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imvivi001

从文章“苏美尔人的Y-DNA”谈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4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55# imvivi001 像“有人口居住的行政区”这样的词汇,真的诞生于假设的汉-苏美尔分化之前吗?新石器时代显然人类以部落的形式生存,行政区或者类似的的概念至少是有一定规模的定居人群才会产生吧?
 楼主| 发表于 2015-9-26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62# 印欧遭遇匈奴
这个不一定,比如新石器时期,如果一个强大部落对周边部落形成‘征服’或‘慑服’,继而打乱原来部落人口结构,形成新的部落,这个新部落说不定就被称为‘郡’。
另外,我在怀疑,郡是不是与‘村’、‘屯’同源~
发表于 2016-1-16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63# imvivi001
郡,邨,屯,村
发表于 2016-2-9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主要是E吧
埃兰人好像就是E为主,要按照欣茨的理论,埃兰线形文字跟苏美尔的楔形文字有共同的起源
另外埃兰语跟古达罗毗荼语又属于亲属语言,感觉上古时代恐怕有一个环印度洋的E类型带
发表于 2016-2-17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32# imvivi001
汉语与印欧语系有什么同源词呢? 貌似英语,德语,俄语之间同源词比较多,但是汉语确实没看到了,如果有同源词应该是一些基本单词,“鱼”, “羊” “兄弟” “狼” 这样的单词,但是没有看到啊? 能不能把同源词列一下?
发表于 2016-2-18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7# Yungsiyebu
有没有苏美尔人古Y-DNA的数据呢?
发表于 2016-2-18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7# Yungsiyebu
有没有苏美尔人古Y-DNA的数据呢?有没有人检测过?
发表于 2016-2-18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苏美尔人挺吃香的啊,但是在绝大多数人的语境与知识储备里,根本不知道苏美尔人是怎么一会事。
长久以来的yixia观念就造成了中国人不能很好的看待其以外的世界,例如,人们常常不假思索的认为两河流域和尼罗河地中海沿岸的古老文明应该算是西方的文明,而这里的西方往往存在多重含义,就起方位而言,缺属西方,但就现代语境而言,这种西方单指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所传承的文明。
中国人看到了欧洲文明对于更古老文明的索取,而没有正视自身文明对于更加古老的其他文明的继承与传播。正所谓东方国度固步自封,文化冢子自立门户,反而视旁支为正宗。
这种问题一方面表现在 本土起源、本土自成一体 “千古一系” 近乎反智,不能正确对待人类历史的变迁;也表现在盲目排斥,将一切先进的归结于西方,一些落后的归结于土人,那中国又究竟处于何种位置呢?不洋不土,永远都是全球体系的另类?
不得不说,人们对于古埃及,甚至是古代苏美尔或随后的古巴比伦,以及其间和随后的许多古代文明都存在着不争气的认识与态度。中国的古文明与这些古文明之间是没有绝对的冲突与对立的,并不是说他们更加古老一些,更加辉煌一些就意味着他们比我们牛逼,而我们要感到自卑。事实上,我发现我们之间的联系是紧密的,是甚至是可爱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欣赏他们,而是以一种充满敌意的眼光去看待呢,生怕他们盖过了自己祖宗的辉煌,把近现代中国人唯一的一点历史上的辉煌记忆锁摧毁。诚然,在1600年之后的文明竞争中,我们经历了挫折,但我们没有失败,我们也不应该像失败者一样,以失败者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以失败者的灵魂去飘荡。
人类狗血的历史剧告诉我们,没有什么人能牛逼一辈子,也没有那个文明能做到真正的“千古一系”。

成功者以自豪的姿态取用着这件上所有值得欣赏的食物,而失败的中国人怕这个怕那个,生怕陌生的东西、远方的东西为他们再添烦恼。
生活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zhengzhi口号之下,我们俨然都是鸡犬升天的圣人。然而事实总会残酷的敲打我们,要么让我们在惊恐中醒来,要么让我们在free-zone美梦中永远睡去。我们可以拒绝世界,但世界不会拒绝我们,就像从1840开始的岁月,就像1895,1937..
我们不能把那些古老的人类文明推远,我们不能把那些古老的人类文明推向西方。
一个人的能力越大,他的责任就越大。中国文明在风雨飘摇中屹立不倒,就意味着我们还有希望,还能有所作为。一个文明拥有悠久的历史,却不能正确看待,这是一种悲哀;一个文明可以汲取跨越时空与地理阻隔的智慧,但却止步不前,这是一种遗憾。
曾几何时,言必希腊,而事到如今又有谁人知晓,尼罗河畔的欢笑与两河入海之处的歌声。
    历史的天空 似乎经历过数次的转变,时至今日,已经成为了Q系文明的“键盘”塑造者。我想他大概也是一个有挚爱挚恨,真情实感之人。或许他也想有所反抗,或许他所表现出来的也仅仅是一种矫枉过正。
想要拥抱文明,又想要留住自己的根,这或许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或许又一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强橹早已灰飞烟灭,我们也只得凭吊故人。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世居东海滨,思君不见君。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2-18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12# imvivi001
现在还有讲苏美尔语的部落吗?这些发音是怎么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16-6-26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12# imvivi001
现在还有讲苏美尔语的部落吗?这些发音是怎么来的?
fullerene 发表于 2016-2-18 17:59

对苏美尔语感兴趣,可以先从这里入手:
Sumer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mer#Language_and_writing
 楼主| 发表于 2016-7-16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
当然,我们知道,从大量的新石器末期的中东西亚农业地区的人骨类型来看,这时候的人群普遍呈现人种混血特征,而苏美尔人也不会例外(这个从苏美尔语的演变也可以看出,不单是早期苏美尔语带有一些当地幼发拉底土著语的底层,而且后期的苏美尔语明显呈现黏着语的特征,并且混入大量的阿卡德语词汇),说明苏美尔人的Y应该也是多元化的,除了J2a1-L26,应该还有相当比例的新石器中东农业区常见的E-M123/E-M78/G-M201/Q-M378/L-M76(可能是幼发拉底土著的主频Y),而Q-M25与R2-M124则有可能是跟随原始苏美尔南下的Y。
     至于《印迹》一文中被视为呼声最高的候选者P58,我的看法,早期在幼发拉底河流域应该是极低频的。因为我们知道闪米特人早期是典型的hunter-herders,这种生产方式又有干旱追寻者的称号,而幼发拉底河流域是肯定不适合这个人群生存的。现在马丹人以及部分伊拉克人中高频的P58(P58在整体伊拉克人中明显比其他阿拉伯人地区低,与L26基本持平),因此,与《印迹》一文的联军作者们的看法相反,P58在这个地区的出现,无疑与后来这个地区全面伊斯兰化有关。
imvivi001 发表于 2015-9-2 21:13


             根据伊朗北部里海西南沿岸风景优美的Behshahr城最新的一例‘中石器早期(9480±40 bp)aDNA检测结果,发现一例J(xJ2a1b3,J2b2a1a1--Lazaridis et al.
), Genetiker检测是J2a-CTS1085。帖主分析极有可能是J2a2(理由是J2a1-CTS11251与J2a2a-PF5073检测皆为阴性)。
         另外在伊朗新石器末期扎格罗斯山区Kangavar河谷(年代5630±80 bp)发现一例
J(xJ1a,J2a1,J2b--Lazaridis et al.
),Genetiker检测是J2a-PF5008(xL581),帖主分析是 J2a2-PF5008,Z38487,PF5044(xL581,PF5058,PH2868,PF5030,PH1932)。
       再根据目前对当代伊朗伊拉克以及伊拉克沼泽阿拉伯人(马丹人 معدان)的检测数据,这几个地区普遍存在J2a(XM47),这些J2a(XM47)到底是不是J2a2,我看很有可能。如果是,那就必须对我之前的推测做重大修正,即proto苏美尔的核心Y应该包括我之前推测的Q-M25与R2-M124以及J2a2的某些支系,而之前推测的J2a1-L26则未必包括在proto苏美尔的核心Y之中~
发表于 2016-7-16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苏武牧羊的北海岸边发现距今5000年青铜时代夫妇合葬墓,墓主身份显赫,或许有助解决东亚青铜源头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6-7-16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73# welson
   目前来看,中国青铜器来源之一与古蜀文明很有一番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
单倍群J在沼泽阿拉伯人中的频度为84.6%,J1-M267为81.1%,J2-M172为3.5%,几乎所有的沼泽阿拉伯人的J染色体(96%)都属于J1-M267分支,特别集中于J1-page-08子群。
     单倍群E的频度在沼泽阿拉伯人样本中为6.3%,其中,E-M123为3.5%,E-M78为0.7%。
     单倍群R1的频度为2.8%,而且只有R1-L23。
     在沼泽阿拉伯人中以低频度出现的单倍群还包括:Q-M25 (0.7%)和Q-M378 (2.1%),G-M201 (1.4%),L-M76 (0.7%)和R2-M124 (1.4%)。
imvivi001 发表于 2015-9-2 21:13


现在再重新回顾一下至今依然生活在当年苏美尔核心地带、被学界疑为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苏美尔人血统的“沼泽阿拉伯人”的Y类型。之前我通过一系列分析,初步断定原始苏美尔的y主要包括Q、J2a、G-M201和R2-M124,南下之后与当地的y-E、L以及少量的J1-M267混合形成后来闻名于世的苏美尔城邦人口。
    之前通过苏美尔语的特点,断定苏美尔的Q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Q-M378人群 (频度为2.1%)在苏美尔语的形成过程中的作用更大一些。不过现在根据Q-M378与Q-M25在现代人群中的分布,发现二者在很大程度上有一定的重叠。提示二者极有可能就是当年一起‘下南洋’的,而这二者尽管SNP已经分离高达二万年了,但是在他们南下的时候,极有可能就是生活在一起的,这样他们的语言极有可能就是一致的(这个可能与欧洲新石器末期欧洲的R1a1与R1b1的情况高度类似)。那他们一路南下,途中不断地挟裹并融合同化沿途的R2-M124、J2a、G-M201也是可以理解的~
发表于 2017-3-15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74# imvivi001 Q-M378怎么在你发的Q的新的系统树里找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75# wolfgang
yfull的树比较清楚,如下:
Q-M378.png
发表于 2017-3-26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iking 于 2017-3-26 21:53 编辑

母系更可能对应语言,孩子从小就在母亲怀里。母系社会的时间也远超过父系社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7-19 20:44 , Processed in 0.11974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