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1656|回复: 91

求鲜卑Y-DNA,为什么没在现代汉族里留下显著痕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4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求鲜卑Y-DNA,为什么没在现代汉族里留下显著痕迹
发表于 2013-8-30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3-8-30 15:56 编辑

110# 氐羌人后裔

同意。新开流文化的颅骨,与红山一系的人群一样,属于古东北类型。可见,平底筒形罐的扩散所代表的人群扩散的范围是很宽的。

我没有读到昂昂溪文化的颅骨数据,不过据该考古文化的混合特征推测,C3系人群应占不小比例。

北部大兴安岭以东的C3人群,是自远古以来一直在那里居住的土著,还是从贝加尔湖东南部迁来的。这一点目前无法分辨。真实的情况可能两种成分都有。

在这里,需要承认及以往认识的一个错误。 在以前和  Yungsiyebu 讨论 黑龙江流域的C3c的时候,认为 C3c 从这里诞生并向西扩散。

现在看来,这种认识是完全错误的。C3c很可能是从贝加尔湖东南迁来的。

而以前认为 平底筒形罐的的扩散所代表的人群扩散,没有越过黑龙江一线。现在看来也是以错误的。从以下两篇关于靺鞨人骨的研究表明,古东北类型人群在文化和血统上都影响了黑龙江北岸的人群,甚至成为靺鞨文化中奈费尔德类型的主要来源。 这意味着,靺鞨人的出现,就是来自贝加尔湖地区迁入的人群和当地土著混合结果。

当地的土著的影响是深远的。 所谓 肃慎一系人群(肃慎,挹娄,勿吉),其核心是新石器时代的古东北类型人群的后裔,与 C3一系的满-女真是有区别的。   这种认识不算颠覆,可以看 王乐文先生 关于靺鞨考古文化的相关文献。

当然这一点是很值得讨论的。 在后裔,中国东北和俄罗斯滨海地区的有史以来的所有居民,都被先后整合到了 女真-满洲共同体之中。说 “女真-满洲几乎全部继承了肃慎/挹娄/勿吉”这句话是完全没有错的。

上述的考古文化来源所反映的差异,应该就是南通古斯和北通古斯的人种和文化上存在重大差异的原因之一。


俄罗斯远东地区特罗伊茨基靺鞨墓地人骨研究
俄罗斯远东地区沙普卡靺鞨墓地人骨研究
奈费尔德类型的文化来源
发表于 2010-11-4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要是N1b, N1c?
发表于 2010-11-4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有是肯定有,但是只是没有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形成替换效应而已
同时北魏 或者是拓跋鲜卑 ,本身是个民族杂合体。
既有鲜卑拓跋部 也包括部分匈奴、汉人等等。
搞不好汉人还是其中最大的一块
睡人氏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0-11-4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几个慕容、宇文的测一测
发表于 2010-11-4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小姓还是有一定研究价值的
而且如果是略有名望的家族一般县志上都有相应记载
现代汉人普遍修家谱的习惯是从宋代开始的
当然不排除部分平民后期又假造了家谱
发表于 2010-11-4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鲜卑只有mtdna资料,遗传解构与鄂温克等族群类似,未见西欧亚单倍体群,其他大体落入北亚谱系,不出意外,Y-dna匹配关系也与鄂温克等族相当。
发表于 2010-11-4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认为鲜卑的Y-dna能与鄂温克族相同,鲜卑毫无疑问是使用原始蒙古语的,而鄂温克族是通古斯民族,两者在起源上应该是不同的。
sahaliyan 发表于 2010-11-4 16:33


基于未细分水平而言,我大体分析过鲜卑两个考古点的aDNA mt-A4,发现与红山文化一系也有共享因素,暗示鲜卑也有部分的南匈奴、东胡遗民(事实上要包括北狄和山戎)混合。
发表于 2010-11-4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鲜卑的MTDNA是C吧
发表于 2010-11-4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0-11-4 19:03 编辑
鲜卑的MTDNA是C吧
稻香草 发表于 2010-11-4 19:00


尽管样本量不多,但也非常多元,包括哪些被恐坛独创归入所谓“新亚洲”的成分,如A,我前段时间汇总A4数据,结果很明显,尽管A被“新亚洲”,但明显是北方谱系。

内容介绍多遍了,不多重复,自己检索。
发表于 2010-11-4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鄂温克族MTDNA是C为主的,如果和鄂温克族一样,那么也应该是C的,汉族里面的C估计和鲜卑汉化有点关系把
发表于 2010-11-4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0-11-4 19:14 编辑

首先我们不知道某一个时段的“鲜卑”群体的Y-SNP构成是怎样的。那么,对于一个未知的东西,我们怎么去判断其在当代一个群体的比例?

在大鲜卑山上生活的鲜卑先民的Y-SNP构成, 与匈奴余部融合以后的拓拔鲜卑的Y-SNP构成, 定都平城以后代国境内的居民的Y-SNP构成。 恐怕差异甚大。
发表于 2010-11-4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静观,估计很快,就是重演一幕,一群鲜卑女子征服汉地的历史大剧了;PP
发表于 2010-11-4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鲜卑南下定都洛阳后慢慢融入进汉族了,现在找不到数量可观的疑似鲜卑Hg应该是本身鲜卑里和汉族共享大部分单倍型,再就是,鲜卑个体数量相对于汉族太少。
发表于 2010-11-5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鲜卑南下定都洛阳后慢慢融入进汉族了,现在找不到数量可观的疑似鲜卑Hg应该是本身鲜卑里和汉族共享大部分单倍型,再就是,鲜卑个体数量相对于汉族太少。
torpedo 发表于 2010-11-4 20:22



鲜卑属典型东胡, C3, N1b, N1c应该不少的,   真实历史可能不是简单地慢慢融入汉族那么简单.  鲜卑悄无声息地远走漠北, 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的.
发表于 2010-11-5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鲜卑属典型东胡, C3, N1b, N1c应该不少的,   真实历史可能不是简单地慢慢融入汉族那么简单.  鲜卑悄无声息地远走漠北, 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的.
历史的天空 发表于 2010-11-5 19:06


真实的历史是北魏鲜卑政权的主动汉化,没有比这个历史上板上钉钉的事件更真实。至于部分鲜卑分支远走漠北也有可能,但这和鲜卑在汉族的遗留没啥关系吧
发表于 2010-11-6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很清晰,在鲜卑人入主中原以后,漠北为柔然汗国所据,后为蓝突厥所据,鲜卑从未返回漠北
至于某人说N1b和TAT,我不认为能在鲜卑中有太大比例,因为如果看达斡尔族以及蒙古,他们的N1b和TAT比例并不高,他们的 ...
sahaliyan 发表于 2010-11-5 23:02


对东北亚土著民族一直未太注意留心他们的Y组成情况,比如现代锡伯、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等,古代包括柔然、丁零、铁勒、敕勒、室韦、黠嘎斯、乌桓、鲜卑、契丹、女真等,不得不说,这些人生存存能力真强,冬天没有暖气也照样挺了过来~~~

从现在的Y-SNP组成看,东北亚大多也未超出东亚常见型这个大筐筐,鲜卑自然不能独善其身。N1c(Tat)源起于东亚,在汉族低频,可能意味着它很可能很年轻,并起源于东北亚甚至北极人群,就像C3c一样。
发表于 2010-11-8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穆姓、利姓

穆姓可能容纳了一些鲜卑人,另外四邑新会的利姓也有可能。
发表于 2010-11-8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0-11-8 19:07 编辑

我猜测,建立代国时的被称为“鲜卑”的人群的SNP类型可能含有:

C3*,C3c,C3d,K*,NO*,N*,N1a,N1b,N1c,O1,O2*,O2a,O2b,M122,M134,M117,P*,Q,R1b,R1a1.

内蒙古长城沿线,自河套一直到赤峰,甚至通辽,从新时期时代以来,就是古华北类型人群的分布地。鲜卑的统治地区,包括了古东北类型人群的分布的西部,因此没有O2*/O2b恐怕是不合理的。
发表于 2010-11-8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10-11-8 19:20 编辑

三国时期,猗卢统率三部正式建立 代 政权,以盛乐为北都,平城(今山西大同)为南都。

疆界如下:在东部,以大兴安岭-辽河中下游与夫余接壤。东部鲜卑的地界已经覆盖了 古东北类型人群的分布地--西拉木伦和和老哈河的(红山文化的分布地)。在晋北/冀北以长城为界,河套以西则以黄河为界。 在北界/西部,其地界到达丁零,坚昆,呼得(揭)。

在这样的地域范围内,人群的构成,可以猜测,很大程度上还是继承自当地原有的居民。

因此,代国境内的人群的Y-SNP是多样的,如果没有古代DNA作为切实的证据,我们几乎无法说明,此时的鲜卑人群,在后来的历史长河中,到哪里去了。
东部鲜卑的地界.JPG
三国时期的鲜卑的疆界.JPG
发表于 2010-11-8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9-17 21:12 , Processed in 0.21823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