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imvivi001

(新)苗瑶语人群基因历史展示南东亚地区的陆海双叉现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3 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也是 第一作者的留言

根据最新的古遗传学研究,现代东亚南部与大陆东南亚群体主要由历史上三次不同时代的移民所构成。第一次是旧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他们创造的文化被称为和平文化(得名于发现地越南和平省),他们在常染色体上与现代安达曼群岛的土著最为接近。与现代东亚人相比,他们在遗传上更接近巴布亚新几内亚人。

第二批移民,亦即第一批农业群体,约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出现在东亚南部和东南亚,他们是由来自中国南部的东亚农民(约占常染色体组分的四分之三,可能使用的是某种早期南亚语)与当地和平文化狩猎采集者(约占常染色体组分的四分之一)通婚形成的。包括佤族在内的大多数现代的南亚语群体,除了高棉人和京族人,基本上就是这一批农业群体的直接后裔。这一群体在之后一直向南推进将农业技术和南亚语传播开,同时不断与当地的狩猎采集者通婚,形成了今天的尼格利陀群体。

第三批移民,亦即第二批农业群体,在公元前后已经来到了这一地区。这一群体在遗传上与前两个群体不同的特征上,这一群体带有十分接近现代中国台湾的南岛语原住民和海南的壮侗语群体的遗传组分。在这一时期,越南东山文化群体的常染色体遗传组成就已经和现代的越南人相近了。这一批群体和前两批群体的通婚,塑造了现代大陆东南亚主要的壮侗语和南亚语群体。
 楼主| 发表于 2019-8-23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凌河 发表于 2019-8-23 05:24
以下为第一作者的留言
首先是关于湖南省内部各个人群之间的遗传关系,尤其是苗瑶语人群遗传共性是如何发现 ...


      你刚刚修改了你之前的留言,增加了大量的新内容,回头我再找时间慢慢评论~~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凌河 发表于 2019-8-23 05:24
以下为第一作者的留言
首先是关于湖南省内部各个人群之间的遗传关系,尤其是苗瑶语人群遗传共性是如何发现 ...

作者:通过主成分分析(PCA,可以粗略地理解成降维并聚类),我们可以看到,在第二主成分(PC2)上,土家族和瓦乡人在最上方,侗族、壮族和湘南土话人群在最下端,中间是湖南省主要的汉族方言群体(湘语、客家话、赣语、西南官话)。这个结果其实在意料之中,因为之前的研究中,就已经发现过整个汉族群体具有一个从北到南的渐变群(cline)。让我们较为意外的是,在第一主成分(PC1)上,瑶族的一个子群体、使用苗语支唔奈语(Hm Nai)的巴亨人(Pahng)很明显地与PC2上渐变群里的群体分开。同时,在PC1上,相比较土家族,多数的苗族也向巴亨所代表的方向偏移。对此,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是,苗族和巴亨共享了一个苗瑶语群体共有的奠基成分。
--------------------------------------------------------
    对于PCA这个工具,我的态度一如既往,即不必太认真,因为这是一个降维处理的结果,在多维情况下,如果分析的对象数目较多时,会出现比较明显的失真,仅具有有限的参考价值。


作者:因而根据以上常染色体分析的结果,可以认为在常染色体水平上,有一个先祖人群给予了现代各苗瑶语群体明显的遗传影响。同时,在Y染色体和线粒体水平上,也可以看到平行的证据。苗族和巴亨高频共享了Y单倍群O2a2a1b1a1b-N5(是以往发现的“苗瑶南亚相关”的单倍群O2a2a1b-M7的下游),最近共祖时间的均值是2330年前,接近沙加尔对Proto-Hmong-Mien的时间估计(约2500年前)。巴亨和勉语支的勉(即江华、江永一带的瑶族)则高频共享了线粒体单倍群B5a1c1a,而出现高频线粒体单倍群在以往研究中是较为罕见的。以上结果均支持了存在一个苗瑶语群体共享的先祖人群,称之为“苗瑶先祖人群”(Ancestral Hmong-Mien, AHM)。
------------------------------------------------------------------
     这次作者团队在苗瑶语人群中发现了苗语支人群高频的y-N5与mt-B5a1c1a,也算是本文不大不小的一个亮点。起码说明了这个语族主要发起人形成的一个主干脉络。不过称之为“Ancestral Hmong-Mien, AHM”未必妥当,更准确的,我看称之为“苗语支核心先祖”比较合适。   
     

作者: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苗瑶先祖人群和南亚语先祖人群在遗传谱系上更近,而南岛先祖人群则在谱系的外部。这三个先祖人群则共同组成了东亚南部谱系(southern East Asian lineage),相互之间的关系都比他们与由鬼门洞人群所代表的东亚北部谱系(northern East Asian lineage)更近。
同时,采用D-statistics的方法,除了佐证了以上结论之外,也得到了现代汉族的东亚南部谱系成分总体上更接近南岛先祖人群而非苗瑶先祖人群,以及现代陆地东南亚的主体人群相比新石器时代的东南亚人群,有更多来自与南岛先祖人群相关的祖源成分。
       如果考虑到之前关于东南亚古DNA的研究(McColl, Science, 2018)中,南岛语人群与仡台语/壮侗语人群有共享祖源成分的结论的话,汉族和现代陆地东南亚人群这一AAN相关成分较有可能更直接地来自于仡台语人群。
  -----------------------------------------------------------------------
      “这三个先祖人群则共同组成了东亚南部谱系(southern East Asian lineage),相互之间的关系都比他们与由鬼门洞人群所代表的东亚北部谱系(northern East Asian lineage)更近”这个结论,与之前专业团队进行的大量的ADM分析结果是相吻合的。
       而作者团队关于“苗瑶先祖人群和南亚语先祖人群在遗传谱系上更近,而南岛先祖人群则在谱系的外部”,正好可以印证我一年之前提出的西部“傣族成分”与东部以阿美族为代表的“南岛成分”的区别,参见:
     就最新的分子人类学的研究成果来看,华南地区的主成分或绝对主成分是EAS2(可称之为南华中成分)。不过目前来看,EAS2内部也存在着东西两部分的差异(分别为台湾成分与西南的傣/拉祜成分),尽管二者的差异极为细微。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9-17 07:34

     不过本文中没有同时提及这三者与“藏羌语人群”的距离关系(有意或无意? 请注意,我这里说的是“藏羌语人群”而不是捣糨糊的“藏缅语人群”,大家知道,我之前一再强调,藏羌语人群与彝缅语人群不是一回事,无论是群体遗传学上还是语言学上,本文依然没有有效区分,略感遗憾)。  如果同时加入藏羌语人群做比对,应该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苗瑶语以及南亚语人群相比南岛语人群,可能更接近藏羌语人群(根据本文的数据)。

     本文另一个天然的‘缺陷’,可能还是没有采用更好的代表古苗瑶、古南岛的古人数据加入进行qpADM模拟拟合,其实之前McColl、大嘴博士的东南亚古人、以及之前Potsh-Reich团队的那些太平洋南岛古人都是很好的祖源参考源。

       本文第一作者Mustafa还有许多其他精彩的发言,内容信息量颇大,慢慢品味,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凌河 发表于 2019-8-23 06:02
以下也是 第一作者的留言

根据最新的古遗传学研究,现代东亚南部与大陆东南亚群体主要由历史上三次不同 ...


     比本文中‘阿美族’更合适作为南岛成分代表的,可能是两千多年的太平洋汤加-拉皮鳎lapita古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正一下,上面提及的两千多年前的汤加拉皮鳎古人,准确的说应该是2900年前的Lapita-Vanuatu古人,
参阅:
Language continuity despite population replacement in Remote Oceania - 分子人类学综合讨论区 Molecular Anthropology: General -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 Powered by Discuz!  http://www.ranhaer.com/forum.php ... &extra=page%3D1
发表于 2019-8-24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说壮侗语跟南岛语有最近的发生学关系,而跟汉藏语只是接触性关系。而苗瑶语确实跟汉藏语有发生学关系,但只是分离年代比较久远。如果这个语言学结论属实的话,那也可以证明这篇论文的观点。苗瑶的祖先应该比壮侗南岛的分布地域更接近汉藏。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凌河 发表于 2019-8-23 05:24
以下为第一作者的留言
首先是关于湖南省内部各个人群之间的遗传关系,尤其是苗瑶语人群遗传共性是如何发现 ...

作者:.....更精确地说,田园洞人之外的所有东亚人样本都可以拟合成田园洞人+和平文化/安达曼人,不论是鬼门洞、阿美族、汉族还是苗族,而且东亚人混入和平文化相关成分的事件应该发生了很多次。
--------------------------------------------------------

     这次作者团队通过D分析与qpADM分析,发现“类和平古人成分”是我们东亚人群的重要底层,非常好!  也正好可以印证我一年前通过ADM分析得出的结论:
我上面多次阐述的内容。和平古人是古华南与ASE以及少量的东亚EA(约二成)的混合。  而古华南本身构成EA的底层(估计平均而言约二成,南岛主成分EAS2则明显多一些)。imvivi001 发表于 2018-9-19 21:00

发表于 2019-8-24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理清了巴布亚人、安达曼人、和平人、尼格利陀人、东亚人之间的关系,然而东亚人主流的来源仍然是个迷,显然东亚人主流不会是从和平人、尼格利陀人中来,也不可能来自鬼门洞人,而是另有源头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welson 发表于 2019-8-24 17:48
虽然理清了巴布亚人、安达曼人、和平人、尼格利陀人、东亚人之间的关系,然而东亚人主流的来源仍然是个迷, ...


           东亚人的先祖没什么神秘,直接先祖就是全新世末期的“长江中下游~黄淮之间HG”+“黄河北岸细石器古人”,以前者为主,二者都是古东亚人aEA的后裔(差别应该是后者混有一些ANE的成分,如果今后对更新世末期的华北细石器古人做检测的话,估计“黄河北岸细石器古人”与美洲始祖人群的差别仅限于ANE的比例相对比较低吧,冒昧推测,可能是85%EE+10~15%ANE)
、        而我们的古东亚aEA先祖,说到底,其实就是古华南古人的表亲,如下图: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凌河 发表于 2019-8-23 05:24
以下为第一作者的留言
首先是关于湖南省内部各个人群之间的遗传关系 ...通过主成分分析(PCA,可以粗略地理解成降维并聚类),我们可以看到,在第二主成分(PC2)上,土家族和瓦乡人在最上方,侗族、壮族和湘南土话人群在最下端,中间是湖南省主要的汉族方言群体(湘语、客家话、赣语、西南官话)。这个结果其实在意料之中,因为之前的研究中,就已经发现过整个汉族群体具有一个从北到南的渐变群(cline)。

       湖南无疑是神州大地上的一块神奇的土地,这里不单是出现了人类迄今为止最早的半驯化的古栽培稻(2004年中美联合考古队),也是人类最早的大规模驯化稻的发源地(彭头山文化)。还有人类最早的白陶(瓷器的前身)。  不但如此,在这里,还出现人类最早的真正的城池(城头山文化或文明,城池的出现,一般意味着当地人类社会财富的积累程度)。因此被誉为“东亚文明de摇篮”应该并不为过。

         时至今日,湖南的人类学地貌也是丰富多彩的。 在这里,依然活跃着多个不同历史文化传统的民族,包括汉族、苗瑶语族群(苗族与瑶族今天仍然是非常活跃的当地主人之一,而我本人目前的基因检测结果显示,我带有高达7%的苗瑶成分,鄙人为此感到非常的自豪,呵呵)、土家族(南支与北支,我身上高达约4.5%的“藏缅成分”,不知道其中多少是与此相关,呵呵)、回族、侗族、白族、壮族、畲族、维吾尔族等多个中华民族聚集的乡镇县区。
         本文其中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对湖南最大的中华民族族系的汉族的族群基因结构,做了非常详细的样品采集与深入的分析。

         从文中可以看到,湖南汉族内部的基因结构也是丰富多彩的。首先是对湖南汉族做了更详尽的分类,按照论文,可以分为:湘语人群、西南官话人群、湘南土话人群、赣语人群、瓦乡话人群、以及客家话人群。(文中好像没有区分新老湘语人群,另外对土话以及瓦乡话的语言归属,文中没有刻意归类,但是我看到国内主流的语言学家是归之为汉语之中的,尽管瓦乡话带有非常存古的汉语成分,不过许多瓦乡人的民族认同倾向于列为单独的少数民族,这个我觉得倒是可以客随主便,呵呵)
       好,翠花,继续上图:
湖南-各族-基因结构-夏严金复旦2019.png 湖南-各族-基因结构-夏严金复旦2019-2.png

湖南-各族-基因结构-夏严金复旦2019-3.png

发表于 2019-8-24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只是理论上的幽灵人群,实际上他们的遗骸、遗址、工具都没有发现,进入东亚的路径仍然只是假想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各族-基因结构-夏严金复旦2019-4.png 湖南-回族土家北-基因结构-夏严金复旦2019.png
发表于 2019-8-24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welson 发表于 2019-8-24 17:48
虽然理清了巴布亚人、安达曼人、和平人、尼格利陀人、东亚人之间的关系,然而东亚人主流的来源仍然是个迷,显然东亚人主流不会是从和平人、尼格利陀人中来,也不可能来自鬼门洞人,而是另有源头


李輝早就說了,是新亞洲人和老亞洲人
发表于 2019-8-24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MNOPS 发表于 2019-8-24 14:37
之前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说壮侗语跟南岛语有最近的发生学关系,而跟汉藏语只是接触性关系。而苗瑶语确实跟汉藏语有发生学关系,但只是分离年代比较久远。如果这个语言学结论属实的话,那也可以证明这篇论文的观点。苗瑶的祖先应该比壮侗南岛的分布地域更接近汉藏。


峽江類型是苗瑤和漢藏的共同祖先
发表于 2019-8-24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F-统计上显示汉族受到更直接的鬼门洞/东北亚相关人群的影响

这话说的太草率了吧?F-统计共享等位基因的个数,但不能确定基因流的方向,比如A和B共享很多等位基因,但不能确定是A影响B还是B影响A,在此论文中我也没有看到论证,为何一定是鬼门洞古人影响汉人,而不是相反?这可是本文的基础啊!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上面 k=3 的ADM图谱上,可以看出,除了巴哼人、瓦乡人、土话人群内部多数个体具有较为一致的基因结构(壮族、回族也差不多,不过样品数目相对比较少),其他族裔均呈现出内部的差异性,不过有一些是差异梯度比较平缓,比如瑶族、侗族、湘语人群、赣语人群、客语人群; 有一些则差异变化幅度较大一些,比如苗族、土家南北支、西南官话人群以及白族。

        尽管k值比较低,不过大致可以看出,巴哼人身上高达九成的蓝色就是文中所说的“AHM成分”。红色普遍高频于壮侗语族群(普遍八成或更多,个别达到九成),同时在某些苗瑶语个体中也比例颇高,在被某些语言学专业人士视为汉壮瑶混合语的土话人群中也比例颇高,提示瑶族有可能是“苗化”的原壮侗语人群,当然,也有可能是“苗化”的原南亚语人群。(这里的ADM分析缺少阿美泰雅族以及相关的南亚语人群的比对,因此无法判断红色成分的归属,不过根据本文提示,壮侗语人群与南岛语人群存在发生学的关系,因此可以断定红色必然是与文中的AAN有关的。谨慎起见,我认为是AAN为主与AHM以及AAA的混合,这个在文中的qpADM分析图上亦可印证)。
     最后就是这个绿色,在个别土家北支个体上超过九成,在所有的汉族支系(不包括土话人群与瓦县人)、土家南支、白族以及苗族中也是比例颇高,尽管看上去像所谓的“彝缅成分”,不过我倾向于是混有一定比例华中北部成分的“华中成分”(以土家北支为代表)。

     还有一点,上面的AHM蓝色,在湖南各族群中相对比较弱势,可视为后来的移民成分,如果文中提出的N5的共祖时间具有较好的参考价值的话,再结合苗族中的“黄河传说”,不妨大胆推测,这是他们南下的先祖带来的“类黄河成分”。 换言之,AHM人群才是湖南各族群中真正的“北方人”,尽管这看上去与文中AHM距离AAA更近的推断存在矛盾之处。

     先说这么多,回头再想想其中的“矛盾之处”,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welson 发表于 2019-8-24 21:34
那只是理论上的幽灵人群,实际上他们的遗骸、遗址、工具都没有发现,进入东亚的路径仍然只是假想


、  你说的对,尽管理论上似乎是完全可以成立的,但是依然缺乏实证,呜呜呜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w_howard 发表于 2019-8-24 22:42
这话说的太草率了吧?F-统计共享等位基因的个数,但不能确定基因流的方向,比如A和B共享很多等位基因,但 ...


    是的,与我上面的观点一致。 鬼门穴人其实是东亚北支北上与东北亚土著的混合,主要是东亚人影响鬼门穴古人的先祖,而不是相反,尽管东亚北支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东北亚古人的影响~
发表于 2019-8-25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8-24 20:50
东亚人的先祖没什么神秘,直接先祖就是全新世末期的“长江中下游~黄淮之间HG”+“黄河北岸 ...

说了等于没说,我也可以说因为东亚人尼格力拓人和澳洲土著三者都属于广义的东欧亚,所以大家都是表亲。
发表于 2019-8-25 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9-8-24 22:31
李輝早就說了,是新亞洲人和老亞洲人

别再提这个理论了好不好,早就过时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7-4 06:41 , Processed in 0.10976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