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Tocharian_2

Characterizing the genetic history of admixture across inner Eurasi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6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6 12:26 编辑
welson 发表于 2019-1-6 10:43
非洲智人进入东亚上限三万年?

那田园洞人是智人还直立人?


田园洞的4万年是一直有争议的,动物骨骼年代基本都在3万年左右。田园洞人骨主要出现在角砾层,年代在3.1万年前。报道通常愿意拿年代最早的数据来突出其学术重要性,但事实上,角砾层上限是3.1万年。是底砾层人骨在3.8万年前,但人骨基本上都出现在角砾层,同地区的山顶洞,年代估算是1.8万到2.6万两种。

在田园洞出土的化石中,除人类化石之外,豪 猪 就 是 学 术 价 值 最 大 的 了。该 遗 址 出 土 了 我国最为丰富的豪猪遗骸,包括头骨、牙齿、头后骨骼等,从其形态特征及大小判断,田园洞的豪猪应归入我国现生无颈鬃豪猪(Hystrix subcristata)。碳14测年表明,豪猪在田园洞的存续时间介于3.05万—0.467万年之间, 为更新世末期到全新世中期,是目前所知豪猪化石在我国北方地区的最晚记录。

时至今日,山顶洞仍然是我国旧石器时代晚期最重要的遗址之一,尽管在此发现的人类化石早已下落不明。在山顶洞的下室和上室曾发现了3具相当完整的头骨和其他骨骼。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魏敦瑞研究认为三个头骨分别代表今天居住在东亚、北极地区和南太平洋岛屿的三个人种。上世纪六十年代,吴新智研究指出三个头骨有一系列共同的形态特征如脑颅较长、较高、颜面部较矮、眼眶较低、外鼻孔较宽等;虽然有一些特征在个体之间变异比较大,但是 仍 旧 属 于 同 一 个人 群 ,即 原 始 蒙 古 人 种,他 们是黄种人的祖先。近年的研究还发现,102号头骨眼眶外侧的形态反映其先辈可能接受过来自尼安德特人的基因。陈铁梅等研究者在1992年用加速器进行的放射性碳测出上室文化层和下窨的动物化石的年代分别是2.9万—2.4万和3.4万—3.3万年前。

田园洞和山顶洞两个遗址有不少共同之处:首先,二者的堆积物很相似,主体堆积都是未胶结的含亚黏土的角砾堆积:其次,石化程度均较浅;第三,在动物群组成方面,两者有很多共有属种,并且有几个属种是首次出现于华北地区。山顶洞和田园洞动物群,都是以梅花鹿为主(山 顶 洞 中还 有 虎 和 野 兔 也 很 丰 富)。在 田 园 洞动物群中,有27个种曾出现于山顶洞,占总数的69.2%;田园洞有24种动物仍存在于北京地区, 占总数的61.5%,从统计数据看,田园洞动物群更接近山顶洞动物群。尽管在田园洞动物群中尚未发现绝灭种类的化石(并不代表在该地点从未有 过 绝 灭 种 类 ,只 是 目 前 尚 未 发 现 而 已 ),但 两者都含有北方地区最早的沟齿鼯鼠和果子狸。此外,田园洞未有发现鬣狗、犀牛和大象等,这些动物在周口店的各个地点曾长期生活,直到山顶洞期;这些动物之所以在田园洞缺失,主要原因是田园洞所处位置太陡峭,这些特大型动物难以到达。


田园洞和山顶洞因为要么没有石器要么石器太少无法分类,我们看下中原等其他地区的旧石器考古谱系就清楚了。MIS3阶段,4.5-3万年前,中原地区属于暖湿气候,石器仍然是百万年传统的简单剥片技术的小石片传统。MIS2阶段,即3万年后,被认为与非洲智人相关的石叶-细石叶技术才从西伯利亚南下,与气候的干冷化相关。

本地区新发掘的一系列MIS3阶段的遗址, 如本期所刊载的郑州市二七区老奶奶庙、登封方家沟与新郑赵庄等遗址, 年代测定结果分布在距今4.5万年—3万年之间[5]。这些遗址石器工业的特点均是典型的石片石器技术。采用简单剥片方法, 直接剥取石片毛坯, 再进一步加工出不同形状与使用刃口的工具, 与中国北方长期流行的小石片石器工业传统有非常明显的联系。但这些遗址居民远距离运输石英原料, 有更为娴熟的剥片技术, 开始利用背脊、同向打片技术生产长石片。石器刃口修理疤痕更均匀, 形态较规整的工具数量也渐增多等特点, 均反映了这一时期旧石器文化发展的阶段性特点[6]。

随着MIS2阶段的到来, 到距今2.6万年前后, 本地区石器工业发生明显变化。首先是由于气候变冷所带来环境变化的影响, 遗址数量较前一时期骤减。石器原料的选择也发生明显变化, 已发现的几处遗址均已采用燧石为主要石器原料。更重要是剥片技术的变化, 石叶与细石器技术开始占据主导地位。如本期刊载的登封东施与西施东区上层的发现, 两者均发现典型的石叶剥片技术产品, 尤其是前者, 更可以完整复原出石叶与细石叶的生产操作链[7]。这些特点显示本区的旧石器文化随着全球性环境的变化, MIS2阶段冷期的到来, 也转变为适应干冷环境的高流动性专业化狩猎人群使用的石叶—细石叶工业。不过这一阶段仍以石叶生产为主, 细石叶技术尚不成熟, 且展示着与石叶技术尚无法截然分开的特点[8]。

如前所述, 从距今4万年至5万年一直到距今3万年前后, 中原地区的石器工业仍然是中国北方地区长期流行的石片石器传统, 以简单剥片技术来生产石器, 满足生产生活的基本需要。在此期间, 由于MIS3阶段的相对暖湿环境, 中原地区成为当时人类活动的重要区域。不同的人群分布在平原河谷区, 聚集在适合居住之地安营扎寨, 形成较长时间停留的中心营地。同时也在周边形成放射状的临时活动地点, 完成狩猎、采集、选取石料并制作石器, 乃至堆砌石堆并摆放古棱齿象头等多种活动, 构成当时的栖居形态, 展现了晚更新世人类在嵩山东麓生活的繁荣景象[12]。这种情况清楚地显示出中国境内的旧石器文化发展的连续性, 并不似有学者一再论证中国古人类文化发展存在断层。尤其是强调末次冰期寒冷气候的影响或是东南亚多巴火山大爆发的作用等, 促使中国境内古人类文化发展链条的中断, 这些推论显然都是经不住郑州地区考古新发现的检验[13]。

郑州地区考古新发现的证据不仅反映该地区古人类文化发展的连续性, 而且更直接说明这一阶段简单石片石器主人的行为复杂化, 特别是具备现代人独有的象征性行为的出现等重要转变。老奶奶庙遗址等有组织的营地安排、远距离的优质石料的运输, 乃至在石器生产技术上的改进等都是重要证据。尤其是新郑赵庄远距离搬运紫红色石英砂岩, 专门垒砌成石堆基座, 再摆放巨大的古棱齿象头, 这种非功利性的复杂活动, 无论是出于对巨兽的恐惧或崇拜, 还是对狩猎丰收的祈求, 显然都具有某种象征性意义[14]。这应该是现代人行为在中原地区出现的最确切证据。赵庄遗址摆放象头的石堆遗迹不仅是中国, 也是东亚地区的首次发现。该遗址典型石英石器工业与华北北部到中原地区的广泛流行等同类发现也很一致, 都展示出此阶段东亚地区现代人的出现及发展特点。

登封西施与东施遗址石叶及细石器工业的发现, 除了清楚反映中原地区受到晚更新世全球性气候变化与环境变冷对石器技术与生计方式的巨大影响之外, 也反映了晚更新世期间中国及东亚大陆中部地区同样会发生人群迁徙与文化的传播扩散[15]。与中国北方长期流行的简单石核—石片技术不同, 石叶—细石叶技术显然是外来技术。这种技术的出现更可能是受到末次冰期最盛期气候变冷, 中、北亚地区原来的专业化狩猎人群携带他们的石叶技术南下大潮的影响。这一波石器技术或人群的迁徙扩散, 反映了来自北方的影响确实也曾波及到中原腹地[16]。然而其时代明显要晚于中原地区现代人的出现。这种情况也进一步说明, 在东亚现代人出现与发展的过程中如果有外来因素的影响, 那么这种影响的痕迹显然也会在考古发现材料上留下痕迹。


华北地区,普遍出现可能与非洲智人相关的外来技术石叶-细石叶技术出现年代,已经有共识。即在2.9-2.6万年前的MIS2期,东亚大陆气候开始由温湿变为干冷,此前,盛行了一百万之久的东亚传统简单石核-石片(小石片)技术也开始寿终正寝状态了。

正像我们在水洞沟看到的那样,被取代的不是东亚百万年传统的小石片技术,而是小石片技术取代了石叶和莫斯特技术,整个MIS3期,即4.5-3万年前,东亚百万年传统的小石片技术仍然是东亚的绝对主力文化。打败小石片这些东亚直立人后代的武器,并不是非洲智人先进的石叶加工技术,而更可能是MIS2期在3万年后突然来袭的干冷气候,而在西伯利亚适应了两三万年,并发展出更先进的细石器技术的非洲智人直到此时才开始进去东亚腹地,并一统江湖。

华北细石器技术的出现与发展
王幼平
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摘要:本文拟简要介绍近年来华北地区新发现的细石器遗存,并对细石器技术出现与发展等问题进行初步探讨。新发现显示,29-26 kaBP左右在华北地区石叶-细石器技术的出现,可能是受到MIS2阶段环境变化的影响,阿尔泰等中-北亚地区人群与旧石器文化的南迁扩散所致。其后,华北地区以船型细石核为代表的宽台面技术的出现与扩散过程,则反映了该地区原住民应对LGM期间环境变迁的适应策略与发展历史。虎头梁类型的楔形石核细石器技术的进退,同样展现了晚更新世末东北亚地区人群的流动性及环境变化的耦合关系。


最后,请你注意区分智人和直立人概念,非洲智人也是非洲直立人的后代,丹尼索瓦人是亚洲直立人的后代,但他们无疑是智人。同样,那些在距今4.5-3万年前仍然是东亚大陆北方绝对文化主力军的简单石核-石片技术的主人,显然更似东亚百万年历史的直立人后代,但同时,他们显然也已经演化为智人。另外,尼人也无疑是智人。

很多人的脑子中,以为自己非洲智人是无敌的,以为5-6万从非洲走出来后,瞬间就秒杀欧亚大陆的一切土著。但事实上,克鲁马农人与尼安德特人一直并肩生存到距今3万年前,南西伯利亚地区,尼人,丹人和非洲智人一直并肩生存的状态,直到石叶技术进化为细石叶。东亚更是如此,如水洞沟等遗址,与尼人相关的莫斯特技术和与非洲智人相关的石叶技术一直并存,东亚的莫斯特技术遗址目前看起来还更多一些。而东亚百万年历史的小石器技术不单没有因为新的石叶和莫斯特技术来袭而衰落,相反,他们在MIS3期的4.5-3万年前,变得异常繁盛,成为了东亚大陆北方的绝对主体,甚至还一度渗透到华南地区的砾石文化区,非常强悍。水洞沟的石叶和莫斯特技术最终也被本土的简单小石片技术传统给取代了。

直到MIS2期,即3万以后,东亚大陆气候骤变,石叶-细石器技术才从贝加尔-蒙古地区南下,一举取代了百万年历史的小石片技术。

Screenshot_2019-01-06-11-18-52-711_com.duokan.reader.pn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6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山顶洞人最近年代也有拔高
发表于 2019-1-6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6 12:53 编辑
哈特曼元帅 发表于 2019-1-6 12:12
山顶洞人最近年代也有拔高


1.8万变成2.6万年。刚好是MIS2期,北方石叶-细石叶技术大陆南下取代华北百万年历史的小石器传统的年代。

动物年代与田园洞一致,都在角砾层,上限3万多年前。田园洞和山顶洞都可能是在3万多年前从贝加尔蒙古南下的第一波石叶工业人群,他们可能如水洞沟的石叶和莫斯特技术一样,被本地土著的小石片人群最终消灭掉了。

当然,他们的年代都可能被高估,二者都是在3-2.6万年前的MIS2期,气候开始干冷化,有些狩猎优势的石叶-细技术逐渐取代了华北百万年历史的简单石核-石片技术。

虽然山顶洞遗址石制品的数量较少,但它是中国北方乃至整个中国唯一发现早期现代人化石和众多文化遗物共存的遗址,尤其是大量装饰品的存在为我们讨论现代人扩散的北方路线提供了启示。目前,新的测年研究表明,山顶洞的人类化石和文化遗物形成于3.3万年之前,并有可能早至3.8~3.5万年[]96]。

目前山顶洞是中国出土装饰品最早的遗址,而装饰品多被认为是人群识别和信息交换的媒介,其与欧亚大陆西部尤其是西伯利亚阿尔泰地区距今4.5~4万年的装饰品在种类和形态上具有较多相似性,如多以鹿类和小型食肉类的犬齿穿孔作为装饰品、存在骨管和串珠装饰品等。据此,我们推测山顶洞人与欧亚大陆西部的现代人人群有着更加紧密的文化联系。同时,有学者指出山顶洞的人类化石部分形态特征与欧洲早期现代人的特征类似[]103]。结合两个方面的证据,山顶洞人有可能是现代人自北方路线扩散的一个支系[]96]。

虽然我们认为IUP遗存可能代表着现代人在亚洲北部的扩散,然而此类遗存在中国的时空分布是局限的。目前仅在西北和北方个别遗址发现此类遗存,而同时代其他地区的大量遗址表现的仍是简单石核—石片工业,当然这并不表明所有的简单石核石片组合具有同一的内涵。水洞沟地区的石器技术研究表明,IUP遗存进入中国北方以后,存在时间比较局限,约在距今4~3.3万年,而其后这种外来的技术体系被简单石核—石片技术代替。

发表于 2019-1-6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变成3.3到3.8万年前
发表于 2019-1-6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跟田园洞人4万年代相符
发表于 2019-1-6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6 13:18 编辑
哈特曼元帅 发表于 2019-1-6 12:49
跟田园洞人4万年代相符


田园洞的角砾层和山顶洞的角砾层,动物年代相当,3-4万年。水洞沟也有说法年代提升至3-4万年。也就是提升至MIS3期,此期尚属于大暖季,东亚大陆仍然以百万年传统的小石片工业站绝对统治地位,如果田园洞,水洞沟和山顶洞都是处于MIS3期,那么,他们就属于文献中描述的那批被小石片土著消灭的一批不成功的探路者。

直到进入MIS2期,石叶-细石叶才开始大举从西伯利亚南下,取代了百万年传统的小石片工业。如果,之前的年代估算没有错,这批人就是MIS2期才南下的石叶-细石叶技术猎人。

从田园洞的古DNA结果上看,虽然相对4.5万年前的Ust更近一些东亚人,但距离还是很明显,所以,能不能到4万年很难讲,3万年还是最有可能的,所以,属于被小石片技术土著消灭的第一波探路者的可能最好。2.6万年前后,MIS2期的石叶-细石叶技术西伯利亚移民更似现代蒙古人种的直接祖先,他们终结了东亚土著小石器的百万年传统。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6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东亚人不擅长玩石头,几乎找不到古代的巨石建筑,东亚人擅长土木工程。北京学院路边保留的元代城墙,还是夯土的。而西欧亚的巨石建筑不胜枚举,最著名的金字塔,记得央视播出的马耳他海底巨石建筑,都超过一万年了。莫维斯线划分有一定道理。

美洲也有巨石建筑,似乎说明ANE人群比较擅长玩石头。那么有可能早期西伯利亚的石叶技术是ANE人群的老祖从西方带过来,后来北方的东亚人学会了,东亚人学习能力很强的!

后来的细石器和新石器都是覆盖欧亚大陆的,应该和学习与贸易有关。
发表于 2019-1-6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6 17:33 编辑
w_howard 发表于 2019-1-6 13:03
东亚人不擅长玩石头,几乎找不到古代的巨石建筑,东亚人擅长土木工程。北京学院路边保留的元代城墙,还是夯 ...


不能认可,我们看不出同为石叶工业,欧洲的怎么就比西伯利亚更先进。而欧洲西亚印度印尼北非澳洲的几何型细石器也看不出比西伯利亚东亚北美的细石核细石叶更先进。

我们只能说,当欧洲的克鲁马农人基本在3-4万年前取代尼安德特人时,东亚大陆的石叶技术先行者则没有那么幸运,3-4万年前的MIS3期,东亚百万年传统的小石片依然占据统治地位,一度消灭了早期如水洞沟等地出现的石叶技术和莫斯特技术。

补充一些中国研究者关于旧石器时代石叶工业的看法。研究者显然认为,即使存在非洲智人东进东亚腹地,也应当在3万年以后,而不是6万年前。当然,最新的年代估算,水洞沟等遗址的上限被提高到接近4万年。且,莫斯特和类欧洲奥瑞纳石叶技术同时出现在水洞沟,看似非洲智人和尼安德特人是肩并肩出现在东亚大陆腹地的。


Screenshot_2019-01-06-17-24-56-800_com.tencent.mtt.png
Screenshot_2019-01-06-17-24-13-385_com.tencent.mtt.png
发表于 2019-1-8 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永谢布一贯的伎俩就是给他的对立面先立个FLAG,然后再要求你证明他自己立的这个FLAG或者自己来批驳这个FLAG。就比如本帖他自己先认定南方人群的北上是要伴随陡刃器的北上,然后要求不同意他观点的人证明这个陡刃器的北上,即使有人搜索给他提供证据了,他也翻脸不承认,他自己转的文章也没说没关系。其实以他一贯半吊子的水平,他哪懂旧石器考古。自己也不太了解这方面,这帖子本来也不打算回,但自己明白,有一点他肯定是不清楚,或者可能想要故意蒙混过去的,那就是南方砾石工业区域并不都是那种无陶的和平文化,从此文(http://www.doc88.com/p-1803140427436.html)可以知道,南方旧石器文化可以粗略分为南北两大类,交界线在岭南一带,岭南北部旧石器遗址有陶器,有铲形器,部分遗址还有稻属遗存,这些都是与农业起源相关的,单就这些就可以与无陶的和平文化区别开来。目前最早的陶器是在玉蟾岩和仙人洞,年代已经可以早到接近两万年,所以我虽然不清楚LGM以后长江以南人群北上伴随的石器现象具体如何,但我认为,这些人北上可能是与陶器的北上传播有关的

发表于 2019-1-8 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排除陶器向北方传播跟D系绳纹人有某种联系,陶器是最早在两万年前出现在长江流域的仙人洞(江西北部),然后随后又于一万六千年前出现于日本,再后来才出现在东北亚。而且绳纹人也确实跟东南亚的和平古人有联系,这已经被研究证实。所以说,完全没有南人北上是不对的,但也不像某些黄汗说的那样全都是南人北上,至少后来细石器时期是北风压倒了南风。我还是更倾向于NO和C2是走北线的跟老永的想法类似,但D系很可能是南来的。
发表于 2019-1-8 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我不认为稻作两万多年前就已经起源了,不应该对发现疑似稻米硅晶体这句话做出过分解读,就算真的是发现了几粒稻米硅晶体,也不代表说稻作已经出现了。国内外公认稻作还是于七八千年前起源于长江中下游地区,随后向南北两个方向传播。
发表于 2019-1-8 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岭南旧石器和新石器早期的文化跟岭北差异均很大,大概是六千年前稻作传入岭南之后才逐渐跟岭北趋同(即便是这样,广东五千多年前的古椰遗址稻谷依然不多,而橄榄和坚果占了大多数)。所以我也不太认同某些黄汗的观点,既东亚人祖先是走南线先进入岭南然后再北扩的。岭南早期的居民应该另有其人,后来被东亚人驱逐或同化。
发表于 2019-1-8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Lep1dus 发表于 2019-1-8 00:51
永谢布一贯的伎俩就是给他的对立面先立个FLAG,然后再要求你证明他自己立的这个FLAG或者自己来批驳这个FLAG ...

用新石器时代的陶器和用10万年前的某些疑似陡刃,来证明出非洲人群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北上,是非常可笑的。
发表于 2019-1-8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ll 于 2019-1-8 09:12 编辑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6 13:27
不能认可,我们看不出同为石叶工业,欧洲的怎么就比西伯利亚更先进。而欧洲西亚印度印尼北非澳洲的几何 ...


田园洞人常染已经是属于东欧亚人群的范围内了,已与西欧亚人产生很大的分离。假设田园洞人只是恰好是在3~4万年前才来到东亚,那东欧亚人的常染特征则可能不是在东亚产生的,再假设田园洞人走北线的话东欧亚人群则可能是在西伯利亚产生,但西伯利亚3~4万年前的K14古人、ANE古人都属于西欧亚人的范围内,和田园洞人差异极大,如果田园洞人是走北线却没有和这些西欧亚古人发生混血就是很奇怪的事情了
发表于 2019-1-8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lll 发表于 2019-1-8 09:06
田园洞人常染已经是属于东欧亚人群的范围内了,已与西欧亚人产生很大的分离。假设田园洞人只是恰好是在3 ...

西伯利亚的面积很大,不是说走北线就一定得混ANE。我认为K2a在北线的历史应该还是要比有明显西欧亚血统的ANE在北线的历史更长,很可能ANE在两三万年前大规模在北线扩张的时候,EE已经向东向南进入东亚地区了。
发表于 2019-1-8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8 09:22 编辑
MNOPS 发表于 2019-1-8 04:40
另外,我不认为稻作两万多年前就已经起源了,不应该对发现疑似稻米硅晶体这句话做出过分解读,就算真的是发 ...


M95的新证据已经出来了,最新证据估算,M95的蒙达人支系年代低于6000年,而常染色体估算的南亚族进入印度与土著混合的年代最早中数在~3800年左右,最早不超过4500年。所以,很显然,水稻农业伴随南亚语族以东亚西南进入印度的年代非常晚。如果水稻农业早在2万年前就在华南地区起源,为什么要蛰伏1.5万年后才开始向临近地区迁徙?所以,更合理的推测是,M95起源于长江下游华东地区的发达水稻农业,然后,在典型的新石器水稻农业兴起后才扩张到华南地区,并辐射到印度,年代在4000年前左右。

The genetic legacy of continental scale admixture in Indian Austroasiatic speakers

We used ALDER to test this scenario and to infer the admixture time that led to the genesis of the Mundas. The admixture midpoint was 3846 (3235 – 4457) years ago for South Mundas, which may point to the time of arrival of the Southeast Asian component in the area, and 2867 (1751 – 4525) years ago for North Mundas.

The entire Southeast Asian Y chromosome variation within the clade O2a2 has been estimated to be only 5 965 (CI 5 312 – 7 013) years old.

语言学家对蒙达语言的分离年代估算也不会超过7000年。

The Munda branch split from other Austroasiatic languages less than 7000 years ago based on Fuller’s archeolinguistic reconstruction.
发表于 2019-1-8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8 09:12
M95的新证据已经出来了,最新证据估算,M95的蒙达人支系年代低于6000年,而常染色体估算的南亚族进入印度 ...

是的,我也不认为水稻农业起源那么早,完全跟考古和分子人类学的证据不吻合。水稻农业还是起源于七八千年前的长江中下游的可能性最大,而后大概在五六千年前才扩散到华南,四千多年前扩散到南亚和东南亚。
发表于 2019-1-8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稻的驯化年代和M95扩散的年代未必一致,实际上根据考古层位的发现,无论是玉蟾岩的古栽培稻还是仙人洞的植硅石层位年代仅仅比陶器略晚而已,陶器的年代距今18000-20000年左右,那么那些栽培稻可以追溯到17000-18500年左右。


Fig. 2       G-PhoCS estimated demographic model of the Asian rice complex. Each internal node has a median mutation rate calibrated divergence time (T) estimate (ka) with its 95% Highest Posterior Density (HPD) in parenthesis. Only the 95% HPD is shown for each ancestral effective population size (Ne). Arrows indicate the migration band and direction of gene flow. Arrows are labeled with median and 95% HPD for the total migration rate estimates.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00379/
年代非常的一致。
发表于 2019-1-8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MNOPS 发表于 2019-1-8 09:09
西伯利亚的面积很大,不是说走北线就一定得混ANE。我认为K2a在北线的历史应该还是要比有明显西欧亚血统的 ...


如果是这样假设东欧亚人是北线进入东亚的那应该要早于4万年
发表于 2019-1-8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8 09:34 编辑
lll 发表于 2019-1-8 09:06
田园洞人常染已经是属于东欧亚人群的范围内了,已与西欧亚人产生很大的分离。假设田园洞人只是恰好是在 ...


不管是Ust还是Tianyuan,现代对比组标尺,共享成分同时最多的即不是西欧亚也不是东欧亚,而是澳大利亚人种的南印度人群成分。这与旧石器时代人骨普遍与澳大利亚人种聚类的特征是吻合的。

另外,田园洞也远远没有归类到东欧亚那么简单,即使不考虑高比例的类南印度因素,田园洞也有高比例的类高加索因素,与今天很多西北族群相似,还有很高比例的类美拉尼西亚成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11-20 18:20 , Processed in 0.09641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