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203|回复: 19

古吐火罗语可能是先后生活在新疆/阿尔泰的三个人群的语言叠加而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7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期重新阅读梳理了一些资料,对古吐火罗(Proto-Tocharian)的来源有如下猜想。先说结论,抛砖引玉。我认为古吐火罗语是由先后生活在新疆北部/阿尔泰地区的三个人群的语言叠加而成。如图表:
C:\Users\10137739\Desktop\Tocharian\Tocharian.PNG

  
构成
人群

  
  
时期
(到达新疆
的时间)

  
  
该人群
Y-dna

  
  
该人群

  
Mt-dna

  
  
该人群

  
Adna

  
  
  
人群的
形成地
来源地

  
  
该人群所属考古文化

  
  
  
该人群使用的语言

  
  
顶层人群

  
  
红铜/青铜时代

  
  
(3500BC-2500BC)

  
  
•R1b1a1a2-M269

  
  
(TMRCA
6400kp)

  
  
W,
K,

H11

  
  
CHG + EHG

  
  
黑海-里海北岸草原

  
  
From

  
•Repin
Culture

  
To

  
•Afanaseivo
Culture

  
  
Proto-Indo-European

  
(古印欧语)

  
  
中层人群

  
  
中石器时代

  
新石器时代

  
(7000BC-3850BC)

  
  
•R1a1-M459

  
  
(TMRCA 14100kp)

  
  
U4

  
  
EHG

  
  
西欧-北欧-东北欧  (从大西洋沿岸至波罗的海)

  
  
From

  
•Volga-Oka
Complex

  
To

  
•South
Siberia
Ceramic
Mesolithic

  
  
Indo-Uralic

  
(印度-乌拉尔语,是古印欧语形成前的一种理论上假设的语言)

  
  
底层人群

  
  
Epipaleolithic-

  
旧石器时代末期

  
(~15000BC-8000BC)

  
  
已被替换,较大可能性是:

  
•P1-M48

  
•R1*

  
  
  
C4

  
(Mainly  C4a1, C4a2)

  
  
ANE/EE

  
  
印度北部,中亚南西伯利亚

  
  
-

  
  
Pre-Altaic

  
(阿尔泰语的最底层)

  


这三个人群中,最顶层(最晚期)的R1b-M269人的语言对古吐火罗语的形成影响最大。而中层的Y-dna和底层的Mt-dna对该人群基因贡献最大。

一. 先说底层人群:
母系的M*系(尤其D,CZ,G)对于古亚洲语和古阿尔泰语的形成影响很大。D,CZ,G的发展都体现了从“东亚”扩散到“中亚-北亚”的轨迹。
时期1:距今3.5-2万年(渐冷时期,从温暖气候发展到冰期极盛)。母系D,CZ,G局限于东亚,对应父系主要是D,属于常染EE(East Eurasian)人群,主要掌握北方小石器技术。
时期2:距今2-0.8万年(渐暖时期,冰盖消退)。父系上N取代D,带领母系D,G从东亚途经中亚,扩散到北亚西伯利亚地区。(同时P也取代CZ,从印度东北扩散到中亚和北亚)。该人群逐渐从Y-Q,Mt-A/X人群中学习掌握了细石器技术。体质上逐步也在与Y-Q/R,Mt-U等的接触中,越来越多ANE(Ancient North Eurasian)成分。这个北进的母系M人群可以被认为是语言学上的广义的阿尔泰语的主体。

这其中,从阿尔泰到新疆北部最多的母系是C,当时主要是C4a。因为C7扩散更古老,在南亚更多;C4b和C5更晚近,到青铜时期分别随N1a2-P43萨摩耶和C2b-M48通古斯和扩散)。
这里有篇文章很好的总结了Mt-C,Mt-D的扩散历史,估计论坛里很多人已经看过:
Origin and Post-Glacial Dispersal of Mitochondrial DNA Haplogroups C and D in Northern Asia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15214

二. 再说中层人群:
首先这里总结了一下R的扩散史,可以分为4个阶段:
  
  
  Y-DNA
  
  TMARC
  
  Adna
  
  对应母系
  
  其他跟随父系
  
  扩散路径
  
  使用的语言
  
  阶段1
  
  R1

  
  22800  ybp
  
  ANE
  
  U*
  
  -
  
  西伯利亚
  
  
  
  阶段2
  旧石器时代末期
  (EpiPaleolithic)
  
  R1b*
  
  20400
ybp
  
  EHG
  (ANE在欧洲混了WHG)
  
  J1c3c,
  J2b2,
  T2
  
  J2b,
  E-M78/E-V13
  
  从  伊朗高原/里海,
  至  小亚细亚,
  至  南欧/意大利
  (部分滞留在小亚细亚/高加索)
  
  某种未分化的Nostriatic
  
  R1b1-L278
  
  18900
ybp
  
  R1b1a-L745
  
  17100
ybp
  
  阶段3
  中石器时代
  
  R1a1-M459
  
  14100 ybp
  
  EHG
  (ANE在欧洲混了WHG)
  
  U4,
  U5a
  
  T1a,
  J1
  I2c
  
  从  伊朗高原/里海
  至  阿拉伯半岛
  至  非洲北岸
  至  伊比利亚半岛
  至  西欧 至  东北欧
至 俄罗斯伏尔加河流域
至 中亚/阿尔泰/北亚
  (部分滞留在小亚细亚/高加索)
  
  Eurasatic中的Indo-Uralic
  
  R1b1a1a-P297
  
  13300
ybp
  
  [size=18.6667px]R1a1a-M198
8700 ybp
  阶段4
  红铜/青铜时代
  
  R1b1a1a2-M269
  
  6700 ybp
  
  EHG + CHG
  
  W,
  H5
  
  
  G2a,
J2a
  的一部分
  
  
  从  安纳托利亚东部/高加索,
  至  黑海-里海北岸草原东部(顿河流域)
  
  首次形成了古印欧语
  
  
  R1a1a1a-M417
  
  5500 ybp
  


这里,阶段3的代表人群 R1a1 / R1a1a, 从欧洲到达中亚和南西伯利亚,部分留在中亚,部分去往印度,部分进入新疆(大约7000BC-6500BC左右到达新疆)
R1a1 / R1a1a 代替了本地的父系,和底层母系大量结合。由于该时期是全新世最温暖的时期。人口大量繁殖。所以此后吐火罗人,包括后世至今日,新疆北部/阿尔泰地区最主要的人口成本就是Y-R1a1a,Mt-C4。参考现代维族中Y-R1a1a占30.77%,(Shan et al. 2014), 是原超其他各种单倍群的最大Y-dna。

值得一提的是。被认为是古吐火罗人遗迹的小河古墓(2000BC-1500BC)的DNA构成:
Mtdna方面2000BC-1700BC(早期)中,C4占绝对优势;
Y-dna方面12例全是R1a1a* (xZ93)。注意!小河的Y-dna不是代表印度-伊朗语系的R1a1a-Z93,这个早就该辟谣澄清了。

该文章作者Hui Zhou,在发布该文章的BMC Biology网站的评论区,明确改口,表示测出的数据不是Z93:
https://bmcbiol.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1741-7007-8-15/comments

“Our results show that Xiaohe settlers carried HgR1a1in paternal lineages, and Hgs H, K, C4, M*in maternal lineages. Though Hg R1a1a is found at highest frequency in both Europe and South Asia, Xiaohe R1a1a more likely originate from Europe because of it not belong to R1a1a-Z93 branch(our recently unpublished data) which mainly found in Asians.”

三. 最后说顶层人群:
R1b-M269和R1a-M417在Steppe大草原形成印欧语后(时间大致在3800BC 左右,当时西面的第聂伯河流域的,更多含有EGH成分的,发源于草原原住民的 Sredny Stog II文化,遇上从北高加索至顿河流域扩散的,更多含有CHG成分的Repin Culture。形成印欧语核心人群。
此后,后继的Yamanya Culture(3500BC-2200BC)留在大草原,后来攻向欧洲。而Afanaseivo Culture(3300BC-2200BC)向东迁徙到新疆北部/阿尔泰。Afanaseivo文化可以视为Yamanya文化的“弟弟”(或者保守得说,表弟)。其主体人群是R1b-M269(在当代维族中3.21%)。该人群的语言,结合新疆本地中底层人群的语言,形成了古吐火罗语。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28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
其主体人群是R1b-M269(在当代维族中3.21%)。该人群的语言,结合新疆本地中底层人群的语言,形成了古吐火罗语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3-27 15:08


当代维族中R1b-M269有3.21%这么多吗? 我了解的应该是极少的~
发表于 2018-3-28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天向上 于 2018-3-28 21:57 编辑

楼主不是我说你,r1b和吐火罗与语没有必然关系

母系D,CZ,G局限于东亚,对应父系主要是D

笑而不语,把新亚洲理论悄悄的挪动一下
发表于 2018-3-28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该文章作者Hui Zhou,在发布该文章的BMC Biology网站的评论区,明确改口,表示测出的数据不是Z93:
https://bmcbiol.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1741-7007-8-15/comments

...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3-27 15:08


看了一下原文,作者在原文中并没有说是Z93,因此谈不上改口。塔里木古人的起源可能另有来源~~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3# 天天向上
R1b和吐火罗应该还是有关的。毕竟,吐火罗语属于印欧语系的西支,和Celtics,Italics关系最密切,后二者都是y-R1b为主。R1a很少。

此外,Tocharian不是Santum印欧语,而是Centum。Santum基本都是R1a(亚美尼亚语除外),因为和Fenno-Ugaric有密切接触。Centum基本都是R1b。

母系D,M8’CZ,G等,在盛冰期局限在东亚,是我贴子里引用的那篇Journal有论证的。
父系对应D确实是我的猜测。但N/O/C在盛冰期都瓶颈了,D的可能性最大。其实与旧石器时代最有传承性的日本人Y/Mt构成就是一个很好的活证明。新老亚洲理论我不了解,我也不知道你认为我说的算新亚洲理论,还是老亚洲理论。
发表于 2018-3-29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3-29 11:14 编辑

这些资料非常好,是干货。
另外谈一下欧美作者的思路问题。
不足之处:
1、把C、Q、N排除在外来谈乌拉尔语与阿尔泰语的形成都是极不完善的,也是极易走错方向的;
2、阿尔泰语的底层是D、C、Q。(欧亚的C1、西进的C3、中亚向东北西伯利亚挺进的Q、北上的D)
3、古印欧语发源地定位在黑海里海高加索山以北不妥,应该是伊朗-小亚细亚高原。
4、P1-M48、R*定位为阿尔泰语底层极为不妥。无视近代中亚阿尔泰语是北亚蒙古高原柔然西征、西突厥西征导致的语言替换东伊朗塞语、吐火罗语、乌拉尔语、叶尼塞语的语言替换结果。
发表于 2018-3-29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6# hxr7353
阿尔泰诸语(特别是蒙古语族与南满语)的形成,我看也有一些O2人群的参与(比如M117和M134),后者可能是戎狄的主要成分之一,而蒙古语无疑是北方‘胡语’与长城沿线‘戎狄语’混合的结果。这也是河北土话与蒙古语共享一些基础词汇的原因吧(比如之前论坛曾经与本坛河北坛友讨论的壁虎这个词汇)。
对于南满语,著名的阿尔泰语研究学者Vovin的看法一直是一种‘aberrant阿尔泰语’,可见一斑~
发表于 2018-3-29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4、P1-M48、R*定位为阿尔泰语底层极为不妥。...
hxr7353 发表于 2018-3-29 11:13


P1-M48人群原来的语言极有可能是阿尔泰语言的底层之一,尽管不是主要的。这也是阿尔泰语言的特异性形成的原因之一吧。  至于R*人群的语言,应该对原始印欧语以及原始突厥语皆有贡献,可能这也是印欧语与突厥语共享一些底层成分的主要原因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6# hxr7353 古印欧语发源地是Steppe还是南高加索,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议。
因为古印欧人的形成是Steppe本地的EHG(R1b-P297, R1a1a, J2b, E-V13)和北上的高加索CHG(R1b-M269, J2a, G2a-L297)的混合,究竟语言主要来自前者还是后者?很难说。但混合地肯定在Steppe。
而且我倾向于认为印欧语主要来自Steppe的EHG。两个证据。
1. 有研究发现欧洲新石器时期,德国波兰那一带的TRB文化(Funnel Beaker),以及略晚的Globular Amphora的语言和印欧语基本一样。这批人是R1a比较上游支系,说明后来Steppe上的印欧语源出R1a
2.如果印欧语源出高加索的R1b-M269,那应该深受三个高加索语系的影响,但目前没有发现这种影响,反倒是Steppe以北森林里的Uralic语对印欧语影响更大,也更接近。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6# hxr7353 古印欧语发源地是Steppe还是南高加索,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议。
因为古印欧人的形成是Steppe本地的EHG(R1b-P297, R1a1a, J2b, E-V13)和北上的高加索CHG(R1b-M269, J2a, G2a-L297)的混合,究竟语言主要来自前者还是后者?很难说。但混合地肯定在Steppe。
而且我倾向于认为印欧语主要来自Steppe的EHG。两个证据。
1. 有研究发现欧洲新石器时期,德国波兰那一带的TRB文化(Funnel Beaker),以及略晚的Globular Amphora的语言和印欧语基本一样。这批人是R1a比较上游支系,说明后来Steppe上的印欧语源出R1a
2.如果印欧语源出高加索的R1b-M269,那应该深受三个高加索语系的影响,但目前没有发现这种影响,反倒是Steppe以北森林里的Uralic语对印欧语影响更大,也更接近。
发表于 2018-3-30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1. 有研究发现欧洲新石器时期,德国波兰那一带的TRB文化(Funnel Beaker),以及略晚的Globular Amphora的语言和印欧语基本一样。这批人是R1a比较上游支系,说明后来Steppe上的印欧语源出R1a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3-30 09:36


呵呵,这个牛,请问哪些研究发现“德国波兰那一带的TRB文化(Funnel Beaker),以及略晚的Globular Amphora的语言和印欧语基本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11# imvivi001
当然,这是一个有争议性的问题。就我理解,分成两种主流意见。

90年代末-20世纪初比较重要的印欧语系研究者J. P. Mallory 一直坚持印欧语源出 TRB/GBK。也就是印欧语更多的是自欧洲Mesolithic时期起,居住在东欧,东北欧,Steppe上的EHG R1a1a (以及部分R1b-L754)的语言。

稍晚几年的另一个印欧语研究者David Anthony则认为印欧语是来自东安纳托利亚/高加索的CHG:R1b-M269(可能还有R1a-M417,但现在没有直接证据)的语言与居住在Steppe的EHG的语言混合而成,混合产生的地点当然是在Steppe,只不过是靠东的Capsian-Steppe。

Mallory和Anthony是印欧语研究的两位泰斗。他们两人都没有说IE起源地是高加索以南。目前我也没有看到过其他哪个文献是这么说的,如果有,麻烦指正。
发表于 2018-3-30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安东尼老师谈不上是什么语言学大师吧,他在前几年的他的名著中已经清楚无误地承认这一点的
发表于 2018-3-30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他的说法,他对语言学几乎就是外行
发表于 2018-3-30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12# Seima-Turbino
关于安老师的观点,推荐读一下:

坛友lindberg多次推荐考古学家大卫安东尼的力作《The Horse, the Wheel and Language》,正好其中关于印欧文化的起源也是我的兴趣之一,相信本坛其他不少坛友也感兴趣,今天借周末闲暇就摘取其中精要与各位同好品味(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6-3 18:31 ?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5295-1-1.html
发表于 2018-3-30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关于PIE起源于哪里我仍然需要观察,颜那亚地区与伊朗高原皆有可能。不过关于欧洲大规模印欧化,我认为始于bell beaker时期,这个目前已经有一些明显的依据了
发表于 2018-3-30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12# Seima-Turbino
安老师不是研究语言的,他是宾州大学的考古博士,他那本书的语言学部分引用了大量语言学家的观点,也受到了很多研究语言学的同行帮助。

马洛里不清楚,他编了一本印欧学词典,有不少地方都声称引用了他的内容,不知真假,感觉很多近似民科。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16# imvivi001
确切说应该是自 2500BC 兴起于中欧(南德)的东部Bell Beaker。

自2900BC 兴起于伊比利亚半岛的西部Maritime Bell Beaker不是印欧人,而是作为Megalithic文化的后继者的西欧EEF,估计是y-G2a2/I2a1a,mt-H1/H3这样的构成。
发表于 2018-4-4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16# imvivi001
确切说应该是自 2500BC 兴起于中欧(南德)的东部Bell Beaker。

自2900BC 兴起于伊比利亚半岛的西部Maritime Bell Beaker不是印欧人,而是作为Megalithic文化的后继者的西欧EEF,估计是y-G2a2/I ...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4-4 13:05

恐怕你的看法是不准确的:
The initial moves from the Tagus estuary were maritime. A southern move led to the Mediterranean where 'enclaves' were established in south-western Spain and southern France around the Golfe du Lion and into the Po valley in Italy, probably via ancient western Alpine trade routes used to distribute jadeite axes. A northern move incorporated the southern coast of Armorica. The enclave established in southern Brittany was linked closely to the riverine and landward route, via the Loire, and across the G?tinais valley to the Seine valley, and thence to the lower Rhine. This was a long-established route reflected in early stone axe distributions and it was via this network that Maritime Bell Beakers first reached the Lower Rhine in about 2600 BC.[3][21]

beaker人群在漫长的西扩的过程中,融合了大量西部印欧语人群(可能是原始凯尔特人群)以及部分日耳曼语人群,最终导致大部分出现语言转换,这是比较合理的解释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19# imvivi001
这点我还是比较坚持的,理由如下:

首先,Bell Beaker Expansion的时空框架是学术界有明显共识的:2900-2250 BC, 在欧洲自西向东扩散,起点是Iberia半岛今葡萄牙的Estuary河口。其早期2900-2700 BC,是沿海扩散,称Maritime Beaker。

其次,印欧人的Yamnaya Migration和Corded Ware Expansion,时空框架也是很明确的。前者3100-2200BC,自东向西,从黑海草原出发,沿多瑙河逆流而上。2800年还只到达多瑙河中游。(Vucedol Culture在2700BC被印欧化,是一个很好的时空参照)。后者2900-2250BC,自东南向西北,从黑海草原北部森林带出发,沿Dniper-Vistula河北上进入波兰,then进入德国/北欧。

所以,2900BC的时候印欧人不可能突然飞到欧洲大陆西端,开创Bell Beaker。只能是在2500BC时,印欧人在中欧,逐渐替换非印欧人,成为Beaker主体。这个Transition突出体现在匈牙利的Beaker Cspe Group。我此前在Budapast特意去看了这个遗存的器物。

你引述的内容,说的是2900-2600BC,Non-印欧人的Beaker怎么从葡萄牙发展到法国的事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7-15 16:28 , Processed in 0.33900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