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737|回复: 22

大槐树移民是北方汉人C3高频的由来和源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0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拓扑维度 于 2017-6-30 11:49 编辑


Phylogeny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3b-F1756中的附件表格1:
根据上面表格统计,山东样本总量917人,测出C3-M217+共有117人,所占比例12.4%,明显低于内蒙古地区(30~50%)、东北地区(20%)、西南地区(25~30%)、中原晋语区(15~20%)和江南地区(15%)。

超大标本量C3e-z1338东亚分布图,符合客观事实,可靠性更高。

山西洪洞大槐树移民最初主要分布在鲁西北一带,这主要是因为元末明初山东的战乱和黄河泛滥都在鲁西北、鲁西南地区,但经过明初的再迁移,移民就分布到鲁西大部分地区。


因长期战乱中原汉族人口急剧减少,内迁山西的匈奴鲜卑等北方游牧民族,估计远远超过100万。他们使用的阿尔泰语言,引发了山西中原汉语的阿尔泰化,主要是北方游牧民族在换用中原汉语的过程中以阿尔泰语的底子异化了汉语,长期形成了现在山西人的晋语方言格局。

北方游牧民族频频侵入中原王朝,常常先要占领山西,以山西为基地再继续南下。另一方面,中原王朝不时地、有组织地让一批又一批的少数民族定居山西境内,他们和原有的汉民族相互影响,逐渐汉化。

曹魏时,分匈奴为即左、右、南、北、中五部,左部帅刘豹统辖万余户,居太原郡故兹氏(今山西临汾);右部6千户居祁县(今山西祁县);北部4千余户居新兴县(今山西忻县);南部3千余户居蒲子县(今山西隰县);中部6千户居大陵县(今山西文水)。共3万余户,人口近20万。匈奴后人刘渊在并州起兵时,并州匈奴总人口约35万左右。

鲜卑族在山西境内建立北魏少数民族政权,迁来鲜卑文武百官和军队,连同他们的家属和奴仆,总数不下100万人。山西已成为游牧民族与汉族在数量上大致相当的民族混合地区,尤其以鲜卑族的数量和影响为最大。
五胡乱华是人类发展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之一,“五胡”所指匈奴、鲜卑、羯、羌、氐五个胡人的游牧部落。五胡乱华时期由于胡人的残暴统治,汉族避难从黄河流域大规模进入长江流域,在长江下游江南建立东晋,史称衣冠南渡,进一步增进了南方的百越、三苗族裔与中原汉族的文化和经济联系。五胡乱华同时这也是中国第一次亡国亡种危机。五胡乱华时代,更是中国人的千年恶梦。

《Global distribution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 reveals the prehistoric migration routes of African exodus and early settlement in East Asia》

C单倍群在全国各民族中的分布如下:

辽宁汉族22.5%、吉林16.67%、黑龙江汉族15.32%,主要是由于历史上有东胡、肃慎、女真等民族的先人融入到东北汉族。山西汉族19.64%,主要是由于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频频侵入中原王朝,山西陕北豫北冀西等晋语区曾经是五胡乱华的重灾区。

云南布朗族、湖北土家族,贵州土家族、云南哈尼族、四川彝族都属于藏缅语系,C比例非常高,分别为27.27%、30.77%、21.21%、21.67%、12.50%,这些C系基本上都是C3*/C3a,可以说是C3南支,不同于北亚通古斯C3c北支。由此看出,C3南支应该是藏缅语系的主要单倍群之一,并不比羌藏基因D系少。

上海汉族高达22.22%,最可能是由于古代百越土著高频的C系造成的。广西仫佬族、贵州水族、湖南侗族属于壮侗语系-百越族群,C系高达13~30%。江苏汉族15.38%、安徽汉族13.46%都是受到百越人北上移民的影响。由此推测C3*是古代百越族群固有的父系单倍群之一。



复旦大学按照方言归类的各方言区汉族父系基因频率图。从全国O3-M122分布图来看,胶辽官话区、冀鲁官话区O3-M122总比例高居首位。O3-M122是汉族的标志性基因,O3比例越高,汉族血统越加纯正。各地方言O3比例从高到低排列如下:

胶辽官话69.5%>冀鲁官话67.5%>中原官话62.6%>北京官话61.5%>东北官话60.7%>粤语60.0%>洪巢官话59.6%>客家人59.5%>吴语57.3%>通泰官话56.2%>赣语56.1%>西南官话53.0%>晋语51.0%>闽语47.4%

由此看出,胶辽官话区、冀鲁官话区O3-M122总比例最高,北方汉族O3比例明显高于南方汉族,但只有晋语O3比例很低,是由于山西豫北陕北冀西等晋语区是五胡乱华的重灾区。

鲜卑人只有2500年历史,和2500年前井沟子遗址人骨完全相符合。体质人类学调查报告显示鲜卑人基本上属于典型的北亚人种:低颅、面部扁平又阔宽,颧骨突出、个子较矮,和漠北蒙古人最为相似。北亚-通古斯C3高达60%,并且井沟子遗址测出12例Y-C,鲜卑人的发源地在大兴安岭,井沟子遗址位于大兴安岭附近,可以断定鲜卑人以C3-M217为主,可能混入低频的O3a2c1a-M117。但是,鲜卑族入主中原后,全盘接受汉文化,提倡汉胡通婚,混入大量的汉人O3,最终彻底被汉化了,便从历史中消失了。不过,历史上山西成为游牧民族与汉族在数量上大致相当的民族混合地区,尤其以鲜卑族的数量和影响为最大。因此,晋语区(山西、陕北、豫北、冀西)居民检出了较高频的Y染色体C3,高达15~20%,可以反映出鲜卑血统在晋语群体中的遗存,便成为大槐树移民的重要部分,通过明初组织移民而扩散至北方大部分地区。,这是北方汉人C3高频的历史由来。
发表于 2017-6-30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游都分不清,说了一大篇也全都是废话,还是百度贴吧比较适合你。
发表于 2017-6-30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7-6-30 13:05 编辑

多少年前的黄汗网文又被拿出来用了,连下游都不分,真的也就能糊弄一下贴吧的小白。C3目前总共分为三支,C3南南支,C3南支,和C3北支。C3北支主要分布在北亚西伯利亚和北美西部,鲜卑和东胡主要都是C3北支。C3南支则是东亚北亚都有,虽然今天在东亚的比例更高一些,但古代在蒙古西部阿尔泰山一带和额金河匈奴墓都发现了疑似C3南支的样本,而且达延汗的后裔也被证实为M407,是C3南支的一支。最稀有的是C3南南支,只是零星分布在岭南和云南。我的推测是除了C3南南支可能是新石器时期就已经在中原或长江流域之外,剩下的两支都应该是北方起源的。C3南支可能跟青铜时期某支从北方长城沿线地区南下扩张的族群有关,或许就是藏缅民族的先民之一,为中原和西南带去了发达的青铜冶炼技术。
西南的部分壮侗语民族C3较高频,更有可能是跟临近的藏缅或苗瑶交流得来的,而不是本来就有的。因为壮侗语较早期南下的分支,比如海南黎族和东南亚的泰国人,C3都极为低频甚至近乎缺失。同理,从台湾高山族和东南亚的一些南亚语系民族我们也可以推测出,南岛语系和南亚语系的先民也是C3极为低频的。今天的上海人跟古时候的百越人几乎毫无关系,江浙一带都被历代北人南下移民换血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常染都很接近北方汉族。从大堡山赵国墓和西晋临沂贵族墓都检测到C3南支来看,今天华东部分地区较高频的C3跟南下的古汉人移民关系更大。
发表于 2017-6-30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bbvdd.com/d/20170629112941dm9.jpeg
Phylogeny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3b-F1756中的附件表格1:
上海汉族高达22.22%,最可能是由于古代百越土著高频的C系造成的。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6-30 11:44
数据的出处?江南地区15%C3是不太可能的,一般在8%左右。C3的分布频率由北到南是逐渐降低。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拓扑维度 于 2017-6-30 14:29 编辑
多少年前的黄汗网文又被拿出来用了,连下游都不分,真的也就能糊弄一下贴吧的小白。C3目前总共分为三支,C3南南支,C3南支,和C3北支。C3北支主要分布在北亚西伯利亚和北美西部,鲜卑和东胡主要都是C3北支。C3南支则 ...
MNOPS 发表于 2017-6-30 12:54


数据资料基本上出自《Global distribution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 reveals the prehistoric migration routes of African exodus and early settlement in East Asia》研究报告论文,以此为根据做出推测,何来黄汉网文呢?你不要诬蔑人家,说话要讲证据!

结合阿尔泰地区青铜文化时代古DNA,可以再次得出这样的推论,即至少在不早于鲜卑人扩张之前,蒙古草原和阿尔泰地区的C3都是所谓的南北两支混合,且以C3南支还更多一些,与今天草原地带地带除M407外的C3南支几乎缺失的情况完全相反。可见以今推古是不可靠的。
这样,结合几方面证据,可以得出这样的推论,即C3南支在青铜时代应当广泛分布在从满洲到阿尔泰的森林草原地带,而C3南支主力进入中原地区应当在青铜时代以后,甚至在秦汉之前都不常见。
发表于 2017-6-30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bbvdd.com/d/20170629112941dm9.jpeg
Phylogeny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3b-F1756中的附件表格1:
根据上面表格统计,山东样本总量917人,测出C3-M217+共有117人,所占比例12.4%,明显低于内蒙古地 ...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6-30 11:44


现代汉族中,F3918的比例不会超过1%,鲜卑对汉族的基因贡献,基本可以锁定在1±0.5%的范围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汉族中,F3918的比例不会超过1%,鲜卑对汉族的基因贡献,基本可以锁定在1±0.5%的范围内。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7-6-30 14:41
你有什么证据,断定鲜卑人属F3918呢?劝你不要主观臆断,谢谢!
发表于 2017-6-30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汉族中,F3918的比例不会超过1%,鲜卑对汉族的基因贡献,基本可以锁定在1±0.5%的范围内。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7-6-30 14:41

现在还没有足够数据的应该只有南匈奴了

鲜卑(三处遗址推测):C2b1a1-F3918100%
北匈奴(三处遗址推测): Q1a2a1-L54(核心王族)占50%R1a1a-M17C2b占一定比例
南匈奴:?虽然不知道具体成分,但应该是相当混合的
羯(一处遗址推测):R1a1a1b2-Z93(如果真的是小月氏等河西新疆的西欧亚成分)
羌氐(三处遗址推测):O2a*-M324O2a2b1a1-M117N1*
发表于 2017-6-30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有什么证据,断定鲜卑人属F3918呢?劝你不要主观臆断,谢谢!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6-30 14:44

1、井沟子(东胡),12个都是C2b(是C2b的概率应该可以达到99%,是C2b1a1b1-F1756的概率也有可能)
2、额金C组,6个个体,全部是C2b(很可能是C2b1a1-F3918
3、呼伦贝尔室韦,9个个体,全部是C2b1a1-F3918(实测SNP

从三个遗址27个个体看,鲜卑是C2b1a1-F3918的概率非常大,占比可以达到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1、井沟子(东胡),12个都是C2b(是C2b的概率应该可以达到99%,是C2b1a1b1-F1756的概率也有可能)
2、额金C组,6个个体,全部是C2b(很可能是C2b1a1-F3918)
3、呼伦贝尔室韦,9个个体,全部是C2b1a1-F3918(实 ...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7-6-30 14:53
你又在捏造事实,好好看下面的数据资料,井沟子全是12例C*,基本没有C2b北支这个说法,劝你不要毫无根据的猜测。

李红杰博士论文《中国北方古代人群Y染色体遗传多样性研究》Y-DNA数据如下:
发表于 2017-6-30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 于 2017-6-30 15:18 编辑
你又在捏造事实,好好看下面的数据资料,井沟子全是12例C*,基本没有C2b北支这个说法,劝你不要毫无根据的猜测。

李红杰博士论文《中国北方古代人群Y染色体遗传多样性研究》Y-DNA数据如下:
http://www.bbvdd.co ...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6-30 15:03


多看看最新的Y-DNA Haplogroup Tree 2017,少泡贴吧
C2b就是你说的C3北支的2017年的最新名称,C3在2014年时就改名称C2了
发表于 2017-6-30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

多少年前的黄汗网文又被拿出来用了,连下游都不分,真的也就能糊弄一下贴吧的小白。C3目前总共分为三支,C3南南支,C3南支,和C3北支。C3北支主要分布在北亚西伯利亚和北美西部,鲜卑和东胡主要都是C3北支。C3南支则 ...
MNOPS 发表于 2017-6-30 12:54

皇汉抢过你女朋友还是给你心灵造成重大伤害?怎么逮着个就扣帽子?哪个皇汉敢说C3全是五胡和满蒙后裔?倒是知名反皇汉的阿Q敢这么说。
发表于 2017-6-30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怕
西南的C有30%? 你把图上的哈尼族(n=250) 当作西南汉族的代表了?
发表于 2017-6-30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7-6-30 21:43 编辑
数据资料基本上出自《Global distribution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 reveals the prehistoric migration routes of African exodus and early settlement in East Asia》研究报告论文,以此为根据做出推测, ...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6-30 14:22


论文是真的,但你引用的这篇推测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一个学地质的业余分子人类学爱好者写的,黄汗倾向严重,妄图把汉族塑造成一个纯O3的民族然后把C3,N,Q都推给周边其他民族。然而这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另外你说山东的C3全是外来的也不符合事实,从西晋山东临沂贵族墓检测出C3南支来看,至少在汉晋或更早的时期山东就已经有了C3南支。我认为C3南支可能跟商代在河南和山东等地新出现的古东北类型有关。

然后你复制粘贴的是永谢布的推论,他的推论和我的推论并不矛盾,我跟他都认为C3南支可能是北方长城沿线一带南下的,代表了某支青铜时期扩张的人群。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文是真的,但你引用的这篇推测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一个学地质的业余分子人类学爱好者写的,黄汗倾向严重,妄图把汉族塑造成一个纯O3的民族然后把C3,N,Q都推给周边其他民族。然而这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另外 ...
MNOPS 发表于 2017-6-30 21:41


本文内容及其论点,与那个爱好者不一样,不过他的推理分析不无道理。

临沂洗砚池晋墓M2可能是晋代琅琊王司马觐或司马裒的墓葬。司马觐,河内温(今河南省温县苏王村)人,晋宣帝司马懿之孙、琅邪武王司马伷长子、晋元帝司马睿之父,太康四年被封为琅邪王。其父系遗传类型为C3南支-F3880-F948,最可能追溯至中国南方。

C单倍群在全国各民族中的分布如下:




《Global distribution of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 reveals the prehistoric migration routes of African exodus and early settlement in East Asia》

Abstract
The regional distribution of an ancient Y-chromosome haplogroup C-M130 (Hg C) in Asia provides an ideal tool of dissecting prehistoric migration events. We identified 465 Hg C individuals out of 4284 males from 140 East and Southeast Asian populations. We genotyped these Hg C individuals using 12 Y-chromosome biallelic markers and 8 commonly used Y-short tandem repeats (Y-STRs), and performed phylogeographic analysis in combination with the published data. The results show that most of the Hg C subhaplogroups have distinct 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and have undergone long-time isolation, although Hg C individuals are distributed widely across Eurasia. Furthermore, a general south-to-north and east-to-west cline of Y-STR diversity is observed with the highest diversity in Southeast Asia. The phylogeographic distribution pattern of Hg C supports a single coastal ‘Out-of-Africa’ route by way of the Indian subcontinent, which eventually led to the early settlement of modern humans in mainland Southeast Asia. The northward expansion of Hg C in East Asia started ~40 thousand of years ago (KYA) along the coastline of mainland China and reached Siberia ~15KYA and finally made its way to the Americas.

《单倍群C在全球的分布揭示人类出非洲的早期历史以及定居东亚的过程》摘要大意:详尽地研究了Y-SNP单倍群C的分布。结果显示,尽管分布很广泛,单倍群C的各个下游单倍群有不同的分布,都经历过长时间的隔离。在东亚,大致按照自南向北,自东南向西的一个扩散过程。单倍群C的系统发育结构支持经由印度洋海岸的走出非洲模式,是早期定居东亚的现代人父系单倍群。单倍群C在东亚向北的扩散,开始于约4万年前,沿海岸线迁徙并在约1.5万年的时候到达西伯利亚,并最终到达美洲西北部。

根据M130下各位点的基因分型结果,可以将所有样本定义为三个单倍群C*-M130、C3*-M217和C3c-M48。

其中祖先单倍群C*-M130只在南方地区检测到,C3*-M217的呈现了南北两个分布中心,而C3c-M48只分布在东北以及西伯利亚地区。

在基于Y-STRs的数据构建的各单倍群NETWORK系统树也在南方的样本内也观察到了较大的变异,其多态性高于北方。利用SNPs-STRs相结合的遗传学分析手段,估算东亚地区单倍群C3*-M217起源时间范围在30,000-37,000年之间,而单倍群C3c-M48的起源时间在15,000年左右。 总之,Y染色体单倍群C的基因地理分布和Y-STRs的分析结果表明该单倍群从南方进入东亚地区,进而支持东亚人群的南方起源观点。现代人在30,000年前到达东亚南部,在距今15,000年左右向北方扩张,群体在南、北方各自的扩张事件造成了东亚遗传结构南北差异的格局。

总结:
①.南方汉族及南方少数民族频率较高,北方汉族频率居中,北亚少数民族出现高频;
②.南方汉族、北方汉族、南方少数民族大部分为C3*,少量C*,几乎没有C3c,C3c只见于北亚少数民族;
③.长江下游上海、江苏、安徽一带频率较高,预示着C3*沿海岸向北迁徙途中在长江口有一个向内陆迁徙的分支,土家族、侗族、水族、罗城仫佬族有较高频率,可能与这个分支有关,或者他们当中有的是原先江浙一带於越的遗民。由此推测C3*是古代百越族群固有的父系单倍群之一。

云南广西一带祖先单倍群C*-M130 → 古代百越族群C3* → 北方C3*/C3a → 北亚通古斯C3*/C3a/C3c
发表于 2017-6-30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内容及其论点,与那个爱好者不一样,不过他的推理分析不无道理。

临沂洗砚池晋墓M2可能是晋代琅琊王司马觐或司马裒的墓葬。司马觐,河内温(今河南省温县苏王村)人,晋宣帝司马懿之孙、琅邪武王司马伷长子 ...
拓扑维度 发表于 2017-6-30 22:50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F948起源自中国南方,就连F845的分布都要比F948偏南一些。F948应该是华北或东北起源,青铜时期进入中原,然后再随着古汉人的南迁南下的。你无非就是把早就过时的将近十年前的几篇论文和那位学地质的黄汗大仙当时留下的那番不靠谱的推测拿出来攒成一篇所谓的新文章,实际不过是炒冷饭而已,也就能糊弄一下贴吧的小白,但根本糊弄不到兰海论坛上的大多数人。

华南一些民族的C*实际上是C1下游的分支,跟印度,东南亚,日本的C1关系更近,而根本就不是东北亚C2(之前的C3)的上游,所以不存在华南的C*北上突变为C2的说法。你的信息已经落伍了十多年了,劝你多来这里看看新发表文章,别老是把贴吧里的那些民科的古董推论拿出来炒冷饭。
发表于 2017-7-1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7-7-1 00:17 编辑
1、井沟子(东胡),12个都是C2b(是C2b的概率应该可以达到99%,是C2b1a1b1-F1756的概率也有可能)
2、额金C组,6个个体,全部是C2b(很可能是C2b1a1-F3918)
3、呼伦贝尔室韦,9个个体,全部是C2b1a1-F3918(实 ...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7-6-30 14:53

这哥们也真是一个奇葩,一说C3北,什么snp都不管了,全部用str推上下游了,一说,c3南,str就不算数了,必须snp验过。哈哈。你说他只认snp吧,韩国至今最大样本的文献,全是snp,他又说韩国的都是伪造的。
发表于 2017-7-1 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额金河和俄罗斯西伯利亚以及蒙古不同时期不同文化的str,又多少c3南,欢迎不同的匹配结果声音。
http://ranhaer.com/thread-33340-1-1.html
http://ranhaer.com/thread-35436-1-1.html
发表于 2017-7-1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额金河和俄罗斯西伯利亚以及蒙古不同时期不同文化的str,又多少c3南,欢迎不同的匹配结果声音。
http://ranhaer.com/thread-33340-1-1.html
http://ranhaer.com/thread-35436-1-1.html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7-1 00:15

把额金河的数据拿来证明C3南支起源于蒙古?额金河墓地是汉朝匈奴的。汉朝匈奴人里面已经有汉人成分了。你怎么知道这些C3南支一定是蒙古本土的,而不是汉人投过去的?
发表于 2017-7-1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哥们也真是一个奇葩,一说C3北,什么snp都不管了,全部用str推上下游了,一说,c3南,str就不算数了,必须snp验过。哈哈。你说他只认snp吧,韩国至今最大样本的文献,全是snp,他又说韩国的都是伪造的。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7-7-1 00:11

小永是本论坛上最大的谣言机器。
你招摇说自己是黄金家族后裔,这个是有商业目的的谣言,做生意不容易,暂先不驳斥你。
你最大的谣言的是青铜时代扩展替代论和蒙古主体O3论。
有两大谣言:
1、把西北马家窑-齐家,北面的老虎山说成是戎狄,号称替代了中原原住民,这个在体质上不支持的,西北和中原的纤细化是同步进行的,今天西北居民也比青铜时代更加纤细,面部也更窄,中原地区体质变化两个原因,一个人人群混合,一个是纤细化,完全不是你说的替代关系,中原新石器进入青铜时代,是文化传播而不是人群替代,把F5这种明显关联仰韶的说成鄂尔多斯青铜文化的,别人拿出证据驳斥,你就装,你说朱开沟等是F5无任何证据可以,别人说仰韶是F5你就跳出来叫说没有数据,中原除了横北外,没有任何青铜时代的数据,而且横北还是鬼方这种无直接继承关系的人群,这就是你说中原没有F5、F46、F11的证据,你说的草原有F5、F46、F11也无任何遗址数据,但你说的跟真的一样,体现了强大的善于说瞎话素质,反正别人永远叫不醒你这种装睡的人。
2、歪曲古蒙古高原地区居民的构成。韩国那篇三无论文还拿来说,无地点、无正文附件、无发表的三无论文。发了个无出处的截图,号称古代匈奴30个个体中10个O,9个C,号称古代蒙古10个个体,4个O,三个C,这篇垃圾文章到了你那里成了经典,我不是因为他的号称实测SNP所以不认可,而是这种数据无地点无出处无发表的三无,所以不认可。而且韩国这篇虚假数据中,从新石器以来一共30个O,其中只有1个是O3!!到了你嘴里成了古代蒙古以O3为主,说瞎话的境界无人比得上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11-14 06:36 , Processed in 0.19900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