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50|回复: 18

谭姓与覃怀的关系小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8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高阳世胄 于 2019-3-5 21:02 编辑

谭姓与覃怀的关系小议

在微基因wegene“基因助手”查询,谭姓已测142人中,CTS335有7人,占比4.93%。另据魔方介绍CTS335时说,其中有2%的人数是谭姓。总之,CTS335在谭姓中频率比较高,肯定是一个亮点。广东粤语区有一个共祖于1290年前的CTS335谭氏旺族。

本贴计划探讨“谭”字的由来(演化过程为“覃-覃邑-譚-谭”)、‘覃阝’子国历史、夏朝的覃怀地区考、覃谭之间的复杂关系,估计谭氏CTS335家族源自覃怀,进而猜测山东济南的‘覃邑’得名于夏朝的覃怀移民。覃怀(今焦作地区、怀庆府)可能是谭姓人口的重要发祥地!

广东CTS335谭氏的迁徙路线推测:“帝丘”(颛顼之墟、昆吾之墟,今濮阳)——覃怀(今焦作)——(夏朝覃子国,或许封此,或许仍在覃怀)——鸣条(夏末商初,今山西南部)——弘农郡(汉朝,今三门峡)——江西(永嘉南渡)——广东(唐朝中后期,南雄珠玑巷)——广东各地及南洋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CTS335谭氏的由来,本帖也搜集谭姓其他类型的相关信息,欢迎补充和讨论。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谭姓溯源之一“谭”字的由来》


    寻根问祖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近年来探究谭姓(谭氏)来源的人越来越多,但一直以来众说纷纭各持己见争执的那叫热闹。究竟哪个才是真相?难!本人最后可能也得不出结论,但想努力做个尝试,若最终对其他考究者、关注者能有所借鉴或启发,也就可以了。
    因实在是太过复杂,避难就易,本篇试先从“谭”字的由来进行分析。那么,我们的姓——“谭”字是怎么来的呢?

微信图片_20190227150809.png
一图看清“谭”字的前世今生
  
    (一)“谭”由“譚”简化而来
    “谭”是“譚”的简化字。
    1956年1月28日,国务院全体会议第23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公布汉字简化方案的决议》。1964年5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出版《简化字总表》,共2236字,这就是今天通行大陆的简体字。其中“言”旁变为“讠”是属于用行书与草书的写法取代楷书的写法的一种汉字简化方法。
    其实简化字早就以俗体字的形式在民间长期存在,只是1956年始国家进行了规范化,某些正体(繁体字)从此就被俗体(简化字)正式取代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汉字的发展演变史就是汉字不断简化的过程。

    (二)“譚”由“覃邑”隶变而来
    “譚”是“覃邑”(一个篆书字,国名)隶书化后的字,譚诞生时为隶书,后有今之楷书。
    世人皆知,“齐桓灭譚,譚子奔莒”,后人以国为姓,譚姓由此而来,但是此譚非彼譚,当时的譚国并不是写作“譚”,而是写作“覃邑”(一个篆体字)或“覃”。为什么?理由:
    1、《说文》:“覃邑(一个篆体字):国也,齐桓公之所灭。从邑覃声。”可见“齐恒灭譚”之譚国的篆书是写作“覃邑”。篆书早于隶书出现,换句话“覃邑”早于“譚”字出现。

微信图片_20190228135542.png
《说文解字》‘覃邑’

    2、《说文》没有“譚”字的词条。《说文》是为小篆及以前的古文作解说的著名字书,字头是篆体字,释文是用隶书写的。《说文》里没有“譚”为字头的词条,但在其他字头的释文有多次出现“譚”字(注:原文为“譚長说”),可见当时有隶书譚字而没有古篆譚字,而且不会是许慎遗漏了,因为他知道有这个字的存在。
    3、从汉字发展史看,汉字演变大致是“甲骨文-金文-籀文-小篆-隶书-楷书”这样一个先后出现的过程,譚字是属于隶书时代出现的字。(参本人另一篇《中国汉字演变时间表》)目前考古发现最早的古隶是战国中期的,如:青川木牍、云南睡虎地秦简、大量楚简等,也就是说最早的譚字在战国时期出现是有可能的,古陶文的发现证实了这点。《古陶文汇编》有载一战国陶文拓片有“譚”字,这可能是目前发现最早的譚字了。至汉时譚字已非常普遍,存世真迹有西汉的上林铜鉴、居延汉简、东汉的樊敏碑等。
    4、汉孝成鼎的铭文里有小篆譚字,但这是汉代人根据小篆的造字规律从隶书譚反推造出来的篆体字,为把这种篆书跟以前的篆书区分,称之为“今篆”,而把通行于春秋战国及秦代的篆书称为“古篆”,包括大篆、小篆。古篆里无“譚”字。
    所以说,在谭国存续期间还没有“譚”字,那时譚国是写为“覃邑”或“覃”的(关于覃后文详述)。那么,“覃邑”为什么就变成了“譚”呢?
    1、隶变。中国文字由小篆转变为隶书,叫做“隶变”。小篆结构由均匀圆转的线条组成,书写起来相当不方便,且字形繁复,故在民间出现了一种俗字体,将小篆的端庄工整、圆转弯曲的线条写成带方折的。隶变使文字从随物体形状描书的字符,变成由一些平直笔划所组成的简单字符,这种改变大大地提高了书写的速度。因为隶书来源于篆书的草率写法,所以两种书体以正体与俗体的形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共存期,从战国到西汉中后期,隶书才取代小篆成为主要字体。
    2、现今有很多姓氏都源于由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国灭亡后以国为姓,这些姓氏的写法是有规律的。
    (1)以国名的隶变字为姓。根据隶变规律,表国名、地名的邑部篆体字的隶书写法是把“邑”部变为右耳旁“阝”,字典把这样变化后的两个字释为古今字。如“登邑”变为郑、“奠邑”变为邓、“赤邑”变为郝、“番邑”变为鄱、“芻邑”变为“邹”等。
    (2)以国名加“邑”前的本字为姓。如丘、朱、成、余等。有两种情况,邱、邾、郕今天仍存在与丘、朱、成并存,而“余阝”则已消失。

《康熙.png
《康熙字典》覃阝

    所以,“以国为姓”一种情况是用“覃邑”的隶变字“覃阝”,但是今天这个字已没有在使用了,也就是说先祖未采用该字为姓。另一种情况是用“覃邑”的本字“覃”,现实情况又证明了不是,因为古覃只有一个读音tán,今“覃”字作姓有两种读音:一是少数民族用该字为汉姓读qín,二是有一支覃氏自称是谭氏避难“去言为覃tán”。可见这两种情况都不是,事实上是选用了“譚”这个字形。自古至今,也只有谭氏认“覃邑”国为源,历代史料与字书也把“覃邑”(覃阝)国写作譚(谭)国。《说文·邑部》‘覃阝,国也,齐桓公之所灭’段玉裁注。”成书于南朝梁的我国第一部楷书字典《玉篇》(玉篇残卷)则如是说:“譚,犹著也;汉书大;仓颉篇亦人姓亦人名,譚公维私是声专譚诧也;字书譚诞。”《康熙字典》:“覃阝,又通作譚。”《故训汇纂》:“覃阝、譚古今字也。”
    (三)“覃邑”是因“覃”国而造之字
    古人造字最初是一些简单的独体字,后来随着认知的需要,得造出更多的字,合体字就出场了,比如“独体字加偏旁部首组成合体字”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造字方式。史料表明,在西周或春秋战国时期,有一大批汉字被加上“邑”部来专指国名、地名,如邦、刑、邶、邾、郮、郯、郳、鄧、鄭、郸、鄫等。覃国(覃地)的“覃”也被加上“邑”部变为“覃邑”(覃阝)。
    因此,覃、覃邑、覃阝、譚、谭在用于指“齐桓灭谭”之谭国时是通用的,历代史料与字书已证实了这点。这里讲一个很有意思的历史事件叫“白虎观会议”,白虎观会议的起因是今古文经学之争。古文经指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前的古文儒家经书。始皇焚书期间几乎尽毁,仅有一些埋藏起来的后来得以现世。今文经则指汉初由老儒背诵,口耳相传的经文与解释,由弟子用当时的隶书(今文)记录下来的经典。今、古文经的字,难免会有所不同,比如《诗经》里的“譚公维私”的“譚”字,今文经就有多个版本。在这次以“讨论五经异同”为主题的白虎观会议上,由汉章帝亲自裁定了:以毛诗譚公维私为正本(隶书),覃公维私为古本(小篆)。“覃公维私”里的覃公即为覃国国君。

    (四)“覃”与“盐(鹽)”同源分化而来

微信图片_20190228125536.png
花东370的“覃”-甲骨摹本



微信图片_20190228125654.png
商青铜器里的“覃”


    目前最早的覃字可追溯至商朝,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编号370)有“覃”字,商青铜器亞覃父丁爵、覃父己爵、亞共覃父乙𣪕、亞覃尊、亞覃父乙卣以及西周青铜器晉姜鼎等有金文“覃”字。《说文》有记古文覃、篆文覃。《九经字样》有云隶作覃。《汉语大字典》、《字源》有附图解说了覃字的演变,如下:

微信图片_20190228130751.png
《汉语大字典》覃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字源》覃(图略)
    小篆覃字从鹵,今隶书从西。《说文》释为:“长味也。从×、鹹省声。诗曰实覃实訏。徒含切。”《字源》分析说“会意兼形声字。商代文字像坛中盛盐之形,西周文字从卤,其中的点像盐粒形。”当代学者通过考究金文、楚简提出了“覃”字新解:“覃”与“盐(鹽)”同源分化而来,古“覃”的早期字形下部为容器形,晚起字形下部为皿,作名词用即同“鹽”,作形容词用即为“长味也”(感兴趣者请参读原文:季旭昇《談覃鹽》)。据以上资料绘出覃盐分化图如下:

微信图片_20190228125839.png
“覃、盐”同源分化图

   
总体来说,谭字的由来是“覃-‘覃邑’-譚-谭”这么个过程,最早可追溯至商朝的甲骨文、金文,然后发展到篆书再到隶书,最后到现在的楷书。
    思考:《世本》书中有“夙沙氏煮海为盐”的说法,这个古部落在今山东胶东地区。包山楚简有“煮盐于海”的记录。考古发现也证明,我国自将近5000年前就已经学会煮制海盐。今在潍坊发现有大规模制盐遗址群,在青岛仍有古盐井。这些是巧合还是与“覃”字起源有关?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不过已不是本篇要探讨的内容了。(本文作者:始兴谭)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覃怀考——兼论武陟与覃怀之关系》

作者:杜振乾 荆小斌

   
明代史学家陈于陛在万历《武陟县志序》中说:“武陟,故覃怀属邑。”定义武陟与覃怀的关系为从属关系。万历《武陟志》的编纂者李日茂、秦之英在《武陟志·地理志》中也说:“武陟县……盖亦覃怀望邑焉。”将武陟定位为覃怀的望邑(唐宋时县的等级名。《通典·职官》:“大唐县有赤、畿、望、紧、上、中、下七等之差。”自注云:“京都所治为赤县,京之旁邑为畿县,其余则以户口多少、资地美恶为差”),但实际也是从属关系。此后的《怀庆府志》,以及续修的多部《武陟县志》,在谈到武陟与覃怀的关系时,多说“夏为覃怀地”,沿袭前人的说法。1993年出版的《武陟县志》,则是“夏,为冀州覃怀地”和“夏,称覃怀”两种说法并取。
    我们在点校和解读万历《武陟志》的过程中,通过学习研究《禹贡》及有关注疏,考察武陟地名的历史,觉得前人有关武陟与覃怀关系的描述较为模糊,定义不够确切。我们认为,武陟及武陟的前身“怀县”、“武德县”地域,是真正的古“覃怀”地,当以明确“武陟,夏称覃怀”为宜。

一、“覃怀”地名的由来

     “
覃怀”地名,最早见之于《尚书·禹贡》:“冀州——既载壶口,治梁及岐。既修太原,至于岳阳。覃怀厎绩,至于衡漳。”这一段的意思是:大禹在壶口开始施工以后,就接着治理梁山和它的支脉。对太行山之原治理好了以后,又治理到太岳山的南面。在覃怀一带的治理取得了成效,又来到了横流入河的漳水。这里,有必要对“覃怀厎绩的读音和词义进行解释。从古代到现在,很多人误将“覃怀厎绩”写作“覃怀底绩”,即使是某些专家学者,也不免以讹传讹。厎,读“zhǐ,而非“dǐ”,“厎绩”的意思为“创立业绩。司马迁《史记》在记述大禹这一段的功绩时,则将“覃怀厎绩”写作“覃怀致功,说的更加明白,即大禹在覃怀治理黄河取得了巨大功绩。
    在北魏以前,由于没有“怀州”之称,
河内郡又一直驻怀县,因此这期间无人对“覃怀”进行注释,也许是无需注释。在唐代以后,由于此时的怀县已废入武陟,而怀州又移治河内(今沁阳市),因此对“覃怀”的注疏才逐渐多了起来。由于历史变迁跨度较大,而且古人又缺乏必要的考证,因此关于“覃怀”的具体位置,后人在注疏《禹贡》时有多种说法。孔安国传曰:“覃怀,近河地名。”唐司马贞《史记索隐》云:“河内有怀县,今验地无名‘覃’者,盖‘覃怀’或当时共为一地之名。”金履祥《尚书注》云:“覃,大也,怀,地名。太行为河北脊,其山脊诸川皆山险,至太行山尽头始平广,田皆腴美,俗称小江南。古所称覃怀也,即今怀州。蔡沈《书传》曰:“覃怀,地名。《地志》河内郡有怀县,今怀州也。王鸣盛《尚书后案》曰:“今怀县故城,在河南武陟县西,即覃怀也。归结起来,对“覃怀”的注解有两种,一种为怀县或武陟说,一种为怀州说,以致《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在注释“覃怀”词条时,也含混其辞,两种说法兼收,只是对怀县和怀州做了定义:怀县“故城在今河南武陟县西南”,怀州为“后魏置,治野王,即今河南沁阳县治。”直到今天,由于这些古人注疏的影响,很多人对覃怀古为何地的认识,或语焉不详,或错误叠出。究其根本,主要是缺乏对“覃怀”地名的考证,人云亦云。
    那么“覃怀”究竟为何意?为何要明确武陟称“覃怀”呢?


二、武陟即“怀”

   
要考证覃怀,就不能不先说到“怀”。 “怀”作为地名,多出现在先秦古籍中,如《韩诗外传》:“周武王伐纣至邢邱,改邢邱曰怀。”《左传》:“周定王四年(公元前603年),赤狄伐晋,围怀及邢邱。”《史记·魏世家》:周烈王六年(公元前370年),“魏败赵于怀。”《史记·六国年表》:周郝王四十九年(公元前266年),“秦拔魏,取邢邱、怀。”《竹书纪年》:周显王九年(公元前360年),“秦师伐郑,次于怀。”《史记·六国年表》:秦昭王三十九年,“拔魏怀。”不胜枚举。由此可以看出,在秦朝实行郡县制以前,在涉及“怀”地时,都是以一个“怀”字作为地名的。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怀”都是在说同一个地方,即武陟县的前身“怀县”。
    那么,为什么这里称为“怀”呢?这要从大禹治水和武陟所处的地理位置说起。大禹时期,武陟东、南两面均临黄河。《尚书·禹贡》记载:“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砥柱。又东至于孟津,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北过降水,至于大陆。又北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海。”记述了大禹时期黄河由积石山到龙门,向南到华阴,折向东流,过砥柱、孟津、洛河口,“至于大伾”, 然后由东折而向北, “北过降水”,而这个转折处正是在武陟境内。
    “大伾”即“大伾山”,对其具体位置,东汉经学家郑玄(即郑康成)最先对其注释:“大伾在修武、武德之界。”其所说的修武县,在东汉时辖今获嘉全境和今修武县东部,其县治在今获嘉县城北,即古宁城;而武德县(秦置,汉延),则辖今武陟东部,县治在今武陟圪垱店乡大城村。也就是说,郑玄所看到的大伾山在今获嘉、武陟、修武交界。原《黄河志》主编王法星先生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对大伾山地望所在进行了深入研究,肯定了郑玄的说法,认为“整个大伾山是嵩山余脉,它从洛汭东岸起,逶迤东北行,越过清风岭(在今温县、武陟境内),至郇封岭(在武陟、修武境内),与黄河伴行……诸山体总宽可达百里之遥……总面积一百平方公里以上。”并且提出了“黄河腰斩大伾山”的论断。根据郑玄的注释和王法星的推断,武陟东部一带即为禹时大伾山所在和禹河故道,而关于武陟的地质考证也证明了这个论断的正确性。
     1993年出版的《武陟县志》,从地质角度详细记载了武陟境内古黄河的河道遗迹:“城关乡(今龙源镇)以东到谢旗营,接获嘉境,为古黄河河床”;“古阳堤(木栾店、马曲、大城、圪垱店、商村、邸阁一线)以南为古黄河滩地”。河南省地质学会原秘书长张克伟先生,则通过对卫星影像判别和实地考察,进一步提出了大禹时黄河故道的走向:“自武陟北郭,经圪垱店南、新乡七里营北和朗公庙、卫辉东。”《河南黄河志》执行副主编、河南黄河河务局史志年鉴编纂办公室副主任赵炜,在《黄河中下游分界区域河道变迁考论》一文中,引用了这一说法,并认为“ 张克伟先生的观点较为可信,与有关文献记载和历史地理、地质考证比较吻合。”
    综上所述可知,禹时黄河过洛河口后,沿大伾山西折而东北,大禹时期的大伾山西侧,即今武陟东部一带,基本都为黄河河道。而北流的黄河直到明代才彻底改道,乾隆《怀庆府志》载:明英宗正统“十三年(1448年),河决荥泽,原武始在河北。”“英宗天顺七年(1462年),河溢开封、怀庆等六府。是年,河自武陟徙入原武,而获嘉之流塞。”武陟和正东邻县原武县(新中国成立后与阳武县合并为原阳县),原是隔河相望的,正是由于黄河改道的缘故,方才土地相接。
    武陟北面和西面的情况又是什么样呢?武陟北接修武,其为太行山南坡地,北高南低。西面和温县、博爱县接壤,平均海拔高度比二县平原地带约低100米左右,西高东低。又当沁河下游,沁河由西而东而南注于黄河。至今武陟沁南地域还是一个盆底位置,疏洪最难,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地图中,沁南这一块还是明确标注为行洪区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地形地势,古人才将古代武陟这块地方称之为“怀”。
怀”字在金文中是会意字,像将东西怀挟在衣中,有包围、围绕之意,而武陟在大禹时期被黄河所环绕、包围的形势,正好符合“怀” 字之意,故以“怀”作为地名,是再恰当不过的选择。而武陟平坦低凹的地势,以及东面大伾山的阻隔,使得武陟古时常为黄河水所淹没。宋朝蔡沈《书传》以为,“怀”是取《禹贡·尧典》 “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之言,以“洪水怀山襄陵”这个意义作为 “怀”的注解,并注释: “怀,包其四面也。襄,驾车其上也。” 蔡沈对“怀”名的注解,于时于事于势颇为相合,也是很有道理的。


三、“怀”亦即“怀”

   
当前,关于“覃怀”的“覃”,有以下几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甲骨文中有“覃”字,如“甲申卜:王其于覃。”“甲辰卜:翌日乙,王其于覃无灾名。”因此,有人推测“覃”字为地名,可能就在今焦作地区附近。但无论是古人孔安国、司马贞,还是我们今人,在焦作地区都未发现与“覃”有关的地名,因而此种说法缺乏依据,难以成立。
    另有一种说法与姓氏来源有关:“此地有一部落叫覃怀氏,其后以部落名为姓,称为覃怀氏,后简改为覃(qín)姓,称为覃氏。”这种说法发端于覃氏后裔,主要是对其姓氏来源找根据,但是也缺乏证据支持,并且对于考察覃怀地名由来作用不大。
    还有一种说法则与字形解读有关。古文字学家罗振玉说:“覃像酒盈樽(古代的酒壶)”。郭沫若和陈梦的解释是:“‘覃’就是一个口小肚子大的酒坛子,‘覃’字上面的“西”字,是酒壶的盖,西下的‘曰’是酒壶的大肚,‘十’字底部为尖状,插入地中便于存放。”因此有人认为,“今河北邢台、河南安阳一带为‘覃’的‘西’部,今新乡、焦作、沁阳、济源一线为‘覃’的‘曰’部,在今温县与孟州一带为‘覃’的‘十’部。呈倒‘V’字形状的黄河极像一位张开双臂的母亲紧紧地把这块土地搂在怀里,古人便形象地把这块土地称做覃怀。”这种说法,是明显地将汉朝河内郡的地域概念强加给覃怀,过于牵强,因而也难成立。
    既然以上诸说都不成立,那么,“覃怀”之“覃”究竟为何意呢?为什么要在“怀”前冠以“覃”字呢?这仍与大禹治水有关。司马迁《史记·河渠书》对大禹治理黄河有这样的记载:“自积石,历龙门,南到华阴,东下砥柱。及孟津、洛汭,至于大伾。于是,禹以为河所从来者高,水湍悍,难以行平地,数为败。乃厮二渠,以引其河,北载之高地,过降水,至于大陆,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勃海。”这是对《禹贡·河水》的详解,其重点则在“至于大伾……北载之高地”一段:
黄河一路由西向东到达大伾山。在这里,大禹察看河势,发现河水从(西面)高处而来,东为大伾所阻,水势湍急强悍,洪水在地势低洼的平原上肆意泛滥,难以控制,无法形成正常的河道,几次治理尝试都告失败。于是大禹在大伾山之狭窄处,即郑玄所谓“地喉(肱)”的地方,开挖两条引水渠,使河水东北流,水流始畅,北上大陆,从而完成了他在这里治理洪水的伟大功绩。在大禹之后,经过两千多年的岁月变迁,黄土质的大伾山到三国时已消失无踪,其原因正如赵炜《黄河中下游分界区域河道变迁考论》所说: “右岸山体的弥灭,则是人工凿渠通漕和河水淘蚀双重作用的结果”,和王法星“黄河腰斩大伾山”的论断不谋而合。
    需要说明的是,东汉以后由于大伾山和“二渠”已无迹可寻,特别是唐代孔颖达《尚书正义》关于“大伾山”错误注疏(即“有臣瓒者,以为‘修武、武德无此山也。成皋县山,又不一成。今黎阳县山临河。岂不是大岯乎?’瓒言当然”)的影响,几乎以后的史学家都认为大伾山就是浚县的大伾山。以此为根据,对“二渠”的注疏也多从浚县大伾山。《集解汉书音义》说:“其一出贝丘西南二折者也,其一则漯川。”清代人胡渭的《禹贡锥指》注曰:“其一为洛川,自黎阳(今浚县)大伾山南,东北流至千乘(山东高花县北)入海。其二为贝丘,自大伾山西南折而北为宿胥口。”实际上,这些古人的说法,都是以浚县大伾山作为禹时“大伾山”为前提的,看似有据,实则臆猜。试想,茫茫大伾随黄河的冲涮尚已不见踪影,何况规模要小得多的“二渠”呢?禹时黄河沿大伾山西侧而流,若今浚县大伾为禹时大伾,则浚县大伾山西应为禹时黄河故道。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史念海教授对浚县大伾山进行了详细的考察,他在《河南省浚县大伾山西部古河道考》一文中写道:“可以肯定的说,在古代,至少在春秋战国时期,大伾山西是不会有过黄河河道的。”也就是说,在春秋战国以前,浚县大伾山以西根本不曾有过黄河河道;当然,在此之后,就更没有黄河流过。孰是孰非,可谓一目了然。
   
由此我们可以明确,《史记》所说的“大伾……厮二渠”一事,就是《禹贡》“覃怀厎绩”的全过程。“覃”字在这里读tán,其意思为它的动词义项,即“深、蔓延、延伸、延伸到”的意思,所谓“覃怀”,就是大禹“在怀地挖渠疏洪”。晋郭璞《尔雅注疏》云:“流,覃也。覃,延也。”并进一步解释说:“转相解也。皆谓蔓延相被及,水之流必相延及。”其意思为:流、覃、延可以互相注解。都是说蔓生植物覆盖、到达,水流延伸、到达的意思。与我们关于“覃怀”的释义完全一致。
    因此,
覃怀厎zhǐ绩” 的含意就是:“大禹在‘怀’这个地方,开挖水渠,延伸河道,将被大伾山挡住的黄河洪水疏泄出去,取得治理洪水的巨大功绩!”怀”是承载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平台,后人将“怀”地又称“覃怀”,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


四、怀地域混淆的原因

   
既然如此,为什么很多人包括史学家在内,认为覃怀就是怀州、怀庆府?沁阳人认为沁阳“夏称覃怀”,于古有“覃怀书院”,于今有“覃怀街道办事处”、“覃怀路”?除了古人对“覃怀”错误注疏的影响外,还与这一区域历代的政治中心变迁有关。
    汉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三月,汉王刘邦自临晋渡黄河,攻下河内,俘虏殷王司马卬,设置河内郡,其域西至济源,东北过新乡达安阳,呈新月形,长达五百余里,领十八城(县),以怀县为郡治。《史记》:“昔唐人都河东,殷人都河内,周人都河南,夫三河天下之中,若鼎足,王者所更居也,建国各数百千岁。”《后汉书》:“河内带河为固,户口殷实,北通上党,南迫洛阳。”由于河内重要的地理位置,汉朝曾在河内郡治怀县设置工官,东汉时置建怀宫,光武帝曾数次驾幸,汉章帝曾亲耕于怀,在怀宫颁布诏书,要求禁逢迎,务省约,所过沿线不得砍伐庄稼等。
    以此为开端,“怀县”的古称“覃怀”,开始作为河内郡的代称。这可以说是一种正常现象,犹如今之指一国政府多用首都名来代称,如中国则说“北京”,美国则说“华盛顿”等等,其理相同。
    西晋末年(约公元313年),河内太守郭默从怀城突围,此后怀县不再成为郡治,降为属县。南北朝时期,战乱频仍,河内郡先后落入前赵、前燕之手,后又为魏所有。当时南朝的宋国虽然不实际拥有河内郡,但仍在司州下侨置河内郡,寄治河南,领温、野王、轵、河阳、沁水、山阳、怀、平皋、朝歌十县。而实际拥有河内郡的北魏,则于天安二年(467年)置怀州,仍治野王。改河内郡名为怀州,主要是有两个原因:一是区别对立的政权;二是建置区划的需要。南北朝至唐初,怀州和河内郡时废时置,州、郡之置废、分统杂糅相错。唐以后,怀州(治河内,隋改野王为河内)所辖区域基本稳定,经宋、金时期,至元朝为怀孟路,后改称怀庆路,明清为怀庆府。但无论名称怎样变化,始终不脱一“怀”字,其主要原因是它们均由河内郡演变而来,而河内郡治怀县古称“覃怀”,历史悠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认同感。
    隋朝之所以设置武陟县,而不用原来“怀县”之名,其原因也应该是“怀”字已被州名所用,为避免混淆之故。但同时,作为州治的野王县却改称河内县,使用了原郡名“河内”,导致此间既有怀县、怀州“怀”字之讹,也有河内郡、河内县“河内”之讹。这些名称的颠来倒去,不仅使人难以分辨,而且极易让人产生误解。从唐代以后,由于文人墨客特有的浪漫气质,以及对地理历史细节的模糊,开始在作品中广泛将怀州称覃怀,如唐朝诗人岑参《送怀州吴别驾》:“驿路通函谷,州城接太行。覃怀人总喜,别驾得王祥。”方干《怀州客舍》:“误饮覃怀酒,谁知滞去程。朝昏太行色,坐卧沁河声。”不一而足,对“怀州即覃怀”这一错误概念的形成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进而模糊了“覃怀”原来特定的地域概念,以致今人对“覃怀”的理解莫衷一是。
    这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理出覃怀、河内郡、野王县这三者各自的逻辑关系,即:
一、覃怀→“怀”→怀县、武德县→武陟县
二、河内郡→怀州→怀孟路→怀庆路→怀庆府→焦作市
三、野王县→河内县→沁阳县→沁阳市
    历史的变化往往出人意料,假如怀县不曾废除,假如怀县一直是郡治、州治、府治所在,那么,关于“覃怀”地域概念的争论就不会产生,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探讨这样一个问题。但如果没有这些,我们在研究历史的时候,是否会缺一些曲折中品味精彩的喜悦,少一点迷雾里豁然开朗的快乐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阳世胄 于 2019-3-4 14:51 编辑

《谭(覃邑、覃阝)国故城的考古发现与结论》


谭国故城,古史记载繁多。《春秋.庄公十一年》杜预注:"谭在济南平陵县西南。"今城子崖在平陵西南两公里处。《齐乘》:"东平陵在济南东七十五里。春秋谭国,齐桓灭之。古城在西南,龙山镇相对。"今城子崖隔武源河与龙山镇相对。《水经注.济水》:"关芦水来源马耳山,北经博亭城西,西北流,至平陵城与武源水汇合,水出谭城南平泽中,世谓之武源泉。北经谭城东,俗谓之有布城也。又北经东平陵县故城西,故陵城也,后乃加平,谭国也。"武源水从发源至入巨合水,流经不过十余里,而滨河古遗址平陵,巨合皆在其北,南则仅有城子崖,可见是谭城非城子崖莫属。

城子崖是一处高出平地三至五米的长方形台地,其外观状如城垣。故村民呼之曰"城子崖"。城子崖位于山东省章丘市龙山镇东略北,西倚今小青河支流巨野河,南距胶济铁路平陵城站0.5公里,东北距汉代齐国国都平陵古城2公里,北距商代谭国的早期都城0.5公里,旧济青公路东西穿过遗址。系武源河畔一隆起的台地。

古谭城(城子崖)是1928年中国著名考古学家吴金鼎先生首次发现。1930年至1931年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首次进行发掘,揭露面积15.600平方米,整个遗址南北长530米,东西宽430米,墙基宽12.113米,总面积22,36万平方米。文化堆积一般为4米左右。1989年至1991年又再次进行发掘,遗址分为上下两层,下层薄沙之上有一层黄土,黄土上层为一米左右的文化层,即为周代谭国故城遗存,史称灰陶文化。出土的豆鬲等灰陶器物,是典型的谭国文化代表。下层文化堆积,厚3米左右,为首次发现的以磨光黑陶为显著特征的新时器时代遗存,她代表了龙山文化时期的先进生产力水平。初称为黑陶文化,距今约4000年左右。在遗址周围还发现了龙山、岳石、谭国三个历史时期长方形版筑夯土城墙叠压的遗迹,即龙山文化城(新器时代)、岳石文化城(夏代),谭文化城(周时期)。

最下层是龙山文化城址。修筑城垣采用了堆筑方法,也就是边堆土边夯实的方法,也采用了版筑法。一般在外侧取土,取土沟就成为城壕,城壕内壁和城垣外壁成一整体,加高了城垣外壁的高度。城子崖龙山城是一种台城,即城内地平面高于城外,只有南北两门,城门门道不在城垣缺口处而在缺口外方,筑了缓坡形门道,南门门道西沿发现墙和房址,可能是门卫房。这是全国首次认识这种史前台城,对后来确定龙山时代的城产生了重要影响。

中间层是岳石文化城是在龙山城的基础上修筑的,大多是贴龙山城垣内侧修筑,后又贴先筑的岳石文化城垣内侧修筑,城内面积约17万平方米。城垣都有基槽,全采用原始版筑,使用成把的小棍夯筑,夯土层面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小夯窝。

最上层是周代城,即《城子崖》一书中所说的灰陶文化时期,确切地说基本上是春秋城,不是商周城。尽管此城的修筑是在岳石文化城废弃以后很久,但城垣仍在岳石文化城垣的基础上修筑。春秋城的地面高于现今遗址地面,地面城垣已基本不存,地下墙基也很不完整。

考古发掘证明,龙山文化人来此居住时就开始建城,但并无龙山文化城以前的龙山文化堆积。而且龙山文化城主要是用堆积法筑成的,夯筑技术比较原始,而岳石文化城是版筑的,两者城垣的夯土结构迥然有别。因此,证明上世纪30年代发现的黑陶文化城址是岳石文化城,而不是龙山文化城。龙山文化城是这次的新发现,同时对灰陶文化城的年代作出修正,确认是春秋城而非商周城。

这就不禁让人产生这样的疑问?即,城子崖没有商代文化遗迹,下层是龙山文化层、中层是夏文化层、上层是周代文化层。因此,是不是城子崖的诸侯"历唐虞以迨夏、商、周,世袭子爵",还是这三个文化层是由不同的诸侯受封,他们之间有没有关联,关联是怎样的?根据考古结论:最先在城子崖居住,即龙山文化层,是"东夷部族",夏文化层的是"夏部落",但这两个文化层的居民都在夏代末或商代初期已离开了城子崖。商代和西周前期约700余年城子崖一片废墟。直至西周后期,约公元前976-前922年间,周穆王封懿公于谭,才重新开启了城子崖的辉煌,所以这才是周代文化层。这应该是春秋“ 覃阝子国”的来源。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与新安方氏同宗的O-F11*谭氏


研究对象:新安方氏家族
疑似Y单倍群:O-F11
研究机构:23魔方

主体分布于安徽、浙江、福建、广东等省的方氏家族。

研究线索

    据23魔方祖源数据库显示,方姓男性群体内父系属于O-F11*类型的用户占15.3%,是O-F11*全国比例(1.9%)的近8倍。
    在父系属于O-F11*的用户中,方姓用户占到了2.65%,是方姓全国比例(0.31%)的8倍多。
    据此,我们推测O-F11类型的下游可能存在一个以方姓为主体的家族。

研究设计及结果

    我们筛选了皖苏浙赣闽粤鄂湘川等省市的12个家族进行细化(其中6个为谭氏家族),结果发现这12个家族全部属于F11支系下的MF16319这个下游。在随机细化过程中,另有山西及广东两个非方姓家族也属于这个支系下。
    MF16319这个分支形成于两汉之际(距今2008年前),14个家族在此分成了7支,表现为强烈的簇状爆发。其中的MF8526这个下游在随后的四五百年里表现为连续的分化。代表了在这个阶段积累了一定的家族人口。
    从细化结果看,MF16319这个支系可以对应到肇始于两汉之际,在随后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有过人口快速发展的家族。

分布比例及姓氏构成

    我们将MF16319等位点投放到芯片做大范围的人群筛查,结果发现该类型占到现代汉族男性人口的0.38%。
    该类型广泛分布于全国各省市,其中在浙(1.46%)、皖(1.05%)、闽(0.76%)、粤(0.65%)、台等五省相对集中。在中西部的赣鄂湘黔渝等省市大概有0.4%的比例;在沪苏豫川云桂等地亦有0.3%的比例;此外,在北方诸省市也有0.03%-0.2%的比例。
    该类型尤其高频地分布在历史上的新安郡这个区域,在现代的浙江淳安约有11%的比例,在安徽黄山地区有近5%的比例。
    属于该类型的用户中,方姓用户约占11.2%,为第一大姓。其余有周姓占5.4%;陈李林王张等姓各占3.9%;汪吴徐等姓各占3.1%。
    注:历史上的新安郡的所辖地域,约为现代的安徽黄山市、绩溪县及江西婺源县、浙江建德市、淳安县等地区。

结论

    综上可知,MF16319是一个肇始于两汉之际,在随后的魏晋南北朝时期有过人口快速发展的家族。该家族约占到中国人口的千分之三点八。方姓为第一大姓,约占该类型人口的十分之一。

附注

    根据家族溯源问卷及该地域方氏家谱信息的搜集分析,发现该支系可能对应到历史上较为著名的新安郡大族----新安方氏
    据《新安方氏族谱》记载:“(方)紘,字子纲,因(王)莽篡逆,避地江左,遂家歙之东乡,子孙因桑梓焉,紘实新安始迁之祖”,可见方氏是在西汉末年迁到该地。
    从敦煌本《大唐天下郡姓氏族谱》中,录有“歙州歙郡方姓”,可知新安方氏自迁到当地后,不晚于唐初,已然成为了新安当地的大族。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研究对象:湖南(茶陵)谭氏家族
疑似Y单倍群:O
1a1a1a1-F78  MF14175
研究机构:23魔方

主体分布于湘渝川地区的一支谭氏家族

研究进程

研究线索

据23魔方祖源数据库显示,谭姓男性群体内属于O1a1a1a1-F78类型的用户占9.8%,是O-F78全国比例(0.9%)的10倍多。

在父系属于O-F78的用户中,谭姓用户占到了3.4%,是谭姓全国比例(0.38%)的9倍多。

而在父系属于O-F78的谭姓中,籍贯为湖南的用户占到了一半的比例(52%),据此,我们推测O-F78类型的下游可能存在一个主体分布于湖南地区的谭姓家族。

研究设计及结果

我们筛选了湘渝川鄂赣等省市的8个家族进行细化(其中6个为谭氏家族),结果发现这8个家族全部属于F78支系下的MF14175这个下游。

MF14175这个分支形成于南北朝时期(距今1473年前),8个家族在此表现为强烈的簇状爆发。

从细化结果看,MF14175这个支系可以对应到南北朝时期一个有过人口快速发展的家族。

分布比例及姓氏构成

我们将MF14175等位点投放到芯片做大范围的人群筛查,结果发现该类型占到现代汉族男性人口的0.14%。

主要分布于湖南(1.15%)、四川(0.17%)、重庆(0.50%)三省市,除此之外,在云南(0.21%)、江西(0.11%)、安徽(0.06%)、浙江(0.06%)等地亦有一定分布。

在湖南内部,该类型尤集中于株洲(5.2%)、张家界(5%)、湘潭(2.9%)和娄底(2.9%)等地市,其中在株洲的茶陵县分布比例最高,接近占当地人口的五分之一。

属于该类型的用户中,谭姓用户约占24.4%,为第一大姓。其余有曾姓(7.3%)、罗姓(4.9%)、杨姓(4.9%)、唐(4.9%)、方(4.9%)等姓氏。

结论

综上可知,
O-MF14175是一个起源并快速发展于南北朝时期,占到中国人口千分之一点四。广泛分布于湘渝川等省市的一个以谭姓为主体家族。

谭姓人口占该类型人口的24.4%。


附注

根据家族溯源问卷及湘渝川三地的谭氏家谱信息的搜集分析,发现该支系可能对应为当地较为出名的谭氏大宗----茶陵谭氏家族。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省谭氏分布情况


      据《谭氏志》(香港谭耀华主编)记载,广东省各市、县、村谭氏分布、人口统计(民国四十六年谱计25万人左右)如下:

       1、开平谭氏;开平杜澄谭氏是唐臣奇冈房,二十余村约七千五佰人。由白龙池、圣堂村迁来。杜澄舜臣华春(赐宏)房,有六百多人,由寺前高塘迁来,先居中安里,分迁潮安里。开平秘洞,晓臣有仁房,居大(东)槐林、朱冲、塘美、西槐林等各村里,约八千多人。由白龙池孔园迁来。开平岚厚,舜臣迟翁(居略)房,一千六百余人,由新会迁来,先祖原居白龙池。开平炎洞,文举房,舜臣迟翁裔,由岚原迁炎洞,有一千五百余人。开平黄槛约八百余人。水口松朋,舜臣梦泉房,有三千余人。水口后溪,舜臣柳泉房,有一千五百余人。长沙,远翁、琰翁房,由海晏迁来长沙,有三千余人。水边,舜臣积芳房,由水口后溪迁来水边,有二千七百余人。水边楼前,瓞堂房,舜臣子成裔,由白龙池圣堂里迁来水边楼前,有六百余人。草坪,舜臣华泗房,由白龙池景观里迁来草坪,有一千五百余人。草坪,唐臣子信房,有三百余人。海心,舜臣碧溪(自澄)房,由白龙池迁来海心,有柒百多人。寺前高塘基, 舜臣华春(赐宏)房, 由白龙池迁来寺前高塘基, 分迁杜澄中安里, 有三百余人。冲口青湖洞,唐臣天右房, 由白龙池迁来青湖洞,有二千三百余人。东山各村里,尧臣、舜臣、唐臣裔,由杜澄、秘洞等地迁来东山各村里,有二千四百余人。赤水长塘茅坪,尧臣、舜臣、唐臣裔,由水口、秘洞等地迁来,有二千三百余人,(长塘有康举房,系出不详)。苍城莲塘唐臣文泽裔,及子猷裔,由杜澄迁来苍城莲塘,只有一百余人。东河佛田,裔出不详,只有一百余人。台洞长潭,唐臣裔,由水边楼前迁来台洞长潭,有六十余人,裔出不详。水口牛塘尾,舜臣赐州裔、观明房,白龙池孔园迁来,人丁不详。
       2、新会谭氏;天会,朝安乾公中州房,分居十三房各村里,有一万三千余人。白石,乾公广怀房,由天河迁来白石,有四百余人。沙富,舜臣祖成房,由白龙池迁来沙富,有三百余人。上凌冲,唐臣蓝山房,有一万二千余人。怀仁南坦(九龙),蓝山玩峰房,有六千余人。礼乐,慕凌雪池房,有四千余人。河村王佐冈,舜臣希闵房文兴裔,有一千一百余人。岛桥,舜臣伯鱼房,有一千余人。济堂,舜臣伯鱼房文立裔,岛桥分迁五百余人。井根,尧臣淑相房,由白龙池迁来井根,五百余人。石头,舜臣松冈房,先世居白龙池,由新会西门分迁,人数不详。会城西门,舜臣圣裕房,由白龙池迁来,人丁不详。会城南门,慕凌荣归房,人丁不详。江门石湾村龙湾里,有二百余人。大墩朝阳里华侨新村,朝安祖各房后裔,有三百余人。贵美,有六十余人。江门水南,尧臣云岫(贵德)房,先世居白龙池,由冲花迁江门水南,有六百余人。奇石,唐臣子敬(慎君)房,由白龙池圣堂里迁来奇石,人丁不详。翠林,尧臣桢翁(元经)房,人丁不详。南边有功房、冲花文举房及坑美建华、应发房,均为慕凌祖裔。各房人丁不详。
       3、台山谭氏;良潭,有人颜英房,由秘洞分迁,人数不详。白水,舜臣天麟房,由先世白龙池迁来,有二万一千三百余人。濠冲,唐臣子政房,由白龙池圣堂里迁来濠冲,先居濠冲,后徙圆山仔,人数不详。濠洞及台城西门,唐臣子荣房、茂义房,由白龙池圣堂里迁来濠洞及台城西门,茂义房迁来及台城南门,人数不详。台城南门,捷兰房,人数不详。台城南门,又有继文房,人数亦未详。海晏,远达玩翁房,居沙桥村者为有生裔,一百余人。联合丹堂,玩翁宪武房,由海晏迁来,有八百余人。联合小芰荷村,玩翁房,由海晏迁来,有八百余人。小儋,玩翁宪章房,由海晏迁来,有四百余人。仑定,玩翁房,有一百余人。永康及奇犹,玩翁房,人数亦未详。广海,维祯房(又作惟桢),为宏帙祖后裔,有六百余人。
      4、顺德谭氏;甘竹,朝贵甘谷房,居里海东头者,有五百余人。里海,朝贵靖江房,由甘竹迁来,有五千余人。龙山海口,尚阳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三百余人。龙山沙富,观胜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三百余人。桂州,慕严小磐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二百余人。容奇、裕溪、定圃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二百余人。羊额,有五百余人。下石,由羊额迁来,八十余人。仕版,约两百人。伦教、束严房,甘竹、冈鼎来岐房,甘竹坑口庄辖房,甘竹谭寨弘福房,新会翠林迁来,龙山秩我房,龙江元仰房,马宁增村乐耕房,碧江伯轩房,潞州琳璁房,均为宏帙祖后裔,但人数不详。
       5、中山谭氏;崖口,仲伯广养(竹溪)房,居宅兜、外村等处,由东莞大宁迁来,有三千余人。平山,仲伯阜泉房,由崖口迁来,人数不详。平山,仲伯成隐(竹林)房,居里铺为伯显裔,由崖口迁来,有三百余人。小揽各村里,由顺德甘竹乡迁来,朝贵祖裔有一千余人,内勉齐房约四百人。显荣房三十多人,由龙江边迁来。采来房二十多人,由龙江边石头村迁来。那州、平溪房五百余人,宏帙祖后裔。横档,起远堂房,有六百余人,由广西全州迁来。横档,国兴房,宏帙祖后裔,但人数不详。恭常都斜排村,应景房,有三百余人。由湖南衡州,清乾隆间随父少怀来粤经商,子权迁居石斜排村,生三子,分三房,巳历十五代。莲达文远房,宏帙祖后裔,人数不详。(按凌冲税贤房深翁孙学成,有子名文达者,未注居处,或即是此公也。平田,溶公房,宏帙祖后裔,人数不详。大揽,积贵房,人数不详。
       6、南海谭氏;梧村,朝端振元房,约六千人。石湾,朝端子述房,人数不详。由高明迁来。大圃上谭边,朝静子深(渊公)房,约一千二百余人,由良村迁来。大圃上谭边,朝静子琮(璁公)房,宏帙祖后裔,人数不详。沙头,朝静惟孝房,约一千余人,由南雄迁来。搓潭,源泽房,有三百余人,宏帙祖后裔。南畔,约三千余人,宏帙祖后裔。圣心,宏帙祖后裔遇谦房,有七千余人。里水宣朗坊,尚周房,有四百余人,宏帙祖后裔。里水唐表坊,尚贤房,有三百余人。敦厚,(一作塾头,又作壅头)大夫里,有四百余人,有宏帙祖少川房裔,又有谭文广房裔,(珠玑巷南迁九十七家之一)。山南沙水约一百人。沙丸,河暖房一百五十人。卫安州表堡约三百人。佛山,惟寅君智裔约三百人。大富宏量、宏宝房,江浦镇源房,大富岗璞珊房,叠浩源伯、用谏房,禄舟碧山房,白冈才俊房,大岸寿刚房,海禄志宗房,邓冈行乾房,狮岭头伯亮房,捕属在田、从杰等房,头溪尚贤,智宗、画成等房。沙溪旺发、志田等房。大桐源策房。河清南水士璁、志璁等房。九江大洞舜臣益深(远芳)房。均为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又西樵及金溪亦有宗人,人数具未详。
       7、番禺谭氏;和风小成村,洪公惟日福兴房,有三百伍拾余人,由广州城东双桥村迁来小成村。江村,惟日子清房,由小龙迁来,有八百余人。和风雅瑶村,云腾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一百二十余人。沙塘(即沙龙),朝静应七郎房,由良村迁来,分迁和风、郭塘者,为宣文、文英裔,有八百余人。沙塘(即沙龙),灵公朝奉房,为宏帙祖后裔。分迁大冈者为秀江房,人数具未详。土华,惟寅秉元(志明)房,由南海登溟迁来,人数具未详。龙洞上元岗村,惟寅贡元房,由土华迁来,有三百余人。龙洞下元岗村,明远善庆房,为宏帙祖后裔,由四会谭村迁来,有二十余人。新村岐江,有一百二十余人。石湖村,以清、荣广房,为宏帙祖后裔,有六十余人。捕属上乡等房,泽润堂国荣房。大岭日升房。湛涌宏盛房。龙区员岗西庄房。龙眼洞惠能房。大岗赞楚房。均为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
      8、东莞谭氏;大宁,惟月泰伯房,由广州城东双桥村迁来,又有朝圣房,由仁化迁来,两房共有二千五百余人。桔头,泰伯禄郎房,由大宁迁来,人数具未详。分枝南门为庆麟房,人数具未详。聚龙江,缔保、巨川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一千一百余人。金洲北坊,寿凯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七百余人,分枝小捷及保安。金洲南坊,仲良房,为宏帙祖后裔,有六十余人。松柏塘,碧波、禹郎等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五佰余人。朱平沙,帝保昌伦房,有一佰余人,由聚龙江迁来。黎角州,尚贤房,有六十余人,又有润玉房,为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凹口,泰伯濮郎房,有一佰余人,由大宁迁来,还有应杰房,由大宁迁来凹口,人数不详。博厦,泰伯宏帙(澹乐)房,由大宁迁来,人数不详。望溪崇璧房,榕树厦学诗房,虎门朝进房,横沥文郎、仁螳、茂畅等房,梅塘聚龙围尚积、日清等房,又龙江伯常房,朱平沙伯源、圣元等房,望牛敦观玉房,均为宏帙祖后裔,又铁岗亦有宗人,人数不详。
       9、惠阳(原归善)谭氏;增湖敦宗房,为宏帙祖后裔,人数不详。龙津岑溪房,为宏帙祖后裔,人数不详。惟月泰伯裔,细哥、拾德等房,人数居处未详,(今增湖、龙津两房,是否为宏帙祖后裔,待考)。
       10、增城谭氏;清燕较椅木棉(神主表较椅山有奇俊房),有一百五十余人。搓城镇上城,有二十余人。潭头接勤房,晒谷石贞明房,石岭聚龙铺云乾房,莲塘朝胜房,人数具未详。
      11、博罗谭氏;智勇石出头,讦勇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三百余人。分迁平山,又诏房,系宏帙祖后裔,居处人数具未详。智勇南山下村,惠三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一百五十余人。智勇沙上村,长保房,为宏帙祖后裔,有四百余人。善政寿松、粹公等房,酥醪横坑峤狱房,蓝坑亮声房,公庄裕孙房,都系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                                                                                
      12、新丰(原长宁)谭氏;诸梅梅坑龙归镇,尚珙、贯所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九百余人。诸梅(长安)大塘村,智高房,为宏帙祖后裔,有二百余人。长宁水西村,有一千五百余人。长水景明房,西峒伟学房,西岗嘉球房,科村诰公房,金钟如纯房,均为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
       13、紫金谭氏;义容,智清房,为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金城镇樟树村,有三百余人。
      14、龙门谭氏;麟岗,舜臣孔麟房,由台山白水迁来,人数具未详。按宏帙公神主牌表记,麟岗有文渊、文损等房,未知是否及其裔也。县属有朝凤(朝用)房,居往地人数具未详。东田佐卿、宗寿等房。冈厦北内及东山,有明海、承宗、翠斌等房。园心宗信房。学贝溪侣、承祖、学源等房。鳌溪丁宝房。大昌廖公房,分迁永清穆生房,永清村心羽翔房。塘角樟和房。麻玢体胖房。洪水溪席涟房。沥口宗义房。双兴文显房。平山扬宝房。福田赤驹房。洋玢田直庵房。河泉文则房。全部均为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
      15、澄海谭氏;居住港口西社,房系、祖籍、来源、人数不详。
      16、丰顺谭氏;大田、殿序、克俊等房,为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
      17、南雄谭氏;珠玑巷,宏帙公朝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
      18、始兴谭氏;诗公房,宏帙祖后裔,人数具未详。大井头,朝政念一郎房,人数具未详。始兴派始祖谭瑱公,陈天嘉间任始兴太守,封云旗将军。致仕后,由金陵原籍迁居始兴开基,为始兴派始祖。后以分枝南雄、乐昌、曲江、仁化等县。
      19、仁化谭氏;附城狮井村,宏帙祖朝政后裔,有三百余人。附城麻塘村,智宗产淳房,有四百余人。扶溪,朝政思愈房,人数具未详。扶溪紫岭,朝政思愈福祖(玄贞)房,人数具未详。又谭瑱公祖后裔桂孙房,始兴迁来,分枝马鞍岗,人数具未详。扶溪城口,朝政祖福旺(浩贞)房,人数具未详。厚里,丕振房,人数未详。平山里,朝政裔,人数未详。萤塘乡,人数未详。
      20、乐昌谭氏;南乡均村,朝用裔,有二百余人。南乡五旺村,有二百余人。下东平富村,朝用裔,有三百五十余人。北乡黄坌古鼎,朝用裔,有二百余人。九峰凰落,朝政裔,有二百六十余人。九峰邱村,朝用裔,有三百二十余人。东安,朝政裔,人数未详。
      21、曲江谭氏;板桂房,宏帙祖裔,居处人数未详。谭屋凹,道五房,均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22、英德谭氏;波罗坑肇翁,成茂等房,赤子塘凤岐房,居处人数未详。亮彩、涛万等房,均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23、花县谭氏;三华东边村,朝安裔,有二百余人。文岗、文盛、文林房,均宏帙祖裔,人数未详。藏书院、三台灵公房,均宏帙祖裔,人数未详。仙阁帝真房,良村德明房,纲头厥成房,均宏帙祖裔,人数未详。又狮岭军田站亦有宗人。人数未详。
     24、清远谭氏;联卫高滩村,昆盈房,宏帙祖裔,有三千余人(该房可能为舜臣释麟裔,由台山白水迁来,待考)。洲心连江口,念刚房,宏帙祖裔,有五百余人。芬昆盈祖高房,白石坳章璧房,大塘巳生房,平塘周成房,福龙积伦房,高田天德房,福田应通房,珊瑚有斡房,均宏帙祖裔。又白庙各村里亦有宗人,人数未详。
      25、广宁谭氏;河口连科房,均宏帙祖裔,有一千五百余人。江屯,有五千余人。葵洞,有三千余人。塘塝宗兴房,双车福深房,带洞遇起房,均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26、四会谭氏;谭村德庆房,均宏帙祖裔,龙浦白石村龙湖房,大同沧江房,各房共有二千余人。谭基旧谭村,有七百余人。谭基新谭村,有五百余人。谭基彭村,有三十余人。芦清各村里,六十人。凤岐各村里,四十人。    塘冈仕富、仲礼等房,青江敬德房,分支毓基伍从房,芦苞国望房,均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27、从化谭氏;上塘,桓公裔君节房。凤凰洞,桓公裔淑祖房。谭村桓公裔国瑞(遂)房,人数均未详。人和凤岐村,元旭房,有二千一百余人。西隅大洇,育万房,有三百余人。一都里,朝政念七郎房,人数均未详。水西胜翁房,后龙岗见石房,盐埠愈公房,各房均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28、高要谭氏;泰和宏基东村,舜臣台铭房,有一百八十余人。分居南园飞鹅村、文屋边,人数均未详。泰和宏基西社,舜臣世纶房,有三百二十余人。泰和亦坳村,舜臣世纶永贞房,有一百六十余人,由泰和宏基西社分迁。广华官塘村,有六十余人。白土、乐堂、长坑,概公等房,各房共有五千余人,分枝赐福炳宗房,均为宏帙祖裔。茶岗,日耀效贤房,高明大塘边迁来,人数均未详。墨冈,舜臣有恒房,人数均未详。城内明宜房,古坝国桢、彦周等房,茅冈思贵、梦吉等房,绿湾有序、廷玺等房,上绿湾文卓房,高朗亨文房,留村国英房,朝南文衡房,横洲吉夫房,大业元志房,新寨成显房,端州柱石房,任隆百昌房,山田儒珍、云樵等房。均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29、高明谭氏;兴善范州西村,惟清真人房,有六十余人,先祖由东莞大宁迁来。兴善范州村,惟清禧士(瑞亭)房,有五十余人。兴善范州村,舜臣仲赖房,有四百三十余人。大塘岗,舜臣日辛房,有二百三十余人。由范州迁来。大塘边,舜臣日耀(比倩)房,有二百一十余人。由范州迁来。常安巨塘村,舜臣裔,有三百二十余人,由大塘岗迁来。(宏帙祖祠神主表有渠塘日辛达义房)。联安城村,舜臣裔,有六十余人,由大塘岗迁来。永安良村,舜臣裔,有二十余人,由大塘岗迁来。仁安並塘村,舜臣裔,有二十余人,由大塘岗迁来。潭边,尧臣禧公(昌盛)房,新会翠林迁来,人数未详。普安崇步围,朝端祖裔(潘九摘桂)房,有二百七十余人。范州兴贤里,天和房,人数未详。其六世孙大宁、邦杰,均万历乙丑同科举人。展旗,舜臣东海房,人数未详。范州,舜臣岐山房,人数未详。仓步朝端惟清房,分居于城内,孔公茂德等房,城内县右子厚房,青玉宗懿房,丙州王桐、兰芳等房,渠村坑师圣、士隆、士远等房,濠基怀瑛房,河村合德房,新庄松轩房,尼教静公房,亨边维桢房,敦头其基房,毓秀植纲房,三州远祥房,秦水进康房,塘美大纬房,冈边爱公房,均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30、鹤山谭氏;尧臣思诚裔,祯公、同公等房,由新会翠林迁来,居处人数未详。惠福南塘,有三百八十余人。南山义容,有一百五十余人。东华,尧臣宽公房,由新会翠林迁来,人数未详。云溪、士球、枝公等房,由东华迁来,人数未详。木棉元衡房,鸟石祖拨房,黄坭坑汝城房,泰华学昆房,小官田洪范房,均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31、恩平谭氏;尖石箕田东成里,廷达房,有四百八十余人。又国玺、国彩房,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大槐高塘良村,唐臣益庵房,有四百五十余人,由开平杜澄迁来。良洞,唐臣霞窗房,有数百人,由开平杜澄迁来。崩鼻岩,益庵宏龙房,有四百余人,由开平杜澄迁来。陈田,益庵园逸、林逸等房,有一百余人,由开平杜澄迁来。
     32、新兴谭氏;五权页(奄)村,积芳泽良房,有三百余人。五权天堂墩甲子,可文房,为宏帙祖裔,有一百二十余人。安良(雅岗)许村,壮我房,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天河银屏咀迁来。雅岗,晓臣贤参房,由新会翠林迁来,人数未详。里洞樵麻坪,节礼房,至今有十三世,人数未详。城内司背,永祺房;又合水,仕魁房,均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
      33、阳江谭氏;附城各村里,舜臣裔,有一万一千余人,朗星坊、西村、善利坊、永宁里、书院街等处待查。雅韶,朝佐裔,玉监、子明、甫翁等房,人数未详。端陶,唐臣霞窗房,人数未详。由开平杜澄先徙居恩平梁洞,再由恩平梁洞迁来端陶。又有尧臣、舜臣裔,人数未详。攀桂正章、开杨等房,端陶舜臣裔,兹华、恒宾、宏宾等房,石步益科、瑞语等房,区村鼎文、高新等房,骑鳌德龙,廷魁等房,南金宗茂房,丹黎道虔房,南岳学济房(彦杰儒宏裔),竹围寨耀纲房,南濠任公房,平岗君成房,沙迳显杨房,均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又白沙顶唐臣豫窗房,人数未详,由开平杜澄迁来。
       34、阳春谭氏;龙湖黄坭湖村,朝静应礼房,南雄珠玑巷迁来,有三百五十余人。大小河龙虎坑,有一百二十余人。高南那雄村,有一百五十余人。
      35、云浮(旧东安)谭氏;安塘布贯,慕凌唐臣裔,愈齐、士达等房,新会迁来,有一千一百余人。绛源兰塘,慕凌唐臣裔,有二百余人。芙蓉沙朗心,仁章、圣经等房,朝贵裔,由博罗迁来,有五十余人。沙塘,唐臣裔,有三十余人。大坳,有一百余人。养鱼围,有一百余人。朗头,十余人。
      36、罗定谭氏;附城谭村,南杰裔宗昌房,由高明迁来,有一万六千余人。谭屋冈,寿坚、寿海等房,由谭村迁来,人数未详。赐禄,南杰裔继善、逊者等房,由谭村迁来,人数未详。泗纶南山都门云巧半河各村里,德晓房,为宏帙祖裔,由阳山迁来,有二千余人。
      37、连南谭氏;连滩河安,有七百余人。加益、甘诵、六任口、大寨、高田等地,清雨房,未知来源,有二百余人。
      38、信宜谭氏;龙靓乡芦蓬村,白石乡丽沙等村,义仲房,朝端惟寅裔,由罗定迁来,有五千余人。
      39、电白谭氏;县内有岳庵房,为宏帙祖裔,居处人数未详。
      40、茂名谭氏(原高州);大唐、建德、秋登等房,为宏帙祖裔,人数未详。又有唐臣颐窗房,由开平杜澄迁来。庚公房,为宏帙祖裔,居处人数未详。
      41、化县谭氏;庆安百室堂,人数未详。又祯和房,为宏帙祖裔,居处人数未详。
      42、廉江谭氏(原石城);龙潭,文邦房,有五百人,未知所承。分迁钦县黄破后,据传由新会凌冲迁来。
      43、合浦谭氏;龙门茶根洞,有五千余人。牛殿涌,朝贵房,有六百余人,由遂溪迁来。北海海角,振源房,由吴川谭思村迁来廉州经商,徙居海角。钟屋湾横枝沟村,著仁房。城内大有房,由福建朱紫街互子巷迁来。城内四英房,由南海迁来经商。小江黄江诵子祥房,由肇庆迁来,围州谭弘房,西场葛村,人数未详。
       44、灵山谭氏;东岸,朝端如绎房,由高明范州迁来,有一千余人。旧州洛水,朝端二贤房学澄(海仲)裔,由高明范州迁来,有二千余人。旧州,舜臣仕宝房,由高明丙州大塘边迁来,有三百余人。旧州狮岭禄森,绍远房,由高明迁来,传十四代,有二百余人。平南冷水乡山祥村,语和房,先祖由肇庆徙居广西横县那阳村,再由那阳村迁来山祥村,有一百余人。平南吉子坪村,文清房,先祖由肇庆徙居广西横县那阳村,再由那阳村迁来吉子坪村,有一百余人。旧州,慎行房,由高明范州迁来,有六十余人。杨家坡云南房,有五十余人。佛子大塘角,旧州樟木岭等处,均有宗人,人数未详。
      44、钦州谭氏;青塘大沙塘村,朝端二贤裔,学湛房,由灵山那隆樟木林村迁来,有六百余人。青塘林山永宁,朝安仕宝裔昌言房,由灵山旧州迁来。孟培黄坡后,文邦德先房,由廉江龙潭迁来,有三百余人。久龙乡官洞村,起仁房,由南海江捕司,有一百余人。那暹,人数未详。
      45、防城谭氏;东兴,由广西博白阴桥迁来,人数未详。
      46、璁山谭氏;遵潭文射村,永藏房,有一百余人。遵潭儒谭村,佛灵房,有六十余人。
      47、文昌谭氏;高阳美里,朝盛房,由南海大富迁来,有一百余人。
      48、璁东谭氏;长信龙玖仔村,鸿渐房,顺德甘竹迁来,有二百余人。鸿渐公为明朝万历贡生,官会同训导。
      49、儋县谭氏;那大,由南海迁来,有一千余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入粤始祖谭宏帙祖孙在南雄珠玑巷的历史


    广东谭氏中,仁化派谭氏以谭宏帙为始祖,唐末宋初自江西宁都迁到广东南雄珠玑巷,为今广东珠江三角洲地区和韶关地区谭氏开基祖,也是今天广东谭氏的主体,后裔多达上百万众。
    根据《谭氏志》(香港谭耀华主编)记载,谭氏入粤始祖是谭宏帙,世居江西虔州(今江西宁都)西俊村。宋建隆元年(960年)因地方不安定,与众避乱,迁至南雄保昌县珠玑里沙水村,宋太祖建隆三年(962年)宁静后返回虔州。宏帙生洪、瀚二子,长子洪于宋至道元年(955年)任广东儒学提举,迁居番禺双桥村。1134年,谭洪的四世孙谭惟月举了孝廉(进士),被授予东莞县令,谭惟月因任官带领家人从广州迁到了东莞大宁。景德二年(1005年)宏帙次子瀚携其子伯仓再度迁回珠玑里(即宏帙翁入粤避乱所居之处也)。伯仓19岁到南雄,32岁时即宋真宗天禧二年(1018年)登进士,从此仕途显达,后升至朝廷吏部侍郎、刑部尚书。伯仓晚年(仁宗庆历间,即1041—1048年间),奉命出镇湖湘,道经韶州仁化,爱其地土美风淳,遂谢表不仕,即由南雄迁居仁化平山里。
    在南雄珠玑巷这块风水宝地,伯仓可谓官运亨通、荣华富贵、子孙满堂。共生八子,长子朝政,居仁化平山里;次子朝端,由仁化迁往高明仓步;三子朝用,由仁化迁往乐昌;四子朝贵,由仁化迁往顺德甘竹;六子朝安,由仁化迁往广州城监仓街;七子朝佐,由仁化迁往阳江雅韶;八子朝圣,由仁化迁往东莞大宁;五子朝静,则居珠玑里沙水村,未随其父伯仓迁居仁化平山里,朝静生二子,长子文盛,宋元丰四年(1081年),携家迁居南海良村;次子惟孝,由南雄迁往南海沙头;宏帙祖孙五代在南雄珠玑里沙水村共居住了80年之久,从此枝繁叶茂,繁衍兴盛。
    宏帙祖后裔遍布广东省各地,主要分布在开平、新会、台山、顺德、中山、南海、番禺、东莞、惠阳、增城、博罗、新丰、紫金、龙门、澄海、丰顺、南雄、始兴、仁化、乐昌、曲江、英德、花县、清远、广宁、四会、从化、高要、高明、江门、鹤山、恩平、新兴、阳江、阳春、云浮、罗定、连南、信宜、电白、茂名、化县、廉江、湛江。宏帙祖后裔也分布在广西的合浦、灵山、贵港、钦州、防城,海南儋县等地,宏帙裔朝政房八世孙在宋代分迁湖南,子孙流布桂阳,汝城等县,还有香港、澳门、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海外谭氏,亦多为宏帙祖后裔。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阳世胄 于 2019-3-5 20:53 编辑

004m4i96gy6J05s60Hee8&690 (1).jpg 大禹之后,谭氏始祖----谭祁
据广东南雄珠玑巷谭氏大宗祠介绍:〖周初大封诸侯时,大禹后裔中的一支被封于谭国(今山东省章丘县西),爵位为子。谭国国势一直不盛,不久就沦为齐国的附庸。到了春秋初期,齐桓公称霸诸侯,于周庄王四年(公元前683年)吞并了谭国。谭国国君之子逃亡到莒国(今山东莒县)。而留在故国的子孙就以国为氏,称谭氏,史称谭氏正宗,是为山东谭氏,谭氏始祖遗址位于山东省章丘市龙山镇城子崖,始祖;第一世祖,谭祁,堂号:弘农堂(由此,大禹便被尊奉为谭姓的血缘始祖)。〗

微信图片_20190305205206.jpg
弘农郡,西汉元鼎四年(前113年),汉武帝设置,故址在今天河南省灵宝市东北。辖区主要在今河南省三门峡市一带。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谭宏帙:谭氏入粤始祖
    入粤始祖谭虔,字宏帙,号清波,居江西虔州虔化县西俊村。宋建隆元年(960年)因地方不安定,与众避乱,迁至广东南雄保昌县珠玑里沙水村,至宋太祖建隆三年(962年),宁静后返回虔州。妣朱氏,生二子,长洪、次瀚。翁后以孙伯仓贵,诰赠资政大夫,吏部侍郎升刑部尚书。翁生于公元901年,终于公元974年,享寿74岁。

谭伯仓
    伯仓,字云扶,号松雪。宋真宗天禧二年(1018年)登进士,累官资政大夫,吏部侍郎,升刑部尚书,恩荣九锡,诰封三代。翁量器宏远,而立朝慷慨,处事公正,不避权贵,摘伏发奸,出人意表。故能望重阙延,为朋列所敬惮,晚年(仁宗庆历间)奉命出镇湖湘,道经韶州仁化,爱其地士美风淳,遂谢表不仕,即由南雄迁居仁化平山县。翁生于公元986年,终于1054年,享寿69岁。翁生八子,均以朝名:长朝政,次朝端,三朝用,四朝贵,五朝静,六朝安,七朝佐,八朝圣。分居广东各县,后均开族。


谭惟月:大宁谭氏始祖
    谭惟月,字克融,号双山,又号桂庵,他是谭宏帙的第五世孙。南宋高宗绍兴四年(即1134年),谭惟月甲寅科举孝廉(进士),授东莞县令,喜东莞大宁钟灵毓秀,依山环海、物阜人兴,退官时,从广州城东双桥村举家迁入立藉,从此枝繁叶茂。因此,谭惟月便被尊为东莞大宁谭氏开基始祖。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高阳世胄 于 2019-3-5 17:38 编辑

南雄《谭氏九修族谱》


    现居南雄谭氏均为谭瑱之后。南朝梁时,谭瑱由金陵南迁,先居始兴,后迁丰园水。陈时,因平叛有功,封云旗将军,擢始兴郡太守。其后裔散居南雄、始兴各地。居南雄者有:     
    主田谭族  始迁祖谭茂,谭瑱之廿代孙。北宋徽宗时,谭茂为庠生,赐七品荣身,由丰园水迁南雄城悖悌街,封官不仕,择地主田隐居。此族在主田世居九百余年,其后裔有的分迁曲江、始兴。
    雄城谭族  谭瑱之廿二代孙谭继宗生六子:文郁、文举、文渊、文友、文蔚、文惠。文郁、文举居始兴。谭文渊由贡任荣昌尉使。南宋末,由丰园水迁居雄城北门,后裔蕃衍,人文蔚起。传至30世,明谭大初官至南京户部尚书。其后裔分迁丰源黄茅坪等地。
    南宋末,世居雄城的还有文友、文蔚、文惠等族,其后裔由雄城分迁珠玑虎岗头,黎口三洲、江背坑,水口高排陂下,谷树塘,江头官仁村,澜河白云,百顺丁洞,帽子峰梨树、富竹上坑及里东五里山等地。
    其他村落谭族
    谭克敏于明初由始兴澄江梅坑迁古市新地开基。
    谭国英于明末由始兴都亨迁珠玑罗管坑开基。
    谭万亮于明崇祯七年由始兴都亨迁全安里溪水,其后裔分迁城古岭、羊角岭及澜河小水、牛矽、百顺下洞水等地开基。
    谭子连于清初自始兴松山排迁帽子峰洞头,其后裔分迁梨树上龙、富竹等地开基。
    谭金石于明末由始兴千家营迁黎口石陂水、下坪窑下开基。
    谭清溪于明末由始兴罗所迁雄城罗汉井、谢村。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韶关历史名人——陈朝武将云旗将军谭瑱

    谭瑱,广东始兴人,生于公元522年,祖籍金陵,平判侯景之乱有功,后封云旗将军,韶雄(始兴)太守,择居始兴,为始兴谭氏开山祖。
    《闽书》中记载:谭瑱官职为陈朝晋安郡太守,任职时间为天嘉五年(564年),籍贯为始兴。
    《广东通志》(阮元编纂)及《南雄府志(乾隆)》中记载:谭瑱,始兴人,世为郡著姓,至瑱,颇读书,知大义,兼有膂力。侯景之乱,稍集智勇,以卫州邑,众推为戍主,时曲江谭世远附于刺史萧勃,欲以族子举之,瑱察世远瞻视无常,知其必叛,遂谢绝而还曰:“瑱实非贤宗,恐贻伊耻。”后勃果为世远所害,世服其知人。陈初,值桂阳郡外兵留异以缙州叛,瑱从侯安都破之于桃枝岭,以功拜假节云旗将军,会陈宝应复以闽叛,异往归之,瑱率舟师讨之。陈文帝天嘉五年,俘宝应于晋安,并擒异送都,以功擢始兴郡太守。成为始兴地方一代名宦。
    据《谭氏志》载,谭瑱谭氏一族,其祖原籍金陵(今南京)。三国时期,谭氏随孙吴卫国,守零陵郡,至南齐时,零陵谭氏已成为地方显赫大族,时零陵郡地处湘南,其地域包括从今之湘乡到零陵一带直至广西桂林以北的大片地区,谭氏主要居住在湘乡零陵一带。而谭瑱一族则居于与零陵郡一水(湘水)之隔的始兴郡。

谭瑱的历史事迹(广东始兴谭氏)

    一、承家传初为戎主
    谭瑱出生于梁武帝普通三年(公元522年),青少年时期,谭瑱就喜好读书,知大义,且练就一身武艺,从而名著乡里,为乡民所敬重。梁武帝太清二年(公元548年)八月,东魏降将侯景勾结京城守将萧正德,举兵谋反(世称“侯景之乱”)。于是,时任始兴太守的陈霸先招集郡中豪杰,欲起兵讨伐侯景,此时的谭瑱血气方刚,响应太守陈霸先号召,在谭氏族群中“稍集智勇”,组成族群乡勇,归附于太守陈霸先麾下,成为陈霸先北伐的一支主要力量,谭瑱亦以智勇两全,被乡里众人推为“戎主”(氏族武装首领),陈霸先拜其为守城主将。

    二、北伐侯景拱卫乡邑
    大宝元年(公元550年)正月,陈霸先在始兴起兵讨伐侯景,谭瑱以族群乡勇被陈霸先安排“拱卫乡邑”,时在曲江的谭世远,依附于广州剌史、曲江侯萧勃,亦欲与谭瑱联合,以族群族子组成讨伐军北进讨伐侯景。然而,谭瑱在接触过程中,发现谭世远处世无常,知道此人日后必会反叛萧勃,遂谢绝谭世远,说:“我谭瑱并非宗亲贤人,恐日后会给你带来耻辱,而后还回始兴。”其实谭瑱对族亲谭世远早有了解,还在陈霸先诛杀广州刺史元景仲,迎萧勃为广州刺史时,在南康的土豪蔡路养,起兵据郡,时萧勃令谭世远为曲江令,其与蔡路养勾结,企图同阻陈霸先起兵。陈霸先在始兴起兵,首先剑指南康,与蔡路养战于南野。正当陈霸先与蔡路养交战时,据曲江的谭世远欲拉拢谭瑱一齐起兵,阻止陈霸先北伐侯景。然而,谭瑱不为所动,不久,蔡路养兵败南野,陈霸先占领了南康。
    事隔数年,谭瑱的话果然得以应验,梁太平二年(公元557年)二月,曲江侯萧勃在广州起兵反陈霸先,举兵北伐,在曲江的谭世远亦随萧勃大军过五岭,驻守南康。时萧勃部与陈霸先部战于豫章南昌西的石头,不久萧勃部大军溃败,谭世远部在南康闻知萧勃部大军战败,惊慌退回始兴。三月,谭世远在始兴斩杀萧勃,并持其首级降于陈霸先。此事使谭瑱在族群的声望更高,世人皆服其知人。

    三、随侯征战拜云旗将军
    梁太平二年(公元557年)十月,陈霸先代梁称帝,立国号陈,更年号永定,是为陈武帝。陈永定二年(公元558年)六月,陈武帝陈霸先逝,在侯安都的扶助下,推陈蒨为帝,是为文帝,年号天嘉。陈文帝即位后,依赖侯安都辅助,在继续平复旧梁(萧氏)叛乱的同时,与北齐军亦有征战,此时的谭瑱已为侯安都部将,随侯征战。
    天嘉二年(公元561年),东阳太守留异与北齐勾结起兵抵抗陈朝,时陈军主力正集中于湘、郢战场,无力伐叛,于是受降留异,并对其加以抚慰,暂行牵制与拢络,然而,留异为防备朝廷派兵讨伐,却派兵控制了长江通路。十二月,陈文帝以侯安都为征南大将军开始讨伐留异。留异原以为陈军必由钱塘溯江而上,不曾想侯安都出其不意,由浙江诸暨陆路而出。留异措手不及,只好率部逃往今浙江缙云西南的桃枝岭,筑城抵抗。   
    天嘉三年(公元562年)三月,侯安都率谭瑱所部亦到缙云,开始构筑连城攻击留异叛军,此役侯安都亲率谭瑱的始兴子弟兵,以楼船拍舰,攻毁留异城上楼堞,留异携子逃至晋安投靠闽州(今福州)刺史陈宝应。而得胜后的侯安都被文帝加封侍中、征北大将军,部将谭瑱被文帝拜为假节云旗将军。
    天嘉三年(562年),晋安闽州刺史陈宝应反叛陈王朝,其汇同留异以及与留异同叛的临川周迪,攻打临川。陈宝应其人,本是晋安豪强之家,其父陈羽早年以武力逼走晋安太守,自揽郡政,由陈宝应掌兵权,梁元帝即位后承认其割据闽中的事实。陈王朝建立后,晋安郡升为闽州,领晋安、建安、南安三郡,陈宝应被陈霸先授为持节散骑常侍、信武将军、闽州剌史。天嘉元年(公元560年),文帝再复封陈宝应为宣毅将军,加陈羽光禄大夫,并编入宗室属籍。陈宝应为巩固闽中割据,娶留异之女为妻,并与留异建立了同盟。
    天嘉二年(公元561年),留异反叛陈王朝,陈宝应曾出兵援助其岳父,但被陈军所败,留异亦逃往其处。天嘉四年(公元563年),反叛的陈宝应被陈王朝削除宗室属籍,文帝派出水陆两军进攻陈宝应,其中水路一支由谭瑱率领进攻晋安。天嘉五年(公元564年),陈宝应率军据建安湖漈,依山傍水结寨,企图阻止陈军前进,不想适逢陆路陈军亦由水路赶至,陈宝应前后受敌,遂大败,陈宝应急率子逃窜至莆田。十一月,陈宝应及留异等人在莆田被谭瑱所部俘获,并被押往建康斩首,谭瑱以战功被陈文帝擢为始兴郡太守,成为始兴谭氏开山始祖。
    隋大业二年(公元606年),谭瑱以八十五寿辰逝于始兴郡。在此后谭瑱子孙繁衍的千百余年中,始兴谭氏作为郡属名门望族,不仅世承百代,而且名流辈出,《广东通志》、《南雄府志》、《始兴县志》有载,谭瑱后裔六世孙谭诲为唐代循州司马,择婿得张九龄,为唐名相;宋时,又有谭粹,为始兴谭氏第十世孙,官至朝议大夫;明朝与海瑞齐名的清官户部尚书谭大初,亦出自始兴谭氏。
唐名相张九龄,拜祭谭瑱公题诗称赞:昔在五季,郡州烟尘。维公智勇,崛起梁陈。文可匡时,武能戡乱。俘应擒异,厥公丕焕。丰园缔造,维郡之光。子孙食德,奕世无疆。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尚书里’谭大初世家:八行家风,名闻遐迩

     四头门谭族,本是宋徽宗大观元年举八行状元的谭焕之后。南宋末,谭文渊由贡任荣昌尉使,定居南雄城北门四条门(今尚书里)。承“八行家风”,诗礼传家。七传至谭大初,登明嘉靖进士,历官户部给事中、兵科右给事中,刑科左给事中,江西按察副使,广西左参政。他为官清正廉明,独持风纪,不挠权贵,与海瑞齐名朝野,呼为“谭青天”。隆庆四年,以南京户部尚书致仕归里。修葺庐轩,受徒讲学,从者日众,自谓“老眼摩挲还识字,小斋重葺待君来。”卒年七十五岁,诏赐祭葬,谥庄懿。尚书马森志其墓,谓其“涅不能缁,宠非能荣,文献公后一人。”布政使陈善称其“清介足以励顽,凝重足以镇俗,进必三让,退由一辞,卓然有大臣风,庶几古社稷臣。”《明史》附有谭大初传。后人以四头门为尚书里。

  谭族在南雄城世居七百多年,人文蔚起,明清朝入贡30人,庠生40人,出任教授9人。谭大初生四子,长子谭音,贡生,历任余杭教谕,升武义县令,太平府通判,再升上石西州知州,所在著惠政,有廉介声。

  谭大初何许人?历史文献记载不一。《明史•谭大初传》说是始兴人。《直隶南雄州志》载《宦迹•谭大初传》说是北门人,而在《选举志•进士》则说是始兴籍。1990年版《南雄县志•人物•谭大初传》综合诸说谓谭大初是保昌县人,祖籍始兴,卜居南雄北门。此说是有历史根据的。谭氏族谱载有谭大初世系:

  第一世谭瑱,南朝陈时平叛功封云旗将军,擢本部太守。由金陵迁寓始兴。其六世裔孙谭诲为循州司马,择婿名相张九龄。

  第廿世谭焕,北宋大观乙丑进士,举八行之首。官朝散大夫。
  第廿二世谭继宗,谭焕之孙,生六子:文郁、文举、文渊、文友、文蔚、文惠。
  第廿三世谭文渊,谭继宗第三子,迁南雄,世居北门,由贡任荣昌尉使。
  第廿四世谭昭伯,乡饮耆宾。
  第廿五世谭子敏,由贡任仙游谕,升建昌教授,迁铜仁府教授。
  第廿六世谭懋材,郡廪生。
  第廿七世谭逊,岁贡,浙江寿昌县丞,考满升县尹。
  第廿八世谭升,逊之子,赠户部左侍郎。
  第廿九世谭骥,升之第三子,赠户部左侍郎。
  第卅世谭大初,骥之子,进士,户部尚书。生四子:音、皆(幼卒)、旨、历。
  第卅一世谭音,贡生,累官上石西州刺史。谭旨,贡生。谭历,廪生。
  第卅二世谭学颜,音之子,荫监。学伊、学圣、学贤皆庠生。
  第卅三世谭澄(庠生)、澳、涛(庠生)、沧(庠生)、润、沅。
  第卅四世谭良弼、谭良臣。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谭氏  Oβ-CTS335  共祖时间1290年前
茶陵谭氏  O1a1-F78  共祖时间1473年前
两广覃氏  O2a2b1a1a6b1-SK1730 共祖时间1740年前
胶东谭氏  C-CTS2657 分析中
西南覃氏  C-F845-SK1036 分析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南雄谭瑱公宗公派第35—94世系字辈为:
   
    祖 德  崇 仁 厚,
   贤 声 永 耀 章。
   谦 光 培 国 本,
   和 顺 集 家 祥。
   景 福 开 文 运,
   良 期 庆 世 昌。
   英 才 荣 上 选,
   俊 品 绍 书 香。
   美 士 敦 伦 纪,
   鸿 儒 稽 典 常。
   有 能 希 圣 学,
定 必 显 名 扬。


    谭瑱公简介
谭瑱,生于公元522年,祖籍金陵,平判侯景之乱有功,后封云旗将军,韶雄太守,择居始兴。
《闽书》中记载:谭瑱官职为陈朝晋安郡太守,任职时间为天嘉五年(564年),籍贯为始兴。
《广东通志》记载:谭瑱,广东始兴人,为郡著姓,至瑱,颇读书,知大义,兼有膂力。侯景之乱,稍集智勇,以卫州邑,众推为戍主,时曲江谭世远附于刺史萧勃,欲以族子举之,瑱察世远瞻视无常,知其必叛,遂谢绝而还曰:“瑱实非贤宗,恐贻伊耻。”后勃果为世远所害,世服其知人。陈初,值桂阳郡外兵留异以缙州叛,瑱从侯安都破之于桃枝岭,以功拜假节云旗将军,会陈宝应复以闽叛,异往归之,瑱率舟师讨之。陈文帝天嘉五年,俘宝应于晋安,并擒异送都,以功擢本郡太守。其六世孙谭诲为循州司马,择婿张九龄,为唐名相。
六世祖诲公其女婿张公九龄,拜瑱公题诗:昔在五季,郡州烟尘。维公智勇,崛起梁陈。文可匡时,武能戡乱。俘应擒异,厥公丕焕。丰园缔造,维郡之光。子孙食德,奕世无疆。
发表于 2019-6-8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9-6-8 08:54 编辑
高阳世胄 发表于 2019-2-28 14:03
《谭姓溯源之一“谭”字的由来》

    另一种情况是用“覃邑”的本字“覃”,现实情况又证明了不是,因为古覃只有一个读音tán,今“覃”字作姓有两种读音:一是少数民族用该字为汉姓读qín,二是有一支覃氏自称是谭氏避难“去言为覃t á n”....《康熙字典》:“覃阝,又通作譚。”《故训汇纂》:“覃阝、譚古今字也。”..



   谭,古音t a m,现代汉语为t a n。从言覃声,明显是后期的形声字。估计一开始是作为谈话的谈的通假字(二者古音完全一样,上古经常通假),可是后来楚人发明了‘谈’,更生动易写,于是在华夏流传开来,取代了谭的谈话的谈的日常用意,仅保留了姓氏之谭的意思。     相关字:覃、罈(坛)
发表于 2019-6-8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阳世胄 发表于 2019-2-28 14:09

《字源》覃(图略)
    小篆覃字从鹵,今隶书从西。《说文》释为:“长味也。从×、鹹省声。诗曰实覃实訏。徒含切。”《字源》分析说“会意兼形声字。商代文字像坛中盛盐之形,西周文字从卤,其中的点像盐粒形。”当代学者通过考究金文、楚简提出了“覃”字新解:“覃”与“盐(鹽)”同源分化而来,古“覃”的早期字形下部为容器形,晚起字形下部为皿,作名词用即同“鹽”,作形容词用即为“长味也”(感兴趣者请参读原文:季旭昇《談覃鹽》)。据以上资料绘出覃盐分化图如下:
..


        估计作者没认真观察“覃”字的甲骨文与金文。 很明显,甲骨文与金文的‘覃’,就是一个仰韶文化最常见的尖底陶器----- 一个非常生动的“罈(坛)”字,也不知道作者是如何看成“盐”字的,呵呵
       另外,覃古义有“延申、延长”之一,很正常,因为覃古音tam,而我们知道,上古汉语-am韵与-ang韵是相通的(可能是方言之差),因此覃通“长(延长的长)”,在语音学上是完全可以成立的~




发表于 2019-6-8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高阳世胄 发表于 2019-3-5 17:10
大禹之后,谭氏始祖----谭祁
据广东南雄珠玑巷谭氏大宗祠介绍:〖周初大封诸侯时,大禹后裔中的一支被封于 ...


    尽管现在绝大部分汉族谭姓公认大禹为始祖,但是目前从y检测结果来看显然不是,主要分为三大类:O1a1-F78(我定义为颛顼-大禹支系)、Oγ*(我定义为山东古谭国支系)、以及Oβ-F335(我定义为河内古覃怀支系,应该是后岗一期文化人群的后裔,‘覃’这种尖底陶器可能就是来自于他们)

    另外,覃怀的古名,最早可能来自“覃人”(善造‘覃’的族群),后来九姓怀宗大规模入侵(或此地被周室分封给怀人?),逐渐变成怀地。 覃人主力逐渐迁移(或改封)到了山东谭国故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6-16 10:30 , Processed in 0.12603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