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672|回复: 41

有一个想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8 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下是大东亚人群常染图:
大东亚人群常染图.jpg
这里绿色代表百越--南岛成分,红色开始以为代表南亚成分,后来发现还是代表大陆马来人成分更为合适。红色成分和绿色成分基本是同种成分分离开的,不过红色成分似乎加了些尼格利陀成分,不过并不多。绿色成分后来又和黄色的远东成分融合为蓝色的远东成分,这种蓝色的远东成分是中国大陆的主成分,也是孟高棉成分中的主成分之一。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1-11-8 00:17 编辑

绿色的百越--南岛成分在Mt上还是比较鲜明的,就是B,F,M7均比较高频,这点可以和别的语系民族形成明显差异。该图中绿色成分占明显优势的南岛民族有台湾原住民,菲律宾南岛人,苏门答腊人。百越族群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叫纯粹的民族,但是根据分析,老挝人可能相对比较纯粹。以下分别是他们的的Mt图片。
台湾原住民Mt:

台湾原住民MtDNA.jpg

台湾原住民MtDNA.jpg

印尼东部群岛Mt:(内有苏门答腊和菲律宾数据)

印尼东部群岛Mt.jpg (内有苏门答腊和菲律宾数据)

印尼东部群岛Mt.jpg (内有苏门答腊和菲律宾数据)

老挝Mt:

老挝Mt.jpg

老挝Mt.jpg

可见以上民族都符合B,F,M7均较为高频的特征,当然B,F,M7的具体支系均有所不同,反映出了内部分化的特征。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1-11-8 00:52 编辑

红色的大陆马来人的Y基本是O2-M95.至于红色的大陆马来人的Mt,现在比较纯粹的表中民族就是H‘tin了,可信找不到他们Mt的资料。其次就是图中表现出自己特色成分的马来西亚原始马来人了,它的特色成分主要是由红色构成,加上部分绿色。以下是马来西亚人群Mt图:
iioi.jpg
其中temuan虽然有少量B,但基本上有东亚大陆较少见的M,N,R的支系构成。
南亚语族的资料,目前比较全的由佤族和印度的南亚语族,他们的Y特点,就是O2a和O3同时高频,常染上蓝色的远东成分和红色的大陆马来人成分并重。
以下是某支佤族的Mt:
佤族mtDNA.jpg
其中高频的有F1a1,D,M*,Mt-D可以和北下的O3(也许不是佤族中的全部)对应,F1a1和M*可以和O2a对应,其中B,F均较少,不能和百越--南岛中的比例相比。
再下面是印度南亚语系人群Mt:
裁剪.jpg
其中D,G,M9可以和部分O3对应,其中B,F,M7均很少,和O2a对应的就只能是M31,M33,M48,M49,M50,M*这些东亚较少见的支系了。
由上可见,大陆马来人的Mt表现出很大的差异性,其中百越--南岛人群中常见的B,F,M7比例普遍较低,大量可见的是中国大陆罕见的M,N,R系列。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百越族人的历史比较清楚,原来他们居住在浙江,后来逐步向西南方向迁徙。而南岛人群,目前只知道他们是从大陆迁徙而来。那么根据百越和南岛人群在常染上到了K=14时仍然聚在一起,且Mt有很强的共性。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即他们都是浙江最早的农业文明河姆渡人的后裔,在5000年前气候异常变动的时刻,南岛人离开了中国大陆,沿海岸线向台湾,东南亚岛屿和太平洋迁徙。百越族人留在了原地,后来在汉族的压迫下部分被同化,部分向西南迁徙。那么大陆马来人成分又来自哪里呢?让我们再看下面一幅图:
裁剪.jpg
这是中国最新发现的M,N系列图。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olfgang 于 2011-11-8 12:13 编辑

中国最新发现的M,N序列中出现了M33,其中两个M33c分别来自广东和湖南,一个M33b来自云南,而M33,恰恰是印度东北南亚语系的主频之一,不过那里主要是M33a和M33b,没有M33c。这里,M33从湖南广东到云南再到印度东北,划出了一条清晰的迁徙路线。而广东的M33c,我们知道,按照历史经验,是来自湖南的可能性很大。这样我们就可以推知,M33包括印度东北南亚语系中的红色马来人成分,它们来自湖南。鉴于湖南有东亚最早的新石器时期农业遗址彭头山,我们也许可以这样推测:最早的稻作农业人群在湖南彭头山实现人口爆发后,向四周迁徙,其中一支向东,成为百越--南岛人群的祖先,以B,F,M7高频为特征,这支人群在还没有到达浙江的时刻,就有分支在沿江某处渡江北上,来到贾湖,然后继续北上至裴李岗,和北方远东人群融合,成为新型的远东人群,成为现代中国人群的主流成分。而从湖南彭头山出发的其他支系,因为后续人口不旺,虽然各地Mt差别较大,都被归入了大陆马来人的成分。
发表于 2011-11-8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狼兄的这个结论与sagart对‘汉藏语-壮侗语-南岛语’关联性的分析结论很吻合~
发表于 2011-11-8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巨著《彭头山与八十垱》超棒的一本专业巨著(新浪下载: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4344685.html?retcode=0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7# imvivi001
多谢推荐。
 楼主| 发表于 2011-11-8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孟高棉语族普遍是蓝色的远东成分和红色的大陆马来人成分并重。那么,这种融合发生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呢?个人认为,这种融合就发生在长江以南的中游地区。早在农业革命刚开始的时候,江北是蓝色远东人群的地盘,江南是红色大陆马来人群的地盘。这种格局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江北部分远东人群跨过长江,融合了部分大陆马来人,就形成了孟高棉语族。当然,由于大陆马来人占地甚广,还有很多没有被同化,他们依旧是大陆马来人。个人认为,在历史上孟高棉语族的前身就是百濮,而濮这个名称,其实刚开始时是用于称呼江北的那部分远东人群的,后来才扩大到融合后的新族群。从文化上来讲,也是原先江北的人群更占优势。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现代汉族中有很多词汇疑似来自孟高棉语,因为来自江北的人群原先就是东夷族的一部分。还可以解释为什么孟高棉语族和苗瑶语族在成分上和语言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因为两个族系原先都在长江中游发展,地望相近,自然会有各种交流,包括语言上的,血缘上的。百濮被楚国击败后,向西南方大撤退,主体逐步转入中南半岛,成为现在的孟高棉语族。
发表于 2011-11-8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狼兄能够结合常染数据与最新的汉族语言分析两方面成果,以推测中国大陆进入农业社会之后不同文化人群的形成,这无疑是一个突破性举措。不过我认为,目前如果把百濮人群简单对等于孟高棉文化人群可能会失之偏颇。就我这两年粗浅的考究,百濮人群其实是大部分融合于上古早期的汉族之中,也即已经构成早期汉族的主要成分之一,而并非如您设想的‘主体逐步转入中南半岛,成为现在的孟高棉语族’。另外,百濮应该是一种para asiatic人群,与astro-asiatic人群还是有区别的。换言之,1、华中与华东的百濮语(包括proto苗瑶语)或许是一种与astro-asiatic亲缘性很高的上古语言,但未必是同一种语言;2、现代孟高棉人群的先祖,或许原来的生活区域遍布于华南至半岛,其后在中原汉族殷商时期开始的大规模扩张过程中,或许是不断受到南下的原始壮侗语人群剧烈冲击,最终逐步被挤压到目前的生活区域。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10# imvivi001
江北原先的濮人本来就是龙山文化的后裔,虽说人数众多,其实也仅占当时中原人群的很小一部分。而原先的濮人什么时候南下融合大陆马来人,是在被楚国击败前还是在被击败后,也不能确切知道。至于它在被楚国击败后,多少被楚国同化,多少向西南进军,更是无从知道精确答案。我想在目前这个阶段执着于一个难以精确的问题基本等于浪费时间。
发表于 2011-11-9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这样想,1、彭头山文化其实应该代表了那个时期长江中下游南岸的‘水稻农业文化带’,即这个地带西起彭头山文化,横贯鄱阳湖地区,东至浙江的河姆渡。当然,这需要更多的考古发现。但是我相信按照这个思路去挖掘,应该可以找到鄱阳湖乃至河姆渡下层的考古发现;2、你上面关于‘彭头山文化人群大扩散’设想应该也是如此,具体而言,其实就是这个‘早期水稻农业文化带’人群的大扩散,从而把不菲的早期远东人群的常染传输给了南部的原始孟高棉人群。即孟高棉人群的常染蓝色,其实是在殷商时期古汉族大扩张之前就已经获取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10# imvivi001
另外,我不认为华东会有什么百濮语,百濮就在长江中游。至于孟高棉人群的先祖,原先生活领域就在长江中游一带,不会有太广的分布。他们向西南进军的时刻,正处于农业对渔猎取得明显优势的时刻,所以他们刚开始是处于扩张状态的。东南亚在公元前后才出现大型的农业村落,而孟高棉人是建立大型农业村落的第一个族群。
发表于 2011-11-9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濮阳、濮水都是在黄河以北啊,而且濮阳就在河南山东交界处~
发表于 2011-11-9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孟高棉人群的先祖来自长江以北,他们的民族记忆中应该会有体现(如神话一类的),但是目前丝毫看不到这种迹象~
发表于 2011-11-9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狼兄认为‘濮人只占上古中原地区人群的很小部分’,我认为未必,因为如果是这样,则很难解释上古汉语高比例的AA成分。退一步说,如果上古东夷语本身就是一种高比例AA成分的语言,那这种高比例的AA来自哪里呢? 我看以‘东夷人本身即是东夷化的濮人’或‘东夷人=真正的东夷人+高比例的东夷化的濮人’来解释应该是合理的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15# imvivi001
日本人神话中也没有关于他们祖先在东北的迹象,但是弥生人绝大部分确实来自东北。
 楼主| 发表于 2011-11-9 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16# imvivi001
龙山文化后东夷人和仰韶文化,大溪文化等文化的居民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融合,当然是以大汶口人群为主。孟高棉语族是江北的远东人群和江南的大陆马来人的融合,在语言等文化方面,显然江北人群更占优势。而江北人群,显然是龙山文化后裔的一个小部分。他们本来就是龙山文化的一部分,其语言就是原先东夷族的成分占了很大比例。也就是说,没有什么东夷化的濮人,濮人本身就是扩大化的东夷族的一部分。
发表于 2011-11-9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15# imvivi001  
日本人神话中也没有关于他们祖先在东北的迹象,但是弥生人绝大部分确实来自东北。
wolfgang 发表于 2011-11-9 10:40

.
    日本人没有东北记忆吗? 恐怕是比比皆是吧,请问骑马记忆是怎么来的?
发表于 2011-11-9 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18# wolfgang
...也就是说,没有什么东夷化的濮人,濮人本身就是扩大化的东夷族的一部分。

.
   我觉得这两种说法没有区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7-13 02:14 , Processed in 0.26577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