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Ryan

重建的Y染色体谱系树揭示藏缅语人群的两个始祖群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0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140# 隆攀gdzq Y8389的占比你了解吗?有多常见必须知道比例才好说阿。
发表于 2018-7-20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要说明某单倍型的起源应该是某区域有多个、多层的根部分支才有说服力吧,就像Y的非洲起源一样。
这篇文章的思路,先是考古表明如何如何。。。,然后实际观察到的CTS1642基本是西藏南部、西南、缅甸、印度东北的人 ...
guwei0001 发表于 2018-6-30 21:03

这篇文章意义在于观察出CTS1642下游两大支系CTS5308和Z25929可能是有明显分布差异的(记得风虎云龙也有类似观点),所以在讨论F5起源分化时已经不能再用CTS1642这个层次看待,如果观察推测CTS5308主要集中于西北而非西南,那么大概率是马家窑文化的主流类型,并且没有受到过长江流域什么影响,这样另一个支系Z25929不是来源于庙底沟或典型仰韶的可能性很低,因为这两个支系本身的共祖时间就很晚,这篇论文估为5809,YFULL估为5700,都在庙底沟范围内(虽然可能时间仍然偏晚一些),所以营盘山和马家窑之间存在贸易关系可能也是因为他们本身之间就是有亲缘关系的,相互熟识,目前看不仅F5分化以后可能随着庙底沟大扩张各据一方,而且其一级支系下游一些支系可能也在此时分开了,CTS1642仅仅是向西一个方向扩张的产物
发表于 2018-7-22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大家的关注。这篇文章只是从Y全序的角度研究藏缅语人群起源的一个简单的开始, 有一些粗浅的认识。主要是初步识别出了几个藏缅语人群的奠基者父系类型以及这些父系类型的大致分布和分化年代。就整个藏缅语人群的起 ...
Ryan 发表于 2018-6-30 13:31
谢谢版主推荐文章!
文章第3章着重讲的是营盘山,隔壁的沙乌都遗址是一笔带过。
该文章似乎主要讲西南山地和甘青的关系。
发表于 2018-8-2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134# Ryan 版主好,我想问一下cts1642占f5得比例有多少啊,cts5308又占比cts1642多少啊?谢谢
发表于 2018-8-7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gimba 于 2018-8-7 11:23 编辑

根据风虎云龙曾经公布的三大支的比例表可知(主要是汉族样本,而CTS1642在一些少数民族里有着不低的比例)
F5=15.95        CTS1642=0.99         CTS5308=0.27
123.jpg
发表于 2018-8-7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145# lgimba 你好,这个比例是汉族的比例吗?少数民族有5308的比例统计吗?5308日本就占到百分之一了,汉族里比例好小,5308在哪些民族里有比较高的比例啊谢谢
发表于 2018-8-8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146# 我不在线
如版主在1楼贴的图所示,广泛分布于藏缅语人群里面,可能在北部藏缅人群里多一些吧。具体的比例,我不了解。目前也缺少藏缅语人群实测SNP的数据
发表于 2018-8-8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147# lgimba 好的。谢谢你了
发表于 2018-8-11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bio360.net/news/show/12310.html

       Science:古代人类定居青藏高原的“三步曲”  2014-11-22

中国研究人员主导的一项国际研究显示,古代人类定居青藏高原采用了三步走模式。这项研究对理解人类如何适应青藏高原高寒地区的极端环境,及认识主要生活于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的藏族的起源具有重要意义。

这项成果20日发表在美国《科学》杂志上。论文共同通讯作者、兰州大学的董广辉副教授表示,他们对青藏高原53处古代人类遗迹的动物骨骼、植物遗存及人工制品进行了研究,旨在“认识古代人类是什么时间,以什么样的生计模式(如:狩猎采集、粟黍农业、麦作农业、游牧等)扩散到青藏高原的哪个(海拔)区域,是季节性活动还是永久定居?”

研究表明,古代人类向青藏高原扩散可能分为三步。第一步,距今约两万年至约5200年前,旧石器人群在青藏高原进行低强度的季节性游猎;第二步,距今约5200年前至约3600年前,粟黍农业人群在青藏高原东北海拔2500米以下河谷地区大规模永久定居;第三步,距今约3600年前以后,农牧混合经济人群向高达4700米的高海拔地区进行大规模扩张。

研究显示,大约距今6000年前,黄土高原西部粟黍农业快速发展,随后人口迅速增长,迫使一部分人群沿黄河及其支流河谷向西迁徙至青藏高原东北边缘地区,这部分人群以种植粟黍(谷子、糜子)为主,而粟黍的生长受温度限制,因此当时人类主要定居在海拔2500米以下地区。

距今4000年前左右,欧亚大陆东西两侧文化交流增强,起源西亚地区的大麦、小麦等农作物和家畜羊传入中国西北地区,又促使青藏高原东北缘黄河谷地的人群于3600年前左右向更高海拔扩散,其中大麦成为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人类依赖的重要食物来源。

“这项研究厘清了古代人类向世界最高海拔地区扩散过程的时间框架,对理解人类如何适应青藏高原高寒地区的极端环境,以及认识主要在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生活的藏族的起源具有重要意义,”董广辉说。

参与研究的还有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美国匹兹堡大学、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

原文检索:

F. H. Chen, G. H. Dong, D. J. Zhang, X. Y. Liu, X. Jia, C. B. An, M. M. Ma, Y. W. Xie, L. Barton,X. Y. Ren, Z. J. Zhao, X. H. Wu, and M. K. Jones. Agriculture facilitated permanent human occupation of the Tibetan Plateau after 3600 BP. Science, 20 November 2014; DOI:10.1126/science.1259172
发表于 2018-8-11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414.html

史前人怎样走上“世界屋脊”   董广辉  2014-12-30



华盖创意供图



青海湖151遗址发掘现场   

不久前一则新闻引起了广泛注意,国际顶级科技期刊《科学》杂志报道了兰州大学陈发虎、董广辉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提出史前人类向青藏高原扩散的“三步走”模式。本报特约文章的主要作者之一,向读者深入介绍这项研究鲜为人知的细节。

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原,又称“世界屋脊”。人类最早什么时间登上青藏高原?史前人类从间歇性到高原活动到大规模常年定居经历了怎样的过程?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攀上“世界屋脊”?这些不但是读者很感兴趣的问题,也是科学家们致力解决的难题。

最新研究提出了史前人类向青藏高原扩散的“三步走”模式:第一步,距今约2万年至5200年前,狩猎采集人群在青藏高原进行低强度的季节性游猎;第二步,距今5200年前至3600年前,粟(谷子)黍(糜子)农业人群在青藏高原东北海拔2500米以下河谷地区大规模永久定居;第三步,距今3600年前开始,以种植大麦和牧羊为主的农牧混合经济人群大规模扩张并永久定居至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区。

上述结论究竟是如何得出的呢?

2万年前狩猎采集人群踏足高原,但停留时间较短,夏来冬去

与青藏高原东北部接壤的黄土高原西部,是自古以来人类繁衍生息的重要地区。1920年,法国古生物学家桑志华在甘肃省庆阳市的黄土地层中发现旧石器,使陇东盆地成为我国最早发现旧石器的区域。兰州大学张东菊博士、陈发虎教授等对地处陇西盆地的甘肃省秦安县大地湾遗址的研究工作显示,该地区的古人类活动至少可追溯至6万年之前。除此之外,兰州大学研究团队还在陇西盆地调查发现了数十处旧石器遗址,说明该地区在距今6万年至距今1万年前,一直是狩猎采集人群生活的重要栖息地。

在新石器时代农业人群到达青藏高原之前,旧石器时代狩猎采集人群在至少2万年之前,已经在高原高海拔地区及其周边地区从事季节性的狩猎采集活动。然而,在青藏高原发现的旧石器遗址多为地表地点,有可靠测年结果的旧石器遗址不到20个,说明早期狩猎采集人群在青藏高原的活动强度很小。

由于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自然环境严酷,尤其是冬天,古人类很难获得足够的食物和热量供给,因此推测旧石器人群夏天到高原游猎,冬季则选择生活在高原边缘或周边的低海拔地区。到距今8000年之后,由于粟黍农业在黄土高原西部涌现并快速发展,狩猎采集人群活动范围受到排斥和挤压,开始更多地在高原上活动,但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显示旧石器狩猎采集人群已在高海拔地区开始永久定居。

粟黍农业扩散,助古人类5200年前在高原海拔2500米以下地区定居

距今约1万年前,农作物粟黍最早在黄河流域被驯化。大地湾遗址是中国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之一,该遗址大地湾一期地层中出土了炭化黍,说明古人类在7800至7200年前已经开始栽培农作物。距今6500年前,中原地区逐渐兴起的仰韶文化人群向西扩散至天水盆地,随后粟黍农业在距今6000年之后在这一地区快速发展,成为最重要的生产方式。

粟黍农业发展导致仰韶中晚期人口的迅速增加,并且促使本地人群吸纳了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产生了具有地方特色的马家窑文化,也被认为是仰韶文化的地方类型。人口的大幅增长导致资源的紧缺,促使马家窑文化人群和少量仰韶晚期人群向人口相对稀少的西部扩张,在距今5200年前沿黄河河谷扩张到青藏高原东北边缘地区。另一部分马家窑人群可能沿着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向南扩散,其影响达到了四川盆地,为粟黍农业沿长江上游从青藏高原东南部向高海拔地区传播奠定了基础。

距今5200年前,从事粟黍种植的农业人群,已经从黄土高原西部扩散至青藏高原东北部的河湟谷地,并大规模永久定居在海拔2500米以下地区。距今5200至3600年前,马家窑和齐家文化人群生活在青藏高原东北部地区,从事农业生产,种植的农作物以粟黍为主。粟黍有耐干旱的特性,但其生长受温度限制明显,而温度则随着海拔高度的上升而下降。受温度限制的粟黍农业,是这期间人类无法大规模在海拔2500米以上地区常年居住的重要原因。

青藏高原的东南部纬度低,水热条件都比其东北部优越,因此粟黍种植的海拔上限较高。在海拔3100米的昌都卡若遗址,在4700至4300年前古人类已经永久定居并种植粟黍,但该时期青藏高原东南部海拔3000米以上,仅发现不足10处新石器时代遗址,说明人类定居的规模和强度都比较低。

西亚地区小麦、大麦和羊经河西走廊传入,助史前人类3600年前迈上整个高原

距今4000年前后,约1万年前最早驯化于西亚地区的小麦、大麦和羊,经河西走廊传入青藏高原东北部地区。古气候研究显示,北半球气温从距今4500年前开始下降,并于3600年前降至谷底。温度的下降很可能对青藏高原东北部的粟黍农业造成影响,导致人口与资源之间的平衡被再次打破。

人类为适应逐渐变冷的环境,必须采取更为多样的生产方式,在此过程中发现了大麦、小麦和羊耐高寒的特性。距今3600年之后,一部分以种植大麦和牧羊为主要生计方式的人群,开始向高海拔地区扩张,并成功大规模定居至海拔2500米以上地区。而生活在海拔2500米以下河谷区域的人群,依然以种植粟黍为主,但增加了大麦、小麦种植的比例,以适应气候冷干的趋势。

温暖适宜的气候条件,此前被认为是促使史前人类向青藏高原扩散的最主要因素。而最新研究结果却显示,史前人类恰恰是在距今3600年之后全球气候转向冷干的大背景下,才向青藏高原高海拔寒冷缺氧地区大规模扩张的,在此过程中,欧亚大陆史前农业传播给青藏高原东北边缘地区带来的农业技术革新,发挥了最为关键的作用。在此之前,温暖湿润的气候是促使旧石器人群到青藏高原季节性狩猎采集,以及粟黍农业人群大规模到高原边缘河谷地区永久定居的重要因素,为距今3600年之后的人群向高原腹地扩张奠定了基础。由此可见,气候变化与史前人类向青藏高原腹地扩张的关系是复杂的。

背景知识:

发现古人类活动留下的印迹

人类在生产和生活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物质,包括人类生活的住所、生产的工具和食物、废弃的垃圾等,古人类也是如此,而其遗留下的物质就是他们生存留下的印迹,也就是考古遗址调查或发掘过程中发现的考古遗存。

考古遗存包括古人类化石(遗骸)、居住和埋葬遗迹(房屋遗存、洞穴、墓葬)、使用过的工具(石器、陶器、金属器等)、扰动过的地层遗迹(灰坑、文化层等)、伴生动物化石(动物骨骼)、伴生植物化石(炭屑、炭化植物种子)等。

兰州大学研究团队在研究青藏高原及其周边地区古人类活动历史时,首先是与考古研究机构合作,对这一区域的史前文化遗址进行细致的调查,并选择考古地层保存完好的遗址取样。通过动植物化石的鉴定,可以知道古人类如何利用植物和动物资源;通过对人骨和动物骨骼化石的碳氮稳定同位素分析,可以判断古人类的食物结构。炭化植物种子是最可靠的碳十四测年材料,通过其年代测试可以知道古人类活动的准确时间。

通过以上方法,科学家可以成功破译考古遗存中所蕴藏的神奇密码,回答古人类在何时、何地,以什么样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存在于我们生存的星球。
发表于 2018-8-15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igg.cas.cn/xwzx/yjcg/201601/t20160111_4516108.html

吕厚远等-Scientific Reports:世界上最早茶叶实物的发现表明丝绸之路的一个分支在距今1800年前就穿越青藏高原   2016-01-11

导读: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古生态学学科组吕厚远研究员等与国内外同行合作,通过微体化石和生物标志物分析,发现在我国西藏阿里象雄时期和陕西西安汉代考古遗址中出土的腐烂碳化植物为茶叶,其年代分别距今约1800年和2100年左右,是目前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茶叶实物。同时也表明至少在1800年前,丝绸之路的一个分支可能穿越青藏高原。这项成果对于研究早期丝绸之路的分布格局,中原与藏区文化交流的历史,以及中华茶文化发展、传播过程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相关论文发表在近期出版的Scientific Reports(《科学报告》)上。

茶(Camellia sinensis L.)起源于中国,最早记载茶叶商品的文献资料可追溯到公元前59年的西汉时期(西汉·王褒《僮约》);最早的茶叶实物,发现于我国北宋时期的墓葬中。茶不仅是中华文化最具有代表性的标志之一,也是目前全世界最流行的非酒精型饮料之一。然而,对于茶叶是何时开始、通过什么途径从中国传播到世界各地的,一直缺少了解。

长期以来人们推测,茶叶、丝绸和瓷器作为关键商品,会沿着丝绸之路,从中国古都长安(今陕西西安)传送到中亚及以远地区。但是,迄今为止,在丝绸之路上,在唐朝以前,没有茶叶进入新疆或青藏高原的任何证据。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由于古代茶叶多已腐烂或碳化,难保存、难发现,即使发现了也缺少鉴定的方法。因此,及时保护相关的研究材料,寻找鉴定腐烂碳化茶叶的方法,是研究中华茶文化发展、传播的关键。

地质地球所新生代地质与环境研究室古生态学科组吕厚远研究员与国内外同行合作,针对西藏阿里地区故如甲木寺遗址和西安汉阳陵陪葬坑出土的疑似茶叶食物残体(图1),开展了系统的植物鉴定和年代学分析工作。由于植硅体、植钙体和生物标志物具有植物分类的潜力和长期保存的特点,他们首先通过分析我国45种现代茶、茶科以及近缘植物的植钙体形态,发现茶叶具有4类植钙体形态和组合特征,可以与其它植物进行区分,该研究成果2014年首次发表在Nature出版集团下属的国际在线开放获取期刊Scientific Reports(《科学报告》)上。其次,他们通过对现代茶叶等标准样品的色谱-质谱分析,进一步明确了鉴定茶叶的两个生物标志物:咖啡因和茶氨酸。此外,他们通过碳14年龄测定,证明故如甲木寺遗址出土植物的年龄距今约1800年左右,属于西藏古象雄王国时期;汉阳陵出土植物年龄约为2100年左右,与历史文献吻合。

在上述工作的基础上,吕厚远研究员等人通过对西藏阿里故如甲木寺和西安汉阳陵考古遗址出土的植物样品开展植硅体、植钙体和生物标志物分析,发现这些考古植物样品中都含有只有茶叶才同时具有的茶叶-植钙体(图2)、丰富的茶氨酸(图3)和咖啡因等可以相互验证的系统性证据,确认故如甲木和汉阳陵出土的植物遗存都是茶叶。



  图1 西藏阿里故如甲木寺遗址和西安汉阳陵位置分布图

(a)故如甲木寺遗址出土的食物残渣;(b)汉阳陵陪葬坑出土的疑似茶叶的碳化植物



图2 考古植物样品中分析出的植钙体类型组合(a,b,c)与现代茶叶植钙体(d,e,f)类型组合对比



  图3 标准茶氨酸样品与考古遗址植物样品的色谱、质谱图

(a)、(b)分别是标准茶氨酸样品色谱、质谱图;(c)、(d)分别是西安汉阳陵考古植物样品色谱、质谱图;(e)、(f)分别是阿里故如甲木寺植物样品色谱、质谱图

高寒环境的青藏高原不生长茶树,印度也仅有200多年的种茶历史,茶叶到达西藏阿里的可能途径,应该与距今2200多年前汉代开通的丝绸之路有关。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丝绸之路并不只有一条路,它是由许多网状的分支组成的。阿里地区故如甲木出土的茶叶表明,至少在1800年前,茶叶已经被输送到海拔4500m的西藏阿里地区,推测当时丝绸之路有一个分支穿越青藏高原。

该研究工作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以及科技部“973计划”项目和中国科学院资助,研究成果于2016年1月7日在线发表Scientific Reports上(Lu H.Y. et al. Earliest tea as evidence for one branch of the Silk Road across the Tibetan Plateau. Scientific Reports, 2016, 5: 18955, DOI: 10.1038/srep18955)。

该研究是吕厚远研究员继2005年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Nature发表青海喇家遗址出土4000年前世界上最古老的面条成果后,利用微体古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新手段,在中国传统文化领域发表的又一新成果。该工作也得益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西藏自治区文物部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等单位及时保护、提供了重要样品;中国科学院大学的杨益民副教授完成了生物标志物分析等工作。
发表于 2018-8-18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guihuayun.com/read/20029

谁是最早的藏人?  2016-02-26 Jane Qiu 城读



Jane Qiu,2015. Who are the Tibetans? Science, Vol. 347, Issue 6223, pp. 708-711. DOI: 10.1126/science.347.6223.708

Source: http://news.sciencemag.org/archaeology/2015/02/who-are-tibetans
Picture source: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47/6223

青藏高原面积四倍于德克萨斯,平均海拔4000米,地球上最难生存的极端环境之一。然而4万多年前遍布亚洲的现代人类并没有退缩。史前人类向青藏高原扩散的历史过程,以及对高原极端缺氧环境的适应机制,吸引着人类学、考古学、生物学、地球科学、人类遗传学等多学科研究关注,也是公众好奇的问题。

目前,青藏高原史前人类活动历史和动力的研究仍存在许多待解的难题,例如,人类最早什么时候到青藏高原生活?是什么动力驱使他们到此?是季节性游猎,还是常年定居?《科学》记者Jane Qiu实地考察青藏高原,并走访了多学科不同观点学者,写作《谁是最早的藏人》,综述最近的考古发现和来自不同学科不同观点的争辩。

一  青藏高原最近的考古发现

喇家遗址位于青藏高原东部、青海省民和县官亭盆地的下喇家村,海拔为1780~1800米。挖掘该遗址的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学家蔡林海将其称之为“青藏高原的庞贝”。

喇家位于黄河上游,遭遇可能由地震引发的大规模泥流,从而被掩埋毁灭。目前仍有许多疑团未解。遗址发掘的陶器和玉器似乎来自仰韶文化,而仰韶文化被认为是现代中国文明的前身。那么问题就来了:罹难者是汉人抑或是汉人近亲?是什么动力让这些先人们在艰苦低氧的“世界屋脊”上生活?



图 早期藏人农民的日常生活被4000年前吞没村庄的泥流保存下来,但是他们的来源仍然是个谜。

对这个问题有不同的答案。中国国内主流观点是“汉藏同源”,即藏人与汉人源自共同祖先,只是在最近几千年才分流。部分学者认为喇家遗址为这种观点提供了证据,例如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任晓燕认为“藏人和汉人从根本上说是同一种人,有共同祖先,直到最近才分开。”。

有不少学者持不同看法。四川大学考古学家吕红亮认为:“藏人并非只由迁移到高原的单一民族繁衍而成。”

最近一系列考古发现揭示曾经有许多不同的人在这块伟大的高原上逗留过。几乎是在现代人类抵达亚洲的同时,就有游牧人到达河流上游。他们不仅来自东方——中国内地,同时也有来自西方和南方的人。加州大学默塞德分校的考古学家Mark Aldenderfer评价青藏高原“在史前时期可能是个出乎意料的世界性之地,四面八方的人在此相遇”。

部分基因与考古研究结果证实喇家罹难者的确是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但其他证据似乎指向一个更复杂微妙的图景,几千年前来自亚洲各地的游牧人冒险闯入了高原,在今天藏人身上留下了显著的遗传印记。

河谷深切入高原核心地带,“可能为人类提供了一个良好生存之地”,即便在末次冰期(Last Glacial Maximum),也就是距今最近的一次冰期,大约距今1.5-2.6万年前的极寒时期,也是如此。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徐柏青如是评论,“狩猎、野生大麦以及其他食物足以支持小规模人口生存相当长时间”。

青藏高原东南缘云南玉水坪旧石器遗址,海拔2500米,兰州大学考古学家董广辉与同事

在此挖掘出可能是西藏人类最早的证据:距今2.9-3.7万年前的石器与兽骨。不过该研究并没有说明青藏高原最早的人类来自何方。

位于青藏高原西缘的遗址所出土的石器则与尼泊尔出土距今1.8-2.3万年的石器甚为相似。加州大学默塞德分校的考古学家Mark Aldenderfer认为,这表明“人类有可能从南喜马拉雅进入高原”,最早的藏人也可能来自西方。

青藏高原西部挖掘出的石器,部分距今1.8万年,与西伯利亚南部的阿尔泰山脉地区出土的石器相似。阿尔泰人也有可能是基因突变的来源,这对人类在高海拔地区生活至关重要。

2014年《自然》发表了由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执行院长王俊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人口遗传学家Rasmus Nielsen领导的团队合作研究的成果,指出调节人体血液血红蛋白合成的EPAS1基因变异可能源于丹尼索瓦人(携带EPAS1正常基因的人,在进入高原地区后,血液会因过多的红血球而变得黏稠,引发高血压和心脏病,而拥有EPAS1变异基因的人,血液中的红血球仅有轻微升高,不会出现任何心脑血管方面的问题)。这个变异基因仅存在于丹尼索瓦人体内,而丹尼索瓦人化石只在阿尔泰山脉地区发现。

作者据此推断,2-5万年前,现代智人在青藏高原附近曾与丹尼索瓦人混血,其后裔现在仍保留着0.1%丹尼索瓦人的基因组。智人可能携带这个基因到达西藏,也有可能在散布于亚洲之后到达青藏高原。

从云南遗址的石器和动物化石推断,最早的藏人是狩猎采集者,捕猎牦牛和其他动物。有些人可能会在冬季迁移到低海拔地区,而有些人可能是常年定居者。“如果最早的藏人生活在高原的核心地带,那么他们不太可能在高原与低地之间进行季节性迁移”。Mark Aldenderfer教授如是推论。青海师范大学的考古学家侯光良推测,史前时期的藏人可以“在西藏中部和西部大量的温泉地带中寻找庇护之地”,并且他们还可以用火塘取暖。侯光良与同事在青海湖江西沟遗址发现了最古老的火塘,距今1.3万年。

拉萨却桑地区一个新近发掘的遗址(海拔4200米)表明,至少在6000-9000年前,已经有人在此终年居住。否则,却桑的居民必须走700公里才能从高原上下来,如此长距离的季节性迁移对当时的狩猎采集者来说是不可能的任务。这些遗址表明在农业开始之前,人类已经在高原定居,无论在基因上还是文化上,都适应了高海拔低氧地区的生活。

随着时间的流逝,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逐渐演变为游牧,饲养羊群,驯化牦牛。德国马尔堡大学生态学家Georg Miehe等人2014年发表于《第四纪科学评论》(Quaternary Science Reviews)研究指出,由于游牧业的发展,8000年前西藏的植被开始发生变化。他们利用来自湖泊沉积物的花粉证据,说明西藏主要的牧草种类在8000年前出现。他们还记录古代土壤层木炭和森林花粉的相对增减,论证早期藏人烧毁树林,将其变为牧场。

维持一个更大的人类定居地意味着食物需求的扩大,在寒冷干燥的高原这是个艰巨的挑战。一轮全球变冷(global cooling)可能促进了关键适应的发生。

如今西藏的高海拔河谷种满了青稞,但最早的先民种的是另一种庄稼——粟。目前已知西藏最古老的人类定居点位于昌都地区昌都县卡若村,海拔3100米。四川大学考古学家吕红亮等人在卡若遗址发现了距今3050年的粟。

卡若位于澜沧江上游,非常适合农业种植,属“高原上温暖潮湿的地方”。但是,如果要在寒冷干燥的高原北部生存,则需要不同的作物。今年1月号的《科学》发表了兰州大学考古学家董广辉、张东菊和气候科学家陈发虎等人的研究成果,他们采用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法对青藏高原东北部53处遗址烧焦的谷物进行测算,发现直到1600年前,生活在海拔2500以下的藏民所种庄稼全是粟。后来的定居者才迁往高原更高海拔地区,主要种植青稞以及部分小麦。

“这正好与直觉相反,”董广辉解释道,“青稞和小麦相对粟,成熟所需时间更长,对于生长季节较短的高原地区来讲似乎并不是个好的选择”。但是青稞和小麦比粟更抗霜冻,2550年前开始的冰期,持续了一千年,迫使农民改种新的作物。

青稞和小麦让藏民征服了更高海拔地区。“小麦和青稞不仅帮助先民们在冰期中生存下来”,陈发虎解释,“还促使他们的足迹伸向高原的腹地”。



图  3600年前全球变冷促使西藏高海拔地区种植抗冻的青稞

传统观点认为人类是在温暖时期大规模迁移到高原的,因为此时植被更丰茂,但一种新的观点逐渐出现,“人类对高原的征服,即建立永久定居点,可能要更晚一些时候发生。”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P. Jeffrey Brantingham如是推测。



图 青藏高原密布各种考古遗址,3万多年前人类已经到达这片高原,6000年前,已经有先民常年居住于此。有超过3800处新石器时期遗址(本图未显示),显示了农业的传播。

二   究竟谁是最早的藏人?

西藏直到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在位期间才开始有历史记录,而西藏的神话传说中,藏人是猕猴与罗刹女在西藏山南的雅隆河谷婚配繁衍的后代。

藏人与亚洲其他人口的显著差别是他们能够适应缺氧高海拔地区生活而没有高原反应。藏人普遍居于海拔3500米以上地区,空气含氧量比海平面低40%,低出生体重发生率和婴儿死亡率高于其他地区好几倍。

遗传学家开始利用基因测序破解这个谜团。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执行院长王俊对50个藏人和40个汉人进行基因测序,测试了92%基因。结果发现至少有30个基因,其变异在藏人中普遍,而在汉人中罕见。例如前述调节人体血液血红蛋白合成的EPAS1,高达87%的藏族人携带EPAS1变异基因,而只有9%的汉族人携带该基因。为了解释这一结果,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人口遗传学家Rasmus Nielsen假设不同的人口规模、分化时间、基因流动量等,对不同人口历史发展进行多情景测试,认为2750年的分化时间,足以产生这样的基因变异。

他们的结论引起很大争议。吕红亮提出,这与目前关于西藏的许多认识相矛盾,例如卡若遗址至少要早2000多年。有人则质疑研究的方法。复旦大学人口遗传学家金力认为样本量和人口覆盖面过小不足以揭示西藏人口历史的复杂性。

语言学家认为藏人和汉人有着一个共同,但是更为遥远的根源。1998年,香港城市大学语言学家王士元通过比较发音、方言、语序等特征,构建了一个家庭树,把汉藏分化时间定为6000年前。波恩大学的喜马拉雅语言专家George van Driem提出了一个相近的分化时间。通过研究语言的演变,他推断大约在7000年前,青藏高原的东部、四川的西部,出现了第一个说藏语的人。

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宿兵提出了一个更为复杂、更早的藏人起源。宿兵与他的团队2011-2013年发表于《分子生物学与进化》(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的系列文章,报告了他们对青藏高原41个村子6109名藏人的DNA测序结果,他们发现藏人特有的Y染色体和线粒体DNA序列,而在亚洲其他人口则没有或者少见。根据已知突变率,宿兵推论这些序列大约在2-3万年前定居于高原的游牧人体内开始演化。

序列差异还可以推算过去人口增长瓶颈和扩张。根据DNA数据,宿兵团队发现藏族人口在7000-10000年前增长了4倍。认为汉藏具有紧密亲缘关系的观点至少部分是对的,数据表明进入西藏的第二波人口迁移,很可能是汉人。这些汉人移民与早期定居者交配,产生了今天的藏人。

现有的基因数据尚不足以完全解决这个谜题,还需要来自高原中心更广的考古证据、更大规模基因研究和古代DNA线索。

无论起源如何,藏人从来没有与世隔绝于高原堡垒中。这里是欧亚人口熔炉,不断有新移民加入。人们往往把高山视为屏障,但不管在史前时期,还是现在,动植物水资源丰富的高山永远吸引着低地人们前来。

华盛顿大学考古学家Michael Frachetti提出“内亚高山走廊(Inner Asian Mountain Corridors)”,从中亚和喜马拉雅至西藏和阿尔泰山脉,沿着这条走廊,考古学家发现了许多史前定居地。大约在3000年前,开始看到贸易联系。这条高山走廊很可能是丝绸之路的前身,成为基因、货物和思想交换的管道。

西藏地处文化纽带的核心。Aldenderfer总结:“成千上万年来西藏像个磁石,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若果真如此,则今日西藏的来源不太可能是单一的文化和族群。
发表于 2018-8-21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119# city 哪有那么高,西北汉族的西欧呀就在2%到5%,华北在0到2%。你说的15%到20%那都是外蒙古人了
发表于 2018-8-22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30507217971844

史前人类如何征服青藏高原   源基因   yoogene 发布于 2018-04-19 13:16:23

人类自古以来对青藏高原充满了好奇与向往,其在世界第三极上活动的历史长期以来扑朔迷离。

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被学术界称为世界第三极,四周高山环绕,海拔从2000米左右快速升高到4000米以上,成为人类定居青藏高原的天然屏障。动植物资源贫乏,紫外线辐射强烈,氧气稀薄,对多数动物(尤其是人类)而言,是特殊而又严酷的生存环境。



青藏高原新石器(紫色三角)和青铜时代(黄色菱形)遗址分布图青藏高原新石器(紫色三角)和青铜时代(黄色菱形)遗址分布图

青藏高原史前人类的活动历史历来是国际学术界广泛关注的热点科学问题。近年来相关研究取得明显进展,积累了大量考古学材料和藏族人群遗传学信息,也产生了多种关于青藏高原史前人类历史的不同认识。

兰州大学联合甘肃、青海和西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机构全面、系统的整理和深入分析了青藏高原已开展的考古及相关工作,描绘出史前人类扩散至青藏高原的基本历史进程。研究提出:黄土高原西部地区的史前人类主要通过河湟谷底,首先扩散到海拔相对较低的青藏高原东北部(例如青海湖盆地),再进一步向南沿河谷盆地扩散至青藏高原东北部高海拔地区,进而扩展至整个青藏高原地区。

扩散过程可概括为四个阶段:

末次冰消期的旧石器时代晚期(距今1.5-1.16万年)à全新世早中期的中石器时代(距今11600-6000年)à全新世中晚期的新石器时代(距今6000-4000年)à全新晚期的青铜时代(距今4000-2300年)。



古人类向青藏高原迁移的四个阶段古人类向青藏高原迁移的四个阶段

末次冰消期温湿气候吸引扩张中的现代人首次造访青藏高原,这一时期亚洲季风强度也接近现代,降水相对丰沛,我国北方地区细石器文化盛行。全新世早中期粟作农业发展和温暖湿润气候促使更多狩猎采集人群进入青藏高原。这两个时段高原上的史前人类均已季节性的狩猎采集为主,尚无确切证据表明史前人类永久定居到了青藏高原的高海拔地区。

黄土高原粟作农业的传播推动史前人类于距今6000-4000年进入青藏高原东北和东南部的低海拔河谷地带并定居,从事以粟作农业为主的经济活动,而麦作农业的传入推动史前人类在距今3600年前后开始常年定居到青藏高原的高海拔地区,标志着史前人类最终成功适应了青藏高原高海拔环境。

而关于曾经报道的末次盛冰期甚至更早的青藏高原人类活动的遗迹,需要更多的研究和测年来确定。



该研究首次全面、系统地梳理了青藏高原地区的人类活动历史,提出史前人类主要通过河湟谷底扩散到青藏高原东北部再进一步扩散到整个青藏高原,印证了青藏高原史前人类与黄土高原史前人类的长期以来的密切联系,同时也指出了目前阶段所亟待解决的问题,为将来的多学科研究提出了建议。

文章整理自:

张东菊, 董广辉, 王辉, 等. 史前人类向青藏高原扩散的历史过程和可能驱动机制[J]. SCIENTIA SINICA Terrae, 2016, 46(8): 1007-1023.
发表于 2018-8-24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yan 于 2018-8-24 18:34 编辑

1,现在的数据只能说明以cts5308为主的一小部分f5的后代在甘宁于5000年前左右有一次爆发,奠定了羌,从而演化了后来北线去的藏缅。2,汉藏搞成并列提法是谬说,藏中的o3,只是中原o3主流的一部分后代,于历史时期出走的拓荒(或叫殖民者,以cts1642的一部分后代为主)。
3,f5的爆发地当在湖北附近
4,可以描绘一下我们山东河北日韩cts5308祖先的足迹;16000年前在山东(m122)——13000年先向江苏安徽再折向西(m134)——向西进入湖北,8000年前 m117爆发,形成神农氏部族——继而产生1642,再产生5308。5000年左右1642遭遇变故部族四散(1642古老分支很多说明当时人口众多很繁荣,并且竞争力很强以至于后来构成周边很多少数民族的主要成分),5308向北进入甘肃——咱们那位5308祖先于4500年左右向东进入河北山东(其他5308留在甘青向西发展,形成羌后形成藏缅),1万多年转了一大圈回到山东---O3的爆发地。
发表于 2018-8-24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1,甘宁青爆发的不是f5,只是以cts5308为主要构成的一小部分F5的后代,融合当地土著繁衍形成了后来的羌,继而衍生出了北线去的藏。2,汉藏同源,古羌等提法本是荒谬的,汉民族的主要构成O3 源远流长,藏缅中的O3只是其5000年来分流出去的一小支(以cts1642的一部分后代为主,分南北两线)。
3,F5的爆发地当在湖北及其附近,后向四周扩撒,其中cts1642--cts5308的一支向北进入关中,再到甘宁青(携带了少量其他成分),于甘宁青爆发。
4,从逻辑关系上讲,汉藏语系的提法是不准确的,应当为---汉语系藏缅语支。
发表于 2018-8-24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1   古人生产力低下,生活与迁徙离不开自然地理环境的制约,祖先的生活与迁徙路线大多沿着山地丘陵的边缘而行,一方面可能当时平原地带洪水泛滥不适合生存,另一方面便于渔猎获得食物。
2   M122爆发于山东,F11以山东为中心发展,成为汉族三大支之一。
3  p201在东南沿海留下一支,成为台湾土著和波利尼西亚人的O3来源.   
4  m134则向西,F5的祖先向西进入湖北附近,并向四边发展,由于自然环境优越,达到一个空前繁荣的农业时期,造就了神农时代。
5   F46的祖先折向北,进入山西河北,造就了之后F5,F46交错分布的地理分布特点。
6,6或7千年前,随着自然环境变迁,中原(大平原)环境变好,生产力的提高,尤其是青铜时代的到来,f11,f5,f46等族开始逐鹿中原,也开始了中华文明大融合的进程
7  从树上看,大禹一族只能是cts335
发表于 2018-8-24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描绘一下我们河北山东日韩支cts5308祖先的足迹;16000年前在山东(m122)——13000年先向江苏安徽再折向西(m134)——向西进入湖北,8000年前 m117爆发,形成神农氏部族——继而产生1642,再产生5308。5000年左右1642遭遇变故部族四散(1642古老分支很多说明当时人口众多很繁荣,并且竞争力很强以至于后来构成周边很多少数民族的主要成分),5308向北进入关中,再进入甘肃——我们那位5308祖先于4500年左右向东进入河北山东(其他5308则由甘青宁西向发展,形成羌再后形成藏缅),我们这支5308历经1万多年转了一大圈回到山东---O3的爆发地,祖先不容易啊。
发表于 2018-8-24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问题当有历史观与辩证观,不能割断逻辑与因果。
发表于 2018-8-24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藏缅与汉共享的父系始祖成分是起源于西北,而这位始祖却是于5或6千年前来源于湖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10-21 17:43 , Processed in 0.10071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