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67|回复: 0

谢一鸣:黄帝,炎帝,汉族原始父系来源的考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2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angyzh 于 2019-12-2 12:15 编辑

                                                 谢一鸣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医学院

原文链接:http://www.360doc.com/content/17/0915/04/47411652_687281687.shtml

摘要
      在DNA序列分析的应用推广到各个领域后,结合多聚酶链式反应(PCR)对微量DNA增殖,许多历史遗址的人类残骸的研究直接进入分子生物学阶段。对人类Y染色体中的非重组区的序列(non-recombining region of Y chromosome, NRY)分析,可直接考证研究对象的父系来源。这一方法对于考证历史上的人群迁移和繁衍有揭露本质的意义。结合对母系遗传物质,线粒体DNA序列研究,甚至可推导群间碰撞和融合。如果对照历史记载,可对许多历史事件还原。本文综合近年的对汉族和汉族有关的人Y染色体中的非重组区的序列分析结果,结合历史记载,对汉族的生成,历史变更,血统和文化的考量,以及一些关键历史事件,如涿鹿之战,阪泉之战,汉族人三次南迁,的重新认识做初步探讨。

     关键词:黄帝, 炎帝, 夏族,东夷,Y染色体,NRY,SNP,Q1a1,Q-M120

....................

汉族最初形成的族裔成分和政治环境
     汉族的起源追溯到三皇五帝。汉族和炎黄子孙概念上是等同的。从字面上说汉族人是炎帝族和黄帝族的后裔。黄帝和炎帝是三皇五帝中的人物。三皇五帝因为没有文字留下来,争议较多。但随着近年来,历史研究的规模大幅度增加,发现许多古遗址并以更科学的方法做研究,三皇五帝存在的说法已被广泛接受。三皇中,伏羲,神农二皇是普遍认同的,还有一皇则说法各有不同。神农皇又称地皇,被认为是炎帝一脉。相应,伏羲被称为是天皇,黄帝是人皇。所以最普遍的说法三皇是伏羲,神农,和黄帝(见汉朝孔安国作的《尚书》序:伏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
     汉族的前身被认为是华夏族。华夏族中有夏族是肯定的。夏族的代表人物是禹,这也是没多少争议的。禹是黄帝的后代,也为史记和许多传说所记载。如《史记·五帝本记》“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三皇中,伏羲,神农和黄帝之间没听过有什么直接的血缘关系。五帝却是有血缘关系的。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五帝中,除了舜是以尧的女婿而接位,其他都是血统继承。颛顼是黄帝的孙,帝喾是颛顼的侄儿。帝喾到尧是父子,中间有帝喾的儿子帝摰执政九年后传位给弟弟尧。五帝显然是家天下。因此中国古朝代不止是夏商周,从黄帝开始,就有国家了。所以要加个黄帝朝在夏朝之前。也有考证认为五帝代表夏之前的五个朝代。不过,这些考证还是同意五帝朝代的血统是相承的。所以当一个朝代处理也未尝不可。当然禹也是黄帝的后代,黄帝朝和夏朝是联通的。夏朝可以上延到黄帝朝。从黄帝到尧,甚至到禹,王位是在黄帝的儿子,昌意和玄嚣两支中产生。这两支应该是大支。类似于日耳曼的选帝侯。舜和禹是颛顼的后代,但不属于嫡系。因此,夏族就是黄帝族,也就是黄帝的子孙。华夏族,或炎黄子孙,的另一部分,是以炎帝为代表的炎帝族。许多记载都指出炎帝是继承伏羲的东夷族的领导。伏羲对人类生产的贡献,捕鱼和畜养,与长江流域的经济运作特点直接相关。炎帝继伏羲为王之后,发展农业,号神农。明显说明东夷部落从伏羲时代的捕鱼和畜养过渡到种植。从大部分伏羲和炎帝的遗迹分布在东部地区,可肯定伏羲和炎帝的部落,最初活动范围在长江中下游,然后到黄河下游地区。与描述的东夷族的活动范围一致。从汉族上延到华夏族,再上延到黄帝和炎帝,可肯定,夏族和东夷族是华夏族或汉族的基础。而五帝之前的三皇,是华夏族的原始民族成分,夏族和东夷族,的领导。三皇时代是两族最初互相接触的时间。黄帝时,开始两族的融合。从史记对五帝的描写,可以看出黄帝后期和他的后裔已经控制了中原。如果说中原是华夏族的形成地,在黄帝时代,华夏族就开始形成。最后的完成要到禹之后。
.................

促进夏族和东夷族融合的涿鹿之战和阪泉之战
     在九黎部落日益强盛时,蚩尤开始北伐,力图整合炎帝领导的东夷。在这种情况下,炎帝向自己的兄弟集团,黄帝集团,求援是顺理成章。一些史书说炎帝先黄帝为帝,或比黄帝年长,分析起来只不过说明炎帝的部落比黄帝的部落先入中原。从炎帝的几个遗迹,陕西宝鸡,河南商丘和湖南炎陵可以确定炎帝族的迁移路线是从宝鸡到河南,最后死于湖南。黄帝族从西北进入中原的路线不太清楚,而在进入的过程中是否接受某些东夷部落也没见记载。黄帝族以其出色的战斗力从北部或西北部继炎帝部落进入中原时,中原东夷族的领导人,炎帝榆罔,在蚩尤的逼迫下,采取联黄攘蚩的方针 (《逸周书·尝麦解》: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河,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最后涿鹿之战成功地打败蚩尤。但涿鹿之战对蚩尤的九黎部落并不像史书记载,取得完全胜利。从记载看,有两个方面多少揭露对蚩尤一战的结果。第一,涿鹿之战的过程,看到的全是黄帝族人与蚩尤战斗,炎帝的部队毫无动静。因此与炎帝战斗的那部分蚩尤部队没遭遇多大损失。第二,胜利后九黎-东夷部落的人,如刑天,继续找黄帝的麻烦。如果黄帝对蚩尤之战给予蚩尤毁灭性打击,刑天还敢继而挑衅黄帝吗?涿鹿之战的描写说九黎族的首领蚩尤被捉,然后被黄帝杀害。但以蚩尤被杀就判断蚩尤的东夷部落遭受毁灭性失败却未免轻率。首先蚩尤领导的九黎,其主流不可能离开自己熟悉的长江流域,蚩尤的部落在长江流域耕作水稻,又怎么可能举族迁移到黄河流域,改种北方旱粮作物。其次,北上征讨炎帝。九黎部不可能举族出征,只可能派遣精锐部队出征,因为派遣大军有后勤问题。所以,九黎只不过派遣人数不多的精锐部队北伐炎帝。在消灭这支部队的过程,黄帝的武装肯定也损失惨重。黄帝部落在胜利后,无法把战场南推到长江流域的敌人的根据地,也说明黄帝的胜利不是那么巨大。黄帝对蚩尤的几场战斗,蚩尤方面写得有声有色,而黄帝方面却笔墨不多。最好的解释是蚩尤的部队是少而精的部队。最后被黄帝靠人数优势打败而已。黄帝女儿旱魃据说战后受到天罚,实际是她的全部落的战士战死。而她的名字,旱魃,也是个恶名。估计是战术应对不当导致整个部落的精锐全军覆没而被战士家属咒骂。黄帝的得力手下应龙则被黄帝封为雷雨之神,隐居在南方。实际是被蚩尤军俘虏,跟着蚩尤撤退的部队,到了江南并最后被囚禁在江南。黄帝为了掩盖主力大将被俘虏,用“隐居南方”来欺骗各部落 (《山海经·大荒北经》: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乃去南方处之,故南方多雨)。被黄帝杀死的蚩尤,到底是九黎的总头目还是北伐军司令也很难说清。实际大概不过是为了掩护主力部队撤退留下的阻击部队而已。舜帝的女婿伯益(夷)是东夷族大酋长,编山海经歌颂东夷族的英雄人物,夸父(《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刑天(《山海经·海外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精卫(炎帝部落的女英雄,见《北山经》),多少有为自己的东夷族造势,准备等禹一死,就以禅让的方式夺取政权。当然他没成功。不过从山海经依旧流传来看,他也没有受到很大的打击。对东夷族英雄崇拜的山海经丝毫没有被夏王们禁止。伯益的后代后来建立了秦朝,推翻黄帝后裔建立的周国,最后实现了伯益的理想。
     炎帝请黄帝部落到中原,类似唐肃宗请回纥来对付安史叛军。然而,黄帝驱逐九黎后,反客为主。逼迫炎帝也臣服于他。两部的矛盾导致阪泉之战。炎帝与黄帝在阪泉的战役中失利,一部分原属炎帝的部落臣服黄帝族。黄帝族同意采用和平共存的方式,允许这部分炎帝-东夷族的部落继续存在,这部分的炎帝部落应当是由炎帝-朱襄氏为首。黄帝族通过改组这部分炎帝部落的领导,逐步控制这部分炎帝部落。朱襄氏死后,安葬在河南商丘,估计当时是被黄帝软禁,远离自己的部落,客死他乡。另一部分应该是炎帝直系,炎帝榆罔或他的儿子,在战败后离开了中原,南下到湖南。
     也有些记载认为阪泉之战在前,而涿鹿之战在后。这种说法是黄帝在阪泉与炎帝打了三仗,赢了,自以为可从此号令天下(《史记·五帝本纪》:三战,然後得其志)。但蚩尤不服。然后在涿鹿黄帝战胜蚩尤,不平的意见被压下了。从此黄帝才取代炎帝。而炎帝愤而南下,离开中原。
   ..............................

黄帝及其后裔巩固华夏政权和促进夏-东夷两族融合的政治措施
.......................................
     有不同的意见认为汉族或华夏族是在晚些时候由夏商周三族融合而成。从记载看,夏商周的领导人都是黄帝的后裔。周人也常常自称是夏族之后。而主张夏商周三族融合的学说因为无法避开华夏族中的东夷族组分,把殷商划入东夷人的范围。其实商王是来源于帝喾,同周王室相同。夏商周的关系类似于元朝时中央与各个汗国的关系。夏商周根本就是一个民族下的不同的部落群,在夏朝时,华夏族已经最后形成。夏商周都是华夏族,虽然他们之间有不同。现代汉族,各省之间也有区别,这种区别没达到区别成不同的民族。所谓夏族,商族和周族,实际是家系族而不是民族。夏商周就像突厥在唐代,有东西突厥,匈奴在汉朝,有南北匈奴。元代有元大汗与钦察汗国,伊尔汗国。与游牧民族不同的是,农业民族力量改变要慢得多。比如,站在商一边的华夏部落联盟,能长期对站在周一边的华夏部落联盟保持优势,一直保持到周武王时代。周对商的胜利,使得以纣王为领导的华夏部落联盟力量大为削弱。但胜利后的周,对许多原站在商一边的部落,也只是采取逐步改组的方法。许多所谓的周文王的儿子,其实是与周天子的主宗关系比较密切的部落宗族。例如管公和蔡公,不可能是周文王的亲儿子。甚至周公旦,也不见得是周武王的亲弟弟。尽管太史公说武王姬发是老二,管公姬鲜是老三,周公姬旦是老四,蔡公姬度是老五。对于商王,情况也类似。比干未必是纣王的亲叔。武王死后,管,蔡联合部分殷商部落(或称方国,史书对部落的称呼),反对周国小天子,周成王,的领导,这种事其实在当时是经常发生的事。通常给点好处,哄一下也就没事了。只不过碰到周公旦这个家伙,不按牌理出牌,来个武装镇压。
.........................

分子人类学对汉族父系来源的分析

      人类与其他哺乳动物的遗传物质是脱氧核糖核酸(DNA)。DNA与组蛋白一起,进一步形成特别的构象,在用染料染色后,可用显微镜观察到,称之为染色体。男人的46条染色体中,有44条可配成22对的,称为常染色体。剩下的两条,一条是X,一条是Y染色体。对于女人,只有两条X染色体。与常染色体不同,Y染色体的一部分,称之为非重组性Y染色体区段(non-recombining region of Y chromosome, NRY),一直到N代孙,都是保持不变的。这种特点为寻祖追根提供直接的途径。对现在的汉族的Y染色体分析,北方汉族与南方汉族的Y染色体的SNPs(single-nucleotide polymorphisms单核苷酸多样性)类型组合是很不同的。南方汉族的 SNPs 型主要是O[1],其中,广东,广西,福建,浙江,湖北,湖南,贵州,重庆,四川 都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2]。而北方汉族,例如古中原或黄河流域,山东,山西,河南,陕西,甘肃,O型只有百分之六十[2]。而O3又在汉族人中,占大部分。

     对山西横北村西周遗址的DNA测试结果表明周贵族,倗国贵族, 的父系血统是大部分为Q1a1(Q-M120) (3例),或一例为N而2例为O3a3,而奴隶的血统是O3a(4例)或O2a(2例) [2]。Q1a1也存在于非贵族非奴隶的平民(8例),但没有一例是奴隶。O3a3为平民的有3例,贵族2例。而对山东孔姓的声称为孔丘后代的1118名男子分析,初步结论是孔子的血统只能是C3或Q1a1[3],完全不可能是O3。 当然,对孔姓的Y染色体SNP型的推断是间接的,其准确性有讨论的余地[3]。孔子是殷商王族后裔,而商和周都是黄帝族的后代,所以黄帝族的血统是Q1a1的可能性最大。吉林大学李红杰博士对宁夏彭阳的东周遗址研究也发现4例Q1a1[4],显然东周贵族中的血统也是Q1a1。这与横北西周倗国贵族的血统一致。Q1a1血统在现代北方汉族人口中约占3-6%,南方汉族人口中约占1-2%。而在中国各少数民族中极少发现[5-10]。最不可能的是O3. 虽然O3的血统占有现代汉族人口的总数百分之五十以上[1, 11]。 O3比例在台湾汉人为58.2%。福建汉族74.5%,南方汉族57.8%,苗族65.85%[5-9, 12-14]。O血统在东南亚或南亚的比例也非常高,孟加拉国的Garo人O3比例为59.2%[15],对印尼巴厘岛居民的测试结果表明,O血统占83.7%[12]。李辉教授的一篇综述文章总结,带有O型的Y染色体单倍体群是从东南亚转移到中国的[11],然后再从中国南方迁移到北方。这种情况与东夷族的迁移历史符合,而与黄帝部落群的迁移途径不符合。既然汉族中的O3血统或者O血统不属于黄帝族的贵族,那又是什么地方来的?对于北方汉族的O血统,最大的可能是来自从在中原地区首先与黄帝族融合的东夷族人。而南方汉族的O血统一部分来源于五帝时代的南撤的炎帝部落,然后秦汉后南迁的北方汉族,再一部分来源于南方东夷族蚩尤的九黎部落,还有一部分来源于其他南方少数民族,包括古越族,苗-瑶族。


Y染色体研究结果和历史事件的结合探讨

      对山东孔姓Y染色体的采样分析也给汉族来源的研究提供新方法。在中原仍然有许多过去的大姓分布。许多可以追溯到汉代甚至更早。如果能早于五胡之乱,对于了解古汉族的形成是有很大帮助的。复旦大学王传超等人的关于曹操和曹参的研究,采取较为间接的方法[16], 他们从声称自己为曹操或曹参后代的人群中取样。虽然可靠度不如对山东孔府后裔采样的方法,但也比简单的随机取样好。但考虑到司马昭父子对曹操后代的打压,王传超的结果实际上并不是很令人信服的。说不定又有忠仆冒主的可能。在这方面,统计学的数字说明不了什么。王传超等人的结果说明曹操的染色体是O-M268 (O2*),而汉初贵族曹参的染色体很可能是O3型[16]。按史记所说,曹参出身底层,连个表字都没有。不像张良,还有个子房的表字。曹参的O3 的Y-SNP型支持上述论断:O3属于底层群众的类型,与黄帝族没什么关系。

       所有关于黄帝的记载和神话,从来没有说黄帝来源于长江以南。排除了黄帝族从南往北迁移的可能。炎帝的传说倒是有南有北。炎帝陵也在湖南。炎帝的活动地域重合于O血统的范围,特别是O3.

      我们过去老是说,我们是黄帝的子孙。可是不论是从历史还是基因的血统来分析,我们的绝大多数,至少南方的80%,北方的60%的带有O血统的汉族人,都不是黄帝的子孙。如上所说,黄帝族的Y染色体有可能是Q1a1,或N,或C3,不管是哪一种,比例都不超过6.3%。再分析一下,如果黄帝族是O型,如何解释南方含O型的人要比北方多。通常百分比是起源地最高,然后往周边扩散。黄帝的夏族起源于中原,如果夏族的血统是O,北方汉族的带O的人就应该超过南方。这不符合事实。再有的解释是黄帝族的人在黄河流域停留一阵,然后大规模转移到南方。留在中原的地盘随后被别的不带有O型Y染色体的族群占领。这样才能解释黄帝族是O型Y染色体,都跑南方了,所以北方的O单倍体型的人后头反而少了。这也与历史记录不符合。黄帝族按记载,出来没有大规模南迁。历史记载着黄帝族的战争。第一次大战,涿鹿大战。黄帝与蚩尤大战,把蚩尤打败。但没说黄帝的部队乘胜追击,把领土扩展到长江以南。第二次是禹战胜三苗,这次夏族的力量推到了湖南。估计禹把舜帝的妻子逼死也是在这个时候。禹的军事胜利,使得他的威望空前。这时逼娥皇女英投河,敢说话的人不多。而且表面看她们是自愿投河的。在此前,禹已经同时流放舜和他的儿子丹朱 (《山海经·海内南经》: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但禹在胜利后,主力也没留在江南,而是回到中原。这可以从禹的儿子的居住地看出。夏王朝建立后,王庭始终在中原。既然黄帝和他的后裔的主流没有整族迁到南方,占南方汉族人口的多数的O血统就不太可能来源于黄帝。

      所以,占南方汉族人80%的带O血统的男人是在黄帝时代已经居住在南方的人的后代。他们是东夷族的后代,其代表人物为南迁的炎帝。蚩尤的九黎或后来的三苗,据记载都属于东夷。那北方汉人中的60%的O血统又是什么地方来的。最有可能的答案是,他们是炎帝族留在中原的东夷人的血统。

       复旦大学严实的文章认为汉族由三个超级祖先。他们的后代构成汉族百分之四十的人口[1]。然而,就此文章本身说,缺点是很明显的。最大的缺点是样本数量太少。那棵进化树来自78个样本。太少了。在图注下,作者说他们的那棵进化树(phylograph)的资料,除了他们自己的78个样本,还有来自从三篇发表的文章的资料(文章里的图1,[1])。可是,我们没有看到他标出是哪三篇文章。关于Y染色体的文章有几百篇也不止。不明确指出什么文章怎么可以。所收集的800个血样,居然是来源于自然献血人。考虑到复旦大学在上海,完全有理由怀疑这800个样本中上海人居多。是否文章标题改为“上海人的三个超级祖先“ 更合适?此外,用Y染色体短片段前后重复序列(Y short tandem repeats, Y-STR)来确定年代误差很大,需要有明确的历史记载来修正[17]。而作者显然没有采取可依赖的方法来修正年代。这些问题都影响文章的价值。由这篇文章的结果推导的某些设想因此也少了许多意义。例如把禹的血统推断为O-M113(Oα).  从O血统来自东夷来看,如果排出几个汉族超级先祖,可能Oα和Oβ分别为某神农皇兄弟更合理。而Oγ倒可能是共工或蚩尤。

      为了巩固王室的领导,黄帝族领导也没忘记为自己歌功颂德[18]。在文字还没流行的年代,说唱是歌功颂德的唯一手段。舜已经有大型舞蹈折服三苗 (持干戚舞,有苗乃服)的记录,反映出黄帝族在这方面的巨大投入。周公的礼为孔子津津乐道。甚至梦中少见周公都难过(《论语·述而》: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孔子是殷商王室的后代,照理该仇恨周王室,何以反倒欣赏周礼周乐。孔子在齐国听了韶乐,高兴的三个月里连肉的味道都不知道了(《论语·述而》: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原因是商周本来就是一族。周推翻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殷商保留黄帝族的老传统较多,如王位继承是兄弟而不是父子。这在游牧民族很常见。金国最初的几个国王也是如此。到周国,对君臣父子开始有严格的等级区分。王庭有一整套严格训练出来的舞蹈,既宣扬自己是天命所归,也强调了上层集团的行为规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许多关于黄帝和他的后裔的事迹能长久流传。因此五帝时期虽然有传说,但很少文字这一现象不能说明五帝是不存在。这套庄严,鲜明,又传统的音乐舞蹈对维系黄帝族的统治是起了关键作用的。但周公的礼,也限制王室成员的繁衍。王,诸侯,卿,大夫的婚姻,要经历繁杂的过程。黄帝族领导的血统,始终无法如蒙古汗王般迅速繁衍。特别是周朝以后。但凡事有坏必有好。因为拥有高贵血统的人很少,这些人很容易被神化。黄帝本人就成了个见首不见尾的神。而成吉思汗却给人感觉只不过是个武力值稍高的武夫。上行而下效,原先在黄帝族和东夷族合并后人口占少数的黄帝族人,在经历从黄帝到周末的漫长的两千五百年,在繁琐的贵族婚姻规则的限制下,黄帝族的人的比例就更低了。再经历到现代,其比例可能就更低了。如果Q1a1是黄帝族的Y染色体的旗帜,现在带有这个染色体的男性真的很少很少。这种情况,在孔子的年代已经很明显。孔子提出的“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见《论语·尧曰》)就是针对这一现象。到底在周末时黄帝族的比例是多少,有待国内外DNA分析资料的补充。但即使是有这些资料,也很难确定黄帝族和伏羲-炎帝族之间的人口比例。被墓葬的人未必反映社会上的人。此外确定古墓葬的残骸的Y染色体类型也有技术问题。按李辉的说法,从残牙里提取DNA,再用多聚酶链式反应(PCR)增殖60次。实验操作由女生进行,避免有实验人员带入男性DNA污染样本。PCR增殖,理论是每次加倍,实际可能达到1.5倍,60次扩增可以把一份DNA变成368亿份。在人类云集的大城市,男性DNA随呼吸放到空气里的含量,可能都不少。李辉教授的措施是否足够?是否进一步规定操作员要未婚,无男友,长期小姑独处,无交际。或干脆由机器人操作为当。



汉族文化,文明与基因

      从华夏族到汉族没什么明确时间的定义。很长时间是通用的。华夏是美而大的意思,无非是说自己是美而大的族,周围夷蛮部落或夷蛮国是丑而小的族。如果小族举族投奔大族,服从大族领导,献出部落的勇士和美女给大族领导,小族也可以被接纳进大族。通过把小族安排到大族环居的地方,把大族女嫁入小族高层,让妻族发展势力,改变小族的生产条件,等等。逐步同化小族。在五胡乱华之前,华夏与夷蛮的关系基本如此。不愿加入中原政权的夷蛮,如匈奴,鲜卑,则被当异族。如果有边疆的家族或部落从中原政权投奔异族政权,则被革除华夏族的行列。而反过来也是一样。所谓入华则华,入夷则夷。有的研究者错误理解,以为华是一块地理区域,进了这块区域则为华,离开则为夷。实际上,这里的华和夷,不是地理区域,而是政治体系。这种扩大汉族的方法,可以说是一种文化改变的方法,而不是血统改变。

      最初的华夏族,范围并没涵盖到长江以南。炎帝撤退到江南后,他领导的东夷部落也划入华夏的范围,形成远古的南北朝,华夏族的范围扩大到中原外加部分长江中下游流域。维系华夏的是由黄帝族领导的北华夏政权和由炎帝领导的南华夏政权。也许炎帝在名义上臣服黄帝,但在政治实体上是独立的。从华夏族最初的形成看,只有在这两个政权下的部落,才属于华夏部落或方国。炎帝领导的南方政权,是从北方撤退下来的,风俗,文化,宗教基本延续他们在中原时的一套。而留在中原的东夷部落,基本同化人口占少数的黄帝族。因此,黄帝族虽然政治上占主导,风俗,文化,宗教等方面却大部分迁就东夷族。这最初的南北朝提供了华夏最初的政权分离,文化统一的模式。这套模式在隋灭南陈时也出现过。政治是北胜南,文化是南胜北。而南方的同属东夷族的九黎部落群,有一部分也在这时并入南方华夏族。春秋时代的楚国,继承炎帝的南方华夏文化,发展出楚辞为代表的南方文化。而屈原宋玉,不论文笔还是风貌,都是一时人杰。南方华夏族中,夏族血统很少。是南方汉族的最初形态。

讨论

     从史书记载,到用现代生物学技术研究,再到两者结合研究,最后可推断占现代汉族男性人口的北方60%和南方80%的O血统,来源于古代的伏羲-炎帝-蚩尤一族的东夷族。其血统与东南亚许多少数民族接近。而组成汉族前体,华夏族中的夏族,其血统最可能是Q1a1,也有较小可能是N,或C3,其人口比例在南方汉族中不足4%或在北方汉族中不足7%。这种人口比例对汉族文学中所说“汉族是黄帝的子孙”说法形成挑战。如果罔顾历史记载和对各年代遗址的研究,光看现代汉族Y染色体分析结果,很容易产生占汉族血统百分之六十(北方)和八十(南方)的O型Y-SNP是黄帝后裔的设想,包括古代五帝时代和夏商周的王族。主张黄帝族是O型Y-SNP的最难解释的一点是来源于东南亚的O型男性人口如何忽然跳跃到黄河中游地区,包括河南,陕西,甘肃,山西这些黄帝族起源的地方,然后再向东南扩散。否则与历史记载是无法缝合的。而设定黄帝族来自北方或西北,逐步向南推进,则符合历史记载
..........................

     从Y染色体水平上弄清黄帝族(Q1a1或N或C3)人群的起源,移动路线,移动原因,族裔的规模以及其后代不断稀释的原因是研究汉族的来龙去脉的重要题目。按照Y染色体单倍群(Haplogroup)研究,Q单倍体的人群来源于阿尔泰区域[21]。与Y染色体单倍群的O,C, N,D诸型不同,Q单倍体的人群是由北或西北方迁移到黄河流域的[11, 22]。这点与历史记载相合。因此,相对与N或C3型,Q1a1型更可能是黄帝王族或夏王族人的最初基因型。近年国内外对各遗址中残骸中提取的DNA的序列分析,对澄清历史的许多疑案提供新的方法。然而,微生物强烈的降解作用和几千年屡禁不止的盗墓,极大地减少获得充足样本的机会。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5-30 03:37 , Processed in 0.15044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