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048|回复: 41

Y-chromosome phylogeographic analysis of the Greek-Cypriot populatio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2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2 21:50 编辑

Abstract


Background: The archeological record indicates that the permanent settlement of Cyprus began with pioneering agriculturalists circa 11,000 years before present, (ca. 11,000 y BP). Subsequent colonization events followed, some recognized regionally. Here, we assess the Y-chromosome structure of Cyprus in context to regional populations and correlate it to phases of prehistoric colonization.Results: Analysis of haplotypes from 574 samples showed that island-wide substructure was barely significant in a spatial analysis of molecular variance (SAMOVA). However, analyses of molecular variance (AMOVA) of haplogroups using 92 binary markers genotyped in 629 Cypriots revealed that the proportion of variance among the districts was irregularly distributed. 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 (PCA) revealed potential genetic associations of Greek-Cypriots with neighbor populations. Contrasting haplogroups in the PCA were used as surrogates of parental populations. Admixture analyses suggested that the majority of G2a-P15 and R1b-M269 components were contributed by Anatolia and Levant sources, respectively, while Greece Balkans supplied the majority of E-V13 and J2a-M67. Haplotype-based expansion times were at historical levels suggestive of recent demography.Conclusions: Analyses of Cypriot haplogroup data are consistent with two stages of prehistoric settlement. E-V13 and E-M34 are widespread, and PCA suggests sourcing them to the Balkans and Levant/Anatolia, respectively. The persistent pre-Greek component is represented by elements of G2-U5(xL30) haplogroups: U5*, PF3147, and L293. J2b-M205 may contribute also to the pre-Greek strata. The majority of R1b-Z2105 lineages occur in both the westernmost and easternmost districts. Distinctively, sub-haplogroup R1b- M589 occurs only in the east. The absence of R1b- M589 lineages in Crete and the Balkans and the presence in Asia Minor are compatible with Late Bronze Age influences from Anatolia rather than from Mycenaean Greeks.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94257097_Y-chromosome_phylogeographic_analysis_of_the_Greek-Cypriot_population_reveals_elements_consistent_with_Neolithic_and_Bronze_Age_settlements
 楼主| 发表于 2017-4-23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3 17:31 编辑

看了一下
1. R1b分支里,
(1)M412在目前Y树里和L51是基本等价的,可以看做R1b-L23下的xZ2103
(2)S116在目前Y树里和P312是基本等价的,就是R1b日耳曼标记性分支U106的兄弟
(3)Z2105在目前Y树里和Z2103是基本等价的
(4)U152大家都知道,R1b意大利-凯尔特标记性分支
(5)只有这个M589,文章说来自小亚,怎么在isogg上和yfull上都找不到涅
2. R1a分支里
(1)这个z282可以看成和Z283效果一样,反正是M417下的xZ93
(2)这个M458斯拉夫人高频,被看做斯拉夫人第一标记性分支,这里有,但不知年代,要仔细看看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4-23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3 17:50 编辑

塞浦路斯据说在BC1200开始的民族大迁徙中,躲过了多利安人的洗劫,而且是亚该亚人的避难所,还成为海上民族的据点。
海上民族消停后,先后称臣于亚述人、埃及的法老和波斯的万王之王,在希腊古典时代回到大希腊的怀抱,看以下希腊古典时代(公元前5世纪-四世纪中叶)方言分布图,塞浦路斯还是亚该亚方言区 1218px-AncientGreekDialects_(Woodard)_en.svg.png
 楼主| 发表于 2017-4-23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3 17:52 编辑

后来,塞浦路斯先后被马其顿人和罗马人(包括东罗马)统治,在12世纪被西方十字军统治(这点很关键,那些R1b西方分支是不是和这有关呢?),14世纪末被威尼斯人控制,终于在16世纪后半叶失身给土鸡
发表于 2017-4-23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下
...(5)只有这个M589,文章说来自小亚,怎么在isogg上和yfull上都找不到涅
2. R1a分支里
lindberg 发表于 2017-4-23 17:28

M589也是2103下的一支,目前可视为与isogg的L277.1基本等价,我的看法是与yfull的4366的近东兄弟支系。
发表于 2017-4-24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来看,与所有印欧语人群吻合度最高的就是R1-Z2103
欧亚-R1b-Z2103-分布图.png
发表于 2017-4-24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语言学家Kretschmer根据语言学的深入分析,判断前后有三次亚洲‘希腊人’对希腊的入侵,分别是:最早期的Proto伊奥尼亚人在2000 BC的一次,第二次发生在1600 BC的亚该亚人,最后一次是制造‘大黑暗时期’的多力安人(1200 BC),最终造成希腊地区高度印欧话(至少在语言方面)
目前根据分子人类学的最新研究成果来看,的确有可能存在至少两次亚洲‘希腊人’对希腊的入侵,不过顺序可能与Kretschmer判断的相反。第一次应该是多力安人(约2000 BC),第二批则是伊奥尼亚-迈锡尼亚该亚人,其中伊奥尼亚人停留在爱琴海东岸的小亚细亚,而亚该亚人继续西进,可能采取与当地人结盟的手段(从希腊神话中关于迈锡尼波斯家族王朝创始者与当地统治者的传说明显可以看得出),终于驱逐了早前来到的多力安‘先驱’,最终建立了伟大的二元混合型迈锡尼文明(似乎与他们在不远处的近亲所建立的‘胡里安-雅利安米坦尼王国有同工异曲之妙)。
至于第三次,未必与后期的希腊人有直接的关系,目前来看,更有可能是横扫地中海沿岸的‘海上民族’,这帮搅局者直接导致地中海沿岸一系列王国的倒台(其中包括迈锡尼王国),但是他们应该没有深入希腊本土,只是间接帮助了被压迫的多力安土著趁机‘揭竿而起’,推翻了亚该亚人的统治。所以,他们的Y(M589)并没有流传给希腊本土,只是在爱琴海东岸扩散,流传至今...
发表于 2017-4-24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Over-all, the E-M35 haplogroup totals to 23.1 % and containsvarious E-M78 sub-haplogroups including E-V13 (7.3 %)that is common in Greece [10, 18, 35] and E-V22(3.5 %), that is frequent in Egypt [10] and Sudan [49].Another E-M35 related haplogroup, E-M34, previouslyreported in Asia Minor [31], Southern Levant [50, 51],and the Balkans [35] also was observed in Cyprus(10.3 %)

--------------------------------------------------------

E-V13似乎与新石器末期的小亚细亚农民有关
E-V22这个感觉与克里特线形文字A古文明有关
E-M34这个应该是更早期的欧洲土著,不过也不排除是伴随E-V13一起来的小亚细亚农民


目前检测到莱特兄弟家族、意大利解放者加里波第、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以及林登总统都是E-V13。拿破仑与爱因斯坦家族则属于E-M34下面的支系。至于希特勒家族的是E1b1b,不过不清楚是哪一个支系。
发表于 2017-4-25 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有没有赫梯人骨可以对比一下这个M589啊
发表于 2017-4-25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嗯,赫悌的印欧语人群也是一个很好的选项
发表于 2017-4-25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Over-all, the E-M35 haplogroup totals to 23.1 % and containsvarious E-M78 sub-haplogroups including E-V13 (7.3 %)that is common in Greece [10, 18, 35] and
E-V22(3.5 %), that is frequent in Egypt [10] and Sudan [49].Another E-M35 related haplogroup, E-M34, previously reported in Asia Minor [31], Southern Levant [50, 51],and the Balkans [35] also was observed in Cyprus(10.3 %)

--------------------------------------------------------

E-V13似乎与新石器末期的小亚细亚农民有关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7-4-24 23:03

V13目前在欧洲发布非常广,几乎遍布整个欧洲。从欧洲新石器农业人群的检测来看,在新石器末期已经在中欧与地中海西部扩散。 现在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新石器早期的G2a农民的y类型现在缺失于北欧与东北欧。说明早期欧洲农业人群或者比较保守、不愿意北上寒冷地区;或者受限于早期的农业技术无法扩散到寒冷地区;或者有零星的扩散但是后来势单力薄被漂掉了。 而后期来自近东的农业人群(以V13\J2a人群为代表),凭借更发达的农业技术,终于成功地扩散到了北欧,尽管规模依然有限,不过却能够成功的把他们的y流传给现在的北欧欧洲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4-27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8 00:29 编辑

一直没有希腊R1a和R1b更细分的数据,但通过邻国的一些情况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上面的图在希腊西北方向伊皮鲁斯的北边就是阿尔巴尼亚,阿尔巴尼亚南边的一部分就是属于北伊皮鲁斯。 捕获.JPG
原文链接:https://www.familytreedna.com/groups/albanian-bloodlines/about/results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8 00:27 编辑

(1)上图是阿尔巴尼亚的R1b数据,可见大部分是R1b的BY611类型(L23>Z2103>Z2106>Z2109>Z2110>CTS7556>CTS9119>BY611),少部分是R1b-PF7563,属于M269下xL23,剩下几个L23下的xZ2103,还有一个L51下的P311,可以看出BY611是阿尔巴尼亚R1b的主要类型,

(2)同时在保加利亚(古代色雷斯地区)的R1b,以Z2110下面的分支为主,见下面摘自维基的一段话:
捕获1.JPG 以下是全文链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Genetic_studies_on_Bulgarians
 楼主| 发表于 2017-4-28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4-28 11:05 编辑

在前面另一篇文章和一位本坛前辈的讨论中,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认为在亚该亚人进入希腊以前,巴尔干地区有一个古印欧语人群,和多利安人有着密切的关系,古希腊语的多利安方言和西部方言就是希腊语覆盖下的古巴尔干印欧语底层,这些巴尔干印欧人来自黑海北岸,也许从BC3000开始陆续进入巴尔干,并和原来的土著比邻而居。

后来亚该亚人来了,这些巴尔干印欧人一部分被亚该亚人征服同化,形成了多利安方言,但在半岛西部,他们仍控制着包括伊皮鲁斯地区在内的大部分地区,后来多利安人联合他们西北的亲戚推翻了亚该亚人的统治,伊皮鲁斯被纳入希腊文化圈,形成了另一种西部希腊方言。

因此我觉得,希腊的R1b有可能相当大一部分也和阿尔巴尼亚和保加利亚类似,当然最初的亚该亚人可能有一些不同的R1b存在。所以古代希腊的印欧入侵者们分成两波,代表了巴尔干东西两种不同的势力。
发表于 2017-4-29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14# lindberg .
      重新审视了希腊的R1b-M269, 感觉希腊人群语言印欧化的历史比较复杂,也可以比较好的揭示欧洲人群在语言方面逐步印欧语化的过程。
      首先,从目前在希腊人群检测来看,在希腊高达 10.7 %的R1b之中,巴尔干常见的M269*(xL23) 支系也有2.5% ,这个支系可能是最早抵达希腊的‘印欧语人群’。之所以打引号,主要是今天开始感觉,欧洲有一部分M269人群未必直接参与了M269大部队与R1a-Z645混合形成原始印欧语的过程。不过他们的语言依然与原始印欧语比较接近(比如印欧化的屈折特点以及大量与原始印欧语共享的同源词,理由详见:M269到底诞生或首次爆发于哪里?)。这样,这部分经由巴尔干南下的‘类印欧语人群’带来了希腊最早的‘印欧语’底层,他们的语言应该是一种与原始伊利里亚-色雷斯语高度接近的语言。


     接下来就是M269之下的L23(主要是Z2103,以及少量的欧洲主流类型L51)。欧洲主流的L51暂且不提(极有可能主要是后期罗马帝国带来的)。主要说一说希腊的R1b中最主要的Z2103,在希腊,其下游的四大支系基本齐聚了,值得一一道来。


     其中Z2106尽管目前在欧洲比较多,但是也零星分布于整个欧亚大陆(其中包括现在那个北京居民,目前不清楚新疆某些土著高频的Z2103是否也属于这个支系)。不管怎么说,这一支与其视为欧洲支系,倒不如视为最早从原始印欧人中分离扩散的那一支。其中希腊这些Z2106应该也是经由巴尔干南下来到希腊的,那他们的语言到底应该对应于哪一种语言呢? 我看是与也已灭绝的弗里基亚语Phrygian的关联性比较大。
      接下来再谈谈与古希腊语密切相关的古马其顿语,以及被文明希腊人瞧不起的多李安语。先冲凉...
发表于 2017-4-30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对了,需要补充一下。Z2106下游也要区别对待,比如CTS7556视为其欧洲支系应该没有问题(希腊的Z2106可能主要是这个支系,不过本文作者团队也是比较操蛋,覆盖率太低,太粗糙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大言不惭地宣称“Z2103'全部来自亚洲)。而SK2087则应该视为‘雅利安支系’。
    希腊其它几个Z2103支系,估计全部来自亚洲或经由小亚细亚进入希腊,其中对应于多利安人、艾奥利克人、亚该亚人以及伊奥尼亚人。那古马其顿语人群呢?

     著名的亚历山大大帝的马其顿先祖,如不出意外,应该是由来自亚洲的Z2103人群与当地土著的混合。尽管现代马其顿人已经经过后来的斯拉夫人重新洗牌了,但是我们知道,古马其顿语与希腊语是非常接近的,乃至西方许多语言学家倾向于把马其顿语列为希腊语的一个分支,或者与希腊语共同构成一个希腊-古马其顿语支。
     鉴于目前手头缺乏马其顿检测的最新资料,无法确定其下游支系,不过可以估计,菲利普-亚历山大的族群,应该是希腊语族群与当地初步印欧化的伊利里亚语族群的混合,其中各种Z2103的支系(除了东部特异的M589)大部分都前后参与了。


     多利安语呢? 我依然维持上面的观点不变,即:的确有可能存在至少两次亚洲‘希腊人’对希腊的入侵,不过顺序可能与Kretschmer判断的相反。第一次应该是多力安人(约2000 BC),第二批则是伊奥尼亚-迈锡尼亚该亚人。
     不过关于东部特异的M589(约占希腊R1b的四分之一),因为不清楚作者说的东部地区具体是指哪些地区,暂时收回上面与当年洗劫地中海沿岸的海盗族群直接挂钩的说法~~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5-5 19:28 编辑

关于希腊人,有几段文字被人引用来证明西方人伪造希腊历史:


现在的“希腊人”其实是阿尔巴尼亚人。

《Greece and the Greeks of the Present Day》
Edmond About, 1855
旅行者满怀期望地在希腊寻觅维纳斯的后裔。
雅典的女人既不美丽也不长得怎么好,她们既没有法国女人的活泼,也没有罗马妇人的雍容,甚至没有土耳其女人淡白肤色的精致 —— 人们在城里只见到丑陋的怪物,宽鼻、平足、肿腰。
这是因为,在二十五年前,雅典只是一个阿尔巴尼亚人的村庄。阿尔巴尼亚人是,而且现在仍然是阿提卡地区的几乎全部居民,在首都雅典的三个社区中,村庄里的人几乎无法听懂希腊语。雅典被各种各族各式人等迅速占满,这就是雅典人如此丑陋的原因。


《Blackwood's Edinburgh Magazine, Vol.43》
1837年4月
“现代希腊概貌:1837年的雅典”
希腊国王奥托身穿一套希腊将领制服,这套制服模仿了巴伐利亚浅蓝色大衣的样式,嵌着银肩章和饰物,奥托与阿曼斯佩格伯爵夫人踏着波洛涅兹舞步转遍全场,由此揭开了舞会序幕。阿曼斯佩格伯爵则陪伴着年轻的希腊王后阿玛利亚,王后还与外国王室代表共舞。
(注1:希腊国王奥托,原为德国巴伐利亚王子。)
(注2:奥托在1832年被英法俄选定为希腊国王时,年仅十七岁。新成立的希腊国由三名巴伐利亚贵族摄政,阿曼斯佩格伯爵是三名摄政者之一。1836年,已正式执政的奥托回巴伐利亚举行婚礼,发现自己的私人医生向自己的父亲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密告说奥托精神错乱,据怀疑,背后的指使者是阿曼斯佩格伯爵。)
(注3:希腊王后阿玛利亚,是德国奥尔登堡大公奥古斯特的女儿。)
屋内十分拥挤,这些贵族们的普通交谈声音,由于各种不同语言同时混在一起而变得相当嘈杂。国王奥托使用了德语、法语或希腊语,向那些自己敬重的人物询问一些无关要紧的问题,尽管奥托的耳聋毛病令他几乎无法分辨出回应者使用的是什么语言。法语,是雅典上流社会的流行语言,受过教育的、有资格进入最上层圈子的希腊人,不分男女,都会讲法语,只有一些杰出的军队将领是例外,这些将领不会讲法语,而且既不会读也不会写他们本国的语言(希腊语)。
王宫总管认为应该把卫队中所有的军官都邀请进来,这卫队纯粹由参加过希腊独立战争的士兵组成,虽然(比起王室和贵族而言)他们更应被称为自由的胜利者和希腊的解放者,但是他们极少被考虑作为王宫舞厅的点缀物,因为微薄的薪金令他们无法享受华贵的服装,而且游击队员脾性令他们无法养成干净的习惯。......伴随着一把坏的小提琴和一个有点叮当作响的吉他被羽毛管拨动,九到十名战士跳起了阿尔巴尼亚民族舞蹈,以取悦王后,而王后似乎不感兴趣。......如果这舞蹈具备任何古典的东西,或者最轻微的假装古代意味,或者哪怕是对古希腊战舞或其他古希腊舞蹈的一点点想象模仿,这舞蹈就会有趣些,但这只不过是阿尔巴尼亚人的舞蹈,阿尔巴尼亚人是与希腊人完全不同的民族。



现在的“希腊人”其实是阿尔巴尼亚人。


《韦尼泽洛斯传记》
Herbert Adams Gibbons, 1920
1919年,巴黎和会......希腊总理韦尼泽洛斯说:“我再讲一些应该有用的事实,现任的希腊副总理Repoulis先生、希腊陆军总司令Danglis将军、希腊海军总司令兼海军部部长Koundouriotis上将,还有大多数的希腊海军士兵们,都使用阿尔巴尼亚语,这是他们的母语。”
(注:巴黎和会上,希腊总理韦尼泽洛斯试图与意大利、塞尔维亚一起瓜分阿尔巴尼亚,他为了把希腊对一些阿尔巴尼亚语地区的领土要求合理化,说出了上面这番话。)


《THE ALBANIANS: An Ethnic History from Prehistoric Times to the Present》
Edwin E. Jacques, 1995
希腊海军上将Kunduriot,他令自己在希腊海军中显得格外突出。在1912年的达达尼尔海战中,他用阿尔巴尼亚语向舰上的船员喊了几句命令。当他后来被问到为什么要使用这奇怪的方言时,Kunduriot答道:“出于我的热情!”他的回答,与亚历山大经常用马其顿语向马其顿军队训话的理由非常相似。
另外一个场合,Kunduriot得知他舰上的官员下令禁止船员们讲阿尔巴尼亚语,这位希腊海军上将召集船员到甲板上,问道:“喂,你们用阿尔巴尼亚语交谈?”水手们目目相觑,几乎不懂怎么回答,其中一名水手大胆地说:“我们确实讲了一点点阿尔巴尼亚语。”Kunduriot答道:“去吧,你们就讲阿尔巴尼亚语好了,因为我们是希腊的解放者!”(Dituria January 1927, 86)


《Albania: The Rise of a Kingdom》
Joseph Swire, 1929
在一份希腊月刊《Parnassos》(1916年2月:C.C.206)上,有一篇文章提到:“我们的大多数士兵使用阿尔巴尼亚语交谈......这是很糟的习惯。......必须动用一切可能的有力手段把这习惯改掉。”
德国里希诺夫斯基亲王在他1916年的著名外交工作回忆录小册子中写道:“所谓的希腊民族服装,是源于阿尔巴尼亚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7-5-5 19:59 编辑

其实,在我看来,阿尔巴尼亚和希腊西北的伊庇鲁斯本来就在历史上有扯不清的关系。
     古代的伊庇鲁斯王国至少包含了现代阿尔巴尼亚的南部地区,中世纪的阿尔巴尼亚王国包含了现在伊庇鲁斯的北部地区,十字军建立的伊庇鲁斯公国最盛时包含了整个现代阿尔巴尼亚。
      阿尔巴尼亚就是历史上希腊人、伊利里亚人和色雷斯人三方势力交界的一个地方,和马其顿很像。     
9825bc315c6034a8fc8c7e84cc1349540923764d.jpg       
见上图,南方那条河是历史上伊利里亚和伊庇鲁斯的传统分界-维约萨河,伊利里亚人就是以北方的斯库台的一个小部落而得名的,希腊人(包括后来的罗马人)有个习惯,把第一个遇到的异族部落来命名语言文化相似的整个部落集团,估计斯库台就是伊利里亚人的势力范围的南方边界。      
据说色雷斯人在伊利里亚人南下被驱逐到巴尔干东部以后,一些色雷斯部落还在西部的一些地区顽强地生存着,应该就是斯库台和维约萨河中间的地区。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尔巴尼亚是20世纪初建立的国家,是在各方势力妥协的结果,所以上面认为希腊人其实是阿尔巴尼亚人的说法大惊小怪,因为他们其实是来自希腊西北方言区的人,这地方山区多闭塞,现在仍是希腊最落后的地区,民风彪悍,男人当兵多及其正常。
当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时,里面尽是广府人和客家人,在西方人看来应该和北方官话也是两种语言,其实西方人所谓的阿尔巴尼亚语也许就是希腊西北的方言,他们的祖先在古代也是希腊西部方言区之一呢,著名的多利安人的亲戚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尔巴尼亚人在定义他们的母语分类时,最开始认为是和古代色雷斯语关系最密切,后来因为政治的原因,又把阿语定义为古代伊利里亚语的后裔。
其实,我个人认为阿语有着古巴尔干印欧语的底层(当然更底层还有印欧人来以前的土著要素),而且这个底层非常厚实,色雷斯语在上面盖了一层,伊利里亚语后来从北方、希腊语从南方也施加了很深的影响,所以说阿语是一种欧洲比较另类的印欧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2-6 05:33 , Processed in 0.18244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