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199|回复: 31

推荐一本书《一万年的爆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6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00 Year Explosion 这本书真棒,刚看完,做了个读书笔记,分享出来供讨论。
- 基因变革的原则:
1)基因变革是短视的,只是为了今天更好地适应环境,因而有可能成为明天环境变化后的阻碍。
2)鹰鸽博弈:基因中的鹰派和鸽派比例最终是对环境适应的结果。

- 采集-狩猎时代:
智人从尼安德特人那里“收购”的基因引发了人类革命性的变革。新的变种人拥有了杂交后的能力优势,更好地适应了北部欧亚大陆的环境,包括:
1)体质上:
a)对寒冷气候的适应
b)对本地疾病的抵抗力
2)精神上:
a)更高的智商,创新和发明能力的爆发(艺术、雕塑、绘画、珠宝、工具、武器等,大脑更大,因此需要额外排汗来散热)
b)语言能力的增强->协作能力的增强(应对大型动物狩猎)
c)风险偏好和风险评估计算能力(应对大型动物狩猎)

后来的农业革命对智人的基因和尼安德特人的基因,压力都是一样的,因为两者都是采集-狩猎基因,因此并没有偏袒的优劣势。


尼安德特杂交的部分体质学证据:

1)后枕骨

2)磨牙和口腔间的空隙



可能的尼安德特基因:

1) microcephalin (MCPH1),调节大脑的大小

2) FOXP2,语言


- 游牧时代:
印欧人的爆发:乳糖耐受基因使得牧业更有生产效率,形成了供养了更多人口的优势,加上马的驯化和牧民部落的战争机动优势,在农业边缘地区迅速取得压倒性胜利。

- 农业时代:
由于马尔萨斯陷阱的大前提,即使农业群体的体制降低了暴力风险,但饥饿也会补偿人口的平衡。如果政府比较优秀,最终的解决办法是降低整体生活水平,至少在热量方面。


农业社会的统治精英倾向于减少平民的暴力倾向,以利于提高收益,就像农民会减少所饲养奶牛的暴力倾向以提高产量一样。

人类长期的专制社会会通过拔出反抗分子从而剔除导致不安分的变异类型,导致奴隶性人格的泛滥。东亚,特别是中国,对冒险基因 DRD4 7R (容易导致ADHD 多动症等)有极强的消灭能力!

- 工业时代:
农业社会中的有产者最终筛选出了布尔乔亚式的小资产阶级人格,包括勤劳、节俭、忍耐、和平、自私等。他们在随后的早期工业革命时代依然保持了竞争优势。这就是新教伦理的真相!


- 后工业时代:
创造性在长期的历史中是处于劣势的,因为创意很容易被复制,创造者本身很难得到好处。外部体制的健全才能逆转这种不利情况,使得创造者获利。在后工业时代,尼安德特->牧民->创意者终于获得反转优势!!!



今天,基因的进化仍在加速进行!War, war never changes.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5-11-27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的许多观点很有趣,不过存在一些明显的错误,比如“全世界有一共有大约1600万男人是成吉思汗的后代”,比如“乳糖耐受基因突变产生于原始印欧语人群之中”。
不过作者援引狩猎人群布须曼人(Bushman)的案例颇具启发性,他们说:农业社会培养了一个人对自己欲望的克制能力,这在打猎的族群里是不需要的,所以南部非洲的布须曼人被称为南非的无政府主义者,现代人发现很难教他们学会放牧,因为他们会把牲口都吃了,“从长计议”这个基因是他们所没有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7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的许多观点很有趣,不过存在一些明显的错误,比如“全世界有一共有大约1600万男人是成吉思汗的后代”,比如“乳糖耐受基因突变产生于原始印欧语人群之中”。
不过作者援引狩猎人群布须曼人(Bushman)的案例颇具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5-11-27 12:39

嗯,很有冲击性
发表于 2015-11-27 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发表于 2015-11-27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没有电子书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0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没有电子书
qfonline 发表于 2015-11-27 23:56
有,微博的微盘里找
发表于 2015-12-1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看到这本书,但转帖一个木头鸟微博博主的文章,个人觉得这个帖子写的不错。


《一万年爆发》,一些争议,及基因-文化的共进化 (2013-02-23 01:17:08)转载▼  
年前土摩托在介绍《一万年爆发》这本书并写了篇书评后,引发了一些争论。
这本书的基本内容和观点,已有人总结,可参考
http://www.immusoul.com/archives/2149.html
http://book.douban.com/review/5774002/

一、观点:


这边书的核心观点主要是:
1,近三万年来,人类演化不仅没有像之前考古及人类学家认为的那样“停滞”,反而在加速;
2,遗传的演化深刻地影响了文化的演化,并认为现代智人混有尼人的基因,并且这些基因促使智人发明了艺术等文化;
3,人类的文化也深刻地影响了人类遗传的演化,特别是人类进入农业社会后,环境被自身深刻地改变,不可避免地对人类进化产生了新的选择压力。


(2)与(3)互动,形成了基因-文化的共演化。一些例子,农-牧社选择出乳糖耐受基因,印欧语系因此得以扩张,成为当今最普遍的语系;印第安人因长期远离农业社会,导致免疫多样性严重下降,因此在与旧大陆重新接触是发生了崩溃。最敏感的是,作者认为第三条中包括了智力因素,并举证认为欧洲犹太人在20世纪至今在学术和商业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是因为其在1000年以来受到了特殊的选择压,成为了“高智商”群体。

这三点被认为颠覆了目前的流行观点:人类演化数万年以来趋于停滞—→智人各种群/群落间没有显著的智力差异 —→人类社会、文化差异与遗传无关(以及所暗示的—→种族歧视是没有依据的)

一些人立刻感到三观被颠覆,特别是称之为革命性结论。另一些人则抨击其缺乏证据、结论荒诞、乃至宣扬种族主义等等。


二、批评


在批评方的观点,或许方舟子的评论是典型代表:“这不是什么革命性结论,而是在欧洲学者中重复了一、两百年的遗传决定论和种族主义人类学的老调重弹。两个作者都不是生物学家,一个是研究光学的,一个是研究人类学的。他们写的有关遗传学、进化生物学的著作应该被视为民科,里面充满了错误。例如以狗的进化来比拟人类的进化,是荒唐的。以一个群体人数越多更可能出现优秀突变来说明其更进化也是荒唐的,事实上一个群体越大越不容易进化,因为优秀突变会被稀释掉而难以传下去。另外,该书最主要的证据在于尼安德特人与智人杂交产生了优秀的欧洲人,但这种杂交已被否定掉,所以其主要证据已站不住脚。” “尽管所有的分子遗传学证据都表明‘人种’在生物学上没有意义,但是这两人仍然在鼓吹欧洲人是最优秀的人种。不过最离奇的是这两人提出同性恋是一种由病毒或病菌引起的疾病。由这种人写的书根本不值得看。”

方的批评有几个方面:一是“遗传决定论”和种族主义;二是作者不具资历;三是具体问题的分析,包括理论推论和实证证据。

第二条作为证据并不成立,但对读者有很强的说服力——作者资历不足,哗众取宠的言论不需要认真对待。作者的论证确实有若干不够严谨之处,但大体上,没有违背逻辑和进化论框架,所引证据均来自科学论文和专家的著作,并无严重不当,主要观点即便证据不足,少数有过度演绎之嫌,但在逻辑上却是合理的,因此是值得认真对待的。


此外,方说:“以一个群体人数越多更可能出现优秀突变来说明其更进化也是荒唐的,事实上一个群体越大越不容易进化,因为优秀突变会被稀释掉而难以传下去。” 这个判断错得让人惊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概率判断:群体越大,出现突变的概率当然约大,其中出现好的突变概率当然也就越大;好的突变出现的时间频率越高,能保存下来的概率当然就高,而优秀变异因为有优势,因此一旦克服随机漂变站稳脚跟,就不会只是保存下来,其在群体中频率会稳步上升。事实上书中介绍了这一过程的理论计算结果。

三、遗传差异与种族主义

这本书由于针对了“遗传无差异”的论点,因此重点放在分析遗传的影响,对文化的影响分析甚少,没有均衡内容;某些地方似乎有忽略了文化和社会结构影响之嫌疑。但也仅此而已,离“遗传决定论”还很远。

至于“种族主义”,是政治主张,与是否有差异无关。政治“平等”的主张,也不需要主体之间同质化来保证。我们都知道人类个体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别,但不妨碍我们主张个体之间政治权利的平等;同样,认为种群之间存在遗传差异,也没有必然的逻辑推论应该施行种族主义。

甚至如果你是“群体主义”,认为智人这个物种存在某个神秘的整体利益,比如说,有利于整体的财富积累,或者“优秀基因”的积累,政治上的种族歧视也未必是好的政策。因为即便被认为遗传上是“劣等”的群体,也具有某些优秀的等位基因(既然能承认“优秀”民族身上有更“低等”的尼安德特人的优良基因,同一个种族的“劣等”民族当然更没有什么障碍)。而最大限度地把这些“优秀”基因保留并整合进原本整体上“优秀”的基因组的最好办法,是充分地混合、分离、筛选。达到这个目的,却又必须要抛弃种族歧视的政策。

瞧,即使作者有某种族优劣观念,也未必会是政治上的种族主义者。


四、逻辑


人类活动改变环境,环境的变迁改变了人类进化的选择压力,从而影响了人类的进化方向。很多人可以接受我们的消化系统、免疫系统、循环系统、运动系统受到了这样的选择,但却不接受神经系统同样受到了选择。在逻辑上,我们只要发现不同人类族群在解决其特定问题时所需的智力因素是不同的,就不能否认神经系统所受选择压有区别,因而向不同的方向进化,最终可能形成不同智力因素在统计上的区别。比如犹太人在智力测验中,数学和语言能力超过平均水平,但空间认知则较低。


奇怪的是,我们几乎都承认个体之间存在智力差异;甚至相当广泛地接受性别之间存在智力差异,并对其进行了进化上的解释。但很多人却不承认同样面临极不相同的生存环境的族群之间可能也存在着智力的差异。也许这样的差异还没有达到性别之间那么大,但不能不当它是差异。

五、证据

我怀疑方舟子没有仔细看这边书。这本书比较广泛地讨论了遗传与文化的互作,只有第二章专门讨论了智人与尼安德特人杂交并保留了尼人基因的可能性。与尼人杂交并非整本书“主要证据”,也与农业革命之后协同演化的论证无关。

至于智人与尼人是否真杂交过?现代的非洲外智人是否携带尼人的基因?根据方舟子提到的线索,找到一些文献,研究者认为之前用同位素测年代时,尼人样品很可能受晚期物质的污染,因此对样品进行过滤,重新进行鉴定,发现尼人灭绝的时间比原来估计的时间早了1万年,这样在欧洲的智人根本没有见到尼人,否定了之前考古学的猜想。

但是,同位素测年的新结果只是否定原有的欧洲杂交证据,而杂交说却有更铁的肯定性证据——基因组数据(同上一篇文章)。鉴于未到过欧洲的亚洲人也携带尼人基因,已有研究者推测智人与尼人相遇的时间可能是更早的6万年前的中东(中东也有尼人遗迹),即智人刚刚走出非洲之时,而不是后来的欧洲(http://news.nationalgeographic.c ... interbred-dna-gene/)。这样一来,欧洲的智人是否见过尼人就不重要了。



关于另一个最“毁三观”的推测:德国犹太人( Ashkenazi Jews,实际上是中东欧犹太人)在100多年来在学术和商业上的成功,至少一部分是因为他们的智商确实比其他族群高,而且是遗传所致;而这一遗传差异是因为在1000年来德裔犹太人不得不处在的商业环境的选择压力下造成的。这一观点对传统有两方面颠覆:一是智力相同论,一是社会压力造成的选择效果超过了通常的想象。这一观点的支持者提出了一些证据,但其中一些被后续研究否定。比如犹太人在遗传上确实与其他族群可以明显分离,但与本地族群的基因交流并不像之前的认为的那么少;一些被认为受到正向选择的神经发育相关的致病变异,可以用奠基者效应和漂变解释。但还有一些变异的高频,仍然只能解释为正向选择。


本书还有一个大胆的假说:人类长期的专制社会会通过拔出反抗分子从而剔除导致不安分的变异类型。作者举了一个很弱的证据:一个注意力缺乏多动障碍基因似乎在中国受到了负选择,是因为长达2000年的中央集权专制。这个假说很有趣,但很粗糙。因为中国历史不乏造反成功的例子,这些人也可以广泛传播造反基因。非要用社会权力结构解释的话,我宁愿相信是家族结构的影响。


六、一些缺陷


不过,作者在一些抽象的的逻辑演绎中,确实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文化-社会结构的作用。比如,在讨论印第安人为什么未能与白人成功对抗时认为:如果印第安人的落后是文化的,那么他们应该可以迅速地学习对手的文化优势,比如他们很快变成了用枪高手,可是为什么还是奔溃了?原因一定在于遗传!这里有意无意地把“习得”变成了“快速习得”(而且天朝搞文化搞研究的人,应该都能体会制度层面的学习可以使非常不容易的)。这样的推理当然是有本身存在严重缺陷(当然这并不是说结论就是错的)。


作者试图说明,工业革命很可能(至少部分地)是人群“高智力”基因普及的结果:群体平均智力水平提高一点,最优秀人的数量则会多很多!这个逻辑本身没错,但作者再一次忽略了社会本身变迁影响(还好提了一下技术积累的重要性)。经济利益模式转变驱使优秀人才从事科学研究的力量,远远高于遗传有限的改进(再一次,我们天朝屁民对此有深刻地感受)。


作者还假定前沿科学难题的解决依赖于不世出的天才。虽然顶级大牛们虽然个个才华横溢,硕果累累,但没有任何理由认为,没有大牛哪些问题就不会被解决。更可能的是这些成果会稍晚些问世。假设基因并未改变,最聪明的人少了一些,并不意味着科学不会发生革命,只要赏金够高,三个臭皮匠也能顶一个诸葛亮。只是进步的速率会稍稍下降。不过作者的分析思路也很有意思:如果社会结构、经济模式不变,并保持较弱的智力激励机制,人口保持非负增长,长期以往,单凭遗传的改进也有可能推动科学的持续进步。


不过,与本书突破“政治正确”的束缚相比,这些缺陷都可以容忍。


七、一些补充


1,事实上,基因-文化的共演化已有很多研究。人类基因组可能有数百上千个位点在近期受到了正向选择,其中相当一部分明显与人类活动(文化)有关。其中乳糖酶是研究最为透彻的。下表列出了其中的几类,注意其中包括神经系统、脑发育、语言技能等相关基因。


也注意下有多少与吃有关系,吃货改变世界啊……还有文化产生的性选择可以比基因产生的性选择更快地改变其偏好的基因频率,花痴改变世界啊……


2,文化可以构建防御性生态位,抵御环境变化,因此在加速一些基因演化的同时,可以使一些基因的演化减慢。


3,基因在“基因-文化”模式中的演化可能比在“基因-基因”共进化模式中更为迅速,因为行为的习得往往比基因的改变更为迅速。


4,另一方面,由于文化本身也可能发生迅速转变,因此原来的优秀等位变异可能又失去优势。这样在文化往往只产生基因的不完全扫荡;完全扫荡可能发生,但可能不常见。


5,人类寿命的延长使一些基因的毒性暴露,同时也削弱了这些基因的毒性。


有兴趣的可以看下这篇综述:
Laland KN et al. How culture shaped the human genome: bringing genetics and the human sciences together. Nature Reviews Genetics 2010 Vol: 11(2):137-148. DOI: 10.1038/nrg2734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看到这本书,但转帖一个木头鸟微博博主的文章,个人觉得这个帖子写的不错。


《一万年爆发》,一些争议,及基因-文化的共进化 (2013-02-23 01:17:08)转载▼  
年前土摩托在介绍《一万年爆发》这本书并写了篇 ...
xavierxh 发表于 2015-12-1 11:48
这篇笔记很不错,把书中谈的基因-模因的相互作用归纳的很好。
发表于 2015-12-1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anaus 于 2015-12-5 23:27 编辑

本书还有一个大胆的假说:人类长期的专制社会会通过拔出反抗分子从而剔除导致不安分的变异类型。作者举了一个很弱的证据:一个注意力缺乏多动障碍基因似乎在中国受到了负选择,是因为长达2000年的中央集权专制。这个假说很有趣,但很粗糙。因为中国历史不乏造反成功的例子,这些人也可以广泛传播造反基因。非要用社会权力结构解释的话,我宁愿相信是家族结构的影响。
------------------------------------------------------------------------
黑人和蒙古人种在两边,白人在中间。黑人好动,蒙古人种少动,欧洲人介于黑人和蒙古人种中间,不仅中国人,而是整个蒙古人种的特征
发表于 2015-12-2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说八道,根据北大六院的调查,中国人ADHD发病率和欧洲人相仿,都是百分之五左右。只有美国人高发,在百分之十五左右,黑人没听说,估计比美国高不了多少。
发表于 2015-12-2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说八道,根据北大六院的调查,中国人ADHD发病率和欧洲人相仿,都是百分之五左右。只有美国人高发,在百分之十五左右,黑人没听说,估计比美国高不了多少。
发表于 2015-12-2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说八道,根据北大六院的调查,中国人ADHD发病率和欧洲人相仿,都是百分之五左右。只有美国人高发,在百分之十五左右,黑人没听说,估计比美国高不了多少。
发表于 2015-12-2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说八道,根据北大六院的调查,中国人ADHD发病率和欧洲人相仿,都是百分之五左右。只有美国人高发,在百分之十五左右,黑人没听说,估计比美国高不了多少。
hercules 发表于 2015-12-2 08:18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发表于 2015-12-2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人高一般认为因为它是移民社会。流民ADHD高于流出地,这很正常。我猜东北人的发病率高于山东,并且这也塑造了东北人的民性。
发表于 2015-12-5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微博的微盘里找
goodlz 发表于 2015-11-30 16:56
老哥,可以发一下具体网址吗?百度找不到啊。
发表于 2015-12-26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之前接触到广东做的测试结果,广东多地3~9岁儿童的多动症倾向比例相当高,男童5~10%,女童则为3~5%,一些专家将之归咎于过于糟糕的汽车尾气(欧美方面也有不少专家有类似的观点)。想不到江某污染式经济发展模式还有这样促进中华民族进化的神奇作用,呵呵
发表于 2015-12-26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马来人种脑容量低,智力低,注意力不集中,多动症,很正常,很可能是先天因素而非后天的污染什么的
发表于 2015-12-27 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活跃多动不一定是多动症,这是个常见误解。我国多动症的诊断尚且问题多多,我还没发现想欧美那样的可靠数据。
发表于 2016-1-29 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书还有一个大胆的假说:人类长期的专制社会会通过拔出反抗分子从而剔除导致不安分的变异类型。作者举了一个很弱的证据:一个注意力缺乏多动障碍基因似乎在中国受到了负选择,是因为长达2000年的中央集权专制。这个假说很有趣,但很粗糙。因为中国历史不乏造反成功的例子,这些人也可以广泛传播造反基因。非要用社会权力结构解释的话,我宁愿相信是家族结构的影响。 一一一一一一蒙元入主中原后对激烈抵抗尽屠,顺从基因得保荐,满清入关后又一次屠杀,奴隶基因再次留荐。权力结构的选择的假说有道理!
发表于 2016-1-29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海陆丰的民风剽悍可能是来自中原的客家人在岭南山区躲开了几次屠杀,华夏人中的热血得以保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7-8 08:29 , Processed in 0.10254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