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9963|回复: 68

三个藏族M117和5个印度Riang人样本在Oα下的归属,兼修正以前的一个错误认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9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7-18 12:58 编辑

三个藏族M117样本在Oα下的归属,兼修正以前的一个错误认识。

最近分析到3个藏族 M117样本,结果确定这三个藏族都属于Oα1c1a2- S21320支系。


Oα1c1-CTS1642, CTS4658...
    Oα1c1a-CTS5308, F14515/Z25927...
        Oα1c1a1- F14415, Z25925
        Oα1c1a2- S21320 (G18803365A)
    Oα1c1b-F14523/Z25928...


之前,基于对STR数据的理解,赞同Yungsiyebu所说的藏族的M117以Oα1a-F438为主的观点。就目前可见的数据看来,这是部分错误的。藏族中可能存在 Oα1a-F438,但也可能不是主流。因为我的看法可能给部分人的认识造成了误导,为此致歉。

当然,藏缅系人群的遗传结构是很复杂的。可能有一小部分的藏缅系群体以Oα1a-F438为主。这只能等待以后更多的样本和数据了。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10-19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几年前我提出的藏缅以CTS1642为主的说法是正确的
发表于 2016-10-19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早就观察到了,CTS1642一支下单倍型的多样性不亚于F5XCTS1642的多样性,所以基于17STR来推测藏缅中的数据,是很不靠谱的。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10-20 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赞同风虎的看法。CTS1642的多样性远高于其他F5下游,这一支可能是率先扩张的F5下游,特别对西南地区各族的渗透相当明显。目前没有个人高通的情况下难以对其扩张年间的作出一个具体和有说服力的结论。
发表于 2016-10-20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CTS1642本来就是西南藏缅人群的底层成份,何来"渗透"一说。CTS1642是在F5分化以后很快就分化的这一点也不存在疑问。
发表于 2016-10-20 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F5是一位大牛啊,还是他的运气特别好?
发表于 2016-10-29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CTS1642在霓虹金中貌似也不罕见。前段时间Yfull添了一批ERR开头的样本,来自这篇文章:
S. Mallick, H. Li, M. Lipson, I. Mathieson, M. Gymrek, F. Racimo, M. Zhao, N. Chennagiri, S. Nordenfelt, A. Tandon, P. Skoglund, I. Lazaridis, S. Sankararaman, Q. Fu, N. Rohland, G. Renaud, Y. Erlich, T. Willems, C. Gallo, J.P. Spence, Y.S. Song, G. Poletti, F. Balloux, G. van Driem, P. de Knijff, I.G. Romero, A.R. Jha, D.M. Behar, C.M. Bravi, C. Capelli, T. Hervig, A. Moreno-Estrada, O.L. Posukh, E. Balanovska, O. Balanovsky, S. Karachanak-Yankova, H. Sahakyan, D. Toncheva, L. Yepiskoposyan, C. Tyler-Smith, Y. Xue, M.S. Abdullah, A. Ruiz-Linares, C.M. Beall, A. Di Rienzo, C. Jeong, E.B. Starikovskaya, E. Metspalu, J. Parik, R. Villems, B.M. Henn, U. Hodoglugil, R. Mahley, A. Sajantila, G. Stamatoyannopoulos, J.T.S. Wee, R. Khusainova, E. Khusnutdinova, S. Litvinov, G. Ayodo, D. Comas, M.F. Hammer, T. Kivisild, W. Klitz, C.A. Winkler, D. Labuda, M. Bamshad, L.B. Jorde, S.A. Tishkoff, W.S. Watkins, M. Metspalu, S. Dryomov, R. Sukernik, L. Singh, K. Thangaraj, S. Pääbo, J. Kelso, N. Patterson, D. Reich, The Simons Genome Diversity Project: 300 genomes from 142 diverse populations, Nature 538 (2016) 201.

查了下附件有4个M117,分别来自中国纳西族,缅甸,尼泊尔,日本。但Yfull的树上只添了3个,都在CTS1642下。本来我以为没上树的那个是霓虹金。结果今天一看,Yfull增添了样本信息,霓虹金是CTS1642。

记得FT-DNA哪个project有个叫北川(Kitagawa)的日本人,也是CTS1642?
3.JPG
发表于 2016-11-2 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8# Tocharian_2
尼泊尔Sherpa族的那个没有上树,听说是需要访问码。
发表于 2016-11-2 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阿尔法1-F316 的STR 是否会和CTS1642下游出现雷同也是一件棘手的问题。没有SNP的验证底下只看STR根本不准确。因此,希望有关机构能到藏区多测一些M117下游的SNP然后再看STR的规律。
发表于 2017-2-4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来没有讲过藏族M117以F438为主的话,根据str匹配推测,藏族M117应当包括cts1642和F438等多个复杂支系。目前,证据,西南东南亚和南亚地区M117以cts1642一支独大,是非常符合期望的。

M117基因多态性应当是由西北向西南递减的,西南,东南亚和南亚的M117应当主要是cts1642,以往基于str多态性在西南更高,进而推测M117起源于西南地区的推测显然是不正确的。M117应当标记青铜时代前后,自甘宁青地区延藏彝走廊向南方迁移的古羌人。
发表于 2017-2-23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4763-1-1.html

西南藏缅及邻近民族,出现了F438+和其他F5复杂支系,尽管CTS1642仍然是西南藏缅的大分支。

那些相信藏缅极少CTS1642以外的F5的,可以渐渐死心了。
发表于 2017-2-23 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考虑CTS1642诞生并首次爆发于湖南早期新石器文化或后来第二次爆发于西南土著文化(三星堆早期?)的可能性,不过需要更多的数据观察...
发表于 2017-2-23 1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阿尔法1-F316 的STR 是否会和CTS1642下游出现雷同也是一件棘手的问题。没有SNP的验证底下只看STR根本不准确。因此,希望有关机构能到藏区多测一些M117下游的SNP然后再看STR的规律。
william0509 发表于 2016-11-2 01:21

非常赞同!
发表于 2017-4-24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来自甘青地区,特别是甘肃
四川三星堆一期主要来自营盘山文化,姜维寨文化并且和大地湾文化四期有关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7-18 13:48 编辑

最近经过分析,Mondal et al. 2017一文中 Riang人的五个男性的样本的下游单倍群归属分别是:

Riang-4        C1b1a1a1-M356-Z5895
Riang-12        O-M95-M1283-Y9033
Riang-19        Oα1c1b3-A9462
Riang-20        Oα1c1b3-A9462
Riang-23        Oα1c1b*-F14408
Riang-42        Oα1c1b4-B456
Riang-63        Oα1c1a- CTS5308

Riang人主要居住在印度东北的特里普拉邦及其周围地区。Riang人的语言属于 Sal 语群Boro-Garo 波多-加若语支。

Riang-12属于M1283这个南亚语人群的核心支系,因此可以认为是来自南亚语人群的混合。Riang-4属于南亚土著M356(也就是原来的 C5)。其他4个,都属于Oα1c1-CTS1642。基于这个数据,之前大家的推测已经基本可是视为定论,即Oα1c1-CTS1642是核心奠基者父系。


Y-chromosomal sequences of diverse Indian populations and the ancestry of the Andamanese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8444560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7-18 13:37 编辑

Jarawa和Onge的5例样本都属于 D*, 分析下来,打破了原来D1a的8个等价位点,形成了一个新的层级(具体位点还待定)。具体在谱系树上的位置是这样的:

原来的谱系树:

D- M174, ...
....D1- CTS11577, …   
........D1a- F6251/Z27276, F5993, F6413, F7734, F8116, F8123, F5922, F6826
............D1a1- M15, …
................D1a1a- N1, …
................D1a1b- F1070, ...
............D1a2- P99, …   
................D1a2a- P47, …
........D1b- M46.1/Page44.1
....D2- L1366

加入Jarawa和Onge样本后的谱系树:

D- M174, ...
....D1- CTS11577, …   
........D1a- ****
............D1a1- ****
................D1a1a- M15, …
....................D1a1a1- N1, …
....................D1a1a2- F1070, ...
................D1a1b- P99, …   
....................D1a1b1- P47, …
............D1a2- ****                   /Jarawa and Onge
........D1b- M46.1/Page44.1
....D2- L1366

这个变化说明,安达曼岛上的D*, 并不是整个 D-M174最早的分支,而是在 菲律宾的 .D2- L1366以及日本的 D1b- M46.1之后才分化的,但也就差几个SNP,相当于几百年的时间。 不过,D1a1这个层级的分化本身也很快,下游各支系的分化年代大约也都有5万年的历史了。这是一个 C和K 都是快速分化的历史时期。C/D/K在在大约5万年前后分化出来很多支系,之后散布到了世界各地。可以认为这个时间段是人类在非洲之外扩张的一个最重要的时间段。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17# sahaliyan

是的。CTS5308确实很重要。我的猜测也是这样。
发表于 2017-7-18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觉得迁三苗于三危不好理解,天南海北,风马牛不相及。但如果CTS1642是在屈家岭-石家河文化的话,那留在中原比较多的CTS1642支系,如CTS5308,可能就与迁三苗于三危有关
发表于 2017-7-18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D分化年龄没有拉开CK很大程度的话,新老亚洲人说法可能确实站不住脚了,但还是不明白为什么D都分布在四周偏远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7-7-19 12:40 编辑

还漏了一条信息。Choongwon Jeong_2015的尼泊尔的古人DNA的文章中,有几个残缺不全的古代Y序列。其中,3,150–2,400 yBP的Chokhopani-C1在多个 Oα下的位点有读值,,如F14313/Z25915,F20688(16439922, G->T) , 因此可以确定为 CTS5308 之下的样本。CTS5308 在ISOGG的树形上是O2a2b1a1a6a,与 Z25928同属于CTS1642之下的两大分支。

Choongwon Jeong_2015, Long-term genetic stability and a high-altitude East Asian origin for the peoples of the high valleys of the Himalayan arc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9-17 20:13 , Processed in 0.1017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