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05|回复: 3

北高加索语是如何与汉语建立同源关系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1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angyzh 于 2019-5-31 11:32 编辑

       俄国学者雅洪托夫在斯瓦迪士的100词的基础上加以删减,形成了用来比较语言之间亲疏关系的35个基本词汇。俄国学者谢尔盖·斯塔罗斯金曾以这35词比较汉语、藏缅语、北高加索语、叶尼塞语、印欧语和南岛语之间的关系,上古汉语与这几种语言的同源百分比为:

        藏缅语            74%
        北高加索语     43%
        叶尼塞语         34%
        印欧语            23%
        南岛语            14%

      藏缅语与汉语同属汉藏语系,其与上古汉语高达74%的同源关系是意料之中的。通过分子人类学与语言学的比对研究,我们发现南岛语应该最接近O系人群的原始语言。斯塔罗斯金的研究中南岛语与上古汉语的同源百分比只有14%,这或许说明O系人群在汉语最初形成时在政治上可能不占绝对统治地位。另外三种非汉藏语系语言北高加索语、叶尼塞语、印欧语反倒超过南岛语与上古汉语的同源关系,说明来自中亚或欧亚草原的某支部族在汉语形成初期在政治上占据了统治地位,这让我们很容易想到了黄帝及黄帝部族。
      北高加索语和叶尼塞语都归属于德内-高加索语系假说,而德内-高加索语系指向Q系单倍群,操叶尼塞语的Ket人是欧亚大陆Q系最高频的民族。
      从分子人类学角度看,印欧语指向的是R系单倍群。印欧语与上古汉语的同源关系不算高,只有23%。周及徐先生认为随着上古音重构形式的日益完善和研究的不断深入,上古汉语与印欧语的同源关系的百分比会发生很大变化①,但笔者认为周先生的预言很可能会落空。北高加索语、叶尼塞语和印欧语都属于P系的语言,实际上,上古汉语与印欧语的同源关系是通过汉语与Q系语言较高的同源关系从而传导到Q系所属P系的另一支R系的。
       这其中可能存在一个严重的误会,那就是可能大多数人(或许包括周及徐先生)看到“高加索”三个字,就以为北高加索语属于印欧语系,实际上不是。虽然有所谓的高加索语系,它分布于黑海和里海之间的高加索山脉及其周边地区,被分为三种语系:南高加索语系、东北高加索语系和西北高加索语系(有的把东北和西北高加索语族合并为北高加索语族)。然而,它们相互之间并没有明显的亲缘关系,也都不属于印欧语系,“高加索语系”有时被错误地称为是一个语系。
       从黄帝部族是Q-M120的假设出发,去解释上古汉语与Q系高频Ket人所说的叶尼塞语之间34%的同源关系是合理的。但北高加索语与上古汉语的同源关系难道也是Q系带来的?

北高加索语2.png
红色部分为指向Q系的德内-高加索语系假说分布区域

       北高加索语主要分布于俄罗斯的北奥塞梯-阿兰共和国和车臣共和国。北奥塞梯发现一处古阿兰人墓地,年代为6世纪到9世纪。此墓地5例遗骸成功提出了两例古DNA,他们就是137例欧亚草原古DNA中的DA161和DA162。其中,DA161是Q-L330,DA162是Q-YP4000,也就是说他们都是Q系。
       古阿兰人是占据黑海东北部和西伯利亚西南部的游牧民族,其大体位置在今天的俄罗斯顿河流域,大高加索山以北,黑海、亚速海(中国古书中称为大泽)以东一带,中国古书中称他们为奄蔡。公元350年匈人的骑兵展开了对阿兰人的猛攻,最后两军大战于顿河之上。阿兰人虽然和匈人一样也是游牧民族,但是战法却更像欧洲人的军队。阿兰人以马拉战车为主,虽然拼死抵抗却无法战胜精锐的匈奴骑兵。在公元374年,阿兰国被匈人毁灭,阿兰人大部分投降了匈人并加入了匈人的军队。国王被杀,阿兰王国灭亡。一大部分阿兰人加入了匈人联盟。另外一小部分阿兰人与黑海、里海北边草原的钦察人融合,他们后来在成吉思汗西征时抵抗了蒙古人。最后,他们成为了元朝所称的色目人,是现在高加索地区奥塞梯人的祖先,这也是北奥塞梯的全称北奥塞梯-阿兰共和国的由来。阿兰人在北高加索中部部落漫长的伊朗化进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并最终造就了今天的北高加索人。
       两例成功提取Y染色体分型的北奥塞梯古阿兰人DNA都测得是Q,这为我们解释汉语与北高加索语43%的同源关系找到了基因上的证据。古阿兰族的一部份人在7世纪定居于高加索,在9世纪左右建立了阿兰王国。当然,像大多数草原游牧民族一样,阿兰人也是由不同部落融合而成的,他们的父系单倍群并非都是Q。比如,发现于东欧大草原的一例阿兰人古DNA是R,他就是137例古DNA中的DA243。然而,笔者推测迁徙到北高加索地区并建立阿兰王国那部分阿兰人应该主要是Q系,他们对北高加索语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从而建立起了北高加索语与德内-高加索语系之间的亲缘关系。虽然现代的奥塞梯人和车臣人Q系的频率并不算高,但语言的走向往往朝着更高政治权力更高声望的群体流动,因此现代的人口频率并不能说明曾经的统治者是哪个人群。这类似于中国的C2北-F1796、C3星簇、爱新觉罗家族的M401单倍群,虽然他们占人口比例很小,但并不能因此否认他们统治过中原并做过皇族。Q-M120在华夏文明起源时期的情况也可能如此。


--------------------------------------------------------

① 周及徐,《汉语和印欧语史前关系的证据之一:基本词汇的对应》,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11月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ngyzh 于 2019-5-30 09:52 编辑
MNOPS 发表于 2019-5-24 07:47
上古汉语居然跟南岛只有14%的同源词?比我之前想的还要低不少,看来古汉真的是在挺偏北的地方起源的


      以上的同源关系计算只代表斯塔罗斯金的个人观点。关于汉语的起源,同时存在诸多具有竞争性的主张,这些主张并非全部正确。
      1994年7月14至17日,第三届中国语言学国际会议在香港城市大学召开,来自美国、加拿大、法国、俄罗斯和中国海峡两岸的一些著名学者出席了以“汉语语源”为中心的专题研讨会,这次研讨会形成了一部论文集。与会的学者们的观点可谓针锋相对,谁也无法说服对方。
       在这次会议上,即便是大多数学者认同的藏缅语与古汉语同源观点,也遭到沙加尔的批评。沙加尔认为白一平采用的古汉语与藏缅语的概率比较的方法低估了借词因素,夸大了藏缅语与古汉语之间的同源联系。龚煌城通过构建古汉藏语的韵母系统来证明汉藏语同源,却既难避开白一平所认为的循环举证,又难以摆脱沙加尔所质疑的借词嫌疑。
      沙加尔否认汉藏同源而佐证汉南同源,却也遭到著名汉学家蒲立本的质疑。蒲立本认为沙加尔寻找同源词的音义尺度过于宽泛。斯塔罗斯金撰文回应沙加尔,认为沙加尔论文中的每一点都可能被驳倒,从汉藏语的语音对应关系到词汇借用问题。

沙加尔.png
1998年10月16日,沙加尔(右)和李葆嘉(左)合影于南京大学

       台湾语言学家李壬癸认为,迄今为止尚未能拿出坚实证据以建立汉语与南岛语的发生学关系。其他南岛语学者白乐思对汉语-南岛语同源持怀疑和反对态度,帅德乐则持支持和鼓励态度。白乐思可能未阅读过那几年已发表的文献,否则他的评论态度或许是另一番风貌。
       除此以外,郑张尚芳等学者是支持汉语南岛语同源论的论证的。郑张尚芳等认为汉语、藏缅语、侗台语、苗瑶语、南亚语和南岛语组成了一个超级语系——华澳语系。潘悟云在肯定侗台语与汉语同源的前提下,提供了对华澳语系假说的若干支持材料,比如汉语的“鹜”与侗台语的“鸟”同源,“稻米”在汉语、藏语、印尼语中的同源。游汝杰则认为鸟虫类名词带有词头应是南方语言在历史上的共同特征之一。
      郑张尚芳认为同源词根的比较是判断汉藏语言亲属关系的主要依据,既然汉藏语、南亚语和南岛语属于“华澳语系”,侗台语、苗瑶语跟汉语的关系又特别密切,也就没有必要把它们划出汉藏语系而另立澳泰语系。
       与沙加尔努力复兴孔好古(1916)提出的假说类似,斯塔罗斯金(1982)所要论证的汉藏-高加索超级语系可以追溯到唐纳(1916)的观点。斯塔罗斯金强调通过语言对应关系去求证,从而把研究的目光转向上古汉语基本词汇。斯塔罗斯金逐条考察上古汉语中的35个词项及其语源,并得出如下结论:1、在上古汉语和藏缅语之间建立最亲密关系的证据确凿,相互之间至少有24个词项对应;2、上古汉语或汉藏语和原始北高加索语之前,只有13个词存在对应关系;3、原始南岛语仅有4个词与上古汉语对应,也许是一种更古老语言层面上的深层亲缘关系的体现;4、然而在上古汉语和原始印欧语中,可以找到6个可能的同源词;5、在南岛语和原始台语中,体现出匹配关系的至少有12个词,因此白保罗的澳泰语系假说有其合理性。没有一种语言亲缘关系的假说能够被彻底反驳,斯塔罗斯金如是说。

斯塔罗斯金.png
谢尔盖·斯塔罗斯金博士,俄罗斯著名语言学家

       当然,沙加尔对斯塔罗斯金的假说也是反唇相讥,指出斯塔罗斯金方法论中的语言和语义对应、形态和词族、借词、比较程序及语言外证据等问题。
       蒲立本对斯塔罗斯金的汉藏-叶尼塞-北高加索语假说持保留态度,批评其仅仅在音义上都不确切的词汇进行比较,而很少考虑语言系统。 蒲立本不反对叶尼塞诸语言和汉藏诸语言之间存在史前关系,也不反对将两者与北高加索诸语言联系。蒲立本是匈奴人可能说叶尼塞语的提出者,他推测汉语与叶尼塞语有联系可能是匈奴人从鄂尔多斯带到欧亚草原的。从另一个角度看,蒲立本认为汉-高加索语系假说是他提出的汉语-印欧语同源假说的推论。
       蒲立本在此次研讨会上提交的《汉语的历史和史前关系》中进一步重申和论证了汉藏-印欧语同源说。蒲立本的结论是:如果汉藏语和印欧语存在发生学关系,那么形成同源体的时间肯定十分遥远——可能在6000年以前,或在历史比较法所构拟的原始印欧语之前。        
 楼主| 发表于 2019-5-27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ngyzh 于 2019-5-27 22:47 编辑

       通过梳理这次研讨会上的诸多观点,回答汉语的起源问题是如此的复杂和困难,仿佛是又一个斯芬克斯之谜。借助最新的考古成果和分子人类学研究,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的这次论争,我们现在至少已经知道了一个事实:汉语是一种混合语言。这个结论是没有疑问的,也是调和这些迥异观点的唯一途径。这是“质”的问题,剩下的就是“量”的问题了。那就是华澳语系与汉语的同源度是多少,汉-高加索语系与汉语的同源度又是多少,是三七开、四六开还是五五开的问题。没有分子人类学,诸语言学家的工作就像盲人摸象,有人摸到鼻子,有人摸到大腿,有人摸到尾巴。当年,沙加尔批评斯塔罗斯金的汉-高加索语系缺少语言外证据,这一反驳或许会被今后的考古成果推翻,石峁遗址与叶尼塞河畔的奥库涅夫文化的联系已露端倪。可惜的是,斯塔罗斯金于2005年已经去世,他看不到汉-高加索语系被考古证实的那一天了。
       我们不是语言学家,作为分子人类学爱好者,我们只是利用语言学家的研究成果去做祖源的研究而已。我不关心汉语与叶尼塞语还是与南岛语同源,只要他们确实有一定的同源关系,这就够了。我毫不怀疑汉语与北高加索语有一定的同源关系,我的文章只是通过古DNA的证据讨论一下这种同源关系是怎么发生的,至于同源度是70%还是30%并不重要。
 楼主| 发表于 2019-5-28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ngyzh 于 2019-8-28 09:52 编辑
MNOPS 发表于 2019-5-27 18:45
我不否认汉语有跟南岛或侗台同源的词,但我不认为“鹫”跟侗台的“鸟”同源,发音对不上。

普通话读 ...


      我不懂侗台语,对于语言学也只是门外汉,我唯一可依凭的是我的判断力。沙加尔为了论证汉南同源,竟然连汉藏同源都给否定了,这多少让人有一种泼脏水连婴儿也泼掉了的感觉。斯塔罗斯金以35个基本词汇比较的方法,不仅证实了汉藏同源,也证实了澳泰语系假说的合理性。现在的分子人类学研究也找到了汉藏同源的原因,那就是以CTS1642、M1819为代表的古羌人从关中、陇西向青藏高原的迁徙给藏区带去了古华夏语。如此看来,斯塔罗斯金的方法比沙加尔更让人信服,故他的汉-高加索语系假说也应给予重视。当然,我不否认汉语与南岛语有发生学关系,但这种关系相对更久远一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9-17 21:08 , Processed in 0.08815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