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379|回复: 67

华南旧石器和新石器早期文化是同一批人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8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南旧石器文化,距今3万年-1万年左右,如仙人洞/吊桶环,玉蟾洞,灵岩洞等遗址。普遍采用砾石器,食用的食物中有野生稻。
这些文化有一个突出特点是:首次发明使用了陶器。
从年代上看,越南和平文化也很可能与这个人群有关。

华南新石器早期文化,距今1万-5千年左右,如彭头山,皂市,小黄山,跨湖桥等。
这些文化有一个突出特点是:首次人工栽培了稻。

有个问题一直比较困惑,这两波文化是同一批人么?
第一波旧石器文化,看上去是盛冰期躲在南方的,因为当时我国北方已经因寒冷干燥不适宜人居(沿海地区除外,当时整个亚洲的太平洋西海岸大陆架都露出水面,应该是另一波渔猎人群的refugee)。
当时华南没有新石器时代那么湿热,气候更类似于新石器时代的华北地区。这些华南旧石器人群,会不会在冰期结束后,就基本向北迁徙,而进入华北,甚至东北亚了?这也和陶器的扩散路线暗合 (1.2万年前出现在东北/西伯利亚)

而新时期早期那批文化的人群,会不会是从更南的广粤北部湾,甚至中南半岛东南亚北上而来?亦或是从冰期躲在东亚沿海的那部分人扩散而来?

DNA方面,N*,O*,C2南北支,虽然都诞生在3万年前,但都在冰期经历了严重的瓶颈。从TMARC来看,都是在盛冰过后才增值扩张的。唯一的例外是O1b2(也就是老的O2b,TMARC超过2.5万年,盛冰期就很活跃)

我猜想,有没有可能,华南旧石器更多是Y-D(D,M8,G)为主,Mt-M*为主的人群,在冰期后就扩散到华北,甚至北亚,东北亚去了(父系被N1*,N1a替换)。而华南/长江流域的新石器人群是来自更南的Y-O,Mt-R(B/F)人群。而盛冰期躲在东部沿海的,是Y-O2b,Mt-M*(M7,M9’E,N9‘Y)
发表于 2018-3-28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南旧石器文化,距今3万年-1万年左右,如仙人洞/吊桶环,玉蟾洞,灵岩洞等遗址。普遍采用砾石器,食用的食物中有野生稻。
这些文化有一个突出特点是:首次发明使用了陶器。
从年代上看,越南和平文化也很可能与这个人群有关。

华南新石器早期文化,距今1万-5千年左右,如彭头山,皂市,小黄山,跨湖桥等。
这些文化有一个突出特点是:首次人工栽培了稻。

有个问题一直比较困惑,这两波文化是同一批人么?
第一波旧石器文化,看上去是盛冰期躲在南方的,因为当时我国北方已经因寒冷干燥不适宜人居(沿海地区除外,当时整个亚洲的太平洋西海岸大陆架都露出水面,应该是另一波渔猎人群的refugee)。
当时华南没有新石器时代那么湿热,气候更类似于新石器时代的华北地区。这些华南旧石器人群,会不会在冰期结束后,就基本向北迁徙,而进入华北,甚至东北亚了?这也和陶器的扩散路线暗合 (1.2万年前出现在东北/西伯利亚)

而新时期早期那批文化的人群,会不会是从更南的广粤北部湾,甚至中南半岛东南亚北上而来?亦或是从冰期躲在东亚沿海的那部分人扩散而来?--------------------------------------------------------------------------

       冰期结束之后肯定有一波‘南人’北上,西线应该是y-N1主频人群,后来可能还有M117,东线有可能是002611、O1b2以及C2南(或C2南南如C-CTS4660),他们带去了南方陶器以及原始农业。至于彭头山文化人群应该是很晚的另一波人群了,此时农业已经相对成熟了,而且期间还隔着一个重要的新仙女木事件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2# imvivi001
感谢指教!明白。
其实更确切地说,我想问的是,他们的母系(或者说体质形态)上是否有巨大的差别?

因为全新世以来,几次降温事件之间的温暖期(Bolling,Allerod, Pre-Boreal,Altanic)都有各自不同的父系北上(可能这四个暖期分别对应y-N1,y-O2-002611/M7,y-O1b-M95,y-O2三大簇,如果不对请指正哈),但是这些不同父系对人群的体质面貌是不会有很大影响的。

但Mt-M(CDG)和Mt-R(BF)的差别还是很大的。Post-LGM,华北的小石器/细石器人群应该是Mt-M(CDG),尤其是Mt-D,这个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那么他们是否来自LGM石器华南的砾石器人群?华南砾石器人群主要是Mt-M(CDG)还是Mt-R(BF),我主要是想了解这个。
发表于 2018-3-29 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明确一下华南指的是什么地方吧,我定义中的华南就是粤桂琼三省,勉强还可以包括福建和台湾,但更北的长江流域地区我一般用华中指代而不用华南。我并不认为早期长江流域跟岭南的文化一定是同质性很强的,相反两者很有可能差异很大;南方地域辽阔且丘陵众多,直到近代仍然是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怎么可能在旧石器时期就出现大一统的南方文化呢?
发表于 2018-3-29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岭南旧石器时期的人群究竟是谁目前很难判断,一是没有古DNA,二是遗骸发现得也不多,唯一一个较完整的遗骸柳江人因为最早是由劳改犯发现的并没有记录发现的地层,所以至今仍然对年代有很大争议。好在去年广西隆安娅怀洞又发现了一个距今一万六千年前旧石器时期的人类头骨,据说已经送去检测DNA,但至今仍然没有消息。娅怀洞出土的石器跟以往华南的砾石工业不同,而是石片工业,但跟北方的石片工业也有所不同而是很有地域特色的一种石片工业,个人猜测是当地土著学习北方传来的石片工业的结果。
发表于 2018-3-29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岭南新石器早期和新石器中晚期的差异,这篇文章可能会对楼主有启发。我的看法是岭南跟稻作起源没啥关系,稻作很显然是从长江流域南传到岭南的,岭南新石器早期居民的主食很可能是跟这篇文章中说的一样是以块茎植物为主,再辅以渔猎,类似今天巴布亚和南太平洋地区。

三、有关华南地区原始农业起源的植物考古学研究

华南地区主要是指南岭以南由珠江水系覆盖的广大区域。有关华南地区原始农业起源的讨论,位于广西桂林市的甑皮岩遗址是个焦点。

甑皮岩遗址是一处石灰岩洞穴遗址,洞内文化堆积分为五个时期,年代大约在距今12000-7000年左右。甑皮岩曾被认为是华南地区乃至世界上最早出现稻作农业的考古遗址,有些学者甚至以此为主要依据提出了稻作农业起源于华南地区的观点。但事实上,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发掘过程中并没有在甑皮岩遗址发现任何稻谷遗存。因此,甑皮岩是否存在过原始农业以及存在着什么样的原始农业就成为学术界长期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以及其他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在傅宪国的主持下,2001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四家单位联合对甑皮岩遗址进行了再次发掘,同时开展了系统的浮选。[19]

甑皮岩遗址的浮选结果包含有炭化木、块茎、硬果壳和10余种不同的植物种子等炭化植物遗存,但从中未发现稻谷遗存。为了进一步证实浮选结果,我们又采用了另外一种植物考古学手段——植硅石分析方法,[20] 对甑皮岩的土样进行了检测和分析,结果从中也未发现任何稻属植物的植硅石。由于我们采用的是完全浮选的方法,并结合了植硅石分析手段,都没有在甑皮岩遗址发现稻属植物的遗存,即便考虑到由于埋藏因素所造成的植物遗存的遗失,这一结果也足以说明,甑皮岩人不仅与栽培稻谷的起源无关,而且可能自始至终都没有从事过稻作生产活动,而且我们的分析在晓锦遗址和顶蛳山遗址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

晓锦遗址位于广西资源县境内,是桂北地区一处重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文化堆积大致可分为三期,一期的年代在距今6500-6000年之间,二期距今6000-4000年间,三期距今4000-3000年之间。[21] 在晓锦遗址的发掘过程中,通过浮选法在二期和三期的文化堆积中出土了数量惊人的炭化稻粒,然而,在一期的堆积中却未发现一例稻谷遗存。这一强烈的反差非常清楚地说明,大约在距今6000年前后,当地的生产经营方式发生过一次根本性的转变,即自晓锦二期始,稻作生产技术开始传入桂北地区。晓锦遗址在甑皮岩遗址之北,二者之间直线距离仅百余公里,假设稻作农业是由长江流游地区传入的,这两个地点受到的影响应该基本同步。

顶蛳山遗址位于广西邕宁县境内,是岭南地区一处保存较好的新石器时代贝丘遗址。该遗址文化堆积分为四期,一期属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年代在距今一万年左右,二、三期是遗址的主体文化堆积,被命名为顶蛳山文化,年代在距今8000-7000年间,第四期的文化面貌与二、三期遗存明显不同,年代在距今6000年前后。[22] 对顶蛳山遗址开展浮选已被列入今后的工作计划,在此之前我们应用植硅石分析方法对遗址的植物遗存先进行了初步的研究。[23] 结果显示,在遗址的前三期文化堆积中没有发现任何稻属植硅石,但在第四期的文化堆积中却突然出现了数量可观的稻属植硅石。这说明在顶蛳山遗址,稻作农业也是起始于距今6000年前后。

由此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华南地区(至少在广西境内)不仅与稻作农业的起源没有任何关联,而且在当地古代文化进入新石器时代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没有从事任何与稻作农业有关的生产活动。大约在距今6000年前后,已经在长江流域建立起的稻作农业生产体系才开始向南传播进入华南地区,随后很快便成为了当地的主要生产经营方式。

那么,在距今6000年以前华南地区的生产经营方式又是如何呢?否定了稻作农业的存在,是否就说明当时的华南地区不存在其他形式的原始农业呢?甑皮岩遗址的浮选结果给我们探讨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些线索。
在甑皮岩遗址浮选结果中发现了一定数量的炭化块茎植物遗存。块茎是指某些植物特有的变态地下茎。块茎富含淀粉,容易获取,因此很早就成为了人类的一种重要的食物资源。有很多块茎类植物被栽培成农作物,例如,起源于南美洲的马铃薯就是现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块茎类作物,我国传统的块茎类作物有山药、芋、莲藕、慈姑等。

块茎类植物可以通过种子繁殖,也可以通过块茎繁殖。块茎的表皮有许多小芽,只要外部条件适合,小芽就可以依靠茎内储藏的丰富养料萌发并成长为新植株。由于具有这种特殊的繁殖能力,相对种子类作物而言,块茎类作物的栽培过程和起因应该相对比较简单。例如,古人将采集到的野生块茎带回居住地食用,将吃剩下的残块随意地遗弃在周围,只要残块上还保留有小芽,来年就可以发芽生长。当人们观察了解到这一现象后,就有可能开始有意识地将采集到的野生块茎切成小块种植到地里,加以保护和照料,最后收获。在人类这些行为的不断作用下,野生块茎类植物就逐步进化而成栽培品种。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已经有学者开始意识到块茎类植物繁殖途径上的特殊性与农业起源的关系,并由此提出,世界上最早的栽培作物不是小麦、大麦、稻谷、玉米这些籽粒类作物,而应该是起源于东南亚的包括块茎类在内的根茎繁殖类作物。[24]

从考古遗址中浮选出的炭化块茎一般都是一些不规则形状的残块,除了个别的保留有部分特征部位外,大多数很难做进一步的植物种属鉴定。但是这类植物遗存靠自然力进入遗址文化堆积中的几率非常小,加之块茎大多可以食用,因此考古遗址出土的炭化块茎残块应该是古代人类的食物遗存。据此,我们虽然无法判断甑皮岩遗址出土的炭化块茎是否是某种栽培品种的遗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甑皮岩人的食物结构中自始至终包括有块茎类植物,浮选结果中各期样品都发现有炭化块茎遗存证实了这一点。考虑到块茎类作物的栽培过程相对比较简单,再考虑到数千年间甑皮岩人对当地块茎类植物的认识和了解,某些块茎类作物的栽培过程发生在甑皮岩不是完全不可能的。随便提一句,桂林地区荔浦县所产的荔浦芋是现代栽培芋中最著名的品种,这与芋的起源似乎应该没有什么关联,但却说明了桂林地区的生态环境确实十分适合块茎类作物的生长。
发表于 2018-3-29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非要让我推测单倍群的话,旧石器晚期和新石器早期岭南人群的主要父系单倍群应该是C1,D,F,K2b等如今在东亚大陆上较为罕见的单倍群,当然也不能排除有一些NO*或O*。而现今东亚大陆主流单倍群比如O1a,O1b,O2,C2等很可能是在距今6000年前才逐渐从长江流域(甚至更北的地区)向岭南和东南亚扩散的。
发表于 2018-3-29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芋头不仅是古华南人的主食,也是今天巴布亚和南太平洋人群的主食
发表于 2018-3-29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仍然是现今世界上芋头的主要产地之一
发表于 2018-3-29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岭南处士 于 2018-3-29 11:28 编辑
如果非要让我推测单倍群的话,旧石器晚期和新石器早期岭南人群的主要父系单倍群应该是C1,D,F,K2b等如今在东亚大陆上较为罕见的单倍群,当然也不能排除有一些NO*或O*。而现今东亚大陆主流单倍群比如O1a,O1b,O2, ...
MNOPS 发表于 2018-3-29 07:36
赞同。

以O1b分布为例,祖型及上游O1b类型主要分布于北方(如中国O1b-M268、日韩O1b2),下游类型则较少见于北方;而南方则主要是由O1b1分化的PK4,及由PK4分化的M95、F838,由M95分化产生的F789及更下游的M88,M88更多在东南沿海一带。这体现了O1b从北向南传播的特征(南方及东南亚虽然O1b高频,但多属下游类型)。

O2(老O3)则体现了换血替代的特征。三千至六千年前的O2古DNA,主要是O2祖型M122及苗瑶的M7,如四千多年前的山西陶寺是3个M122、1个M134,六千多年前的重庆大溪文化是5个O2-M7、1个O2-M122、1个O1b-M95,三千五百年前的江西吴城文化2个O1b-M95、1个O2-M122。而O2(老O3)的现代主体类型则是002611、M117、F444等类型,且这些类型高频分布于北方,越往南越递减,大致呈现一种换血替代特征。

南方C、D、K、F在O系南迁前,应该一直处于瓶颈期,人口不多。与后世O系大量南迁相比,早期人口占比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计。
发表于 2018-3-29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赞同。

以O1b分布为例,祖型及上游O1b类型主要分布于北方(如中国O1b-M268、日韩O1b2),下游类型则较少见于北方;而南方则主要是由O1b1分化的PK4,及由PK4分化的M95、F838,由M95分化产生的F789及更下游的M88,M ...
岭南处士 发表于 2018-3-29 11:22

别瞎扯,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祖型’,这是基本常识,你需要尽快补课。

另外,大溪文化与吴城文化包括良渚文化人群的y到底是什么,现在没人知道,之前某些人宣称的检测结果完全是扯淡,彼时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检测出南方湿土出土的遗骨yDNA与aDNA(mt可能还勉强)
发表于 2018-3-29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别瞎扯,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祖型’,这是基本常识,你需要尽快补课。

另外,大溪文化与吴城文化包括良渚文化人群的y到底是什么,现在没人知道,之前某些人宣称的检测结果完全是扯淡,彼时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检测出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29 12:05
不用“祖型”这个名词,用上游类型意思也是一样的。

实际上,我认为历史过程中,很可能存在一些已绝传的上游类型。但按目前公布的Y染演化树,哪些是上游类型、哪些是下游类型还是一目了然的,除非你说那个演化树是错的。在学界目前没有出文公告对过去重庆大溪、江西吴城、浙江良渚等遗址纠正错误前,这是人类学爱好者研讨的唯一依据。
8c36cf58ccbf6c8169f39380b63eb13531fa40c2.jpg
发表于 2018-3-29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至于岭南新石器早期和新石器中晚期的差异,这篇文章可能会对楼主有启发。我的看法是岭南跟稻作起源没啥关系,稻作很显然是从长江流域南传到岭南的,岭南新石器早期居民的主食很可能是跟这篇文章中说的一样是以块茎植 ...
MNOPS 发表于 2018-3-29 07:24
开嘛玩笑?长江流域哪来的野生稻?你当新仙女木冰期是吃素的吗?
发表于 2018-3-29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栽培稻和家鸡,别说是岭南,发迹于东南半岛都是应该的。
发表于 2018-3-29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2# imvivi001

imvivi001大大你好。貌似你是从在南方姓氏“梁”里头发现有3例cts4660开始关注我这小小类型?你认为c2南南支和c2南支是“南人北上”的结果。
那c2北支呢?c2-cts4660应该是在南北支分离后不到500年内和c2南支分开来的。
那么c2南北支南南支最初的分布应该是很接近的。
当今的c2南南支(23魔方给出的共祖3200年)的分布特点和c2南支北支差的有点大阿。
我认为很可能是历史时期北方人南下的结果。在古代北方混不下去到南方反而慢慢发展了起来。
发表于 2018-3-29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15# 赛璐珞战士

如果以后有其他新的颠覆性证据,当另当别论,但以现在的证据来说,你这支应该是从北向南扩散,而且是最近几千年的事情。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29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2# imvivi001

imvivi001大大你好。貌似你是从在南方姓氏“梁”里头发现有3例cts4660开始关注我这小小类型?你认为c2南南支和c2南支是“南人北上”的结果。
那c2北支呢?c2-cts4660应该是在南北支分离后不到500 ...
赛璐珞战士 发表于 2018-3-29 15:59

    从美洲存在C2北北支的情况来看,C2北北上的时间是比较早的,明显在冰期就北上了。而南支北上时间应该比较晚,可能主要是冰期结束后才开始的(我是说主要是,或许也有个别支系早上的,不过未必留下直系后裔)。
      你的南南支cts4660可能在新仙女木时期,大部队未能及时回撤南方,伤亡较重,子胤因此相对不昌。如果三千多年这个共组时间计算准确的话,有可能与后期加入华夏或大楚之后再重新扩散有关~
发表于 2018-3-29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17# imvivi001

3000年的这个结果不一定准确。23魔方给出的说法是样本量太少。但是结合23魔方测出过北方样本来看,共祖时间可能是被北方样本拉高的。
然后复旦最近给出的c树里面cts4660底下有6个分支,具体情况还不清楚。
关于南线北线,以及何时北上的问题我水平太低没法参与讨论。在没有更多证据的情况下我还是是支持北线的。我比较小白不明白猛犸象在北方都坚持到公元一万年前,对能量的需求要小很多且更具有智慧的人类却没法在冰期待下去?c2北支能呆下去南支得等冰期结束才北上,但是殊途同归到最后c2南北两支的分布却不是差很远?
水平有限。问题可能比较幼稚。imiviv001大大对于这些我提出的这些问题能否给出些看法?
发表于 2018-3-29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17# imvivi001
...我比较小白不明白猛犸象在北方都坚持到公元一万年前,对能量的需求要小很多且更具有智慧的人类却没法在冰期待下去?
赛璐珞战士 发表于 2018-3-29 17:21


猛犸象是典型喜寒畏热动物,这个与人类是相反的,因此冰期结束对猛犸象的影响非常大,加之冰期结束后人类规模快速增大,活动范围也随之极具增大,使得猛犸象的生存空间极具压缩,最后灭绝也是可以预见的。

冰期高纬度地区应该会有一些人类生存,不过数目极少,按照pop genetics的基本原理,他们对后人的基因贡献是微不足道的。当然,对现在高纬度地区的族群来说,仍然会有影响,比如阿拉斯加人群与北极附近的ket或尤卡吉尔人~
发表于 2018-3-29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13# hercules
新仙女木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一万两三千年了吧?跟新石器六七千年前的长江流域有关系吗?

别胡搅蛮缠,证据摆在这里,岭南并不是稻作的起源地而是后来才扩张到岭南的。六七千年前岭南的鲤鱼墩人还是以狩猎采集为主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7-15 15:18 , Processed in 0.15621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