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Tocharian_2

Characterizing the genetic history of admixture across inner Eurasi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4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9-1-4 15:18 编辑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3 00:39
...我的看法是,非洲智人进入东亚北方通过阿尔泰贝加尔蒙古一线,直到旧石器晚期中段,即2-3万年前才进入东亚北方,以东亚传统的小石器出现石叶工业因素为标记,  

                         二OO九欢乐多,小云金句献佳作~~~
发表于 2019-1-4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还是小云老师学术素养高,某001除了会在这里说风凉话还有复读机重复之外,看不出他拿过什么证据反驳小云老师。
发表于 2019-1-4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4 10:37
小云老师又来金句,看来2019注定是一个欢乐大年,哈哈

我对非洲智人五六万年前出非洲,然后,快速覆盖整个欧亚大陆的假说一点也不感冒,我们看到的证据是,男西伯利亚出现石叶工业后,经过一两万年的迁徙,东亚北方石叶工具传统才开始零星出现,水洞沟就是上限了3万年上下。

类似的,澳大利亚具有纤细化头骨的疑似非洲智人年代已经超过6万年,古DNA已经证明蒙戈湖与现代人无关,不是5-6万年那批出非洲智人。直到距今3万年前,澳大利亚出现几何形细石器,才第一次建立起与印度尼西亚、印度、西亚的关联。我判断,澳大利亚原住民的祖先进入澳洲大陆,不会早于几何形细石器文化的年代,即3万年前。此前那批人与现代人无关,或者关系类似尼人,丹人。

发表于 2019-1-4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3 12:31
难道朝鲜的砾石工业是旧石器中期那一批原始砾石,几十万年历史传统,还有重复告诉你吗?包括朝鲜在内的 ...

          考虑到三里屯戎狄学院拿着从阿拉斯加进口的旧石器工业教科书,误导着一批又一批从缅甸招生来的濮族学生,出于普世价值原则,把正规的教科书列于下,以昭天下:

                        第二章 石器的生产
                        三、中国旧石器的生产 

      中国旧石器时代旧石器的特点,从整体上来看,可以划分乎不同类型的工业类型,包括石片石器工业、砾石石器工业,石叶工业和细石器工业等。不同工业类型有着明显的时空分布特点。除此之外,有部分学者提出旧石器文化‘南北二元结构’,即北方的石片石器工业与南方的砾石石器工业。也有些学者提出中国旧石器时代晚期的石器划分为石片石器、石叶、细石器与零台面石片石器等四种类型

       还有学者对中、西方旧石器工业技术模式进行系统比较,将石器技术模式分为5种,认为石器技术模式1在中国旧石器时代分布广泛,流行时代漫长,模式4与模式5仅在北方局部地区出现,而缺乏模式2与模式3.(林圣龙:《中西方旧石器文化中技术模式的比较》,见《人类学学报》,1996年,15(1);1-9) 

                (一)石片石器 
         石片石器是中国出现最早的,延续时代最长的,分布范围也最为广泛的石器工业类型。突出特点是:简单剥片方法生产为主,使用最基本的坯材,以中、小型居多。

      1、最早的石片石器工业 
       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发现的小长梁、东谷坨等一批位于泥河湾盆地东缘的石器遗址,年代可能为距今100万年左右或更早。马圈沟遗址的时代更要早到距今150万年或更早。这些遗址发现的石制品可以大致说是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大陆已发现的最早的石器生产状况。 
      泥河湾早更新世的旧石器生产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马圈沟的发现,代表了时代最早的石器生产的特点;另一种是时代稍晚的小长梁、东谷坨等一批遗址发现的石制品,石器生产的情况已经开始复杂,在不同的遗址间出现明显的分异。 
      发现于1992年的马圈沟遗址已经过前后几次发掘,发现的石制品有数百件。在出土的石制品中,包括石核、完整石片、残片与断块等。马圈沟居民的石器原料,可能完全依靠来自遗址附近出露的基岩碎石。石料有2/3是燧石,其余是砂岩、凝灰岩等。从石核与石片的特点来看,他们已掌握石锤直接打击技术。但更多的是依靠锤击法来剥取石片,第二部加工的活动则不常使用。这些可以说明这里的居住者的石器生产过程还处于比较简单阶段,仅就地取材,选择较为合适的石材原料,打下石片就直接投入使用这样简单的步骤。 

      晚于马圈沟遗址数十万年的小长梁、东谷坨遗址,所留下的石制品与马圈沟没有太大区别。但东谷坨发现的石制品在原料选择、加工技术方面略有不同。仍然是就地取材,以当地丰富的燧石为主要原料。以石锤直接打击方法加工石制品。但在锤击石核中,除了常见的单台面、双台面与多台面石核外,还发现了10件“东谷坨定型石核”。在石片中,处于剥取晚期阶段的石片占绝对优势。更明显的不同是,这里的精制品的比例高。


      总体而言,泥河湾盆地东缘晚于马圈沟遗址的石器生产,仍然还是就地取材,主要以当地丰富的燧石为石器原料。其它岩性的原料也或多或少使用,主要受制于附近基岩的出露情况。剥片与加工石器的方法也都以石锤直接打击法为主。这些特点说明上述遗址具有相同的石器技术。 

     2、石片石器工业的发展 

      进入中更新世以后,石片石器的生产技术有所进步,过程也趋于复杂。与早期相比,出现选择石料的能力增强、打片技术呈多样性发展、修理阶段投入更多的精力等变化。 
       上述变化在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表现尤为清楚。其发现的石制品数以万计,石制品的原料多达40余种,但其中以脉石英为最多,差不多近90%,其次是水晶、砂岩和燧石等。石英和水晶是来自距遗址2公里的花岗岩区的风化石英与水晶碎块。其余的石料则是选自附近河滩砾石。 
      在北京猿人遗址可以看到的打片方法有砸击法、锤击法与碰砧法。广泛使用砸击法,有大量的砸击石片和石核,成为周口店石器工业的鲜明特色。经过修理的石器数量与比例明显增加。修理以锤击法为主。修理方法以正向加工为主,反向、错向和复向加工者较少。石器可以分为刮削器、尖状器、砍砸器、石锤、雕刻器和石球等6类,其中刮削器的比例高达75%,形状都比较小,以石片坯材为主,修理成直刃、凸刃、凹刃等不同形状的刃口。按照刃口数量或加工部位不同,还可以分为单刃、两刃、复刃和端刃等类型。 
      北京猿人遗址石器工业的情况说明,此时石片石器的生产技术已经明显较早期发展。在石料的选择与应用方面,进行更多尝试,应用不同的资源。从较远处搬运石料已经成为经常性的活动,已经可以选择不同的打片技术来应对不同性质的石料,并且更多的使用片状坯材加工出不同形态的工具,以应对多种需要。加工方法也多种多样,少数标本的加工已经很精致。本阶段石片石器生产的发展还表现在地方性特点的出现与增强。例如云贵高原地区的观音洞遗址,这里的石制品的原料主要是附近较坚硬的岩块和结核,很少使用砾石。岩性以硅质灰岩为主,约占2/3,其次为脉岩、硅质岩,还有燧石、玉髓、细砂岩等使用,但比例较少。 
       观音洞遗址居民剥取石片的主要方法为锤击法,有大量的锤击石核与石片,碰砧法较少,仅发现一些石片。制作石器的坯材又高达80%以上为完整石片或断片等片状材料,加工方式也比较有特色,多数标本有两个以上的修理边;大部分刃角在75度以上,刃较钝,并且有很多刃口有多层修理痕迹;修理痕迹多深凹粗大,多不平齐。刃缘以凸、直的为大多数,凹的较少;大部分是单向加工,少数是交互、错向、转向、或对向加工。石器类型有刮削器、砍砸器、端刮器、尖状器、石锥、雕刻器及凹缺刮器等,其中最多的是刮削器。总体来看,观音洞遗址的大部分石核和石片形状不规则,仅少数石核和石片台面上有修理痕迹;在石制品中,石器所占比例相当高,在65%以上;石器形状多不规则,石器大小悬殊,最长的为长宽3-5厘米。这些特点与以周口店为代表的北方地区的石器生产有比较明显的差别。 

        许家窑遗址几次发掘所获得的石制品数以万计。石料主要是石英、燧石,还有火山岩及石英岩等。劣质石英的使用,说明优质材料不是很充足。许家窑人主要使用锤击法和砸击法两种方法剥取石片,但以锤击法为基本方法。石核的大小相差较大,有单、多台面之分。按形状可分为原始柱状和盘状石核两类。修理的方法较简单,仅使用锤击法。主要是正向加工,但反向、错向与复向加工也有使用。以脉石英等加工的石器很粗糙,但以燧石等优质原料加工的器型规整,刃缘均匀,反映了较高的修理水平。石器有刮削器、尖状器、石锥、雕刻器与石球等。刮削器超过总数的一半以上,多用片状毛坯修制,加工较细致,其中短身圆头刮削器与晚期细石器中的端刮器很相似。尖状器数量不多,均为小型。石锥亦可看成是尖端较长的尖状器。雕刻器数量很少,也不典型。最具特色的是石球,数量相当多,占石器总数的36%。形状大小不一。 

       3、晚期的石片工业 

         到晚更新世晚期,也是传统分期方案中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石片石器的发展已进入晚期,但却是其发展的高峰与多元化的时代。在本阶段,无论是原料的选择与开发利用,还是打片技术与修理方法,都较前两个阶段更为完善,达到了整个石片石器生产发展的最高峰。与此同时,由于原料、技术、文化传统与环境适应等多方面的因素,晚期各地石片石器生产显现出异彩纷呈的多元化特点。 

        晚更新世晚期的北方地区石片石器的生产出现了东、西两种不同类型。西部是以使用燧石等硅质岩类为原料,剥取形制较为规整的小型石片为坯材,进而加工成精致的定型工具为特点;东部则是在原料采办、打制石片等阶段仍较多延续本区早期的传统,但在修理阶段展示出更多努力的石片工业。 

       山西峙峪遗址石器生产反映了北方西部的情况。石器原料主要是脉石英、石英岩、硅质灰岩、石髓及火成岩等,多为砾石。剥片技术主要为锤击法,但可能已有软锤技术;在即发主要用于石英材料。有修理台面的痕迹存在,石核虽然不规则,但利用充分,有相当数量的石片较规整,横断面呈梯形、三角形,形近石叶。石器种类包括边刮器、端刮器、尖状器、雕刻器、石锯等。边刮器的数量居多,长度多在20-30毫米间,修理较细致;还可以再分为单直、凹刃、凸刃、双刃等。端刮器的数量也较多,均属于短身类型,长度近或宽大于长,修理非常仔细、刃缘规整匀称。尖状器的数量也较多,多用小而薄的石片制作,修理细致。雕刻器有修边、双面及角雕刻器几类。还有石锯及斧状器,均很少见,也可视为刮削器中的特殊类型。 
     海城仙人洞遗址是北方东部旧石器晚期石器工业的代表。这里发现的石制品数量非常之多,1983年的发掘经筛选者就多达万件。原料几乎全是脉石英砾石或岩块,来源于附近的河床,打片使用锤击和砸击两种方法,砸击技术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经过修理的标本数量较多,其中有的刃缘平齐,可能用指垫法(指垫法是用1只手的食指衬垫住石片,用另1只手握1石块作锤,轻轻敲击石片的某一部位使其成为宜于适用的石器)加工。石器种类包括刮削器、尖状器、雕刻器、砍砸器和石球等。其中刮削器数量最多,有单、双、圆刃及拇指盖状和吻状等;尖状器有正尖和角尖两类;石球数量较多,多用脉石英砾石加工,形态上属于多面体石球。 

      南方旧石器晚期石片的生产情况更为复杂,但从整体来看加工技术不如北方发达。但零台面石片或称锐棱砸击技法的出现,是南方晚期石片石器工业的创造。这种技法的使用最早见于距今5万年左右的水城硝灰洞遗址,但其繁荣期却在晚更新世末到全更新世早期,在西南地区较大的范围都可见。典型的发现是兴义猫猫洞等。零台面技法是以剥取扁薄锋利的无台面石片为目的的剥片方法。其选用的石料要求是扁平的砾石,然后通过略倾斜的砸击砾石的侧遍,或将砾石猛力摔向固定的石粘,砸下或撞击产生形态比较一致的零台面石片。从石器生产的角度来看,本技术还是属于简单剥片的范畴,但其采用固定形状原料,获取固定形状的石片产品的技术思想则远远超出了简单剥片的水平,代表了石片石器工业生产在南方地区的新发现。


                            (二)砾石石器 

      作为中国旧石器“二元结构”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的砾石石器工业,其生产在选料及工艺步骤的安排方面都与石片工业有着明显的不同,分布的空间范围与流行的时代也与石片工业有明显的差别。砾石石器工业主要特点是原料以砾石,直接将砾石加工成各类工具。生产程序比石片工业更为简单。砾石工业主要分布在南方东部的平原河谷地带,早更新世差不多与石片工业同时出现,一直延续到晚更新世初甚至更晚。 

      湖北郧县曲远河口郧县人地点,该遗址发现石制品有200多件,其中包括石核、石片和石器。石制品原料均为砾石,岩性主要是石英、其次是砂岩与灰岩,应为就地取材。锤击法是主要的剥片手段。经修理的石器主要有砍砸器、刮削器和大尖状器三类。 

        中更新世是砾石工业生产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的砾石工业发现的报道已经有很多,几乎遍布南方东部的各个省区。就已经发现的资料来说,虽然各地的砾石工业生产基本特点没有区别,但在石器工业面貌表现出比较明显的地方特色。这些说明不同地区的砾石石器生产细节方面也有一定的差异存在。 
       如与郧县人相邻的鄂西北与陕南汉中地区,这里中更新世的砾石工业十分发达。研究较多也具有代表性的是汉中南郑的龙岗寺。其石器主要以石英为主,其次是火山岩、石英岩。石片和石核特征,剥片方式以锤击法为主,有使用碰砧法和砸击法。修理方法主要是锤击法。石球数量很多,可高达10%-20%,分正石球和准石球两类。采用片状坯材加工的刮削器等轻型工具则较少出现。 

      就整体而言,砾石石器的生产在早更新世到中更新世的早中期表现的较为一致,如上述已经讨论的情况。但到中更新世末之晚更新初期,则开始出现与上述不同的发展趋势。这一阶段的变化比较清楚的出现在湖北荆州鸡公山遗址下文化层的发现。 

       鸡公山遗址下文化层发现的石制品数以万计。石制品原料均是砾石,应是来自附近的河滩。石料岩性有石英岩、石英、砂岩等,也有少量随时使用。剥片技术仍以锤击法为主,但技术熟练。修理主要也是锤击法,并以单面加工为主。石器中以砍砸器的数量最多,主要使用砾石直接加工,分单面和两面加工。按刃缘位置还可以为分为边刃和端刃两类。大尖状器最有特色,以整块或从中间纵向剥开的长条形砾石为毛坯,在一端单面加工出一个三棱形的锐尖。长度在15-20厘米间,形状规整,加工程序定型。刮削器按照体积与重量可分为重型和轻型两类。重型刮削器与本取更早阶段的发现没有区别,但轻型刮削器采用片状坯材,加工精致,数量也较多,已经成为石器组合的重要部分。 

        打片技术趋于熟练,出现加工程序固定、形态较为一致的大尖状器等,这些特点都反映了砾石工业生产的进步。尤其是更多的采用片状坯材加工刮削器等轻型工具,使得砾石工业的生产逐渐与石片石器的程序靠近。进入晚更新世早期以后,这种趋势更加显著。以片状坯材加工的轻型工具所占比重更大,尖状器等大型尖状工具则趋于消失。其结果是非典型砾石石器工业的出现,继而在发展成为保留着砾石工业传统的石片工业。 (请留意上面韩国专家的观点

         ........

     (四)细石器 

      细石器的生产是旧石器技术的第五种模式,主要流行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及至新石器时代早期。这种技法在华北地区出现较早,分布的范围广泛,主要集中分布在晋南区、翼西北区、翼东北区及鲁西南与苏北区。其中晋西南与翼西北区的发现丰富。 
      晋南及邻近地区是细石器出现最早,细石器技法多样化的区域。该区域襄汾丁家沟与沁水下川等地的发现,时代早到距今2万年以上。延续时代长,如薛关等遗址的时代已临近更新世结束之时,细石器文化仍然十分繁荣。 下川附近发现的丰富的细石器遗存,可以说明本区细石器的生产情况。 其加工细石器的原料主要是优质的黑燧石,其他原料如水晶、脉石英、石英岩等均很少使用。石核分为锥状、楔状、柱状、漏斗状等多种。适合的台面和形体都经过细致的修理。锥状石核最多,又分为整锥状和半锥状两种。细石叶和石叶的数量很多,其特点是长而薄,台面很小,背面有长远的石片疤,其横断面呈三角形或梯形,均应是间接打制的产品。 
      修理方法也明显进步,主要采用间接打击法,修制出各类精美产品。其中端刮器的数量最多,分为长身、短身和两端3式,以短身形的数量最多。刮削器数量也较多,可分为凹刃、直刃、圆刃等几式。琢背小刀也有一定数量,是将石片的一侧修理成钝厚面,为了便于手握或镶嵌为复合工具。尖状器加工精致,有两面加工尖状器、扁底三棱尖状器、三棱小尖状器等。从上述可看出,下川地区细石器生产的发展与复杂化。另外还有可以见到石片于石叶生产操作链同细石器的生产并存。修理技术也达到很高水平,可以修制出上述各类精致的石制品。 
      薛关的发现反映了本区较晚阶段细石器的生产。薛关石器的石料来源也是附近阶地砾石,岩性以燧石为主,石英岩次之,还有少量的角页岩。间接法用以制作细石器;锤击法制作大型石器。修理技术精堪,精致的品类丰富,其中刮削器数量最多,占整个石器组合的半数以上。其次是尖状器、边刮器、雕刻器等,这里出现的细石器生产工艺和产品都与下川地区相近,应属于同一技术传统。 

      与晋南情况有明显区别的是翼西北泥河湾盆地的细石器生产。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泥河湾盆地一直是华北细石器发现与研究的重要地区之一。早期发现的是虎头梁遗址群,石制品丰富。石器原料主体部分是色彩斑斓的粉红色石英岩,有少量的燧石、流纹岩与角页岩。石制品表面很少见到天然石皮,可能运输之前在石料产地已经经过处理。初步调查证实石料产地至少要在10余公里以外。打制技术也是直接打击与间接打击或压制法并用。与晋南细石器区别是,除楔形石核,几乎不见其他类型的细石核。。。。
发表于 2019-1-4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三里屯戎狄学院小云老师上面关于人类学推论中的逻辑谬误,饭后再找时间一一列明,先给坛友们自己思考,呵呵~
发表于 2019-1-4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4 13:14 编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4 12:21
湖北郧县曲远河口郧县人地点,该遗址发现石制品有200多件,其中包括石核、石片和石器。石制品原料均为砾石,岩性主要是石英、其次是砂岩与灰岩,应为就地取材。锤击法是主要的剥片手段。经修理的石器主要有砍砸器、刮削器和大尖状器三类。中更新世是砾石工业生产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的砾石工业发现的报道已经有很多,几乎遍布南方东部的各个省区。

关于三里屯戎狄学院小云老师上面关于人类学推论中的逻辑谬误,饭后再找时间一一列明,先给坛友们自己思考, ...


旧石器晚期,进入出非洲年代后,南方砾石工业那种以陡刃技术为特征的文化,怎么北上?欢迎证据。

至于你举的这些砾石工业例子,比如郧县人的时代比北京人稍早,或许属于早期直立人范围,距今或50-100万年,你显然不清楚什么叫中更新世!你觉得跟你论述现代人祖先从华南进入东亚北方的假说有一毛钱关系吗?



华南地区的砾石工业起源于直立人时代,距今几十万年历史,不可能是非洲智人。很可能与非洲智人迁徙相关的陡刃砾石工业开始于3万年前,大约与北方的石叶工业进入华北年代相当。虽然与直立人都取材于砾石,但非洲人智人的陡刃加工技术显然已经是文化突变了。

旧石器时代晚期与中石器时代 

岭南地区旧石器时代晚期与中石器时代遗址多集中在距今30000~12000年间,如白莲洞一、二期和鲤鱼嘴第2~5文化层、宝积岩、定模洞、黄岩洞第2~4层及牛栏洞等。这些遗址发现的陡刃器数量众多,类型多样,上文所述的四种陡刃器皆有所发现。从年代发展序列来看,距今30000~18000年间,陡刃器在遗址中所占比例尚不如距今18000~12000年这一阶段。在陡刃器类型上,也是后一阶段种类最为丰富,如牛栏洞遗址和青塘洞穴遗址等,皆出现两端刃和汇聚刃的陡刃器,而这两类陡刃器在宝积岩、定模洞和白莲洞一期等遗址中尚未见到。在陡刃器加工技术上,可见后一阶段对多级可控性剥片运用最为娴熟,陡刃器刃部十分平直,各级剥片十分规整且有序。
Screenshot_2019-01-04-13-05-06-353_com.duokan.reader.pn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4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oanth 于 2019-1-4 14:40 编辑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4 12:37
旧石器晚期,进入出非洲年代后,南方砾石工业那种以陡刃技术为特征的文化,怎么北上?欢迎证据。

至 ...


永骗子睁眼看。
bfd.png
发表于 2019-1-4 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戎狄学院高级讲师的逻辑,试论3.1万年前在东亚北方发现的y-P古人不是人,或是.........天外飞仙

    著名的戎狄学院的高级讲师云老师这样说: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3 00:39
...我的看法是,非洲智人进入东亚北方通过阿尔泰贝加尔蒙古一线,直到旧石器晚期中段,即2-3万年前才进入东亚北方,以东亚传统的小石器出现石叶工业因素为标记,  

      
      尽管小云老师的金句,注定为本坛带来一个欢乐大年,但是我们不妨推测一下,这个不久前刚刚在东亚北方发现的y-P古人,到底是什么人? 既然云老师说了,他不会是现代智人,而根据检测结果,他又肯定不是我们已知的亚欧古人,那他到底会是哪一种人呢?

     我的看法是:
1、他不是人,应该是Reich博士团队成员喜欢说的‘鬼魅ghost population’,嗯,可能是真正的鬼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2、他可能是天外飞仙,来无影去无踪,临走时,不带走一丝丝彩云白云和小云~~~
发表于 2019-1-4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4 18:55 编辑
geoanth 发表于 2019-1-4 14:39
永骗子睁眼看。


骂街前,先把资料看清楚。这种旧石器中期,早在出非洲智人到来之前出现的不典型陡刃技术,与3万年开始广泛出现在印度华南和东南亚的陡刃砾石技术到底有没有关系,显而易见。我们有必要讨论东亚人的非洲祖先早在10万年前就北上进入了中原大地吗?

专家们初步认定:蝙蝠洞为古人类洞穴遗址,时代约为晚更新世[注:晚更新世也称上更新世,年代测定为126000年(±5000年)至10000年,许多巨型动物在此期间灭绝,现代人类物种淘汰了其他人类物种]早期,距今10万年左右。


十万年前以上的陡刃技术,还有马坝人,12.5万年前,这些零星的陡刃技术,与3万年前开始普遍出现在华南、东南亚、印度东北的陡刃技术是否相关,文献作者也有讨论。



Screenshot_2019-01-04-18-38-31-619_com.duokan.reader.png
发表于 2019-1-4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4 18:32 编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4 14:39
以戎狄学院高级讲师的逻辑,试论3.1万年前在东亚北方发现的y-P古人不是人,或是.........天 ...


你是真能对付,用西伯利亚样本作为东亚北方?用几十万年前的砾石工业传统代替3万年前的南方陡刃砾石技术北上朝鲜。我的阐述,西伯利亚的石叶工业当然有4-6万年历史,我说的是东亚北方的石叶,最早的就是水洞沟为代表的这批西北遗址,上限不过只有3万年左右,与朝鲜类似。

我的看法是,石叶工业4-6万年年进入南西伯利亚,3-4万年年前进入东北和蒙古,2-3万年前才陆续进入东亚腹地。这些人群携带Pre-NO,Pre-B等现代蒙古人种或者旁系祖先的标记。

我的看法是,非洲智人进入东亚北方通过阿尔泰贝加尔蒙古一线,直到旧石器晚期中段,即2-3万年前才进入东亚北方,以东亚传统的小石器出现石叶工业因素为标记。


3万左右年作为东亚和亚太地区非洲智人集中出现的年代上限,并非孤例。

一、如上所属,东亚北方出现了不同于旧石器中期以来的一贯小石器传统的石叶工业,时间节点在3万年左右,以西北水洞沟为代表。

二、华南、东南亚、印度东北部,明显不同于旧石器中期以来的原始砾石工业,新出现的陡刃砾石技术大多数也集中出现在距今3万年前左右。

三、澳大利亚几何形细石器,也是出现在3万年前左右,印度尼西亚、印度、西亚也同时或者较早出现了同类新型石器,近代,澳大利亚土著还在使用类似的几何形细石器。

发表于 2019-1-4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4 18:15
骂街前,先把资料看清楚。这种旧石器中期,早在出非洲智人到来之前出现的不典型陡刃技术,与3万年开始 ...

永骗子,陡刃技术不是由你来断定什么叫典型不典型。蝙蝠洞还出土了南方大型石器。
发表于 2019-1-4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4 20:33 编辑
geoanth 发表于 2019-1-4 20:09
永骗子,陡刃技术不是由你来断定什么叫典型不典型。蝙蝠洞还出土了南方大型石器。


跟上百万年历史南方大型石器又有什么关系?你的意义是蝙蝠洞是现代东亚人祖先从南向北迁徙的证据?十多万年前?断层高达十万年,远远超出出非洲年代的两种技术能有直接关联,我无法想象。
发表于 2019-1-4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4 18:20
你是真能对付,用西伯利亚样本作为东亚北方?用几十万年前的砾石工业传统代替3万年前的南方陡刃砾石技 ...

     戎狄学院金桔叠加,且挂账,哈哈
发表于 2019-1-4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4 14:39
以戎狄学院高级讲师的逻辑,试论3.1万年前在东亚北方发现的y-P古人不是人,或是.........天 ...

let the bullet fly a while~~~
发表于 2019-1-4 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汗学院除了说风凉话,骂街,和复读机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东西了
发表于 2019-1-4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器技术是一种文化,而文化是可以跨族群传播的。陡刃技术跨越十万年,石叶技术跨越东西欧亚大陆,都说明使用者不可能只有一个人群。

人类的创新和学习能力,使得即使同一人群,不同时期的石器技术也会变化。

另外,气候、环境等因素都会影响人类使用的工具。比如猛犸象灭绝了,改成抓鱼吃了,使用工具肯定不一样。

综上所述,石器技术不可能与人群一一对应!相关争论纯属娱乐。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5 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5 01:04 编辑
w_howard 发表于 2019-1-4 23:22
石器技术是一种文化,而文化是可以跨族群传播的。陡刃技术跨越十万年,石叶技术跨越东西欧亚大陆,都说明使 ...


13万年前,处于直立人年代零星出现的陡刃砾石,很显然不太可能与在其后10万后才普遍出现的陡刃砾石技术有什么直接关联。更何况零星未成体系的东西偶然性很多,不排除是晚期底层渗入或者其他原因造成的。这种零星蹦出来的东西还是慎重看待为佳,类似的案例,姜寨6700年前的黄铜,与真正的青铜文化在华北兴起有两三千年的历史断层。

陕西出土6700年前的黄铜片,真的是领先世界的冶炼技术吗?

仰韶文化半坡类型中的临潼姜寨遗址,曾经出土过一块半圆形的铜片,还有一个残缺的管状铜,根据鉴定,这两块金属主要成分是铜和锌,基本上可以称之为黄铜,年代为6700年前左右。就目前来说,这是大中土年代最早的出土金属。

之前漫长的时间内没有发现金属,之后漫长的2000多年内也没有再发现金属,直到4000多年前左右的马家窑文化,东乡林家遗址中出土了一把青铜小刀,长度只有十几厘米,根据鉴定确定是范铸青铜。


3万年前开始在华南、东南亚和印度东北部兴起的以陡刃砾石技术为特性的旧石器晚期文化则完全不同,其文化同源性不言而喻,是一个同质性极强的文化人群。东南亚两个和平文化人骨DNA,地域跨度极大,年代相差数千年,种系特征却没什么大差异,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发表于 2019-1-5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w_howard 发表于 2019-1-4 23:22
石器技术是一种文化,而文化是可以跨族群传播的。陡刃技术跨越十万年,石叶技术跨越东西欧亚大陆,都说明使 ...


imvivi001发表于 2019-1-4 12:21
关于三里屯戎狄学院小云老师上面关于人类学推论中的逻辑谬误,饭后再找时间一一列明,先给坛友们自己思考,呵呵~.



         很高兴,好几个坛友都发现了戎狄学院高级讲师的逻辑谬误,那就是-------- 把人物与器物胡乱挂钩。
         我们知道,传统的摸骨派独力起源理论的主要依据之一(我是说之一),就是中国旧石器的工具几百万年或者几十万年变化不大,因此否定非洲智人理论。

         如果没有现代分子人类学的技术,我们是无法否定本土起源学说的。很可惜,传统的表象学说(看骨头看器物)在不久前遇上了强大的对手----分子人类学(人类学、分子生物学与分子遗传学的一种混合科学),而这个强大的对手,可以让我们透过本质去观察我们的祖先。
        我们现在知道,我们不会因为张三李四两个人长得相似,就说两个人是亲兄弟或近亲或父子俩,也不会继续采纳滴血认亲的古老方式(尽管这个方式现在在戎狄学院依然大行其道),因为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我们,都知道以基因检测结果为准的重要性。 换言之,如果第二条(摸骨)与第三条(器物)均与第一条(基因检测)相冲突,那还是以第一条为准。 戎狄的师生们,切记切记!

       顺便说一句,以器物判断人物,始创于1902德国的Kossinna的著作,学界称之为’文化-历史理论‘,不过他的学说(或假说)从问世之日起即遭到多方质疑,其中比较有分量的如Hans Jürgen Eggers;当然,真正推翻这种瞎子摸象式的表象学说的,还是分子人类学,尤其是近几年对新石器时期至青铜早期欧洲的研究成果,已经足以证明“器物判断人物”的不靠谱性。
      
       如果近几千年这个短短的时期,人类在日趋复杂的技术变革的大环境下,已经发生了多次“器物与人物”脱钩的情况,那几万年前更长的时期内,所发生的情况更加可以可想而知了。(这个小课题留给大脑良好的坛友周末思考,戎狄学院大脑还没有烧坏的同学,亦可参与,呵呵)

       最后再说一个小插曲:这次Reich博士出新书,在论述这个涉及“器物与人物”脱钩的情况时,与来自德国考古界的合著者发生了意见冲突。尽管现在欧洲包括德国,器物与人物脱钩已经是主流学派,但是有一点矫枉过正,似乎反对一切挂钩论断。而二者其实还是存在一定的相关性的(只是不一定,而不是像戎狄学院的‘绝对派理论’)。因此,如何客观看待这个考古历史学问题,其实不单是一个科学态度问题,也是一个有趣的政治问题,呵呵。

      
发表于 2019-1-6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6 10:14 编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1-5 20:32
很高兴,好几个坛友都发现了戎狄学院高级讲师的逻辑谬误,那就是-------- 把人物与器 ...

如果没有现代分子人类学的技术,我们是无法否定本土起源学说的。


你是真能胡扯,所谓非洲起源论就是由体质人类学家基于人骨证据最早提出来的,不要把中国的民粹主义思潮下本土起源论当回事,从来都不是学界的主流。

被学术界归入Homo sapiens体质现代人的样本,早在20-30万年前就以Omo等为代表的古人类就在东非发现,而东亚具有体质现代人特征的人骨都是在5-6万年以后。到底是不是非洲起源,一目了然!


Omo

Parts of the fossils are the earliest to have been classified by Leakey as Homo sapiens. In 2004, the geological layers around the fossils were dated, with the age of the "Kibish hominids"[note 1] estimated at 195±5 ka [thousand years ago].[7][3] For some time, these were the oldest known fossils classified as H. sapiens (the Florisbad Skull is older, but classification as H. sapiens is disputed). With the dating of the Jebel Irhoud 1–5 to before 250 ka (286±32 ka) in 2017, this is no longer the case.[8]


让中国人类学界坚持本土起源的动力是,中国本地百万年历史传统的简单加工的小石片传统一直延续到距今2万年前,而石叶工业直到3-4万年前才开始陆续进入东亚北方,而直到2万年前,小石片传统才被细石叶取而代之。换句话说,让中国人类学家坚持本土起源论的主动力是小石片传统,而不是人骨。

关于本土起源论,参考中国古人类学家2018年最新文献的评述。

东亚现代人来源的考古学思考:证据与解释

中国学者也多使用考古学材料论证中国境内古人类的连续演化,从石制品原料特点及开发利用方式、石器制作技术、石制品类型、形态与组合特点、区域文化传统演变等方面的分析,认为这里的旧石器时代文化一脉相承,古人群生生不息、连续演化
[25-27]。诚然,中国境内发现的石制品组合多数被称为“模式一”技术的代表,然而这种归类低估了中国所谓的“模式一”技术的时空多样性[28]。另外,中国境内的考古遗存也未放在现代人扩散的大背景下进行审视,较难在国际同行中引起共鸣。近年来,中国旧石器田野考古工作急速发展而材料的报道却相对滞后,故而目前考古文献中的材料表述并不能代表中国旧石器时代的全貌;同时,一些重要遗址的年代、地层信息不明确,致使中国境内的旧石器考古学信息的精细化程度较差。即便存在上述问题,简要总结中国境内重要时代的旧石器考古学材料仍是值得的,可从考古学角度为我们提供看待中国现代人来源和扩散的不同视角。本文首先简要梳理现代人起源的主要假说;其次,总结东亚现代人起源研究中考古学所能提供的证据和解释;最后,简要讨论考古学证据论证人群扩散的理论基础和存在的挑战。借此,希望考古学者在参与现代人起源和扩散的讨论时提供更加细致、坚实的证据。

虽然我们认为IUP遗存可能代表着现代人在亚洲北部的扩散,然而此类遗存在中国的时空分布是局限的。目前仅在西北和北方个别遗址发现此类遗存,而同时代其他地区的大量遗址表现的仍是简单石核—石片工业,当然这并不表明所有的简单石核石片组合具有同一的内涵。水洞沟地区的石器技术研究表明,IUP遗存进入中国北方以后,存在时间比较局限,约在距今4~3.3万年,而其后这种外来的技术体系被简单石核—石片技术代替[91-93, 98]。鉴于此,我们在以往的研究中得出了三方面的认识
[93,98,100]:1)中国北方MIS 3阶段两大石器技术体系的存在预示了文化地理区域的分异,约在干旱半干旱分界线以北的中国西北地区和北方地区西北边缘,属于具有西方技术特征的IUP体系,而其南的北方大部分地区则属具有东方特征的石核-石片体系。2)这两种体系或许代表了不同的人群,IUP代表了自西北扩散而来的现代人,而自早更新世便存在的石核—石片体系可能预示了中国本地古人类的连续演化。3)外来的人群并未对本土人群实现整体替代,反而被后者所取代或同化。


因为至少知道目前为止,多数分子人类学家也相信体质现代人5-6万年前就可能迁徙到欧亚大陆各地,于是中国的古人类学家就问了,如果5-6万年前的东亚古人是非洲来的,那你给解释一下为什么直到2万年前,东亚有着百万年历史的小石片传统自然是主流文化形态?最基本的事实是:”自早更新世便存在的石核—石片体系可能预示了中国本地古人类的连续演化。”至少直到2万年前细石叶工业取代它们之前如此。

等哪天搞分子的专家多看看考古证据,即直到3万年前左右,石叶工业才陆续进入东亚腹地,而直到2万年前的细石叶工业兴起前,东亚百万年历史的小石片工业依然是东亚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主流,石叶演化为细石器后才最终被取代百万年历史的小石器。这样问题就通了。早知道,欧洲的体质现代人也是与尼安德特人共存数万年,直到3万年后莫斯特文化才陆续被石叶工业所完全取代。

图为中国的小石片传统分布图,和一些零星出现的石叶技术或者潜在的石叶技术。我们可以很清楚的观察到,2万多前,东亚北方传统的小石片工业自然是东亚文化的主体,他们的领地不单没有萎缩,甚至还向华南地区的砾石工业区强势扩张。如果这批人是智人,我们当然有理由相信他们就是东亚直立人演化而来的东亚本土智人。

很多时候,就像人们认为非洲智人对尼人的取代是瞬间的,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南西伯利亚的非洲智人Ust和尼人、丹人长期共存。东亚地区的石叶技术和莫斯特技术也往往肩并肩出现,如水洞沟等。而石叶和莫斯特技术,对于东亚本地的简单小石片技术也从来不具有压倒性优势,恰恰相反,我们在水洞沟看到的情况是,东亚直立人后代其百万年历史的简单粗糙的小石片技术最终取代了先进的石叶和莫斯特技术。直到距今2万年前开始,石叶技术演化为细石器(细石叶和细石核)后,石叶-细石叶技术技术才真正取代了东亚百万年传统的小石片技术。

三四万年前,进入东亚腹地的田园洞人很可能是这批石叶技术的代表,可以田园洞没有发现石器。按最新的分析,他们也的确不是现代蒙古人种的直系祖先。与小石器传统在东亚取代先进的石叶技术观察吻合。相反,距今接近1万年的西伯利亚多组细石器文化古人,几乎现代蒙古人种没什么明显差异了。尤其,Devil' gate与现代东亚种系的接近程度就更高了。

虽然我们认为IUP遗存可能代表着现代人在亚洲北部的扩散,然而此类遗存在中国的时空分布是局限的。目前仅在西北和北方个别遗址发现此类遗存,而同时代其他地区的大量遗址表现的仍是简单石核—石片工业,当然这并不表明所有的简单石核石片组合具有同一的内涵。水洞沟地区的石器技术研究表明,IUP遗存进入中国北方以后,存在时间比较局限,约在距今4~3.3万年,而其后这种外来的技术体系被简单石核—石片技术代替。

Screenshot_2019-01-06-09-08-32-120_com.duokan.reader.png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非洲智人进入东亚上限三万年?

那田园洞人是智人还直立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11-16 08:02 , Processed in 0.12073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