨、湖北襄阳晋代韩法立墓人骨,都可直接检测出结果,我们只需要耐心等待
湖北有这等好人骨?期待中。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9-18 18:22 编辑

241# churenfengfan
我俩共祖应该在2300-2600年前,可惜没有参加风虎云龙上次组织的高通检测。
我这边可以找到汉、晋、唐、宋、明清各个时期分离的人口,都是有连续祖墓的,比较靠谱。
原以为必须检测晋侯与韩法立墓的人骨,才能知道姬韩Y-DNA。现在看来,分析史籍、考古资料与横北墓基因,也可达到目的。我在215#排除“倗伯”(庄伯)是N以后,就知道Q1a1是唯一选择了。

湖北襄阳韩岗村有一个地名叫韩冢,考古界说是一处韩氏家族墓,时间跨度很大(截止于隋唐,上限有可能到春秋战国时期),附近还有一处韩王安后裔家族墓。
在韩冢考古发掘的东晋韩法立家族墓,有铭文有纪年,属于辽西韩。汉代邓州有朝阳县,与辽宁朝阳应该存在人口迁徙或侨置关系。唐代韩愈以昌黎郡为号,自称韩昌黎。“长庆四年,公以疾免吏部侍郎,归居河南(孟县),俾其孙绾守昌黎祖墓”(河北秦皇岛昌黎县荒佃庄镇韩营村)。他们在南阳与秦皇岛,都有不少遗迹,只有这两支韩氏有完整族谱。
汉初以来的韩氏名人多是韩王信的后代,今天的河南鲁山、孟县、修武一带,居住着大量韩姓人。韩王信以及韩王安后裔,都与张良及后裔有关。西汉中期至东汉晚期,南阳是韩国君臣后代的汇合地。到东晋时已逐步移迁至襄阳,唐朝晚期又有一部分北迁。这之间有很多历史细节,并不为外人所知。
所以如果想测,其实还蛮多可以测的。好消息。

我之后会参加FTDNA的高通,也打算上传到Yfull。到时候一起呀。我只是很好奇为什么现在Yfull上的Q-M120都没有共组时间。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9-21 19:59 编辑

有几个问题需要在这里说明一下:
1.商朝至春秋时期,贵族是冲锋陷阵的主角。陈梦家认为:商朝的“五族戍”,就是商王朝的宗族军队。周朝应该也相似。比如,春秋时期为主将驾驭战车的人仍是贵族。战国时期,青铜武器得到普及,平民才成为战场的主力,但贵族战死的数量也应该非常大。
东汉蔡邕所著的《独断》, 是介绍先秦到两汉时期礼仪制度的札记。《独断》记载:“天子一娶十二女,象十二月,三天人九嫔。诸侯一娶九女,象九州,一妻八妾。卿大夫一妻二妾。士一妻一妾。”此外,周朝实行“灭国存祀,以示仁义”。史书对各国无关公族人物记载的很少,那是因为史书讲究正朔,旁系、庶族,只要继位时没有出乱子,一般不会提及;被灭的小国,与大国无要事关联的,也不会记载。
先秦时期,上层人物繁育能力要大大超过平民。比如晋国献公起码有五个儿子,文公起码有九个儿子。

2.西汉中晚期至晋代,政治舞台上仍然多是汉初功臣后代,其中多是春秋战国贵族的后裔。到了唐末五代,这些家族大部分没落了。最有意思的是,汉至唐朝的末期皇后、皇太后,几乎都有韩王安后裔(何氏)。韩氏是少数在宋代、辽金仍然兴旺的古族之一。元明及以后,这些古族已经没有任何优势了。
3.如何理解王恩田所说“战国才是奴隶社会,东汉以后才是封建社会”?
从横北青铜铭文看,晋国时期的庶人不愿意成为贵族家仆,说明国民并非私有,那个时代不是奴隶社会。为秦始皇修陵的那几十万刑徒,才是真正的奴隶。
我还看过,晋国国君感叹(大致意思):训练新国民要花费两三年时间,很难!可能主要是指教化、传授生产技术等。
我认为,商周王朝与诸侯国,是依靠战争掠夺与地主式经营来积累财富的。汉代南阳大族争夺新开发的土地,与西周、春秋时期多例贵族的土地诉讼案所反映的情形,如出一辙。
西汉中期以前,只有诸侯级的大分封。施行推恩令后,“封建”在两汉之交已达社会末端,比如刘秀兄弟举事前只相当小地主、商贩。封建社会即从上而下的封建形式,还有门第观念等。

在晋代,士族的门第之风最为鼎盛,其源头始自汉文帝大量启用功臣后代,他们此后相互通婚,形成绵绵不断的政治力量。
东汉以来,在民间形成的封建思想,影响深远。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9-22 09:38 编辑

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前面好多内容应该是不需要补充的。然而,看到相关研究文章中,那么多专业人士也是人云亦云,无视“倗国、霸国说”的重重矛盾,我有数次写贴时直想爆粗口——睁眼说瞎话的地方太多!只因涉及到我很敬重的某位顶尖大佬,所以忍住了。对于北大荣新江、兰大冯培红等人的粟特理论,我以前就直接骂了。
这里再说明“隗与倗无关”:
1.《国语.郑语》:桓公为司徒,甚得周众与东土之人,问于史伯......,史伯对曰:“王室将卑,戎、狄必昌,不可偪也。当成周者,南有荆蛮、申、吕、应、邓、陈、蔡、随、唐;北有卫、燕、狄、鲜虞、潞、洛、泉、徐、蒲;西有虞、虢、晋、、霍、杨、魏、芮;东有齐、鲁、曹、宋、滕、薛、邹、莒;.......。
此事发生在幽王八年(公元前774年),这在晋文侯时期。说明此时隗国没有被灭,离晋国确实不远。
2.《史记》:狄伐咎如,【集解】:贾逵曰:“赤狄之别,隗姓。”【索隐】:赤狄之别种也,隗姓也。咎音高。邹诞本作“囷如”,又云或作“囚”。得二女:以长女妻重耳,生伯鯈、【正义】:直留反。叔刘;以少女妻赵衰,生盾。【索隐】:左传云伐廧咎如,获其二女,以叔隗妻赵衰,生盾;公子取季隗,生伯鯈、叔刘。则叔隗长而季隗少,乃不同也。
3.司马光《家范.妻》:晉趙衰從晉文公在狄,取狄女叔隗,生盾。文公返國,以女趙姬妻衰,生原同、屏括、樓嬰。趙姬請逆盾與其母。衰辭而不敢。姬曰:“不可。得寵而忘舊,不義;好新而慢故,無恩;與人勤于隘阨,富貴而不顧,無禮。棄此三者,何以使人?必逆叔隗!”及盾來,姬以盾爲才,固請于公,以爲嫡子,而使其三子下之;以叔隗爲内子,而己下之。
(注:这里的逆是迎的意思,晋文公娶的应该是季隗)
3.《文史通考》:成公三年,晋卻克、卫孙良夫伐廧咎如,讨赤狄之馀焉(晋灭赤狄潞氏,其馀党散入廧咎如)。
原文出自《左传》,即咎如也称廧咎如。“狄伐咎如”在公元前656年,这里所说晋伐廧咎如在公元前588年,此间已历晋献公、惠公、怀公、文公、襄公、灵公、成公(文公少子,其母周女)、景公。
(注意:按左传、史记记载,晋国国君娶了多位姬姓女,起码有三位国君“乱伦”!这种现象不只存在于晋国!)

由此可知:
1.“咎如”为隗姓或隗国无疑!“狄伐咎如”所获两女,应该就是隗国公主,司马光称为狄女,也有人说是翟。我认为:狄、翟、赤狄之别种,都不如“咎如”准确,从叔隗、季隗看,隗姓是肯定的。
2.穆侯、献公都绛,(故)绛在绛山以南是肯定的,所以幽王时期的隗国不可能在横北。即使咎如隗姓国与幽王时期的隗国不是一回事,也得不出“隗与倗是一国两名”。

标题

本帖最后由 hercules 于 2017-9-22 20:23 编辑

切,周代有任国,也有任姓之国。有郾国,有偃姓之国。有己国,有己姓之国。有董国,有董姓之国,有斟地,有斟姓。
O3a3c* (M134+, M117-)
本帖最后由 Hanhe 于 2017-9-23 07:52 编辑

看懂了再说好吗?我在前面说的核心意思是:目前所见的“结论”,都是建立在某些推测之上,而推测的基础根本不坚实。其中之一就是“倗与隗相通”,是指幽王八年提到的那个隗国。

我在上面列出这些,只是说明,不管是上述隗国,还是其它隗姓国,都看不出它们与倗或横北有关联。幽王八年穆侯已去世,文侯即位不久,而此前、此后,“绛”地均属于晋国。按当今的“倗国说”,起码在穆侯时期、文侯初期,横北不属于“绛”或不属于晋国。除了“倗国说”,没有其它证据支持它!
我这个帖子的核心内容只是25#、164#。
对目前“结论”,找到的问题越来越多;对我的判断,找到相符的证据也越来越多。这起码应该促使人们重新思考了!
你自己搞错了,倗是隗人建立的国家不等于倗与隗相通,鲁是周人建立的国家不等于鲁与周相通。鬼方氏历史比你倗国悠久多了。
O3a3c* (M134+, M117-)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ranha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