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50|回复: 10

PNAS: Rise of dairy pastoralism on the eastern Eurasian stepp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8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Tocharian_2 于 2018-11-8 08:51 编辑

Bronze Age population dynamics and the rise of dairy pastoralism on the eastern Eurasian steppe

Recent paleogenomic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migrations of Western steppe herders (WSH) beginning in the Eneolithic (ca. 3300–2700 BCE) profoundly transformed the genes and cultures of Europe and central Asia. Compared with Europe, however, the eastern extent of this WSH expansion is not well defined. Here we present genomic and proteomic data from 22 directly dated Late Bronze Age burials putatively associated with early pastoralism in northern Mongolia (ca. 1380–975 BCE). Genome-wide analysis reveals that they are largely descended from a population represented by Early Bronze Age hunter-gatherers in the Baikal region, with only a limited contribution (~7%) of WSH ancestry. At the same time, however, mass spectrometry analysis of dental calculus provides direct protein evidence of bovine, sheep, and goat milk consumption in seven of nine individuals. No individuals showed molecular evidence of lactase persistence, and only one individual exhibited evidence of >10% WSH ancestry, despite the presence of WSH populations in the nearby Altai-Sayan region for more than a millennium. Unlike the spread of Neolithic farming in Europe and the expansion of Bronze Age pastoralism on the Western steppe, our results indicate that ruminant dairy pastoralism was adopted on the Eastern steppe by local hunter-gatherers through a process of cultural transmission and minimal genetic exchange with outside groups.

http://www.pnas.org/content/early/2018/10/31/1813608115
捕获.JPG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26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Q是早期突厥、乃曼的核心父系单倍群的概率又提高了。

我曾发帖子指出:
《周书》《旧唐书》《新唐书》:突厥之先,出于索国,在匈奴之北。其部落大人曰阿谤步,兄弟七十人,其一曰伊质泥师都,狼所生也。阿谤却等性并愚痴,国遂被灭。泥师都既别感异气,能征占风雨。取二妻,云是夏神、冬神之女。一孕而生四男:其一变为白鸿;其一国于阿辅水、剑水之间,号为契骨;其一国于处折水;其一居跋斯处折施山,即其大儿也。山上仍有阿谤步种类,并多寒露,大儿为出火温养之,咸得全济。遂共奉大儿为主,号为突厥,即纳都六设也。都六有十妻,所生子皆以母族姓,阿史那是其小妻之子也。都六死,十母子内欲择立一人,乃相率于大树下,共为约曰:“向树跳跃,能最高者,即推立之。”阿史那子年幼而跳最高,诸子遂奉以为主,号阿贤设。

该墓葬所在地KHOVSGOL就是处折水,跋斯处折施山,跋斯在古代突厥语或现代哈萨克语里是“头、源头的”意思,此山应是处折水上游的杭爱山或者附近的萨彦岭,叶尼塞上游地区。我估计他们当时生活方式喝现在仍然还有的哈萨克牧民转场方式一样,夏天在山上夏牧场放牧,冬天在山下冬牧场放牧。
史书传说早期乃曼核心部落因地kushugul得部落名,此山因与上述所说的是同一个地方。
发表于 2018-11-8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在贝加尔湖边的Shamanka_EN古人在新石器早期就几乎全是东亚成分了,ANE没了。文中重点研究的Khovsgol古人还多保留了一些ANE成分。
发表于 2018-11-8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单倍群Q-M346这一支在那个时代真的是太强盛了啊。
发表于 2018-11-8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农业时代到来之前,Q-M346也就是Q-L56一直依靠在冰后期扩散的优势是中亚西伯利亚乃至美洲的主流,现在的问题是,那些C4,D4是一起从中亚北上的还是阿尔泰山当地的。
发表于 2018-11-8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81108195601.png

墓葬位置在蒙古北部,看来青铜时代这一区域就是以Q1a父系为主的
发表于 2018-11-8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R9都没有,看来现在蒙古人的R9还是后世南人北上有关。 是y-O系带来的吗?
发表于 2018-11-8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w_howard 发表于 2018-11-8 12:18
生活在贝加尔湖边的Shamanka_EN古人在新石器早期就几乎全是东亚成分了,ANE没了。文中重点研究的Khovsgol古 ...

Shamanka时期,贝加尔湖地区人群可能还是混杂的,N系应该是东亚成分为主,而北Shamanka地区的Q系,应该ANE成分多一些,后来因为不为人知的原因(塞伊马?)再次爆发...
发表于 2018-11-9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1-8 20:32
Shamanka时期,贝加尔湖地区人群可能还是混杂的,N系应该是东亚成分为主,而北Shamanka地区的Q系,应该AN ...

你说的对。从新石器早期EN,到青铜器早期EBA,再到青铜器晚期LBA,不同时期样本的ANE成分有死灰复燃的趋势。可能是本地人群混合不均,或是受外来人群影响。

阿尔泰山与萨彦岭有塞伊玛-图尔宾诺青铜文化的早期遗址,可能y-Q率先学会了耍青铜大刀,就跑到东方欺负人,但最后还是被霍去病给洗刷刷了。(汉军打到过贝加尔湖)
发表于 2018-12-22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12-23 00:42 编辑



贝加尔湖的演化问题基本清晰了。

旧石器时代,贝加尔湖沿岸人群的种系特征即不同于西伯利亚极北部的人群,也不同于阿穆尔河流域的新石器人群,而是更接近中亚草原地带的新石器时代BOTAI组和其后阿尔泰地区的青铜组,比较偏向西欧洲人群,近似于主要的类克鲁马农人和次要美洲印第安人的混合,很难定义为蒙古人种,现代人群应当接近西西伯利亚的乌拉尔族人群。这与体质人类学对旧石器早期贝加尔湖人群到底是蒙古人种还是欧罗巴人种的争论吻合,一直难有定论。如果旧石器时代晚期的西伯利亚猎人就是一种介于蒙古人种和高加索人种之间状态的种系,也就不难理解美洲印第安人祖先仅仅在一万多年前才从西伯利亚迁出,但为什么表现出一种介于蒙古人种和高加索人种混合的状态。

进入新石器时代,种系特征就没什么大争议了,这里SHAMANKA为代表的LITOI新石器文化则种系巨变,更接近阿穆尔河流域的新石器时代细石器猎人DEVIL GATE组,蒙古人种绝对为主没有问题。但DEVIL GATE有些很高比例的类楚科奇人成分,贝加尔新石器组很微弱。而青铜时代的蒙古西北组组贝加尔新石器组更接近,因此,蒙古新石器组更可能是贝加尔新石器组的直接源流。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贝加尔新石器组还是阿穆尔新石器组,这些没有任何农业因素的细石器猎人却不同于西伯利亚极北部人群,与远在南方的台湾高山族有高比例的共享成分,我曾经多次介绍,长江以南地区的古华南种系人骨特征介于蒙古人种和澳大利亚人种之间,台湾也是如此,类南太平洋种系特征在古代组很明显,现代人则接近蒙古人种的马来类型。因此,暗示典型的蒙古人种,包括马来类型,可能起源于长江以北。古DNA正在一点点印证这种判断。

进去青铜时代早期,贝加尔地区的类中亚BOTAI文化成分加重,这非常符合预期,青铜时代,来自中亚和南西伯利亚阿尔泰地区的种系东进是主流,这种情况表现在这与蒙古西北组KHOVSGOL更为强烈,这里原属唐努乌梁海地区,父系更是表现为进于清一色的Q。但要注意,KHOVSGOL属于唐努乌梁海地区,并不能代表典型意义的蒙古草原地区,依然是林木百姓向草原百姓的过渡地区,就像我们在额金河等组看到的那样,Q标记的南西伯利亚青铜族群并没有在蒙古草原地带产生广泛的影响,相反,以M120为代表的一个分支则可能通过西北地区,一路延伸到中原,在东亚地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另外,注意,admixture分析结果看相对值,DEVIL GATE表现在多一半的类Nganasan和类高山族的组合,仅仅说明这些阿穆尔河流域的细石器文化猎人与高山族有共享血统,而不是高山族和Nganasan混血产生了阿穆尔河新石器时代猎人。恰恰相反,DEVIL GATE才更似产生双向影响的始祖人群。就像,贝加尔旧石器组像是多一半类高加索和小一半类印第安人的组合,但事实上,更似贝加尔旧石器组作为始祖人群对现代欧洲人和印第安人有双向血统影响。
发表于 2019-10-19 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9-10-19 02:39 编辑

Afontova Gora遗址年代在距今1.7万年前,Y是Q-F746*,MtDNA是R*,都是现在已经不存在的类型。常染是ANE。从美洲人的历史我们知道,大约在距今1.3万年的时候,南方来的早期东亚人群和当地的ANE融合,形成古西伯利亚人群,古西伯利亚人群有一支跨过白令陆桥,形成美洲人种。
id:YF02730
Q-F746Z19168/F4972 * Z19212/F5425 * Z19186/F5114+114 SNPsformed 24100 ybp, TMRCA 16400 ybpinfo
Q-F746*
id:AF2
Q-YP1500Z36014 * YP6162 * Z36013+54 SNPs
id:ERS3023302RUS [RU-KAM]
id:Saqqaq
Q-M120Z19178/F5044 * F1908 * F1340+126 SNPsformed 16400 ybp, TMRCA 6100 ybpinfo
Q-M120*
id:HG01944PER
Q-Y515Y515/F4552 * Y544/F4935 * Y552/F5274+24 SNPsformed 6100 ybp, TMRCA 4400 ybpinfo
Saqqaq所属的YP1500有现代近亲,是在俄罗斯的勘察加彼得巴普洛夫斯克,实际上这两个地点非常近。秘鲁的M120样本和中国的M120样本分开有16300年之多,这个年代在美洲先祖人群跨越白令海峡之前。这样看来秘鲁的M120是美洲的固有成分,不过属于运气很差没有发展起来的那种。中国的M120都属于Y515下,年龄只有6100年,这个年龄和仰韶晓坞遗址检测到的M120年代基本一致,可以看做是进入中国中原的M120受农业革命的影响迅速爆发的结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11-13 10:18 , Processed in 0.09733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