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ranhaer

单倍群C在全球的分布揭示人类出非洲的早期历史以及定居东亚的过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5-16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5-16 19:18 编辑
C3在东南亚的时候已经诞生,沿海岸线北上,一直到达美洲。大致是这样的。
ranhaer 发表于 2010-5-16 09:30

從C3下游類型的分佈來看, C3最早的誕生地(或者早期分化中心)可能在比東南亞更北邊的地方, 或許是中國境內的沿海地區, 但C3的先民的確來自東南亞。
 楼主| 发表于 2010-5-16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140# ranhaer
但是从印度到中国的人群迁徙在古代几乎不存在。即使是在印度占绝对优势的H,在中国的扩散都微乎其微。更不要说以c5在印度次大陆的比例能扩散到中国这个比例。
wolfgang 发表于 2010-5-16 14:05


C5在中国扩散到什么地步?  也就发现了4个样本而已。维吾尔族的1例C5与印度人的第三个ht完全一样,这就很晚的扩散。 锡伯族的两个样本属于同一个单倍型,就是同一个很晚的父系的祖先,汉族的1例也是下游的单倍型,并且锡伯族的上游位置。

中国境内的C5在389b和393上都是下游数值。 锡伯族的最下游。
 楼主| 发表于 2010-5-16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0-5-16 19:26 编辑

C5的STR网络图。  黄色的ORI1表示我推定的原始类型,这是一个虚拟的点而没有实际的样本。之所以右两个黄色的点,是因为我不能确定在390上,23还是24是原始值。 而正好,IND6的数值与之一致。  从这个网络图上,我们看不出任何C5源自锡伯族或维吾尔族的迹象。

C5在印度各个人群有广泛的分布,而其他文献只是没有STR数据而已。
C5 STR.JPG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5-16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论文中的C5 STR 数值.JPG
C5 STR 数值.JPG
发表于 2010-5-16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165# ranhaer
这么一点采样有四个样本已经很多了。因为从印度到中国的Y流动在冰盛期后基本是不存在的,如果不是完全没有的话, 你现在对C5的分析也同样适用于对C在印度的分析。
 楼主| 发表于 2010-5-16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0-5-16 21:57 编辑

维吾尔族的1例C5的STR与印度人的完全一样,这不是Y流动是什么。  从印度到中亚,新疆的人群多了去了。你却说,LGM后完全不存在。 请你仔细看一下上面的网络图和原始数据。
发表于 2010-5-17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169# ranhaer
新疆的不奇怪,关键是中国内地陕西的就很奇怪了。按照你的说法,C在印度的多样性低于东亚的,所以C不可能是从印度来到东亚的,成立么?
发表于 2010-5-17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egge 于 2010-5-17 21:29 编辑

里面上海汉族的样本数量似乎太少了,只有18例,其中有4例C3*,占了22%.我觉得如果采样多一点这个数据可能有波动.上海的C3比例和浙江应该不会相差这么大.
发表于 2010-5-19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0-5-19 14:25 编辑

结合旧石器考古,一些看法:



1)单倍体群C对应旧石器晚期的石叶石器工业人群以及中石器时代自北向南扩张的细石器文化人群,与此对应单倍群O主要代表旧石器晚期,更晚一些北上的砍砸器工业人群,以及新石器时代北上的磨制石器人群。

2)朝鲜和日本北部石叶石器工业与中国西北和内蒙古西部地区的石叶更多共性,而相对区分与蒙古和西伯利亚的情况,与北汉、朝鲜、日本共享更多C3*分支的情况吻合,暗示旧石器时代石叶人群以及对应的单倍群C有过一次分化,造成了蒙古-西伯利亚与华北-朝鲜-日本两个石叶系统。

3)石叶-细石器系统和砾石砍砸器系统虽然分野明确,但自旧石器晚期开始就的确有过交集,非南即北的一刀切是不可取的。

4)种系上,我认为蒙古人种开始形成于旧石器晚期的石叶文化区,但早期如山顶洞人还没有形成石叶工业,种系上也保持了更多类赤道甚至类克鲁马农的始祖特征,但并不影响蒙古人种特征以初露锋芒。中石器时代纯粹的细石器文化圈蒙古人种已形成,与砾石文化圈的类赤道人种形成对比,而细石器向南的延伸,形成华南地区类马来人种族群。新石器时代,他们向南迁徙,再结合一定细石器因素后,形成黄河中下游的仰韶和大汶口文化。而在长城沿线这种细石器因素更强,南北混合也就更明显,形成了最早的类远东人种族群。

http://konglong.5d6d.com/redirec ... o=lastpost#lastpost
发表于 2010-5-19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地区受到过古邑娄海盗入侵,这是日本人说的,不是我说的
十几年前的日本人写的《中国的面相》中也是这么讲的,他们认为上海的瘦脸长鼻人是东北海盗

关于这种说法的汉文记载,我一直没找到。
发表于 2010-5-19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地区受到过古邑娄海盗入侵,这是日本人说的,不是我说的
十几年前的日本人写的《中国的面相》中也是这么讲的,他们认为上海的瘦脸长鼻人是东北海盗

关于这种说法的汉文记载,我一直没找到。
hutu117 发表于 2010-5-19 18:23


这个说法我看到过。另外还看到过说苏南靠海某种墓葬方式与东北亚相似。

除以上两个说法外,其他没见到说上海部分古居民与东北亚有可能存在联系。
发表于 2010-5-19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5-19 22:37 编辑

"The blade technologies from Usti Karakol and Kara-Bom in the Altai region appear
around 45 000 BP (Derevianko, 2005a) and are believed to have diffused toward the Baikal area by around 40 000 BP. Some early Upper Paleolithic industries in the Trans-Baikal region, such as at the Podzvonkaya and Kamenka sites, were dated at least as old as 40 000 BP, and are considered similar to those found in the Altai region (Derevianko and Shunkov, 2005; Lbova, 2008)."

http://konglong.5d6d.com/thread-3634-1-1.html

阿爾泰地區的Blade石器工業大約出現於四萬五千年前, 貝加爾地區大概四萬年前, C3在新文獻裡的擴散年代估算是四萬年前, 不過C3是南方起源, 如果C3要對應西伯利亞Blade石器工業的擴散, 那麼C3究竟是何時北上的, 考古學和遺傳學的年代估算應該是誤差不小的。
发表于 2010-5-19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爾泰地區的Blade工业不会是C携带的,应该是中亚的古老的F*或者G什么的。远东的石叶和细石叶工业不是本土产生的,而是外来的。我以为C3习得细石叶技术是比较迟的,大约到了18000bp的时候。后来将细石叶技术带到日本的明显是C3。3万年前中土北方主要是小石片工业,但日韩的先于中土达到石叶工业时代,这是个问题。杜水生先生以为当时从阿勒泰到外蒙到东北并延伸到日韩有个石叶文化带,类似于后世的细石叶文化带。位于这两个带的末端的日本和西藏都是高D人群,这个也是很奇特的事情。
发表于 2010-5-20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史前人群很难为一两个单倍体群所涵盖,但单倍体群C和D是石叶工业、特别是其后细石器文化传播的主要成分之一是不成问题的。另一方面,史前生存条件恶劣,特别是经历了残酷的末次冰期,曾经高频的Y单倍体型很可能会变成稀有类型或者遗失。最关键的还是常染色体和X染色体的研究,尼人能解码,那么他们的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发表于 2010-5-20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北汉的和锡伯族的C5应该不是原生的,而是印度经由中亚传播过来的,锡伯族的C5估计应该是北汉来源,明代女真有很多汉族来源并非什么秘密,这可以从大量某佳的姓氏看出来,正好锡伯族有大姓安佳(满族的安佳也来源于锡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0-5-20 12:29


锡伯132、133两个点都采自临近哈萨克斯坦的新疆,应直接来自中亚。
发表于 2010-5-20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锡伯族在新疆是八旗体制,八旗下是哈拉,穆昆,所以混杂有其他民族母系倒有可能,父系不可能,从新疆锡伯族的哈拉来看,都是从辽宁锡伯族的哈拉繁衍来的,也可证实
sahaliyan 发表于 2010-5-20 12:54


这种说辞最不可信,部族氏族有共享也是从整体来看,与个例无关,更何况以目前的证据C5不见于东北亚。
发表于 2010-5-20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种情况应是采样过少所致,所以最好不要急于下结论,而且锡伯族的C5位于北汉的下游,所以来自北汉是有可能的
sahaliyan 发表于 2010-5-20 13:08


就两例,多了,就会彼此重叠,说不准谁主谁次。

东北的采样,不同文献已经非常多了,C5一直缺失,已经说明了问题。
发表于 2010-5-20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5-20 13:27 编辑
阿爾泰地區的Blade工业不会是C携带的,应该是中亚的古老的F*或者G什么的。远东的石叶和细石叶工业不是本土产生的,而是外来的。我以为C3习得细石叶技术是比较迟的,大约到了18000bp的时候。后来将细石叶技术带到日本 ...
hercules 发表于 2010-5-19 22:43

但也有可能是C3向北擴散的年代還要更早, 分子時鐘畢竟不是碳十四, 不同文獻的結果差異不小。根據目前考古研究, Blade或Microblade的最早遺址分別在哪, 西伯利亞的何處?
发表于 2010-5-20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0-5-20 14:46 编辑
但也有可能是C3向北擴散的年代還要更早, 分子時鐘畢竟不是碳十四, 不同文獻的結果差異不小。根據目前考古研究, Blade或Microblade的最早遺址分別在哪, 西伯利亞的何處?
natsuya 发表于 2010-5-20 13:24


南西伯利亚阿尔泰地区(4.5-4.3万年间),然后向贝加尔地区扩散,再然后是外蒙古和内蒙古的鄂尔多斯。除了年代更早之外,贝加尔地域也缺少旧石器中期向晚期的过渡类型石器工业,这些都暗示石叶工业扩张的中心在南西伯利亚。如果C直接通过南亚北上走内陆路线不成立的话,那么,南西伯利亚的石叶工业确实有可能对应F*的某些支系,甚至不排除包含R、Q或者他们的始祖类型P。石叶工业、细石叶工业的传播,可能类似后世青铜文化的传播。

阿尔泰地区可能不同于贝加尔广袤平坦的地域,环境变化的影响较微弱,更适合人群的长期升息。

值得注意的是阿尔泰石叶工业与旧石器时代中期延续下来的典型莫斯特石器共存,这让我们想起了延伸到西伯利亚的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0-5-20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0-5-20 17:50 编辑
应该不会多,很可能只是一个家族,属于小概率事件,所以测不到才属于正常现象
sahaliyan 发表于 2010-5-20 15:09


想当然,人群混合无处不在,看看这组数据,32例西北锡伯人有1例J*和1例R1a1,以及三例高频于维吾尔、乌兹别克、保安的K*,也都是从满洲老家带过去的? 锡伯单倍体群多态性达0.885,在西北人群中也是非常高的。

Y-chromosome distributions among populations in Northwest China identify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 from Central Asian pastoralists and lesser influence of western Eurasian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10-21 17:47 , Processed in 0.31220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